北宋枭雄

第三百七十三章 偷天换日(下)

“不错!咱家也听到一声响动。会不会出了事呢?”听到这里,吴公公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吴公公,要不要让小的进去看一下?”侍卫定定的看着蔡攸,抱拳说道。

“进去看一下?”

吴公公眼前一亮,不过随即摇了摇头,而后说道:“不行,皇上先前说过,没有他的吩咐,咱们是绝对不能进去的。”说罢,吴公公略微叹口气道:“我们还是在外面稍稍等候片刻吧。兴许皇上一会儿就出来了!”

而此刻,在屋子里的内室之间,耶律延禧正在大口的喘着粗气,轻轻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着蔡攸的眼中尽是惊骇之意,心中暗道:“此人的功力绝非一般,如果朕所料不差的话,他的功夫竟与国师不相上下。”

这时,蔡攸缓缓走到耶律延禧面前,而后笑眯眯的说道:“皇上,你可是九五至尊。就这样趴在我脚下,恐怕有些不妥吧?”

耶律延禧看了蔡攸一眼,而后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阴沉说道:“你根本不是大夫,你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

蔡攸眉尖图一挑,笑着说道,不过蔡攸此刻的眼中却尽是寒意。

耶律延禧毕竟是一方之霸主,很快就恢复到了原先的冷静,直直的与蔡攸对视着,一字一句道:“如果你真的愿意说,朕自然想知道。”

“那好!”

蔡攸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而后笑着说道:“既然皇上对我等的身份如此好奇,那么在下自然不能驳了皇上的面子,索性就告诉你吧!其实我们先前说了谎,我们并不是辽人,而是宋人!”

耶律延禧并没有表现出出乎意料的表情,只是轻微一哼,缓缓说道:“其实,当你们说自己是辽人时,朕也对你们将信将疑,不过看你们这十几日尽心尽力为朕治病,朕差一点就相信了!”

蔡攸微微一笑,而后说道:“皇上,如果我们不尽心尽力为你治病的话,那么我们便不会如此轻易的就将你拿下!”

延禧延禧眼神闪烁,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朕所料不差的话,你们几个应给不是普普通通的宋人吧?”

“不错!”

蔡攸脸色一沉。缓缓说道:“我便是大宋蔡太师之子,蔡攸!”

“什么?!”

听到这里,耶律延禧的瞳孔禁不住猛地一阵收缩起来:“真是久闻不如一见,果真是不同凡响!”

眼见耶律延禧这般模样,蔡攸轻咦一声,说道:“皇上,莫非你先前听说过在下?”

“何止是听说过!”

耶律延禧目光复杂的看着蔡攸,说道:“想必你对田秋柏不陌生吧?他乃是朕的御前大将军,他就是受了朕的旨意秘密前往大宋的山东境内创办圣火教,一方面是为监视宋朝的一举一动,另一方面便是为了日后进攻大宋而做准备!可惜啊,朕辛辛苦苦经营数年的圣火教竟然在一个月之间灰飞烟灭,而罪魁祸首便是你,蔡攸!”说着,耶律延禧眼中竟然隐约射出道道寒光。

蔡攸却是一脸的不以为意,眉尖一挑,轻哼说道:“耶律延禧,至于‘罪魁祸首’这四个字,在下可是愧不敢当,你们包藏祸心在前,把山东弄得一片乌烟瘴气。百姓民不聊生,在下这番作为,或许可是说是替天行道!这也正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田秋柏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亦是最有应当!”

“哼!”

耶律延禧轻哼一声,冷声说道:“而且据可kao情报,朕的堂哥辽阳王耶律不仁也是败在你的手中吧!先是帮助女真人解了围,而且又献计将辽阳城攻破,先后竟然让大辽损失了二十多万的军队,如此大的手笔,试问朕怎能不对你记忆深刻呢?”

蔡攸稍微撇撇嘴,而后似笑非笑的说道:“原来如此,能让大辽的皇帝记住,还真是一件荣幸的事情!”

耶律延禧白了蔡攸一眼,定定说道:“蔡攸,你说吧!”

“我说什么?”蔡攸眼神闪烁,颇为奇怪的说道。

耶律延禧轻哼一声,缓缓说道:“说什么?哼哼!当然是说你的条件喽!”

蔡攸微微一笑,而后说道:“耶律延禧,你为何知道我要向你提条件呢?你是不是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耶律延禧轻看了蔡攸一眼,而后说道:“不然,像你这种人,都是带着目的性去做事情,所以朕以为,你一定会有条件的!说吧,只要在朕的能力范围之内,朕一定会答应你的!”

蔡攸摸摸鼻子。略微思索片刻,而后说道:“耶律延禧,你想错了!我并没有任何的条件!至于我为何要这样做,我想你心中应该清楚的很!”

当下,耶律延禧眼中就突现点点异色,莫名说道:“其实你不说,朕也知道!你是因为东京城这件事吧!”

