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35

雪芝讶然:“拿到了‘莲翼’?那是哪一本?”

“如果有一人,那暂时还不清楚。原双双拿到的可能性很大。如果两人都拿到了,那就是一人修炼了《芙蓉心经》,一人修炼了《莲神九式》。”

“怎么会这样?”

“放心,他们都还没修成。”

“你怎么知道?”

“记得在少林,原双双揭露夏轻眉的事么。”

“嗯。”

“当时我偷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似乎是夏轻眉接近奉紫让原双双动怒,所以原双双和他翻了脸。那个时候原双双就已经接近爆发边缘,但是夏轻眉软硬兼施让她暂时平静。只是后来似乎有人在夏轻眉的房间放了奉紫的东西,原双双就和他翻脸了。”

“你怎么知道是别人放的?”

“夏轻眉的反应一看就知道是真被人冤枉了。而且,为何原双双偏偏在那样的时刻发现了奉紫的东西?必然是有人转告。何况,当时我听见他们说话时,还有第三个人在场。”

“什么人?”

“丰涉。”上官透又喂了雪芝一块梨,“所以,极有可能是丰涉放了奉紫的东西,再告诉原双双。”

雪芝梨还没咽下去,便含糊道:“厉害,就是这样的!”

“你知道?”

雪芝又把丰涉让她跟自己去灵剑山庄的事告诉上官透。

“那再简单不过了。”上官透道,“原双双和夏轻眉很多年前就是一伙的,只是现在夏轻眉长大了,不再受原双双摆布,又对林奉紫想入非非,才逼得原双双和他反目。”

“很多年前?”

上官透大致说了一下自己被赶出灵剑山庄之前发生的事:当时林宇凰也寄住在灵剑山庄,天天跟上官透研究武功秘籍。灵剑山庄有很多秘笈都是需要提前修炼内功心法的,可是上官透心高气傲,还听说了林宇凰修炼《青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莲花目》的传奇故事,便趁着宇凰离开灵剑山庄的时候提前偷学了《虚极七剑》。也是在修炼的过程中他身体不适,经常感到呼吸不畅,所以在灵剑山庄四处走动。某一日,他误闯别院,听到了原双双和夏轻眉在私密商量着要把“莲翼”弄到手。他逃离后,似乎并没有被那两人发现。但是过了几天,上官透开始神智不清,即便停止修炼《虚极七剑》,也无法控制内息。在一次昏迷过后醒来,周围已站了好几个人,而自己正与昏迷的林奉紫衣冠不整地睡在一起。

偷学武功,玷污庄主女儿,上官透理所当然被赶出灵剑山庄。上官透那时并不是不经人世,所以理所当然认为是自己犯的错。当时他也没想过,自己还只是个初涉江湖的少年,武功如何比得上原双双?他偷听了他们说话,如何又会不被发现?

只是知道真相,是在少林寺听到他们对话之后。既然是夏轻眉做的事,那他和奉紫便是被这两人设计陷害的。

雪芝道:“原双双当时设计时,大概没想到夏轻眉会真的趁机对林奉紫下手,所以她为此记恨了很多年?”

“我倒认为,当时原双双是真的让夏轻眉对林奉紫出手的。只是最近才开始反悔,也开始对夏轻眉积怨。不然,他们这样的状态,不可能这么多年都不闹矛盾。”

“为什么是最近才反悔?”

上官透顿了顿,道:“你不觉得……原双双对林奉紫有很不一样的感情么。”

“觉得,就是亲娘宠女儿,也不带这么宠的。”

“是,原双双近些年性格阴晴不定,还对姑娘家特别偏爱,你不觉得不大正常么。”

雪芝怔怔道:“莲神……九式?”

“是否莲神九式,还要静观其变。但是前一夜来盗取秘笈的,很可能是丰城,或是手持‘莲翼’之一的人。丰城的可能性大一点。不过,他似乎没有这么高的武功。”

雪芝如有所思地点点头。

“不管如何,一切等你身体好了再说。”上官透站起来。

“慢着。”

“嗯?”

“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是,有的事情说清楚比较好,你不用因为我是病人才……”

“等一下。”上官透晃了晃手中的梨子核,“我去把这个扔了。”说罢也不等她回话,便转身出去。

但是,那一天他都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