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65

到了夜晚,即便穿着厚厚的毛斗篷,雪芝都已经冷到呼吸困难。

而且,越往回走,便越有冻僵的趋势。

空中飘落的小雪,很快就在她皮肤上化开,变成刺骨的雪水。因为有些害怕,雪芝开始小跑,却越跑越冷,眼前事物越来暗。

到最后,四周都只剩下了树影,靴底融入雪水,双足也被冻僵。不过多久,就完全失去知觉。

摸黑往前走,雪芝发现脚底有些硬,周围的树木,也开始减少。再往前踩几步,这种感觉更加明显了硬。

终于一抹月色从山林中透出。

雪芝终于看清自己的所在。

原来她早已脱离紫荆林。

脚下,是已经结冰的河。

她确定这条河不是来时那一条。而她正站在冰河正中央。

月色下的冰面不是很清晰,但她能看清冰下流动的河水。

四周很黑。冰很薄。

雪芝站在原地不敢动,只大声喊道:“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

深山老林中,只有她一个人。

“有没有人?”雪芝左顾右盼,却越发害怕,“救——命——”

连续叫了很久,依然没有人回答。

雪芝轻轻挪动脚步,尽量做到不加重力量,步步为营。

谁知刚迈出去仅一步,脚下的冰块立刻破碎。她惨叫了一声,跟着碎裂的冰块一起落下,掉入冰河中。

也是同一时间,有人在树林中唤道:“什么人?好像有姑娘掉进去了……快,快去通知谷主。”

冰寒刺骨的河水将雪芝下半身包围,雪芝抓住尚好的冰块,嗓子已经叫到失声。

也是眨眼的刹那,她抓住的冰块也破裂。

冰下,河水湍急。

水草和泥土都凝上了薄冰,擦过她的脸颊。

她手中一滑,人便立刻被水冲走。

河水的温度,让她的皮肤有如被千万尖刀刮伤一般疼痛。加上窒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息的痛苦,雪芝几乎认定自己会丧命于此。

但没过多久,上官透的面孔便被薄冰扭曲了,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双手用力上推,拍打冰块,身子却不断被河水往下冲。

上官透快速跑到前方,一拳击碎冰面,然后伸手进去,抓住雪芝的衣领。

接下来,他迅速击碎她周围的冰块,将她捞起来。

两人一同跌倒在地上。

雪芝四肢已经无法动弹,嘴唇变成深紫色,浑身发抖,眼神僵硬。

上官透拍拍她的脸颊:“不要睡,知道么。”

雪芝双唇发抖,点头,眼睛却半闭着。

“芝儿,一定不要睡着!”上官透用力摇晃她的肩,“睡着就醒不来了!听到没有?”

雪芝费力地睁大眼睛,靠在他怀中。

一个时辰后。

上官透的房内,炉火正旺。赤红的焰火几乎灼烧人的双眼。

雪芝裹着厚厚的毛毯,看着跳跃的火星,神色缓和了一些。

“怎么这丫头每次进来都会出点事?”殷赐替雪芝把脉,蹙眉道,“上官公子,不是我说你,你就不能告诉她进来的方法么。小姑娘身体骨子本来很好,这样折腾下去总要弄出点问题来。”

“是我的错。”上官透又看了雪芝一次,“她……好点了没?”

“还是老样子,没有性命危险,但老了难保没风湿。这两天她会特别冷,让她待在这个房间不要出来。”

殷赐离开了。

上官透坐在床旁,伸手进毛毯,握住雪芝的手:

“怎么还是这么凉?”

他蹲下来,用额头顶住雪芝的,又用双手握住雪芝的双手。炉火像是芍药绽开的红绡,在温暖的空气中摇摆流动。上官透垂着头,睫毛浓密而长,仿佛被火光染了淡淡的光圈,几乎完全盖住琥珀色的双眼。

“这次是我的疏忽。”上官透低声道,“你走的时候,我应该告诉你怎么进来的。但是,你为什么要一个人跑出来?”

雪芝一时间口干舌燥,反手握住上官透的手:

“透,透哥哥……”

“我在。”上官透笑得很温柔。

雪芝头中嗡嗡作响,说话时依然声音发抖:

“我是因为想你……才过来,不可以么。”

上官透略露错愕之色,但很快就垂头笑了:“我又何尝不想芝儿。”

雪芝黑亮的眼睛弯成一条缝,低声道:

“太好了。”

上官透一直守到雪芝沉沉睡去,便握着雪芝的手,伏在床头睡着了。但很到了半夜,却被雪芝微颤的手惊醒。他立刻起来看,发现她还在睡梦中,只是身上冰凉,于是又多给她加了几条被子。但加了被子不但没用,还把雪芝给压得呼吸困难。实在没有办法,上官透只好上床,搂住雪芝。

雪芝整个人就是个大冰块,这样一抱,上官透立刻被冰得精神抖擞。雪芝感受到了热源,下意识往上官透身上靠去。

这一夜,上官透在彻骨寒冷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