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相依为命

第二天,孩子果然好了。“姐姐,多谢你。”四双眼睛感激地看着我。我不好意思起来,我并没有多么好。因为昨晚看见他们的破棉絮,再看看自己崭新的被子,心里总觉得不自在。

可是……

对不起了,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而我注定只是一个过客。冷漠,可以保护我。

换上一套普通的男装,把我齐肩的头发用皮筋在头上盘起来,再绑根布带子,可以冒充一个发髻。冲那四个呆呆看我的小鬼一笑,我“刷”打开一把折扇出门去了。

走了一上午,四处打探,终于还有所收获。一,卖身到大户人家做丫鬟。这凭劳动吃饭我无话可说,可是电视剧里的丫鬟都没有人权滴,东家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想打就打,想卖就卖。排除。二,到绣坊做绣娘。我长这么大只会钉扣子。排除。三,去歌坊做歌娘舞女或者乐师。我是S大计算机系十大歌王之一,还会那么多流行歌曲,可以考虑一下。四,在街边摆个小摊子做生意。具体项目有待调查。思索至此,发现总算天无绝人之路,我还是能靠自己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于是开开心心去饭馆吃饭,好久没好好吃一顿了。

“哟?那家的小厮啊?模样还挺俊俏的。”我正准备进店,一个身材壮硕满脸横肉的男人拦住我。得?碰上个来调戏本姑娘的了。看来本地世风开放啊,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搞BL。“拿开你的脏手!”一把打掉他摸在我肩膀上的手,我怒道。“不管你是哪家的,告诉你,我周公子看上的人就跑不了!你还是乖乖地跟我回府吧。”周公子色迷迷地又伸过手来。不好意思,大学体育课学过女子防身术,这个色狼动作太标准了,周公子你看好了。我伸手顺势拉上他的手腕,大概没料到我如此主动,他呆了一下。我用力一拉,他没防备之下往前一跌,我把他胳膊往他身后一扭,往他腿弯用力一踢,他哀嚎一身扑倒在地。他身后的一个保镖打扮的人蹦出来,向我挥拳过来。我只会两招防狼术,打架可不在行,我赶紧跳开。完了,完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出来个帅哥进行英雄救美的吗?怎么还没人出手?

“你敢动手打我?”姓周的脸上肉都发抖了。我正欲拔腿逃跑,可是两只胳膊被他的保镖抓住,我使劲挣扎。只听“啊——”从街对面冲过来几个小乞丐,一头撞在周公子身上。啊?老大,老二,老三!姓周的这次是往后扑地。他的保镖放开我,一手抓起一个,老二老三抱着他的胳膊又抓又咬又踢。老大坐在周公子身上拼命的厮打。

你们……!我冲上去一把抓住那个保镖的头发,关键时刻还是泼妇招术比较有用,他吃痛放开老二老三。“快跑!”我抓住头发不放。老二老三踢了几下,拉起老大就往人群里窜去。周公子太胖,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一巴掌扇向我,而我又被那保镖抓住了。天亡我也!

“住手!”一个声音喝到,我感到脸上一阵风扇过,睁眼一看,周公子的胖手被一个黑衣人抓住了。啊,英~雄~。“你少多管闲事。”只见周恶霸和周狗腿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少年扑去。“噼里啪啦”,那英雄少年不慌不忙,左挡右推两招,周恶霸和那周狗腿就在地上痛叫不住。

“你们以后好自为之。”

还没等我开口,那少年丢下一句话就闪入人群不见。哎,帅……啊不是,恩人,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以后怎么找你啊。可惜可惜,好不容易见一个活的帅哥少侠,居然就这样就让他走掉了。这不符合一般英雄救美的剧本啊。惆怅,惆怅……

回到破庙,几个孩子都已经回来了。脸上都有伤痕瘀青。我心头一热,“你们……”眼睛不觉模糊了,“想不到你们居然会冲出来救我。”我伸手打了自己一嘴巴,秦芷萱啊秦芷萱,你真是一个混蛋。在我打算冷漠对待他们的时候,他们却不怕危险地来救我。含泪打水给他们清洗伤口,然后抹上在路上买回的药膏。我搂着他们,暗暗下决心要好好照顾他们。

