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9

重新回到位置上,就听到琉璃正在和穆远说话:“这些年英雄大会比武制度改过以后,参加的人确实多了,也稍微公平些。不过看上去就没以前那么刺激,时间也拖得更长了,你看前面那个小子,武功这么臭还上去打,换做以往,恐怕都是高手角逐。”

穆远道:“你说的那个人,招式使得非常古怪,也不大灵光,但是资质一定很好。”

这时,身后有人突然站起来,朝着琉璃大吼道:“敢这么说我们小师弟,你要死啊!”

琉璃回头看看那人,冷笑道:“你们又是哪个门派的?我说他,又没说你。”

身后一群男子都站着,远远望着台上正在比武的少年。导致他们身后的人都没办法看到擂台,纷纷抱怨。最奇特的是,这帮男人举止都有些没教养,却打扮得跟妖精似的。再一仔细看,竟个个长得眉清目秀,就是气质稍微欠缺。

朱砂道:“这是个什么门派,感觉真奇怪。”

穆远道:“应该是玄天鸿灵观。他们每个人腰间都挂了毒葫芦。”

“啊,对。”朱砂压低声音道,“听说这整个门派就是个男妃后宫,观主满非月是一个变态女人,心狠手辣,以毒制胜,她喜欢让手下打扮得像妖怪一样,大家一起养毒物,放毒蛊。虽毒性不及毒公子天涯,蛊性不及蛊娘子鬼母,但只要逮着机会他们就会到处惹是生非,相当草菅人命。”

雪芝也凑过去,小声说:“这才是真正的邪教呢,怎么人家都把矛头都指到我们头上?”

海棠道:“重甄宫主在世的时候,我们还只是中立的门派。宫主年少乱杀人的时候也一样,人家只说重甄养出了个孽子。我们真正变成‘邪教’的起点,是从宫主武功震惊天下那一刻开始。少宫主,倘若你以后不够强其实也是好事,重火宫就可以摘掉邪教的帽子了。”

穆远道:“实际纵观整个鸿灵观,只有满非月身手不错,前天才败给原双双,拿了第九。别的弟子武功都拿不出台面。跟这些人比武赢得很快,但要论胜败,恐怕不好斗。”

琉璃道:“我听别人说在底下和满非月斗上的,只有上官透真正赢过了她,不知是真是假。”

穆远道:“这是事实,上官透有高人相助,早已练就百毒不侵之身。”

琉璃笑:“这天下哪来这么多高人?”

“我猜是月上谷的二谷主。”

“胡说,我听说月上二谷主天天窝在谷里不出来,白吃白喝,整个谷的人都恨不得赶他走,只有上官透却一直养着他……”琉璃忽然一击掌,“说得没错啊。我就说上官昭君这些年怎么越来越神秘,原来是准备超脱升仙。”

此时,身后的人又唤道:

“喂,喂喂,你们在嘀嘀咕咕些什么?”

重雪芝正听得带劲,被闹得心烦,直接站起来道:“闭嘴!”

那些人一看到雪芝,大笑起来。每个人脸上身上都有花里胡哨的纹身,这样看去更加不伦不类。

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出来:“在笑什么呢?”

“这个大妈居然叫我们‘闭嘴’,哈哈哈哈哈……”

大……妈?

雪芝怔怔地看着他们。

下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真的是个大妈。

一群妖男中央,忽然挤出来一个小女娃,身高才到旁边人的胸口,也就十一二岁的模样。她的肤色不但不像别的孩童那样白里透红,还略微带了点青色。至于嘴唇,那可是整两片蓝色。看上去不可怖,但相当古怪。

雪芝低声道:“不要告诉我,这是满非月。”

穆远道:“正是她。”

雪芝吞了一口唾沫,不知该如何是好。满非月却无限婀娜地走过来,亲昵地摸摸雪芝的手:“这位是重火宫的少宫主吧?”

雪芝看着她泛蓝的皮肤,下意识收了收手。

满非月略显尴尬,却很快又笑了:“我的弟子说话一直这样失礼,多有得罪,还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