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72

这时,尉迟长老迅速抬头,看着雪芝。但是很快,他的视线和宇文长老对上。他有些不甘心地合上嘴。

“这人,我也不会立刻让他死。”雪芝轻轻摆弄着一绺发梢,嘴角上扬,“人活着,不是还有很多时候比死了更痛苦么?”说罢,她又拍拍烟荷的肩:“丫头,待会儿你就上去吧,今天赢漂亮些,别老跟以往一样,打得丢三落四。”

烟荷用力点头:“是,宫主!”

雪芝顺着发梢一直往上摸,一直到纠缠着发根的几缕小辫子:“小涉,后天你一定要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切。”她笑容艳丽却又带着一丝少女的纯真。

先是兵器榜的比武。兵器谱大会持续四日,兵器和武笈分别持续两日。一流的门派很少第一日就上场,然而重火宫在第三场比武就派上了烟荷,让许多人都摸不清头脑。

然而,当烟荷连续几场都在反复使用《麒麟一剑》时,不少人都看出了重雪芝的野心——大会规定,一个人无论在一场比武中使用多少种兵器,获胜后一定会选取他使用频率最高的那一把上榜。穆远已经连续三年拿下混月剑榜首,他一个人也是无法拿下两个排名的。

而对重雪芝来说,榜上只有混月剑是不够的。

第一日下来,重火宫的麒麟剑首次入榜便进入了前十名,水纹剑、火焰剑、星轺剑进入前二十。但到最后一场,慈忍师太坐不住出场,将麒麟剑击到第十一名。

到第二日,高手角逐。人们翘首以盼重火宫宫主的出场。

雪芝一直漫不经心地看着比武,每次重火宫被击败,群众们的目光总是会不约而同转向她的位置,可是雪芝神色悠然,一丝要出场的架势都没有。于是剩下的只是排名不断往后挤,和群众的一次次失望。

一如既往,这一年第一个挑战丰城的人依然是满非月。

也一如既往,满非月败阵下来,玄天鸿灵观被华山狠狠甩在后面。

雪芝对满非月的评价一直不高。但是对满非月一次次的挑战,她却充满了感激——这个身高不及自己胸口的毒妇,一直在想着替她最心疼的弟子报仇。只是力所能及。

近日丰城老来得子,意气风发得很。看着他在擂台上故作谦虚地拱手,笑得无比张扬,雪芝几乎就要冲上台去和他对抗。

可是她要忍。重火宫的人也知道她为何要忍。他们都知道,她的目标不仅仅是杀了丰城。她要杀了丰城,然后继续夺取双榜桂冠。

只是,如何在兵器谱大会上不留痕迹杀掉丰城,依然是个谜。

丰城从擂台上下来后,雪芝转眼看向了他。可能是留意到周围人的眼神,丰城回头,和雪芝四目相接。

然后,雪芝对他露出一个媚气十足的微笑。这样倾国倾城女子的笑容,是所有男人都无法抵挡的。只是丰城在看见她的笑容后,受宠若惊之余,眼中竟渐渐透露出一丝恐慌之色。

谁都知道,千年狐妖的笑是美艳的,同时也是致命的。

在新任四大护法被击败,除却混月剑以外的四大剑法排名落后以后,海棠,砗磲,以及封剑多年的宇文温孤长老居然出场了。很快,重火宫的星轺剑、麒麟剑、火焰剑和水纹剑又迅速冲入了前十名。

接下来,穆远手持混月剑上了擂台。直到最后一场结束,他都一直没有下来过。

兵器榜角逐告终,南墙前一年的大红榜被揭下,墨迹未干的新榜贴上去:

第一名,重火宫,混月剑(穆远)。

第二名,少林寺,双截棍(释炎)。

第三名,武当山,太极剑(谭绎)。

第四名,灵剑山庄,虚极剑(林轩凤)。

第五名,重火宫,星轺剑(海棠)。

……

从头至尾,重雪芝都没上场。不少人失望而归,不少人大呼上当,却有更多的人在津津乐道谈论重火宫宫主的美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人说,重雪芝说不定只是重火宫的摆设,真正的宫主是穆远。

雪芝对这些事不关心。

马上就是武笈榜的角逐,她有些激动,甚至,有些紧张。

夕阳西下,人群渐渐散去。她挽着穆远的手正准备离去,却看到逆人潮而来的林奉紫。

奉紫没有变,依然弱柳扶风,身姿轻盈,只是在看到雪芝和穆远挽着的手时,目光变得格外沉重:“姐姐,我爹爹说你会来参加大会,一定是有想要除掉的人。”

雪芝微笑:“这与你无关。”

“我不知道你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但是就像上次我告诉你的那样,你变了很多。”奉紫垂着头,并不敢直视雪芝,“你知道么,所有人都说你是大魔头,将来一定会引起腥风血雨。”

“妹妹,现在说未免为时过早,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呢。”

“收手吧。我不想看着你堕落下去。”

“明天还有事要做,我们先走了。”

奉紫上前一步,拦住雪芝:“你究竟打算怎样?你要杀的人,很可能都是好人!无论他们因为怎样的差错得罪了你雪宫主,也是有家庭,也有亲人的,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