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68

春去秋来,岁月匆匆。

两年后,兵藏武库,马入华山,各大门派之间,大门派与小门派之间却发生着不易察觉的变动。

重火宫默不作声了两年。

月上谷却在两年前突然公布了所在,公开招募弟子,并以惊人的速度扩张势力,结盟大门派,吞并控制小门派。上官透不再像以往那样神秘,也不再只因怜香惜玉而与人交手。尽管如此,他的桃色消息却从来没有停过。先是平湖春园的二园主何春落,再是采莲峰的第二代帮主杜若香,再是洛阳大盐商的女儿,甚至峨眉的某美女弟子也没放过。但上官透以前的女人经常出自青楼,尤其在洛阳一带,这些女人中,却没有一个和青楼扯上关系的。

有人说上官透对女人的口味朝令夕改,或许这两年他对那些美艳的女子没了兴趣,开始向大气豪放一型奔波,也有人说他是利用和别人打交道的空子勾搭人,但愣是没人说他利用女人,倒也是罕见的例子。

上官透这经常被人用来形容幸运的三个字,短短两年内变成了绝大多数人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不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有对他崇拜至死和唾骂到底的。不过随着月上谷的变化,上官透的变化也不小。以往有人说他是非,他一定会以相当轻佻风趣的话反击,但他现在似乎很忙,除非人家用剑指着他的面门,他一般不作任何回应。

又因为被他“横扫”的女人数量越来越多,两年前重火宫的小姑娘少宫主和他的那点破事,早已被人遗忘。

但让很多人感到古怪的是,只要是美女,只要江湖中人听过的名字,都会被上官透扫过,有一个备受瞩目的姑娘却和他八字都没打上一撇。

她就是灵剑山庄庄主的女儿,雪燕教的林奉紫。

林奉紫还很小的时候,便以乖巧和温柔出名。从八九岁开始就有世家子弟上门提亲,把林轩凤吓得不轻。待她过了十五,追求者更是如同广布江湖,俯拾皆是。敢到灵剑山庄提亲的绝对都是富家公子哥儿,条件十分优越的列成清单,都可以拖到地上。因为每个都特别好,长辈们都替林奉紫着急。

开春的时候,林奉紫才拒绝了丰城的宝贝儿子,华山年轻有为的四弟子丰漠。这事也是给人议论了很久,但林奉紫的追求者不减反增,很多人甚至以“追到林奉紫”为评判一个男人是否有魅力的标准。

林奉紫这些年来是一日比一日漂亮,儿时没长开的五官越发柔和美丽,桃花眼儿粉红腮,笑起来更是如风如水,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仙女下凡。所以,林奉紫有一个外号,叫做玉天仙。

自从重雪芝在英雄大会上挑战了林奉紫,不少人拿她们俩做对比。但现在已经没人这么做了。

如今的林奉紫在江湖男人眼中,是圣光笼罩的玉天仙,是要永远被保护,不能和凡人的女子动手的。

和凡人比较,那更不可能。

不过,这些都是重雪芝重出江湖之前的事。

重雪芝会这么快出关,整个重火宫的人都没有猜到。

两年,无数件完全一样的灰衣。

两年,不曾沾染任何胭脂水粉,金簪玉镯。

两年的生活,除了武功秘笈招式心法,挥剑禅坐面壁忍痛,什么都不剩。

刚开始几个月,雪芝一度觉得自己会疯死在重火宫后山;但到她完成任务出来的时候,神态和心志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石破天惊的一夜。

重雪芝手中舞的只是一把普通的剑。

一把普通的锈剑。

但是,楚微兰却亲眼看到她舞着剑,以属于掌法的招式《月中取火》,击碎了置于后山数百年的大石。

重雪芝比以前瘦了很多。

她将头发高高盘起,碎发凌乱地落在面颊,看上去有些憔悴,但脸上更多的,是求胜的姿态,和完成重任的解脱。

仅两年时间,她笔直地站在修炼室前方,就几乎让四大护法都认不出来。

人很快聚集起来。

林宇凰和长老们也来了。

重雪芝依然穿着她万年不变的灰衣,走近人群:

“我今天出来,是要告诉二爹爹,他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全部完成了——但是,不够,远远不够!”

林宇凰也是遵守了重火宫规矩,两年都没看到自己女儿。这会儿一看到她,却长久没有说话。

众目睽睽之下,宇文长老走出来道:

“你觉得什么不够?”

“什么都不够。我还要回去再练一段时间,等差不多了再出来。”

“你不用练了。”

“为什么?”

“重火宫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

“可是没练好——”

“武功跟知识一样,是没有极限的。即便是莲宫主,也无法走到极限。”

这时,温孤长老看了一眼宇文长老,低声道:“‘莲’宫主……?”

漆黑的夜幕,无星无月。

重火宫的万点灯光隐隐照射上来,映在重雪芝的脸上。

宇文长老放下拐杖,慢慢朝雪芝跪下:

“请宫主出关。”

刹那间,所有在场的重火宫弟子,包括四大护法,也跟着跪下来:

“请宫主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