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38

“我是说真的,就算你打算把重火宫发展成魔教,你变成了女魔头,我也会陪着你一起下地狱。”

与此同时,洛阳城外。

人来人往,其中不乏奇装异服者。将自己封锁得最严实的,莫过于城左边树下的两个人。他们均身着青衣,头戴斗笠,以黑纱遮面。高的那个连手和脖子都用黑纱罩着,整个人从头到脚,就无一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

“魔头?你是在说重雪芝?哈哈,就凭她?”说话的是矮的那个,声音尖锐,明显是个女子,“她的父亲确实是个魔头,杀人不见血的大魔头。但是重雪芝,完全没有可能。”

“说得也是,要论女魔头,还是你比较像样。”高的那个声音不男不女却十分动听,正是在华山秘道和丰城同时出现的人,“对了,你确定夏轻眉已经走火入魔?”

“夏轻眉那点身手,打打擂台,上英雄大会装下样子还勉强可以。但是,修炼‘莲翼’?英雄大会那么年历史,出了多少个天下第一?又出了几个炼成‘莲翼’的?”

“修炼《芙蓉心经》,必须手刃至爱。也有可能他是杀错了人。”

“他杀错人?”女子干笑,“他怎么可能杀错人?”

“想想也是,能修成的人,这天下能剩下几个?哈哈哈哈。”因为生怕引起别人的注意,他放低声音,压抑着自己颤动的身体,就连笑声也变得阴森,“不过,他走火入魔,对你我都没好处。”

“你还担心什么?你该担心的是,这天下还有一个人有驾御‘莲翼’的能力。”

那人紧张道:“什么人?”

“上官透。”

“原来你是说他。”那人松了一口气,“你会觉得他行,是因为你喜欢他。倘若哪天你不喜欢他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我是就事论事。”女子轻哼一声,“只要得到他的人就可以,我才不管他行不行。”

“他喜欢的人是重雪芝,你有把握赢了她么。”

“杀了,不就一了百了?”

那人笑了,轻轻拍拍她的肩,又阴阳怪气地笑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我女儿,娶男人进门啊。”

这时,朝雪楼的后院。

“谁说这个了?我才不要嫁给你!”雪芝拍掉上官透的手。

“不嫁……?”上官透像是在努力消化这两个字,然后他一脸委屈地低下头,摸了摸雪芝的肚子,“儿子,你娘不愿意嫁给爹,怎么办?”

雪芝忍不住噗哧笑了。

上官透继续对着她肚子道:“看,你娘笑了。她明明就很喜欢爹爹,还不肯嫁。”

雪芝板脸:“不嫁!”

“嫁。”

“不嫁!”

“重雪芝,你听好。”上官透站直身子,又一次霸道地将她拦回怀里,“我说我们成亲,不是在问你,你也不用回答好或者不好。你需要做的事只有一个,就是对我说:‘相公,我好爱你哦’。”

“做梦!”

上官透却轻轻凑到她的耳边,柔声道:“娘子,我也爱你。”

“肉麻死了。”雪芝浑身打冷战,“好恶心啊。”

“娘子重伤时的告白,我可是至今都深深记在心中。那可是一点都不肉麻,一点都不恶心。”

雪芝的脸唰地红了:“不准想!”

“忘不掉了。”

雪芝仰头,双手捏住他的双颊,没什么肉还揉两下:“就知道耍嘴皮子,大夫说不要我情绪激动,你还故意气我,还不理我。”

“你看,你的伤不是已经复原了么。我们的宝宝也很好。”上官透笑得有些忧伤,“况且……我要真这么了解你的心思,就不会错过你三年了。”

雪芝的眼眶又不争气地红了:“你还好意思说……刚才我看到窗台上的花没了,还以为你又走了。”

“原来你喜欢那些花。”他温柔地摸摸她的头,“你要喜欢,以后每天我都给你摘一枝放在花瓶里,摘一百年。”

“一百年以后我们都死了。”

“那等你转世以后,一定要嫁给那个天天在你窗台上插花枝的人。”

“又开始瞎编了。”

雪芝捶了他一下,侧过头去。

此时,一缕春风吹过。卷起了地上的数百片花瓣,花香更加浓郁地蔓延在四周。上官透眼也不眨地凝望着雪芝。她的眼犹如一汪不见低的碧泉,眉尖勾得细细,唇似寒天樱红。

他至今依然不敢相信,她是自己的。

他大概不曾留意自己在微笑。只是一揽她细细的腰,一手捧住她的头,纵情吻下去。

红窗画帘。雪楼飞宇。

他们在花影花香中相拥,世界似乎在刹那间变得很小,小到只剩下一个楼阁的后院。

这一年的春天,就像一场繁华的梦境。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雷,各位继续忍忍……--

今天有点瓶颈,砸电脑。

我:受不了阿,每次写到男女主角相亲相爱的剧情就瓶颈!

妈:写男女主角做什么,写我啊。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