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03

已入秋。逃出苍天古树,森林中落叶翻飞,暮云漫天,满目萧条。身后有不少人追上,雪芝身法极快,不过多时便甩掉了后面的人。等平定一些后,她便放慢脚步,开始想着找谁来救人。

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林宇凰。但是她不清楚林宇凰目前的行踪。

第二个想到的人是穆远。找穆远,一定没有问题。

但是很快,她的心情便彻底跌入谷底——她突然想起,上官透已中毒八日。从这里到重火宫,再带人赶回来,起码要四天。去月上谷,单程都要四天。而还有不到一天半的时间,他就会毒发身亡。

如果去苏州,只能找到狼牙和裘红袖。他们的实力雪芝不清楚,但是鸿灵观残忍的程度她却再清楚不过。

唯一能赶到的地方,就是灵剑山庄。

可是,以林轩凤和上官透的关系来看,他大概恨不得上官透赶快死了,又怎么可能搬人来救他?

但是,如果……如果用重莲和林宇凰做筹码,说不定……

再没时间多想,雪芝立刻动身。

到灵剑山庄门口的时候,已过午夜。整个苏州都陷入了沉睡,灵剑山庄大门也关上,门口一片冷清。雪芝冲到台阶顶上的时候,双腿已经累得失去知觉,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即便如此,她还是用尽最大力气去砸大门上的铜环。

“开门!”

“开门!救人啊!开门!!”

“林叔叔,奉紫,你们快来开门!!”

雪芝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大门上空,里面的人却听不到丝毫。不知喊了多久,才有人疑似听到呼声,慢摇摇地拉开门,皱眉道:“这位姑娘,有事请明儿一早再来,没听说过来找人挑这个时……”

“我要见林庄主,我有急事。你告诉他,重火宫重雪芝找他。”

“原来是雪宫主。”那人拱手,“但是我们庄主已经睡了,什么事明天说不行么?”

雪芝急了,干脆一掌抓住他的咽喉:“我说了现在就是现在!去找他!”

雪芝在大厅中又等了约莫一柱香的时间,才盼来了林轩凤。林轩凤散着发,只披了一件外套,甚至还没穿好就出来了:

“雪芝,发生什么事了?”

“上官透被满非月下了毒,还有一日寿命。可是他现在人还在鸿灵观,请林叔叔帮忙救人!”雪芝深深作了个揖。

林轩凤的答案却十分干脆:“这人我不会救的。”

“求您!”

“林叔叔可以答应你任何事,但是唯独这件,绝对没得商量。你回去吧。”

“雪芝不会再求林叔叔任何事,只要您要重火宫做什么事,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说一声,雪芝粉身碎骨在所不辞。”雪芝依然弯着腰,“看在我两个爹爹的份上,请林叔叔一定要给这个人情。”

林轩凤来回踱步数次,忽然一脸怒气:

“若不是因为你两个爹爹,这上官透我都会去救了!”

“我知道他做了什么事,他欠了奉紫。”雪芝紧紧抓住衣角,手指发抖,“可是雪芝也欠了他,他要就这样没了,我会后悔一辈子!”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

雪芝咚地一下跪到地上。

“林叔叔,求您!上官透不能死!”

“雪芝,你……”

雪芝重重磕了一个头。

“你……怎么可以对一个玷污过你妹妹的人动心?我问你,这个男人重要,还是你妹妹重要?”

“我不要跟他在一起,我只要他活着。”雪芝双眼微红,“林叔叔如果不答应,我就一辈子都跪在灵剑山庄门口。”

“那你就跪着罢。”林轩凤拂袖而去。

“林叔叔!!”

唤了几声,林轩凤早已经离开大堂。

雪芝忍住眼泪,一口气冲出灵剑山庄。她再无路可走,唯一让上官透不死的办法,就是回到玄天鸿灵观,让满非月暂时缓一缓上官透的毒,然后,再回去找林宇凰要秘笈来换。

可是一旦这么做了,她会有多对不起重莲?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一路奔跑,往鸿灵观所在的森林赶去。

但是刚进入森林后没多久,她就因为过度失力跌倒了。

秋风伤骨。

十里残叶萧萧,像是撕裂后破碎的绸缎,无边乱舞。

同样是森林,同样是在一个人将要离去的时刻。她想起了重莲离世的那一日。

背叛重莲,或是悲剧重演,她只能选一个。

雪芝抱着受伤的腿,勉强站起来,又一次跌倒。这一回扭伤了脚踝,撕心裂肺的疼痛瞬间蔓延至全身。但她知道,不可以再流泪。哭泣并不能让一个死去的人复活。

她抓着一棵小树站起来,忍着剧痛,跌跌撞撞地在森林中奔跑。

但是没走多久,便有一双手搀住她的胳膊。

雪芝回头。

天已微亮。浓浓的云朵,高高的苍穹。潮湿阴郁的空气中,碎叶磨擦的沙沙声,像是灰雀的哀鸣。

“你又想做傻事了,对不对?”

上官透一如既往,嘴角边挂着淡淡的笑意。

他的身后,疏林秋叶,苍黄与枫红,灰烟茫茫,连成一片。

清晨第一抹阳光浸入大地。

上官透的脖子右侧,以及右脸颊,已经变成了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