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39

苏州的庙会比别的地方都要稍微晚一些,所以一到举行日,大清早就有不少小贩摆摊,街道上人山人海。泰伯庙上的人扛着几百座佛像,在苏州城内巡城。善男信女们一路拥着佛像,或步行,或船行,陆续往至德桥挤。纵观整个苏州,红飞翠舞,车马扁舟,一片花天锦地。

重雪芝、上官透、仲涛以及裘红袖也是一大早就出来了,不过因为雪芝一直流连面具兵器铺,裘红袖又被摊边的胭脂水粉给吸引去,所以过了午时,一行人才抵达至德桥。那时,雪芝脸上已经戴着关公面具,右手握着一个风车,左手提着纸鱼,身旁的上官透还替她拿着一个竹条编织但是被小匕首捅穿的小凤凰。

踏过石砌的桥墩,挤过冲天式三间石坊,四人才缓过气来。雪芝擦擦额上的汗,把大红棉袄脱下来。上官透拦住她:“别脱,容易感冒。”雪芝哦了一声,又乖乖穿上。仲涛终于看不过去了,说光头你怎么这么像个娘。

上官透道:“红袖呢?”

仲涛指指身后:“这。”

“哪儿?”

仲涛再一回头,发现红袖不见了。仲涛一下急了,左顾右盼,发现没人,于是跃上石坊探看,惊动不少人。最后他瞥见了房檐下的红袖。一个英挺男子正在和她说话。红袖搔首弄姿,爆发出从外到内的风情。仲涛跳下来,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作势要冲过去捉奸,上官透却在后面冷不丁地冒出一句:“红袖狩猎的时候去打扰,后果你知道的。”

于是仲涛只好停下,死死盯着房檐下的男女,双眼喷发出火焰。

上官透无比同情地拍拍仲涛的肩,扔下他,跟着看中彩灯便消失在人群中的雪芝走了。

“喜欢这个?”

“嗯。”雪芝正看得出神,片刻便突然回头,“我只是觉得好看,我们走吧。”

“喜欢就买了。”上官透正要掏银子,雪芝却拽住他的袖子,硬拖着往前走:“现在买也看不到,等晚上再说。”

这时,彩灯铺的老板道:“小两口感情真好。”

“没有没有,他是我大哥。”

上官透看了看她捉着自己袖子的手,嘴角轻轻勾了一下:“是,妹子。进庙吧。”

进了泰伯庙,雪芝立刻嚷着要抽签。上官透不信这个,说什么也不抽,最后被雪芝赖得受不了,说只此一次。然后看着一排签筒,雪芝犹犹豫豫半天,最后有些不大自然地选了“君成命理之月下灵签”。

“你先。”雪芝把签筒递给上官透。

上官透拿着签筒就开始摇。这个时候,旁边一个妇女道:“唉,这位公子,摇签的时候要想着喜欢的人,这签才会准。”说罢自己拿了个签筒,闭上眼睛想了片刻才开始摇,掉了签,她笑道:“哟,是上平,我去解签了。”

上官透又开始摇。签落,拾来一看,上面四个殷红大字:上上大吉。

雪芝探了脑袋过去看:“哇……上上大吉!我去帮你解签!”去解签架上翻了一阵子,拿了片纸条,念道:“嘉耦曰配。与她是否合得来。如两者之间。有意合之。且经一段时间之交友。认为可合者。可合之。不必多考虑者也。是一己之命也。唯必有善果结之……”

上官透笑道:“不是很准。”

“不准?”雪芝眼睛眯成一条缝,“昭君姐姐刚想着谁呢?”

“就是谁都没想,所以才说不准。”

“这样啊……没意思。我来。”

雪芝接过签筒,闭上眼睛,脑子里居然不由自主浮现出一张笑盈盈的脸,自己都觉得分外尴尬,然后轰隆轰隆摇了几下,签落了满地。旁边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她,上官透立刻帮她捡。她红着脸重新摇,最后摇出一根,分外紧张地拾起来,一看,上面写着一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