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25

“我不会做对她有害的事。”

“既然你解决问题都要靠利用她,恐怕也无法做到不伤害她吧。”

“我说过要娶你,总不会让人留下话柄。”

“上官公子真是胸有成竹,一口咬定我会一直守着你。”

“你什么意思?”

雪芝淡淡笑道:“没什么意思。”

“是因为蔡诚么?他对你甜言蜜语几句,你就信了他?”

“原来你听说了。”

“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他有了家室,你也应该知道吧。”

“我要是等你五个月,你也一样是有家室的人。”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他也是认真的。他在信中提到,只要我点头,他立刻休妻等我。”

“你又不喜欢他,何必害人?”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

“别胡闹了,上次丰城那事还不够么。”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

上官透走近一些,轻声道:

“那……我怎么办?”

“那是你的事,我无所谓。你不是快成亲了么,我也快了。”

“又在赌气。”

“不是赌气,认真说的。”

“原来芝儿是想要嫁人了。”上官透微微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做不到是小狗。”

“我没时间等你。”雪芝扭过头,“不管是什么人,我会很快成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亲,然后生孩子,稳定下来。”

“真的么?”上官透笑得不怀好意,“你知道孩子要怎么生么。”

“知道。”

“这样还可以跟别人成亲么?”

上官透原本以为雪芝会愣一愣,然后满脸通红地骂他下流。但是,雪芝只是轻描淡写道:

“可以的。”

脑中不由自主浮现出雪芝依偎在别的男人怀中的情景,上官透俨然道:“这种话以后不可以乱说。”

“那个蔡诚就不错,可以考虑。”

脑中男人的脸又自动换成蔡诚的脸,无名的火气直往脑海上涌,上官透禁不住嘲道:

“就这么缺男人么?”

这话一说,雪芝也愤怒了,她往前站了一步,几乎举手抽他的耳光。

但是她忍住了。

“怎么,不动手了?不是最喜欢打我么。”

“我从来不动手打恶心的人。”

“那恶心的人可是会欺负你的。”上官透迅速垂头吻了她。

只是轻轻一碰,雪芝便非常激烈地捂住嘴:“走开!”

“偏不走。”上官单手握住她的双手手腕,作势将她推到墙上,坏笑道,“我要吃你豆腐。”说罢,另一只手不安分地穿过厚厚的狐裘,红色的衣裳,隔着最后一层里衣抚摸她的胸部。

上官透从来没有这样不君子过。

若是换作别人,可能早就发生血案了。可是他是她喜欢的人,很快就要和其他人成亲。而这个时候,她有了他的孩子,却说不出口。

雪下得很大,凉亭犹如沧海一粟,几乎被世界遗忘。

雪芝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逃出来的。她只记得上官透看到她的表情,立刻就赔礼道歉,还一直哄她,但她跑得很快,生怕自己多留一刻便再也走不开。

出去以后,她依然裹着上官透的大氅。嗅到他熟悉的味道,她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女人一提到他总是爱恨交加却假装无事了。她捂着肚子,强忍住在眼眶中打转的热泪,带着重火宫的人离开了少林。

之后发生了一些事。

首先,夏轻眉很快被逐出了灵剑山庄,柳画也跟着他离开,还说不久以后就会嫁给他。不少人都说柳画是个好女人,可惜跟错了男人,值得同情。但与此同时,上官透和奉紫的婚事却没传开,倒有不少传言说,上官透早扔了雪芝,对柳画痴心不改。

其次,满非月终于把丰涉招了回去。丰涉临走前,反复叮嘱雪芝要注意身体,他会很快回来照顾她。

再次,林轩凤亲自去月上谷,登门拜访了上官透,据说两人促膝长谈了一宿,总算化干戈为玉帛。所以,灵剑山庄也成为了武林大集的一份子。

“莲翼”没什么下落,节外生枝倒不少。最后,丰城邀请了林轩凤和原双双去华山,重新交代一下群雄的计划。林轩凤发了信函给雪芝,让她也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