“不错!”

蔡攸目光一沉,冰冷说道:“惠亲王耶律宪宗在悍然对我大宋进行突袭,夺取东京城,并且肆意屠杀我大宋的官员!耶律延禧,要怪就只能怪你那个不懂事的弟弟了,我全家人都是死于他之手!”

“什么?!”

耶律延禧不禁瞪大了眼睛,似乎不能相信蔡攸所言,片刻后,不觉说道:“蔡攸,你是说朕的弟弟杀了蔡太师?”

蔡攸深吸口气,脸色阴沉得可怕,两只拳头也握得咯咯作响,哼道:“不仅仅是如此,除了我父亲以外,我母亲和妻儿都是被耶律宪宗害死的,在我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就立下重誓。如果不能替他们报仇,我蔡攸枉生为人!”

“这个宪宗,真是胡闹之极!蔡太师如此重要的人物,怎么能够随意处死呢!”

听到这里,耶律延禧不禁皱起眉头,径直对着蔡攸说道:“蔡攸,既然你不提条件,那么你打算如何处置朕呢?”

蔡攸略微收拾一下心情,而后定定说道:“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一分一毫的,我只需要向你借一样东西!”

当下。耶律延禧眼前一亮,不觉说道:“什么东西?”

蔡攸深吸口气,一字一句说道:“你的皇位!”

“什么?!”

耶律延禧眼中尽是莫名的惊骇,他怎么也理解不了蔡攸这话的意思,不禁说道:“蔡攸,你的话,朕听不懂!”

“耶律延禧,你听不懂不要紧,只要能看明白就好了!”

这时,蔡攸眉尖一挑,对着不远处的武松说道:“武都头,把人带出来!”

武松答应一下,便将身后的大衣柜打开,而很快,就见一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孙德广!

孙德广一见到耶律延禧,脸色稍变,下意识的就跪倒在地,连声呼喊道:“草民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耶律延禧起先也没有在意,但看清楚孙德广的面容时,瞳孔猛地一阵收缩起来,不禁说道:“竟然是你,孙德广!”

“嗯?”

当下,蔡攸心中咯噔一下,不禁恍然:“妈的!孙德广昨天竟然骗我,原来他是认识皇帝的!”

而孙德广在跪下之后,就已经暗暗后悔了,看着蔡攸脸色铁青的走过来,孙德广先是浑身哆嗦一下,而后吞吞吐吐道:“蔡大人,这,这个,我。。。。。”

“好,很好!”

蔡攸已然立在孙德广面前。目光中尽是咄咄的寒意,着实让人不寒而栗,片刻后,蔡攸笑眯眯的说道:“孙德广,原来你早就认识皇帝啊,亏你昨天还装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还让我好生浪费了一番口舌!”

眼见如此,孙德广不禁吃力的吞了口吐沫,蔡攸表面上虽然是一副笑脸,但是孙德广知道,这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简单,蔡攸这幅模样,正是说明他生气了!

当下,孙德广赶紧把脑袋抵在地上,求饶道:“蔡大人恕罪啊!小人昨天之所以有所隐瞒,只是因为心中害怕,还望蔡大人原谅则个!”

蔡攸轻哼一声,定定的看着孙德广,缓缓问道:“害怕?真是岂有此理,我又不是让你上刀山,下油锅,你怕个什么?这天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当几天皇帝呢!”

孙德广将脑袋略微抬起,唉声叹气道:“蔡大人,您让小人上刀山,下油锅,小人还真就不怕,但是让小人当皇帝,小人这心中着实不安的很呐!所以小人昨天才斗胆骗了您!”

蔡攸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缓和,冷冷说道:“孙德广,至于你昨天欺骗我的事,就暂且不提,现在我想问你的是,你怎么会认识皇帝呢?”

还不等孙德广说话,耶律延禧就抢先开口说道:“蔡攸,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你是打算把朕软禁起来,而让孙德广来冒充朕的吧?”

当下,蔡攸扭过头去,先是看了耶律延禧一眼,而后说道:“不错,这孙德广与你长相极其相似,即便冒充你,也不会有人识破的!”

耶律延禧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轻哼一声,笃定的说道:“蔡攸,我劝你还是趁早放弃这个想法!”

“哦?这是为何?”蔡攸定定的看着耶律延禧,眼中尽是莫名的笑意。

耶律延禧当下说道:“你刚才不是问,这孙德广为何会认识朕吗?接下来就由朕来告诉你,这个孙德广出生在上京城周围的一个小镇上,家里父亲死的早,所以也厮混在市井之中,平日里不学无术,还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一日,这孙德广竟然大胆包天,跑到朕的行辕之中偷窃,却不想竟被他偷走一副朕的画像。由于上面有朕的天国金印,所以孙德广很快就意识到画中之人便是当今圣上!”

