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37

从小到大在习武闯荡江湖都吃过不少苦,但上一次为这种小事掉眼泪的时间,她自己都记不住。她身上有些许女孩子都不应该有的伤疤,但她鲜少自怜,反而觉得那些是一种成就。她还小的时候,有一次摔得连海棠都看不过去了,告诉她疼就哭出来,不要憋着。但雪芝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要为了身上的小伤口哭。

她生长在封闭的重火宫,对男女之事了解几乎为零,初出江湖略微懂了点,但依然处于最单纯的小女孩幻想阶段,从来不曾被人这样说过。从来不曾因为过度羞辱而掉眼泪,这一回,刚一跨出正厅大门,她就再难控制,哭得一塌糊涂。

但是还没出去,林轩凤和夏轻眉就已经出来。

“雪芝,对不起。”林轩凤略垂头,“我答应你二爹爹,要保护好你和奉紫,但我什么都没做到。”

雪芝背对着他们,擦拭眼泪都不敢。

“原双双心疼奉紫,也希望她变成最优秀的女孩,所以对你多少不公平。”林轩凤长长叹了一口气,“会给你带来这么多困难的是你的身份,但人的出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虽说如此,是否鼓足勇气走下去,是取决于你。你的敌人不是任何人,而是你自己,还有整个天下。”

脚下有半融的雪,眼泪一旦没入,便再也找不到。

“叔叔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林轩凤又道:“我相信你会变得很强,强到像你大爹爹那样,无人超越。”

雪芝点点头,依然没有回头,径直往前走。但刚一到灵剑山庄的正门口,又有人追上来了。

“重姑娘。”

这一回是夏轻眉。

“我都知道,不要再说了。”

夏轻眉绕道雪芝面前,垂头看看她:“哭花了脸就不漂亮了。来,笑一个。”

雪芝没有任何反应。

夏轻眉递给她一块手帕:“奉紫要我给你的。”

雪芝看了看那块手帕,接过来看了看,扔到地上。夏轻眉轻轻吐一口气:“果然脾气不小啊。你要因为那个八婆几句酸言酸语就受不了,那实在太亏了。”

雪芝愕然抬头:“八……婆?”

“咳。虽然她很喜欢我,但我不喜欢她。更不喜欢她跟你说话的方式。其实你要体谅体谅她,她年纪也不小了,还没成亲——如果她像当年薛红那样满足于现状**到底,也没有问题,但她又偏偏想嫁得不得了。好的不要她,不好的她看不上,除了欺负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还能做什么?”

“她……可是奉紫的师父。”

“奉紫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遇到了这么个师父。不过还好她没被原双双影响,不然就太可惜了。你也别在意她说的话。肮脏的人眼中,再干净的东西也是肮脏的。”

雪芝揉揉眼睛,破涕而笑:“没想到夏公子性格如此开朗。”

夏轻眉又清清喉咙:“我是看你哭才这样的,平时我很稳重。”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说罢又笑起来:“不要难过了。赶快把眼泪擦干净,上官公子还在下面等你吧?给他看到你这样子多不好。”

雪芝这才反应过来,往下看去。

上官透还站在阶梯半中腰,不过是背对着他们的。

“我真该走了。”雪芝连忙跑下去,又回头,笑得无比灿烂,“谢谢你。”

夏轻眉怔了怔:“不客气。有缘再会。”

雪芝刚一下去,上官透便回过头来:“说好了么。”

“嗯。”

“怎么眼睛有点红?”

“没,没有啊。”

“是不是刚才在门口那人把你弄哭了?”上官透戴上斗篷连襟帽,立即往上面走,“我去收拾他。”

“没有没有,夏公子是来向我道别的。”

上官透慢慢转过头,几粒微小的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

“夏公子?……他就是夏轻眉?”

“嗯。”

“你等我,我去把他皮剥下来。”上官透又往上走。

雪芝连忙拽住他的手臂:“等等,传言不是他的错。”

“我知道。但是如果没有他,别人也不会这样说你。这样的人好了也没用,消失比较好。”

雪芝还是死命拽住他的胳膊,一个劲往下拖:“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知道你脾气这么倔。他是我朋友——就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才会被人说。实际他人很好的。”

上官透回头,看了雪芝许久。直到看到她头皮发麻,才微笑道:“芝儿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如果有人欺负你,你一定要给我说,知道么。”

“是,昭君姐姐!”

上官透又一次看着她不动了。

雪芝声音放低了很多:“透哥哥……”

“这才听话。”上官透摸摸她的头发,“过两天这里会有庙会,你想不想去看看?还是说直接去少林寺?”

“当然是庙会!”雪芝想了想,“不过我没想到,你剃过光头,还真的信起佛了。”

“傻丫头,谁说去庙会就是烧香了?”

“那是去做什么?”

“以前是为了寻乐子去,不过这一回就是陪你了。让你红袖姐姐和狼牙哥哥去玩。”

“寻乐子?”

上官透想了想道:“就是寻一些乐子。”

“这算解释吗?”

“以后你会懂的。”

雪芝还是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