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77

满非月咂嘴道:“真想不到,你武功进步竟然这么快。也是,听说你最近厉害起来了。”

“听说你这么多年从来没厉害过。”

满非月面有怒色:“既然如此,还请雪宫主赐教了!”说罢,动作强硬地脱掉自己外套。

雪芝冲过去,拖住丰涉,掐了他的脖子:“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他!”

满非月却笑了。

“你武功虽高,却不会杀人。省省吧。”

“你不信我?”雪芝手下加了力。

丰涉唤道:“痛啊!”

“反正全天下美男子多的是,杀了我再去找一个便是。”满非月挥挥手,“你动手吧。不过,杀了他,还是要和我交手的。”

“要动她,先打过我再说。”穆远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雪芝还未回头,穆远便敏捷地落在她面前,然后站起来,手握长剑,以剑指地。

满非月一见穆远,脸上有了慌乱之色,再看看抱头鼠窜的妖男们,怒道:“你们都带种!”然后回头对雪芝穆远道:“若不是上官透不让用毒,你们都死了!这次你损我的,我一定会加倍还来!”

雪芝道:“不必还了,我送你的。”

满非月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圣母!喂喂喂喂,圣母!你不要我了?!”丰涉在后面提高音量喊道。喊着喊着,渐渐无力,想回头看雪芝,但被她掐着脖子不敢动,只好憋着声音道,“女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海棠吧!不对,年纪这么小……难道是重雪芝?也不对,都说重雪芝是个狐狸精,专门勾引男人,武功不好——哎哟哟,痛啊。”

“你再说一句,我真掐死你!”

“难道你真是重雪芝?”丰涉也不管她是否会掐死自己,立马转过头看雪芝,“天,真的是狐狸精啊……等等,我好像见过你。但是,是在哪呢……”

“宫主请回去休息吧,这个人我来办就好。”

雪芝嗯了一声,放开丰涉:“麻烦穆远哥了。”

雪芝不知道,这个不经意抓来的“人质”,竟然就这样缠上了自己,还成为了个尽会讨野火的拖油瓶。

次日,客房中。

雪芝与重火宫的人商量着去林奉紫寿宴的事,决定让朱砂带头去花钱定做一条鞭子,作为贺礼。大家正琢磨着何时出发去灵剑山庄,一个阴沉的声音忽然从他们身后飘来:

“灵剑山庄……那庄主的女儿,可是一个妙人儿。”

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回头,看到丰涉靠着门,皮肤好得可以拧出水来,笑得却不伦不类。

雪芝道:“你怎么还没走?”

丰涉指了指穆远:“是他不让我走的。”

穆远道:“我以为宫主留他还有用。”

“不用了。你走吧。”

“这不成。”丰涉往里面走两步,眯起眼睛,“我现在已经接受事实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当了你们的人质,你们就不能赶我走。我只有到灵剑山庄才能和我们的圣母会面,从这里到山庄还是有那么一点远的,你们得负责挟持我。”

所有人都在茫然。

琉璃道:“宫主说,你可以走了。”

“我不走。”

“你不走我杀了你。”

“你杀便是。我就不走。”

“你不怕死?”

“混鸿灵观的,从来没想过要长命百岁。美食美女,我都有过,夫复何求?”

“你这人真是——”

“罢了。让他跟着也没什么。”雪芝摆摆手,“丰涉,你可以跟我们一起走,我们却没银子养你。”

“挟持人质居然不掏腰包,抠门。”丰涉长叹一声,“我说雪宫主,看你也就二十八九,怎么说话跟个大娘似的?”

雪芝怒道:“给我滚出去!”

丰涉笑盈盈地蹿出去了。

琉璃道:“这丰涉是盲肠,不割掉,早晚会发炎捣乱重火宫的。”

雪芝道:“没事,他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蛋。”

一帮人决定先让人通知重火宫,然后往苏州赶,再和其他人在那里会合。刚派人出去,雪芝等人还在收拾东西,便听到楼下有人传来一群人惶恐的尖叫声。

雪芝立即跑出去,只见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

跳到一楼,好容易挤进人群,却又一次看到了恶心的东西。

一个人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七孔流血,脸上冒着五颜六色的泡。

雪芝捂住嘴,冲出客栈,转身一阵干呕。却有人伸手拍拍她的肩,无比温柔地说:“芝芝很难受吗?不要难受了哦。”

雪芝抬头,对准丰涉那张白净的脸就是一巴掌:

“你简直没有一点人性!!”语毕,又是一巴掌。

丰涉给她带着浑厚内力的耳光打得头昏眼花,脸上很快就肿起来:

“为什么要打我?”

“为什么打你?你杀人了!”

“那人连歌妓的豆腐都要吃,死一个有什么关系?”

“你——若是这样,给他点教训不就得了?为什么要杀人,还用这么残忍的方法?!”

“芝芝不要这么激动。”丰涉捂住两边肿肿的脸,两只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如果我会盖世奇功,我也会用很帅的方法。”

“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的话?!”

丰涉点点头,凑近了一些,眼睛虚起来,惊讶道:“原来你这么漂亮!妈的,我真想把圣母宰了!要不是我六岁的时候眼睛给她用毒熏得半瞎,也不会在偷到春宫图时看不清,更不会到现在才看清楚芝芝美丽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