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永夜抛人何处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睁眼一看,四周黑不可见。嘴里塞着一块布,手和脚都被绳子捆得紧紧的。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总觉得一块塞进嘴里的布怎么也可以想办法吐出来。轮到自己就知道了,舌头和下颚根本动不了,已经完全僵硬了。那些电视剧里演得太假了。

我挣扎了几下,一动也不能动,看来绑我的人极有经验。思及至此,估计是老手作案。动手的人应该就是那对小吃摊上的夫妻,起码也是从犯。那他们绑架我干嘛呢?我两间铺子生意虽好,但是在这楚庆城完全就只是一个小康之家,而且无人知道我是老板。再者,在生意场上我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难道是为了我身上来自现代的“宝贝”?不,根本不可能,恐怕今天就算我站在那个当铺老板面前他也认不出我了。难道是垂涎我的美色?这个这个,也是有可能的吧。啊?难道是人口贩子?哎呀呀,我居然大意到忘记这古代也是有黑社会分子的。正在着急思量中,贴近地面的耳朵突然发觉一阵细细的脚步声。我赶紧闭上眼睛。

“主人,一切已经按您的吩咐办好了。”一个女声说道,我费力辨别,似乎就是小吃摊上的妇女。

“好,干的不错!这段时间辛苦你们夫妻俩了。等主上来了之后,我会仔细禀明,你们就等着领赏吧。”一个慵懒的女人说,听上去年纪应该不轻,但是那语音语调极有风情。

“多谢主人。为主人和主上办事,是我们夫妻二人的荣幸。墨兰、奔雷不敢居功邀赏。”

“嗯。好,如果没什么事情,你们下去好好休息吧。”

只听见两声脚步声响,又停了下来,然后那妇女又说:“主人,墨兰……墨兰有一事不敢隐瞒。”

“何事?”

那妇女顿了顿,语气滞涩:“主人,因为最近世道昌平,愿意卖男孩的人家很少,而其中条件优越的更是少之又少。我和奔雷四处奔忙,始终还是没达到主上的要求。昨天……昨天我们夫妻二人看见一个相貌俊俏的外乡小子,就把他迷倒抓回来了。”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那主人似乎发怒了。

我暗喜,看来有望离开。

“禀主人,我套过那小子的话,他的确是外乡人,又是独自一人来的楚庆。”听上去我应该还是在楚庆城内。

“这又如何?你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形势吗?万一给主上惹来麻烦,是你们夫妻二人,是我能担待得起的吗?”

“主人,主人请息怒。我们二人知错了。”

“知错?知错有何用?你们就等着主上将罪吧。”看来这个主上还挺严厉的。听上去好象也不算很坏耶。

“主人,求你救救墨兰和奔雷吧。我们也是一时糊涂,想完成好主上交待的任务。”

“哼,我看你们是怕完不成任务,主上怪罪吧?这下弄巧成拙,问题更大了。”

“那没有办法,我去把那小子杀掉好了。求主人不要告诉主上。”啊,天哪,要杀我灭口?

“你们就知道杀人。此事也未尝没有回旋之地。待我且看看那小子,如果他有那资本运气,愿意和我们合作,就饶他不死。如果他没有福分,就只好……哼!”啧啧啧,果然最毒妇人心哪。

我继续装死。

过了莫约一盏茶的功夫,一阵铁链的响声从门上响起,几个身影走了进来。“来人,将他泼醒。”一桶水“哗”地淋我头上。我睁开眼睛,几个人在暗处,只能看出是一个女人带着两个男人进来了。我“呜呜呜”地叫唤几声,一个男人上前拿出我嘴里的布。我假装惊慌失措:“我,我这是在哪里?你们,你们是什么……什么人?”

一盏灯被人提到我跟前。“你?……”那主人的声音一顿。“你想干什么?”我故意问道。她似乎在想些什么,良久才说:“这位姑娘,你的兄嫂已经把你卖给我了。”姑娘?我低头看看自己,原来那桶水将我的身形显露了出来。想必就是这个原因,让她想了这一会子,又酝酿出一个新的花招。

“我哪来的什么兄嫂?你莫要骗我。我是吃了碗汤圆就昏倒了。一定是那两个贼人抓了我想卖钱。”我可不敢说这个女人和那两人是一伙的,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哼,姑娘,我不管你真兄嫂还是假兄嫂。反正你的卖身契在我手上。”她拿出一张纸:“你的手印也按了,这还有假吗?就算是官府来人,我也不怕。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地认命吧。”这个婆娘果然心思细密,假装不认识那二人,就算官府追究起来也可以推到那二人身上,说是他们不法。而那二人想必也是官府不那么容易找到的。

“不,我不认识他们。你放我走!”明知道不可能,做戏要做全套。

“啪”一声鞭子响打在地上。我发一个抖。“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劝你还是乖乖地听话,我可没那么多功夫来伺候你。”那女人恶狠狠地说,“不知道有所少不知死活的都被我打得身上伤痕累累,烂得流脓生虫。”哇塞,这样吓唬我,也太恶心了点吧。

“啊!你们别打我。我听话听话。”我颤得更厉害了,尖叫。我可不想装什么三贞四烈,演戏演过了估计得被打个半死。小命似乎保住了,万事OK。

“算你识趣。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咳,老词儿了,估计她都说顺口了。我假装哭个不停。

“哐啷啷”,又把我锁在屋子里了。

与此同时,翠微路上的红豆居灯火通明,几乎所有人及秦记的雇员全都上街去找“秦子轩”公子了。“这个笨女人。跑哪里去了?”莫言眉头紧皱,一双手不知不觉中攥得紧紧的,指头都发白了。