回想起小时候,一年冬天,一个老乞丐讨饭讨到我家门口。我们家正好熬了骨头汤,我妈让我给他倒了一大碗。那个老人家不停地感激,眼角还流出了眼泪。他要求的是一碗剩饭,得到的却是一碗新鲜的骨头汤,这不仅仅是一份奢侈的食物,更是一份尊重。年幼的我看着那个衣着褴褛的老爷爷,心里觉得他很可怜,也为自己帮助了他而高兴。可惜等我慢慢地长大,在街头见过许多的乞丐,他们伪装成各种可怜的样子,不再讨饭只是要钱。于是我的同情心也渐渐少去,从偶尔扔几个硬币,到完全漠视走开。心里再也不相信他们。

对陌生人,我封闭了自己的信任,用冷漠隔开自己和他们。而如今,这几个孩子让我懂得,陌生人中也有值得我们去了解去保护的人。信任让我们愿意去了解彼此,从而才能从陌生到熟悉。

我买来一堆食物,和他们一起吃饭,一边跟他们讲那个少年侠士如何救了我。他们都听的津津有味。

“他左胳膊挡一下,右手一挥,腿一扫,那两个坏家伙就倒了啦。在地上痛得打滚呢。”我边说边比划两下。

“他真厉害!”孩子们眼睛都瞪大了。

“他会飞吗?”

“应该会吧。”

“哇——”

我微笑地看着他们,他们的笑脸那么幸福,纯真而美丽。(&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好啦。吃完了一个个给我洗澡去。”他们面面相觑。

“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喊我‘秦大哥’,不要在别人面前喊我姐姐。我叫秦子轩。”现代装的我已经被很多人见过了,从今以后我就以男装出现在这里。幸好这破庙偏僻,没有人看到现代装的我在这里出现过。不久后人们就会忘记那个怪异的异乡女人了。

破庙虽破,但是厨房的灶台还是好的,总算解决了生活用水。老大洗干净换上我给他买的新衣服后,我楞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啊——J家美少年!哇塞,少年版泷泽秀明?”虽然面色不太好,身体太瘦,脸上一道瘀青,但是完全可以看出来这个少年容貌清秀俊美,一双眼睛似乎能看到人心里去。“我,我不叫什么秀明。我……叫莫言。”一抹红云似乎出现在他脸颊。哎呀呀,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想施展色女魔爪把他抱一抱。抹抹嘴角的口水,“莫小弟,你好你好,多多关照,多多关照。”“莫小弟,你多大?”“十四。”啊?看来营养的确不够啊,居然都十四岁了。“秦……大哥,你多大了?”“十七。”是的,教师世家出生的我在众多亲戚的“帮助”下,一路跳级,15岁就上了大学。但是我讨厌别人用“天才少年”的眼光来看我,所以除了未薇没有人知道。

老二,老三也都洗完了。看上去,老二比较憨厚,单眼皮小男孩。老三一脸机灵相,大眼睛总是转来转去。老二叫张恒,十岁。老三叫柱子,八岁,我给他取名楚云筑。老四太小,是我给洗的,居然是个女孩子,脸儿团团的,没有名字。他们都喊她小妹。嗯?要不要让她去学舞蹈,以后也跳个十面埋伏呢?取名“楚筱湄”。

现在,我有了需要去照顾的人。我更要打算好以后的日子了。

我找到铁匠,给他画了图纸,定做了一个长方形的炉子,和两个铁夹子,铁夹子看上去像一把小铁锨,但是是两面对称,可以打开。我的创业项目就是——做蛋卷。据我考察,这个城市还没有这种食品卖。街上卖得比较多的都是一些云片糕、桂花糕、芝麻饼等等。

