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49

上官透刚站上擂台,刚下擂台的奉紫就回头看见了他。短暂的吃惊过后,她迅速退回雪燕教的人群,低声给原双双说了一句话,便垂头走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一个巨大的金色事物,犹如流星一般,坠落在人群后方。待灰尘散去,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人。那个人脚踏黑色圆壳,身穿冲天英雄黄金盔甲,虽然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和两撇胡须,但很多人能通过这威严的铠甲,感受到他英灵的神色,以及庄重的面容。

此时,这具如同战神一般的雕像,居然发出了玉皇大帝一般,君临天下的浑厚声音:

“这一战,很多人都好奇,到底是谁会赢,是么?”

于是,很多人都转过来,看着他。

“让我告诉你们吧!”黄金英雄高声道,“那个人,就是——昭?君?夫?人!”

原本没有看他的人,也因着这威严的声音,纷纷转过头来,看着他,眼中露出了怪异而惊恐的神情。

“为什么昭君夫人会赢?为什么呢?”黄金英雄忽然往前走了两步,所有人后退两步,“因为,昭君夫人其实,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如果没有把握,他不会上场!”说完,伸出戴着黄金手套的手,指向了擂台,指在上官透英俊的小脸上。

上官透手握寒魄杖,朝穆远抱拳:“请穆大护法赐教。”

穆远回礼,抽剑,神色比方才都要凝重些。

他当然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什么人,他也看过上官透出手。

“远娘子是为了重火宫,昭君夫人,却永远是为了自己!要昭君夫人为了月上谷拼命?没门!”黄金英雄提高音量,“这,就是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区别!”

寒魄杖在上官透手中转了一圈,随即脱手而出,直击穆远的胸腔。

“我敢对天发誓,在场的诸位都没见过这么快的杖法!对不对?哈哈哈哈,没错,杖是所有长型武器中最慢也是最具杀伤力的,不仅笨拙,而且难以操纵。但,你们看到的人,是我们最美丽的昭君夫人!昭君夫人用杖的速度,几乎要快过林轩凤用剑!”

第一击就超出了穆远的预料,穆远躲得有些狼狈,但没被击中。上官透手腕用力,寒魄杖回到手中。接下来,穆远一剑刺向上官透。上官透立刻扔杖,一跃而起,又在空中接杖,以杖根发动攻击。

“接下来,我不做分析了。”黄金英雄指向高空,仿佛指在了完全看不清楚的两个身影上,“因为,我看不清楚!”

两人一起跃起,在空中剑杖相接十几个回合,最后双方落下来,一人跳到擂台的一头,又重新冲过去对战。

“既然昭君夫人从来不为月上谷出手,那么他是为了自己的什么利益呢?”黄金英雄说到这里,忽然手中捧了一个西瓜大的球,似乎很重,他走两步,便把它放在地上,“当然是女人!上官透十五岁入江湖,经名师指点,早已练就灌溉花朵却叶不沾身的金刚不坏之身!他只要一上战场,就一定是为女人!但是,这一回他上场,究竟是为了谁呢?是长了狐狸眼的火爆魔女重雪芝?还是桃花眼的温柔仙女林奉紫?这,要到比武结束后,我才会告诉你们,我?的答案!”

这时,擂台上的两个人都有些较真了。每一次出手都十分重,武器撞出的声音也很刺耳。擂台竟然开始摇摇晃晃,场面是前所未有的安静。

雪芝站在台下,完全不知所措:“为什么昭君姐姐会去和穆远哥打?他们谁输都不行啊。”

仲涛俨然道:“重点是,如果只能选一个人赢,你选谁?”

“不行,两个都不能输!”

“这是不可能的。”裘红袖也靠过来,笑道,“妹子,告诉大姐,你希望谁赢?”

“我当然希望重火宫赢。但是……我不希望昭君姐姐输。”

“哈哈,昭君姐姐看去温柔如水,”黄金英雄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小扇子,轻轻在胡须旁摇了摇,又无比风情地眨眨眼,“上官某人云游四海广交挚友,生活乐无限啊乐无限——你以为他是这样么?错!他的内心可是一只大灰狼!”说罢,从地上搬起那巨大的球,举过头顶,“即便是在擂台上也一样!”

擂台上的两个人使用的招式段数越来越高,到后来都是连续而强力的攻击。上官透极少如此认真,寒魄杖的杖头不断在烁出刺眼的光芒,白靴下的步伐亦是越来越快。后来,穆远和上官透两人一起飞到高空,寒魄杖从上官透手中脱落,旋转而出,在眨眼的刹那,击中了穆远的腹部。穆远闷哼一声,重重落在擂台上,连退了数步,却不忘使用大量内功,向上官透进行最后一击。上官透反应及时,躲过这一击,擂台却发出一声脆裂的声响。

两人对望一眼,立刻往旁边的寺院上跃去。但穆远受伤,无法挪动身体,上官透拽着他的胳膊,将他提了过去。

两人的足尖方脱离擂台,由上好木料架成的高擂台就从中断裂,飞速坍塌。

“少林寺的设施不合格?这,竟是我卓不群老板不曾料到的结果!”黄金英雄举着大球,诧异道,“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将大球狠狠砸在地上。

奇迹发生了,地面轰隆隆碎裂,露出一个大缝。

这时,有人站出来:“等等,你不是说战后会公布你的答案么?”

“什么答案?”

“上官透是为了哪个女人而战。”

“哈哈哈哈哈!对,我说过,我要告诉你们我?的答案!”卓老板猛地一甩胡须,运气丹田,用他惊人的肺活量,提高嗓门道,“我的答案就是——我?不?知?道!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一个跳水纵身,以美人鱼一般优雅的姿势跃入了裂缝中,浑厚的笑声不断回荡在无极深渊中。

所有人都围过去,看着那个洞。

“真没想到,这世界上竟真有自掘坟墓这样具体的事情发生。”

“这姓卓的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这么一跳进去了,还能回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