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40

雪芝睁大眼看着那个血红色的“下”,欲哭无泪。

“怎么了?”上官透靠过来一看,叹道,“我都说了不要信这个,看吧,把自己心情弄得不好。”

雪芝去翻解签条。

“便如凤去秦楼,云敛巫山,凤去秦楼耶。表明伊人去矣。巫山之云亦敛欤。可知意中之人走了。是表白两人不宜结合耶。一切之事。婚姻亦如此断矣。不宜馁志。宜另择佳偶去。”雪芝哭丧着脸,“我不信,为何昭君姐姐的签这么好,我的却这么差!”说罢扔掉纸条,又开始摇签。

上官透道:“这……能抽两次吗?”

雪芝当没听到,终于又抽来一个:下。

“君尔耶。在与伊人之间。只为偷香。窃玉之上用心。取去玉。偷其香是己。不为爱情而行。易言之**。如此之结合。时之过憋。将同床异梦者。爰之。一己与人之结合耶。必须以爱为基础。方有幸福可言。”雪芝继续哭丧着脸,“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偶然,三次就是命运了!”然后又摇签。

摇了很久,终于摇来一个:中。

雪芝终于心情好些,欢快地去解签:

“为了成一事。穿上铁鞋奋斗不懈。命咧遭丁费心费力。皆无所获。了然了然耶两手到头来皆空空。”雪芝双目无神,“两手到到头来……皆空空。罢了,我们走吧。”

雪芝无精打采地出去了。

这时,开始抽签的中年妇女又回来,低声给上官透说:“那小姑娘是你什么人?”

“是我妹子。”

“你那妹子真可怜。谁都知道庙会为吸引游客在签里掺了水分,上中下签各占六成,三成,一成。至于下下签,这里是没有的。这都能被她连续抽到两个下一个中,也不容易了。”

上官透沉默片刻,出去了。

于是雪芝一个下午心情都不好。她走着走着,又听到了原本不属于这里的烦心事。大概是林轩凤这两天替雪芝说过话,几个人在那里研究说这是不是欲盖弥彰,然后又有人说夏轻眉花心,追求奉紫的时候还不忘记勾搭雪芝。雪芝一听这话,原本无处发泄的火气冲坏了脑子,跑过去就把那几个人暴打一顿。那几个人到最后都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只有上官透瞧着雪芝,那双淡淡琥珀色的眼睛略微带着点疑虑。雪芝也不解释,烦躁了一个下午。

天很快黑下来。

雪芝跟着上官透走出寺庙,准备去市集里面转转。到桥墩的时候,上官透却忽然想起了彩灯没有买,说要倒回去买一个。雪芝情绪低落,心不在焉地答应后,就一直站在原地等他。

很快,有个小贩从她身后唤道:

“这位姑娘,要不要看看彩灯?”

“不要,我大哥正给我买呢。”

小贩走了。

没过多久,又有人问道:“姑娘,看看彩灯吧。”

“不要。”

又一个小贩走了。

再过一会儿,再有人从她身后说道:“请问……”

“不要不要不要!”雪芝转身,不耐烦地看着那人,“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要我说几次你们才肯安静一点?”

她身后的人怔怔道:“果然是重姑娘。”

雪芝也愣了:“夏……公子?”

“是我。”夏轻眉微微笑着,单边的酒窝也跟着深深陷进去,因此看去特别甜美,“你一个人来的?”

晚上的泰伯庙灯火辉煌,桥的另一端,舞狮,卖艺,杂技……热闹的活动都凑齐了。夏轻眉身长貌美,一双眼睛看去也是星斗一般晶亮晶亮。雪芝一时头晕,下面的话脱口而出:

“没有,我……我跟我姐姐一起。”

“你姐姐?”

“是啊,夏公子也是一个人吗?”

“我是跟灵剑山庄和雪燕教的人一起。”夏轻眉轻轻吐了一口气,“你前几天从灵剑山庄出去,我还以为我们又要隔很久才会见面呢,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

“哈哈,说不定很快又会在少林寺遇上呢。”

“重姑娘也要参加兵器谱大会?”

“嗯。到时候还希望和你切磋切磋呢。”

“如果重姑娘愿意,夏某自当奉陪。”夏轻眉喜道,“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跟你聊天过后,总是会觉得很有精神,应该是受姑娘影响吧。”

“过奖。”雪芝看看周围,“我姐姐还没来……我看我得先去找他了。”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

“不用不用,谢谢。”

与夏轻寒匆促道别之后,雪芝又觉得特后悔。竟然因为过度紧张而放弃对话,她果然是个笨蛋。但是径直往前走了一段,发现找不到上官透人了,于是又一次跑回寺庙。寺庙中人来人往,就偏偏没看到个穿白色衣服的。但很快仲涛叫住她。

“妹子,光头说他有点事,让我先陪着你。”仲涛把一个凤凰彩灯递给雪芝,“这是他买给你的。”

“他在哪里?”雪芝笑眯眯道,“我去找他。”

“这……他老毛病犯了,可能不大方便。”

“老毛病?”雪芝先是一头雾水,但很快豁然开朗,“他找女人去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妹子想多了。”

“那红袖姐姐呢?”

仲涛翻了个白眼:“你红袖姐姐已经犯毛病犯了一个晚上。唉,你想去哪,我陪着你。”

雪芝想了想道:“我想再去求签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