在等器具的半个月里,我也没闲着。带着我的F4——他们才是真正的花样少男少女哦——把我们住的地方彻底收拾了一番,窗户也都糊上新的白纸,买给他们干净的卧具。还严格纠正他们的举止仪态,渐渐的也都象平常人家的孩子了。我看莫言的言行看上去挺有教养的,一问之下才知他还念过几年书,不过十岁的时候家境突然衰落,父母得疾病去世后没有亲戚收留便流落街头了。

每天我们都会去河边钓鱼,既能给他们补充点营养还能节省开支。运气好还能有多余的拿去集市换点钱。春天的玉水河杨柳依依,燕子呢喃,粉红的桃花点缀两岸。我不禁诗兴大发:“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莫言眼里显出惊异的神色,怎么?我看上去很没有文化吗?“你能教我吗?”差点忘记这家伙还识字,嗯,看来以后还要教他们识字背诗。“好,没问题。”啊,小莫莫,别一脸崇拜地看着我。人家穿越女主都用这些诗词让一众帅哥拜倒在石榴裙下,我却用来骗小孩子的崇拜,惨哪。

“江南是哪里?”

“江南……是我的家乡。”

“又是一年春来到,柳絮满天飘; 暧风轻扬桃花红了,榆钱串上了梢; 是谁碰碎了翡翠桥,染绿了小村庄; 牧童换上了新衣裳,黄鹂也笑弯了腰。

江南就是梦里梦外,又岂只是三春; 塞上风云隔水相眷,疑是故人来; 昨日的黄花旧时容颜,怎不忆江南; 醉依桃红泣别离,生在尘缘外。”

在荧荧的烛光下给他们唱歌、讲故事,我的心随着他们的笑脸渐渐开朗起来。不再常常一个人发怔,不再在黑夜中蒙在被子里掉眼泪。还是会想起家人,梦见在学校里的快乐生活。但是我的内心开始踏实,充盈。会有人关心我,会有人为我而开心。我有了责任,而这是一种甜蜜的负担。是我帮助了他们吗?不,我觉得反而是他们救赎了我。我不再是这个陌生世界的一缕孤魂。

人只有被需要,才联系着这个世界。

我的炉子和夹板做好了,剩下的钱也不多了。买来鸡蛋、面粉和糖,经过几次试验,终于试出比较合适的比例。将鸡蛋打散和(u)面粉里,放糖。将面粉糊糊舀在铁夹子里夹紧,在炉子上烤几秒钟再把铁夹子翻个面,过几秒打开夹子,一张蛋卷皮就做好了。用手一卷,再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秦记蛋卷就这样横空出世。浓郁甜蜜的香气被春风吹送,飘扬在楚庆城。四个小鬼被我打扮得清清爽爽,每人系一条有一个大口袋的白围裙,上面用美术体写着“秦记”,身后系成蝴蝶结,十足的卡哇伊。再加上他们现在都被我养白了养胖了点,越发显得粉妆玉琢。美少年莫言只用街头一站,无数少女就会围上去疯狂抢购。哈哈哈,我的美男计真是奏效。其余三个小鬼,嘴巴甜甜地叫着“哥哥,姐姐,大爷,大娘”,露出他们纯真甜美天使般的笑容,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容。于是我们每天晚上做蛋卷,白天就分组到街上叫卖。收入一天天多起来。有时候还会有酒楼茶馆找我们预定送货。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笑看铜钱进腰包。 忙碌中我也会抽空学习玉德国文化。它们的文化习俗倒是跟中国古代差不多,文字就是古代的繁体字。繁体字我认识一些,因为从小就爱在老爸的书柜里偷书看,繁体的四大名著还有什么《古文观止》、《三言二拍》《儒林外史》等一大堆明清小说,不知不觉中就会了。

我教莫言现代数学,他掌握的很快,记账的任务就交给他了。我希望将来有一天,即使我离开,他们也能靠自己好好的生活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总算可以进入帅哥陆续登场的阶段了。。。。

嘻嘻连我自己也期待很久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