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84

宴席上,只要是坐着的人,几乎都东倒西歪了。一堆女人围在窗边,端着茶聊天,也顺便等丈夫或同门师兄弟。雪芝一向不懂如何与女人打交道,只好随处找了个角落坐下。

但没多久,那一堆女人中,便有人朝着雪芝挥挥手:“雪宫主,你快来。”

雪芝左看右看,最后指了指自己:“是在叫我吗?”

“当然是你了,快快过来。”

雪芝极少被不是同门的女子搭理,顿时有些雀跃,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果然除了柳画和另外几个年轻的女弟子外,那里站的多数都是掌门夫人帮主妻妾。

雪芝笑道:“什么事?”

“没什么要紧事,不过拉着美人儿聊聊天,都有错么?”

“不会不会。”

“话说,雪宫主还真的是灵剑山庄的稀客啊。”一位夫人笑道,“而且,雪宫主的性格也是直率得很,无论人家话说成什么样儿,都能坚持来这里,我们都十分佩服。”

雪芝有些懵了:“我不懂。”

“呵呵,果然是年轻的丫头。”说话的人是白曼曼,丰城的小妾,“虽然对现在年轻小姑娘的想法不是很理解,但我们都是过来人,倒能理解身为女人,也有女人的难处。”

雪芝一头雾水。

又一夫人道:“其实啊,我家那位在外面找了几个,我真的是睁只眼闭只眼。白夫人这一点做得也很好,什么都忍得住。”

雪芝还是一头雾水。

白曼曼叹道:“唉,毕竟脸皮薄,做不来小女孩做的事。她们有这种冲劲,我可没有,到底是老了。”

雪芝依然是一头雾水。

“别瞎说,你还年轻漂亮着呢。”最开始那位夫人推了推白曼曼的手,白曼曼手中的热茶猛地洒在雪芝身上。

雪芝倒吸一口气,后退一步,但是雪白的裙子全部染上了棕色的茶垢。

“啊,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虽说如此,人只站在那里,什么都没做。

“没事没事。”雪芝连连摆手,忙用手擦衣服,“擦擦就好。”

这时,柳画掏出手绢,替雪芝擦拭:“雪宫主一定累了,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吧。”

雪芝还未说话,那位夫人继续扶着白曼曼的手,轻声道:

“我猜丰掌门也只是暂时贪恋美色,毕竟这世界上,狐狸精倒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下一个,还有千万个站起来。白夫人只需要守好自己的本分,当个妇道人家就好了,啊。”

白曼曼哭道:“我也不甘啊,可是那些姑娘,就是放得开,别人的丈夫也……呜……”

雪芝隐约明白了一些,擦衣服的动作停下来:“白夫人,我和丰掌门见面的次数,不超过五次。”

那夫人道:“只是睡了六次,对么?”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重火宫日益没落,不找个靠山,怎么混下去?不过你若有点同情心,就不要再这样欺负白夫人了。”

“我说了,我没有!”雪芝站直了身子,“丰掌门对我来说就是长辈,我永远都不会做这种事!”

“前辈?呵,**的前辈么?”

“真恶心!”雪芝攥着拳头,凶道,“你再说我打你!”

“你打啊,你打。”那夫人挑衅道,“让所有人知道,你不仅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还是个没教养的泼妇!”

雪芝怒气冲冲,一时口不择言:“也就你们稀罕!我才不稀罕!我就是要找,也要找身手好长相英俊的年轻公子,我对那种老头一点兴趣都没有!”

雪芝知道,她的冲动总是在引领自己走进恶性循环。但无法改。

“我们当然相信你。你当初不就试着找夏公子么?”那夫人娇笑道,“不过,人家不要你,人家要的是比你漂亮一百倍的柳姑娘。”

“不要再说了。”柳画低声道,“我不想卷入你们的矛盾。”

“不知后来你降低身份找过多少年轻公子。可惜没人看得上你。哎,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成亲了。”

“我是独身没错,但这不是你们乱说话的理由!”

“你呢,也就只能陪前辈睡睡觉了。”

“我没有!”雪芝气得浑身发抖。

白曼曼道:“好,你没有。那你有本事就说‘我重雪芝以重莲的名誉对天发誓,我是清白之身,我没有和男人睡过觉’。你说了,我们就信你。”

雪芝张开口,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说不出来了吧。”白曼曼冷笑道,“装什么清高?”

这时,一个声音自她们后方传来:

“她不是装清高,是害羞。”

一群人转过头去。

上官透微笑着过来,站在雪芝身边,满眼柔情地望着她:“芝儿,为什么不告诉她们我们的事?”

“我们什么事?”

“当然是成亲的事。”上官透刮了刮雪芝的鼻梁,“傻丫头,反应永远这么迟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