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53

雪芝眯着眼,抬头看向抱着自己的人。她看不到他的脸颊,只看得到略尖的下巴,以及瘦削的下颚骨。眼前又是模糊的,稍微不留神,便有是重莲的错觉。雪芝双手穿过他的腋下,紧紧抱住他的背:“大爹爹,芝儿就知道你没事……芝儿好想你。”闭上眼睛,半闭的眼睛有些湿润,眼泪却固执地不肯掉下来。

上官透连话都不敢说,只是紧紧抱住她,往外面走去。

“上官谷主。”释炎在后面唤道,“重施主受伤不轻,这样贸然下山,恐怕会加重伤势。就让她在本寺中修养吧。”

上官透点点头,跟着一些少林弟子,把她送到客房内。不一会儿,裘红袖和仲涛也跟着进来了,说下山去替她抓药请大夫,让上官透在旁边守着。待他们出去了,上官透把雪芝放平在**,拨开她额前的刘海,见她灰头土脸的,嘴角边还有未干的血迹,更是说不出的心疼,其他地方根本碰都不敢碰。

外面的比武还在继续,雪芝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只能依稀听到一些声音,还有浅浅的意识。

半睡半醒中,雪芝梦到很多小时候发生的事。

大爹爹和二爹爹战胜当时的步疏,又重新回到重火宫的时候。他们又给奉紫买了很多很多漂亮的小花裙,奉紫穿上花裙子的时候分明很好看,自己嘴里说出来的话确是,你丑死了。奉紫听了以后委屈得不行,憋着气却不给两个爹爹告状,只是拿出雪芝根本穿不下的裙子递给她,说姐姐,这是给你的,你不要不高兴。当时的自己,更是小气得连话都不想和她说。

每次当别人问起大爹爹尴尬的性别问题,她总是避而不答。随着年龄增长,她更加明白对一个男人来说,找了一个半男不女的人,其实比跟了个男人还要难堪。所以,她认为二爹爹很伟大,因为他放弃了自己的初恋,一直守在神志不清的大爹爹身边,什么都不计较,直到大爹爹去世。她对大爹爹的崇拜,更是任何人都比不上。只是,这份感情却被奉紫的出身掺了杂质。当她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听说奉紫不是二爹爹的孩子以后,她是发自内心地讨厌这个小女孩。可是,当奉紫被护法们送走,她连最后一次见妹妹的机会都失去了以后,她又难过得躲起来偷偷哭了好多天。

时常抱怨生活总是太矛盾,却无法不去适应这样的生活,雪芝觉得很疲惫。

但是大爹爹对他说了,芝儿,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难过了都可以哭。不过哭过了,还是得上路。

二爹爹总是拍拍她的肩,笑嘻嘻地说,小丫头想这么多做什么,身为我林二爷的闺女,漂亮就可以了。

雪芝口齿不清地梦呓。上官透过去,才听清她是要喝水。于是出去给她倒水。

仿佛过了一年的时间。

有几个人忽然跳进窗口,把她嘴捂住,抬了出去。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有人在说话:

“师姐,上官透万一就在附近,我们都会死得很惨啊。”

“这里到水房要好远呢,不用担心,赶快走。”抬了雪芝走一段,这人又道,“奉紫说了,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如我们就把她丢下去吧?”

“嘘……不要说人名。”

“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怕这个做什么。这黄毛丫头确实让人讨厌,让她嘴贱,让她和那个穆远说那么恶心的话,她该不得好死……这下面的河看去很深,水也够急,下去了还想活都难,扔吧。”

话音刚落,雪芝的身体便腾空下坠。不过多时,便落入山下的深潭。

初春的河水依然凉得刺骨,伤口沾了水,立刻疼得彻骨。但她不会游泳,又受了伤,迅速被水冲走,穿过一个水帘,一个山壁,竟别有洞天。

在雪芝以为自己就要被呛死的时候,却被一股力量拽住领口,猛地一提,拽到了岸边。

雪芝躺在地上,用力咳嗽,那人却不知好歹地拍她的脸:

“喂,喂,你没事吧?”

“咳咳……我,我在哪里?”

“天,二谷主,你看快过来看?”

这时,一个声音急道:“你们处理就好了,又叫我做什么?走开走开!没看二爷我正忙吗?”

“这女孩怎么身上这么多伤?”

“咦?是女孩?”说完,有脚步声靠近。

“二谷主,你,你还好吧?”

“我的娘唉,这是我闺女!快快快快快,快去给我叫殷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