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180

接了货以后,朱砂带着几个伤残弟子回到重火宫。

嘉莲殿。

“就那个刚出道的七樱夫人,都可以把大名鼎鼎的朱砂伤成这样?”重雪芝在大殿尽头踱步数回,又道,“你确定你没有遇错人?”

“宫主,我敢以我的人头保证,就算那个七樱夫人是刚出道的,那两个彪形大汉也不会是新手。他们杀人的方法残忍到极点,没有人刚杀人能做到这样无情的。”

“有的人生来就冷血,这不足以为奇。”

“可是,他们的武功都很高啊。”

“这个倒无所谓。再过一段时间就是英雄大会,不可以再惹出事端。你好好养伤,最近多休息少走动。”

“可是宫主,他们杀了我们的人,现在整个长安都知道重火宫的弟子败给了那个七樱夫人,如果我们不去出一口气,以后人家会传得越来越难听的。”

“他们如果出现在英雄大会上,我们有的是机会。如果英雄大会都不出席,那他们也没什么竞争力可言。”

“可是……”

“不要可是了。”

“宫主,他们说轻薄你的话啊。”

“什么?”

“那个很贪财的血樱子跟我说,他们六个人里有一个打定主意要把你弄到手。而且是在今年年底前。”

“是么。”

“他还说叫你打扮漂亮洗干净了,等那个血樱子的临幸……”

雪芝冷笑:“胆子不小。”

“不过说实在的,如果他说的是我看中那一个,那宫主如果没有大护法,还真可以考虑一下。”

“下次再看到,直接杀了。”

朱砂嗯了一声以后,似乎已经陶醉在那个血樱子的美貌中:“那个真的是很帅……就站那里都很出众啊……不过,真不理解他大夏天的穿个裘皮大氅是什么意思。”

雪芝忽然看向她:“那个人是不是皮肤很白,个子很高?还戴了玉扳指?”

“宫主怎么知道?”

“没事。你先休息吧。”

朱砂说的人十有八九是虞楚之。

江湖上总是新人辈出,美男子自然不例外。可是,能让雪芝印象如此深刻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她没有见过虞楚之的脸,也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但那种浑然天成的优雅和高贵,和涵养礼数下的清冷,不是寻常人能够通过努力做到的。

虽说如此,那个七樱夫人,她不曾放在眼里。

直到英雄大会。

转眼便是秋季。奉天。

高楼大雁一声低鸣,万里高空,明净无云。白昼的时间明显减短,阳光也不再那么盛气凌人,将大地万物都渡成了金色,连带街边树上的小叶。落叶飘零,一片片浮在清明如镜的沈水上。

原本是有些伤感的季节,但奉天城内热闹非凡。英雄大会期间,来的人不止正派邪门,枭雄奸雄,大侠大盗,连带全天下的奸商黑贩都欢聚一堂,赌场,酒馆,武器铠甲大出血,黑市,一流二流三流的药店,二手大会入场券……都在一夜之间如化作野火,燃烧了整座城。

重火宫依然占着奉天客栈的上房。而对于每一届大会层出不穷的新人,以及崭露头角的新人们在客栈闹事又被请出去,不服气又被城外层出不穷的新玩意迷得头晕目眩的事件,雪芝这一帮人早已习惯。

她原本以为,七樱夫人也会带着她的六个孩子在这里出演一场闹剧。但是她错了——七樱夫人早已订好了上房,并且比她提前到了客栈。连脸都没有露。而因住房紧缺,血樱六子被拒在门外。他们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嚣张,直接离去。

看样子,这七樱夫人并不是一个暴发户。她深谙武林的规则,而且做事并不像人们想的那样高调。

直到晚上她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多虑了——七樱夫人早就在奉天买好房子,她去任何地方都像是征服领地的皇帝一般,会在当地买房插旗,甚至还会留下部队驻扎。

但这些都不是雪芝该多想的。

回到房间以后,雪芝又在枕边看到了一枝樱花。她拿着花枝走到了隔壁穆远的房门前敲了敲。待他开了门,她晃了晃手中的花枝:“谢谢你。不过这个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穆远的瞳孔微微紧缩。他并没有接话。

“我都开始怀疑你是点石成金的神仙了。”

“还不休息么?”

“很快了。天还没有完全凉下来,我看琉璃和长老他们挤一间多人房肯定会有些闷。如果明天的事办成了,你把你的房间让给他们住。”

“嗯。”

“然后,你睡我的房间。”

“那你睡哪里?”

“还是这里。”

“这……恐怕不妥。”穆远的一脸为难,“我毕竟是男的,人家会说你的闲话。”

雪芝娇笑出声:“我不相信你是真这么傻。”

说罢她轻轻摸了一下穆远的脸颊,见他有些羞涩地别过头看向别处,才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其实,她也不是很清楚这样做,是否只是单纯地想要穆远把事办好。

她已没有时间想别的事。

英雄大会第一日,便是她计划已久的那一日。

时间已到,她要快刀斩乱麻,一拳击碎黄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