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62

雪芝完全摸不着头脑。完全陌生的武器,要她如何使?况且,玉环刀还是所有刀里最轻的一把,真不知道换成金刚刀以后会变成什么效果。

雪芝握紧刀柄,横一下,又往前用力一刺:“呃,不好用。”

“你以用剑的方法用刀,怎么会好用?”上官透自己拾了个大一些的刀,横向一劈,再反手一勾,“剑重锋,刀重身;剑双开,刀单开;剑者王道,刀者霸道。你要稍微留心一点就会发现,一般武器磨损,剑要么剑锋磨平,要么直接断裂,很少有剑锋完好剑身磨损的。而刀一磨损,就是满壁的裂缝,刀尖往往还是相较锋利。所以,就算是刺人,你用了刀,也应该尽量拓展攻击面积。这样刀的优势才能得以发挥。”说罢,横向一砍,劈裂一个木桩,“你试试。”

雪芝点点头,稳了稳手中的刀,手腕一转,刀身一翻,也劈碎了一个木桩。

“劈得很好,不过你还是在用剑。”上官透靠过来一些,点了点雪芝的胳膊,“应该这里用力,尽量避免用手腕。”站在雪芝身后,握住她的手,用力一挥:“这样。”

两个人力道加在一起,动作矫健气力十足,木桩像是被两根指头捏碎一般简单。雪芝从来没有觉得用武器可以这样潇洒轻松,转过头看看上官透:“果真如此!好厉害!”

然后发现上官透和自己靠得实在太近。他握住她的手,就像是从身后抱住她一般。雪芝慌张地回头,晃晃脑袋,集中精神。而上官透似乎没有发现这一点,在她耳边柔声道:“再来一次。”

一整天,雪芝的练刀都在心猿意马中度过。

相较以往的魔鬼式训练,第一日的简单动作比划根本不算什么。晚饭过后,雪芝就抽出时间来研究那本《三昧炎凰刀》。这一看,就一直看到了午夜,实在被内容吓得不轻,忍了很久,才坚持到第二日找上官透。

雪芝说这秘笈实在不可思议。上官透接过秘笈翻了翻,看了几页,和雪芝对看一眼,也道:“这……”

于是立刻着手开始修习。

上官透看着书把第一重尝试着舞了一遍,坐下来,又读了一遍,再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舞一遍。这样反反复复重复了数次,终于觉得把整本秘笈都看完成才是正确的。于是上官透自己抄了一份拿回房间,钻研了数日,最后出来,得出最终结论:“怎么都不对。难道有什么玄机?”

雪芝也为此头疼了很久,两人决定等林宇凰回来。

又隔了大概五日,林宇凰回了月上谷,第一件事,就是问雪芝炎凰刀练得如何了。雪芝和上官透两人异口同声道:“实在琢磨不出来。”

“果然。”林宇凰毫不吃惊,“我研究这门武功已经六年了,愣是没把握住诀窍。莲也说过,《三昧炎凰刀》、《沧海雪莲剑》是极阴极阳的两门剑法,修炼的时候一定要按着这个套路来,而且短期内不可能完成。当时我没想到会这么难,也就没问他。”

雪芝想了想,终于忍不住道:“二爹爹,你确定大爹爹在谱写这两本秘笈的时候神智是清醒的?”

“我不知道。”

“一般的招式最少都有九重,这个《三昧炎凰刀》却只有三重。每一重都平平无奇,没有技巧性,简单得有些不可思议,我还是个刚拿刀的初学者,都可以很轻松地使出来,而且换了会刀法的昭君姐姐来使,效果完全一样,连动作上都没有多大差别……”

“你不知道啊,我研究了六年,得出来的结果,”林宇凰深深看了雪芝一眼,“和你一样。”

上官透道:“这会不会是大智若愚的招式呢?”

林宇凰道:“问题是,你看这些招式,有什么值得研究的么?我从小见过很多烂武功,施展出来是又没破坏力又难看,效果都跟这差不多。”

上官透道:“或者说……莲宫主是想给我们心理暗示?实际上,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武功可以超过《莲神九式》?”

林宇凰想了想,又道:“芝丫头,其实你还是很受人爱戴的。你不走还好,一走所有人都想你了。这一次我回重火宫,大家都要你回来。长老们说只要我回去,你回去也完全没有问题。”

雪芝道:“我不回去!”

“为什么?”

“我……我不是招之来挥之去的人,我也有自尊。”

“唉,芝儿,你爹这武功,要不然是有什么玄机没道破,要么就真是你大爹爹昏头了。反正他的想法,我永远弄不清楚。与其冒险花这么多时间在这上面,我们不如先回重火宫,把武功练好了再说。”

“练武在什么地方都可以,一定要回去么?”

“那你出来这段时间,武功有很大进步么?”

雪芝不说话了。

“回去吧,你还年轻,什么事不能以后解决?闭关修炼一段时间再出来,将来的道路都会广阔许多。”

雪芝快速看了一眼上官透,低声道:“让我再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