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77

穆远看看樱花枝,又看看雪芝:“没事。”说罢跃下窗台。

一个时辰以后,穆远照例端来药汤给雪芝,还非常反常地开始亲手喂她喝。雪芝喝下几口药还有些咳嗽,穆远拍拍她的背,欲言又止。

雪芝笑道:“其实你是想告诉我,换樱花的人是你,对么?”

她的皮肤在晨光中几乎是散发着柔光的,纯粹的雪白和深黑的发形成强烈的对比。穆远看着她失了血色的唇,皱了皱眉,还是没有说话。

雪芝的眼却弯了起来:“谢谢。”

突然感到没来由的心酸。她捉住穆远的衣领,在他还一脸疑惑的瞬间,轻轻吻在他的唇上。

也是同一瞬间,穆远手中的药汤打翻在地。

在这之前她对他的感情生活没有丝毫了解。但是在这次接吻之后,她心中一直在暗笑。因为,在她亲了他很久以后,他好像都不知道如何回应。

直到她用舌尖轻轻卷着他的唇,他才有些生涩地张开嘴,有些害羞地与她缠绵。

“穆远哥,这是第一次么?”之后她这么问他。

穆远还是一如以往的沉默。不过,沉默中带着些尴尬。

他的武功那么高,脑子这么好用,理智得像个怪胎,却连接吻都不会。多年来,雪芝第一次因为脑子里的奇怪想法笑出声来——名扬天下的穆远,居然未经人事。

这和当年那个因为太下流而把她吓哭的昭君姐姐完全不一样。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类人。

所以,即便她和穆远在一起,也不算是将他当代替品。

或许,真的该忘记上官透了……

距离三年一届的英雄大会也就剩下几个月的时间,雪芝一直在祈祷浏览器上输入-α-р.$①~⑥~κ.&qu;看最新内容-”这期间不会再发生什么事。然而,在这杀机暗涌的江湖中,即便是一个时辰,都很可能会有成千上百条冤魂向阴间报道。

几乎每一日都有新门派建立,也有不少门派衰亡乃至从世上销声匿迹。

几乎每一刻都有无名小卒初出茅庐,或者又有身手了得的年轻人一夜间驰声走誉,成为大侠或者大盗。同时,也有不少武林英豪退出江湖,被人们淡忘,甚至彻底遗忘。

兵器谱大会结束后一个月后,江湖上又多了一个名人,七樱夫人。

想要成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人。想要验证一个人是否成名,只需要知道想杀他的人有多少。而这两点又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

七樱夫人成名的速度快得有些惊人。这也就意味着她杀了很多人。而且,想杀她的人也不计其数。

江湖上有不少没有门派的名流侠客,例如花遗剑,结识上官透以前的仲涛和仇见忧。但是像七樱夫人这样,拥有一个庞大的门派体系和队伍却不建立门派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七樱夫人出没江湖确实杀了不少人,但她杀人非常干净利落。不该多杀的人她不会杀,能一剑解决的人不会用两剑。如果一件事必须要一千两银子才能完成,她不会吝啬一个铜板。但也不会多浪费一个铜板——如此行事风格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但是真正能做到这样不受情感左右的人,百年不遇。

她的追随者不可胜算,但长期跟在她身边的只有六人,也可以说是她的随从,加上她总共七人,出入任何场合都会戴上面具。只不过那六人戴的人是白色面具,七樱夫人本人戴的是黑色面具。七个人面具上都有红色的樱花花瓣。这也就是她名字的来头。

实际上,没人知道她的名字。

七樱夫人身边的六个随从合称血樱六子。这六个人都是男性,且身形差异巨大,有两个特别高大强壮,有一个特别矮,有一个特别瘦。另外两个都是标准的身材。

有人说,血樱六子并不是都会武功的,因为会出手的只有三人。不过有更多的可能性是另外三人根本没机会出手。

因为,这三人其中任何一人杀人,都没有机会用第二招。

至于七樱夫人本人的武功,从来没有人见过。就算见过,也只可能是死人。

早对于江湖上这些新鲜事,雪芝多年前便已不关心。七樱夫人的事早传到雪芝的耳中,她却是在惹上重火宫以后才引起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