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45

“这都可以忘记?”雪芝摇摇食指,“姐姐果然国色天香,风流倜傥。”

“我记得了,她叫香尘。”

裘红袖道:“其实叫做秋娘。香尘是他在烧香时候遇上的,大概在一品透脑袋中,这两个女人都跟和尚和烧香有关,所以记混了。”

上官透朝裘红袖使眼色。仲涛又接道:“其实这两个人差别很大。香尘是个洛阳的歌女,去烧香的时候求姻缘,性格真是温柔到所有男人都受不了,刚好当时光头也被老母拽去,于是乎,香尘就认定了光头是她求来的终生姻缘。两人好了大概三四天,光头一听她有暗示要成亲,甚至还没动过她,就以回月上谷为由奔走了。之后听说香尘寻死觅活了大半年,头发都掉了一半。光头造孽。”

说的时候,上官透拽了几次仲涛的衣袖,但是仲涛愣一口气说到底。

雪芝道:“那秋娘呢?”

仲涛刚一开口,上官透就把扇柄塞到他口中。仲涛吐出来呸呸了几声,正要动手,裘红袖又接道:“秋娘遇到一品透的时候二十九岁,是个风姿绰约的**,比他大了九岁,这年龄差距还是比较惊人的。秋娘自从被一品透救了以后就彻底沦陷,还说要放弃他,因为希望他永远记住自己。你不知道当时一品透和她告别的时候有多痴情,看他那样我和狼牙都一直觉得,倘若哪天一品透浪子回头,第一个找的一定是她。结果才过了两年,连名字都能记错。”

雪芝双目发直。

上官透道:“红袖,够了。”

“既然做了,就不要怕人说。”

“都过去这么久了,还有提的必要么。”

雪芝却突然冒出一句:“昭君姐姐原来只有二十二岁。”

“那你以为我多大?”

“二十八九吧。”

“我看上去有这么老么?”

“没有,觉得你经历的事蛮多的,应该不会小才对。”雪芝看着上官透,“以前你很少参加这些武林的活动吧?我都没有看到过你。”

上官透回望她,点点头。

裘红袖道:“他基本是晃一晃就走了,而且总是独来独往,或者跟着我们两个。估计月上谷是他的都没几个人记得了。”

仲涛重重拍拍上官透的肩:“光头,你最近怎么老发呆?”

“我没有。”

“不过,昭君姐姐武功真的很厉害,不知道和穆远哥比起来谁厉害一些。”

裘红袖道:“穆远哥是谁?”

“是现在重火宫里最厉害的人。不过他也不爱抛头露面。”雪芝突然看到远处的武笈黄榜,“对了对了,那个榜我去年才看的,第一名还是重火宫《莲神九式》!据说很多人知道大爹爹去世了,都依然不敢挑战莲神九式,怕重火宫哪个会莲神九式的人出现……穆远哥?”

其他三个人都一脸莫名地看着雪芝。

雪芝连忙往一个人堆跑过去:“穆远哥!穆远哥!”

那群人中带头的男子回过头来。他里面穿着紧身的白衣,外面披着中袖黑纱。长发干净利落地梳挽在脑后,以深红细长的发带系上,露出了光洁的额头。脸上皮肤略显白皙,眉毛笔直而上扬,因此显得有些骄傲。但脖子上挂着一串黑色的圆珠,将整个人衬小了不少。

裘红袖道:“第一次看妹子这么激动。那小子就是穆远?蛮俊的么。”

仲涛道:“他看去最多十七八,红袖,你要找也给我找点大的。”

“我若是去找他,你能奈我何如?”裘红袖笑了笑,又回头瞥了一眼上官透,“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人家还年轻武功就这么高。一品透,你老了,芝儿妹子也跟着别人跑了。”

上官透道:“我见过他,他是重火宫的大护法,和芝儿关系不错。”

裘红袖笑道:“就是这样才容易跑么。”

仲涛道:“红袖,你什么时候才能积点口德?”

“少宫主!”穆远笑着拱手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这几个月你都去了哪?”

他身后站着四大护法,还有大群重火宫弟子。

“我跟上官公子一起。”雪芝指指身后的上官透,又和他身后的四大护法打了招呼,“我早不是少宫主了,你也别这么叫,听了多尴尬。”

“那……怎么叫?”

“雪芝。”

“雪芝?这……好吧。”

红袖在后面偷偷道:“跟一品透学学,叫芝儿也可以呀。”

上官透看了一眼红袖,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