说着,耶律延禧略微一顿,余光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孙德广,继续说道:“之后,孙德广就冒充朕,接连在各处招摇撞骗,就在他春风得意的时候,终究纸里包不住火,被朕的一个亲信识破,而后将孙德广押解到皇宫之中!原本朕也不相信,天底下竟然会有两个人,既没有丝毫血缘关系,又能长得如此之相像。但是,当朕看到孙德广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因为孙德广与朕长的一模一样,足以乱真!当时出于考虑,就有人进谏要朕下旨处死孙德广!”

听到这里,蔡攸微微一笑,而后若有所思的说道:“耶律延禧,现在孙德广好生生的出现在这里,想必你当时并没有下旨处死他!如果在下没有猜错的话,你是看在孙德广长相与你一般,如果你将他处死的话,就等于把自己处死了,为了避嫌,所以你没能忍心下旨处死孙德广,而是让孙德广前往宋境,并勒令他永世不得再踏入辽国,不知道我所推测的是否对呢?”

这时,耶律延禧轻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愧是蔡攸,你所推测的丝毫不差,朕就是为了运道,所以才放孙德广一命的!”

“不过!”

耶律延禧话锋一转,一脸肯定的说道:“蔡攸,如果你还想让孙德广来冒充朕,那就好好好考虑一下了!既然有了之前发生的事,朕敢肯定,不出三日,孙德广这个冒牌皇帝就会被揭穿!”

蔡攸微微一笑,而后不紧不慢的说道:“耶律延禧,正所谓事在人为,我也知道,让一个平民来冒充一个皇帝,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在下有一个嗜好,那便是专门喜欢做一些极富挑战性的事情,而眼下这事,在下正有兴致,不妨可以试一试的!”

当下,耶律延禧脸色稍变,不可置信的说道:“蔡攸,你可不要胡来!不然的话,朕定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其实,耶律延禧之所以费尽口舌说刚才那番话,就是要让蔡攸知难而退,放弃刚才的想法,却不想蔡攸根本不为所动,反而更激起蔡攸的尝试心理, 眼见如此,耶律延禧就不禁暗暗叫糟起来。

看着耶律延禧那急剧变化的表情,蔡攸抱起胳膊,饶有兴致的看着耶律延禧,缓缓说道:“耶律延禧,从刚才到现在,你依旧能保持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在下心中自是佩服的很,但就是一刹那间,从你的表情里面,我就可以看出,你害怕的了,真的害怕了!”

蔡攸那凌厉的眼神和犹如泰山压顶般的气势,竟然让耶律延禧禁不住浑身一颤,而后言辞闪烁道:“不,不,朕没有害怕,朕乃是堂堂一国之君,岂会怕了你们这般宵小之徒!”

蔡攸眉尖一挑,缓缓说道:“耶律延禧,你现在是皇上,可是过了今晚,你可就不是皇上了,而是在下的阶下囚!”

说着,蔡攸摸着下巴,定定的看着耶律延禧,片刻后,方才说道:“这也可是说是一报还一报吧,你的弟弟耶律宪宗抓住我大宋的皇帝,而我却抓住大辽的皇帝,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巧合呐!”

“蔡攸,你别得意的太早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耶律延禧已经有些歇斯里底了,毕竟皇帝也是人,在得知皇位要被人窃取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要远比常人失态的多。

当下,耶律延禧嘴角不停的哆嗦着,指着蔡攸怒声说道:“蔡攸,你可别忘记了!这里是朕的皇宫,如果你们胆敢对朕做什么,你们一个也休想跑掉!而且,吴公公和侍卫们就站在外面,只要朕大叫一声,看你们还往何处逃?!”

却不想这时,蔡攸哈哈大笑起来,耸耸肩膀说道:“耶律延禧,不是我打击你,你可以大叫,就算你使出吃奶的劲儿也行!但是我要告诉你,无论你叫多少次,或者叫多么高,吴公公和外面的侍卫是不可能听到的!”

说着,蔡攸把头扭到一旁,对着楚奇说道:“楚先生,还是你告诉这位天真的皇帝吧。”

楚奇自然乐意效劳,先是朝着蔡攸微微颔首,而后便径直对着耶律延禧说道:“耶律延禧,我劝你还是认命吧,整个内室之中,我等已经做过特殊处理,外面只能听到一丁点声响,但是他们根本不会想到里面会发生这种事情!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蔡大人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告诉过吴公公等人,说是片刻之后,屋子里会有一些响动,让他们不必起疑,所以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是没人会搭理你的!”

“不,朕不相信,朕不相信!”

此刻,耶律延禧眼中尽是失望的神色,不禁连连倒退几步,嘴嘟囔了几下,似乎要说什么,当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而蔡攸则慢慢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而后笑吟吟说道:“耶律延禧,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大可以随便喊几句试试看!”

“好,很好!”

耶律延禧似乎也放弃了再挣扎,长叹一声,定定的看着蔡攸说道:“难怪辽阳王会败在你的手中,像这种天衣无缝的计划,试问天下有几人能识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