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45

那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脸上堆着痴痴傻傻的笑,口中念念有词,却因礼堂喧哗无法听清。上官透轻轻拍了雪芝一下。雪芝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若不仔细看,她会以为是个乞丐。

可是很快她就留意到,这人她在苏州见过。

没过多久,在场的所有人,也都留意到了他。所以,礼堂中很快安静下来。

于是,所有人也都听到了他念的话:“我杀谁,要爱谁?我爱谁,要杀谁?我爱谁,要杀谁?我杀谁,要爱谁……”

上官透和雪芝面面相觑,然后搂住她,往后退了些。

原本以为念久了他会说点别的。但过了很久,在大家的耐心都达到极限的时候,他依然念着这几句话。

就在这个时候,丰城站出来道:“哪里来的乞丐?没看到别人在大婚么,来人,把他赶出去——”

“慢着。”林轩凤打断他,往前走了几步,眯着眼睛道,“这人……你是,轻眉?”

夏轻眉轻轻歪过头,依然傻笑着:“爱谁,我爱谁?”说罢,目光缓缓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林奉紫嫌恶地转过头去,躲在人群中,生怕他看见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夏轻眉的目光停在奉紫身上,突然不再说话。

“不好。”雪芝往前走了一步,却被上官透拦下。他摇摇头,示意前方危险。她还未开口,夏轻眉已经对着奉紫露出诡异的笑容:

“我爱你,要杀你。”

话音刚落,他抽出腰间的锈剑,一剑刺向奉紫——剑法又快又狠,快得看不清轨迹。

上官透忙抽出下属腰间的刀,准备挡住他的攻击。但因为相隔太远,雪芝又在他身后,根本连武器交锋的机会都无。所幸奉紫反应及时,往后一仰,躲开了。

夏轻眉仍不死心,大声道:“紫妹,不要逃啊,我爱你啊。”话音刚落,又是一剑。

林轩凤抽剑挺身而出,挡在奉紫面前:“保护我女儿!”

这时在场的人才反应过来,都纷纷掏出武器。但,无一人敢上前。

二十多年前梅影教主修成《芙蓉心经》,在冥神教以一敌百,大战各派群雄一事,对所有老的一辈人来说,是一场噩梦。他们都告诫后代,逆天而行,必遭天谴。然而,没有哪一个人在回想梅影教主神一般的身手之后,还能受得住邪功诱惑。

夏轻眉修炼《芙蓉心经》,已不是什么秘密。

说他走火入魔,也只是传言。

但是当年的梅影教主也是在走火入魔的状态下,杀了成千上百的人。

有不少人开始退缩。有几人甚至已经悄悄退出礼堂。

夏轻眉挥舞长剑,频频攻击林轩凤——仍是灵剑山庄的剑,正宗的灵剑招式却早已凌乱,还掺合了很多古怪邪气之极的剑法。

夏轻眉的攻击不按牌理出牌,林轩凤根本看不出招式的来头,接招接得很吃力。眼见夏轻眉刺向自己的面门,林轩凤闪躲开来,夏轻眉却突然间变换了数次攻击,只是身影便让人看花了眼。

林轩凤正琢磨着怎么回击,夏轻眉身形一闪,绕到他身后,站在极近的距离杀向奉紫的咽喉。

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近。

所有人几乎都可以看到奉紫身首异处的模样。

剑锋凛冽,剑声刺耳。

狂风卷席而过。

傲天庄中,丁香花瓣无规则地乱舞。

然而,就在剑锋已经指在奉紫喉间前的刹那,剑停住了。

再一看夏轻眉,众人都屏住呼吸。他的右肩已被贯穿,隔了很久,才有鲜血从里面浸出。

然而,贯穿他肩膀的物体,竟是一条长鞭。

鲜血顺着长鞭流下,渐渐地将之彻底染红,变成一条血鞭。

血珠滴落在地板,滴答作响。腥味混着花香,蔓延在礼堂。不少人都捂住嘴,恶心到几乎呕吐。

雪芝在感到龌龊的同时,更感到惊讶。眼前的这个场景,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她和海棠一起出去,她买了青石绣板给林宇凰,林宇凰说重莲才喜欢这些东西,让她送给重莲。拿到心莲阁间的时候,重莲正在折腾他那副紫砂壶杯,雪芝便把绣板送给他,要他挂墙上。重莲答应了。海棠正说要去拿东西来打洞,重莲还惦记着自己的茶壶,便叫她把鞭子给自己。然后海棠拿稳绣板,重莲轻轻一舞鞭,青石绣板上方便多了一个洞。他抱着雪芝,让她把绣板挂在墙上。

那一天起,雪芝才知道,原来鞭子也是可以贯穿物体当刀剑使的。可也是那一天过后,她再没看到有任何人可以用鞭子打穿硬物。

这个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自庭院中飘来:

“轻眉,你该死了。”

话音刚落,一个淡绿色的身影轻飘飘落在礼堂门口。那人散着发,头上无一装饰,五官柔和皮肤白皙,却长了喉结。虽然声音是男的,还长了喉结,胸部却明显突起,线条柔软不似男性。

没有一个人认得她。

除了奉紫。

因为这人身上的衣服,是她很久以前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