第二天阳光从窗户外照了进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了,我肚子饿得咕咕叫。门一开,进来一个小姑娘和两个打手模样的人。

“媚娘说带你去换衣服。”那绿衣姑娘对我说。媚娘?我还许仕林哦。那两个男人解开我身上的绳子。

我假装生气不甘心地挣扎两下。摸摸手上被勒出的印记,已经发青了。一个打手推我一下。我拖拖拉拉地跟着那女子走出去。“姑娘,我劝你到了这里还是认命吧。等会儿,不要惹怒了媚娘。不然吃亏的是你。”我没作声。“唉,都要经过你这个过程,但是最后,还不是每个人都乖乖听话了。”她又叹息一声。看来这个丫头还有点恻隐之心,不过也许是那媚娘派来说服我的。“这到底是哪里?”我故作迟疑的问。“怡香楼。”她顿顿,告诉我。怡香楼,怡香楼,似乎哪里听说过啊。啊?我突然想起来了,当初找工作的时候不是被一个胖子骗到红灯区去了的么,那里就有一个怡香楼。呜呼,本还抱有一丝幻想是进了某神秘组织的基地,被他们弄来当个丫鬟什么的。看来真是应了穿越定律之一——穿越女主必进妓院,不管是逛一逛,还是进去当花魁,反正都是要进的。

穿过几个廊子,她把我带进一个房间,那两个彪形大汉在门外守着。“你洗澡后换上这身衣服吧。不要想逃跑,肯定跑不掉的,还会被打个半死。”我冲她点点头。边走边看吧,事情还不到最糟的地步。既然我还在楚庆,就会找到机会逃走。

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可惜我不会梳头,那绿衣女子还以为我是使小性子,又帮我梳好了头,然后带我去见那媚娘。

“你们这些个没用的东西!除了贪财斗狠、争风吃醋还会干(&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什么?这生意越做越差,人家翠红院都骑到我们头上来了,你们一个个是不是打算明天喝西北风啊?”还没进门,就听见一个女人正在大声地呵斥。似乎是昨晚那个女人。

进门一看,一个美艳的中年妇女正歪坐在一把太师椅上,红衣高髻,耳朵上明晃晃的耳环正荡来荡去。她周围站着十几个女人,都浓妆艳抹,只觉得满屋衣香鬓影、花团锦簇。

我一进门,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我。“嬷嬷,姑娘带到了。”绿衣女子向那中年美妇说道。美妇手一挥,绿衣退下了。“过来。”她冲我一点头。我走过去。“嗤——”一个声音笑出来。“嬷嬷,这不会就是新来的丫头吧?”一个明媚皓齿的女人掩嘴一笑,眼波流转,真的很迷人。

“我就是媚娘。这里人都喊我一声‘嬷嬷’,以后你也这么喊我吧。从今天开始你叫移光。”她看看我,皱起眉头:“昨天看你,容貌尚可,怎么长得这么瘦小?你多大了?”“十七。”“十七?”她一惊。唉,这不怪我啊,发育不好不是吃的不多,是吃了不知道长哪去了。“可是处子之身?”难道想搞什么“**竞标会”?我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古代女子的守宫砂,于是说:“不是。”她一把掀开我的袖子,看了一眼,“啪”打了我一个耳光。呜呜呜,本姑娘穿越后第一次挨打,上次那姓周的都没打到我。老鸨啊老鸨,这笔账我记下了。

“琴棋书画,会什么?”

“什么都不会!”

“你……都是一帮废物!”媚娘拍了一下桌子。“若梅,你把她带下去,调教一下,过两天让她接客。”

晴天霹雳。我得赶紧逃了。“你别想逃跑。想都别想。”媚娘斜看我一眼。我打了寒颤。“都下去吧。”媚娘挥挥手。

一个一脸冷傲的绛衣女子走出来对我说:“随我来。”我跟她走过去,之前嗤笑的女子经过我身边时,笑盈盈地看着我说:“妹妹可要吃苦了。这日子啊——愁风愁雨愁煞人哪,哈哈哈。”她拖长唱腔,“我叫烟萝。”抛给我一个媚眼,施施然而去。

不行,得想想办法。冷静冷静。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急切地思考。对于那媚娘来说,我算不得出众,不能给她带来什么财运。如果我能让她得到更有价值的东西,说不定能用以交换我的相对自由。而我能给她的是什么呢?又不能让她知道我在本地有产业,不然她一定会杀人灭口的。我能给她的就是帮她挣钱。没错,别的穿越文里,许多女主在这个行业混得是风生水起,我也来自现代,怎么不能也唱唱歌跳跳舞呢?虽然自身条件不是最好,但是脑袋里有东西啊。好,就这么办。我停下脚步对那个若梅说:“我要见媚娘。”她面无表情地看我一眼。“我要见嬷嬷,我有话对她说,很重要!”

“你想说什么?想哭着求我?想说回家取钱用大把的银子来赎回你自己?”媚娘轻笑。

“这世上我没有什么家人。”降低对方的防备心理,“我是来跟你谈一个条件的。”

“哈哈哈哈,真是一个好好笑的笑话啊。我媚娘还从没见过如此有趣的人呢。那不知你想谈什么条件啊?”她面带笑容,却似乎在等着那一刻发怒。

“你也看见了,我本身没什么姿色可言,又无才艺傍身。对于你来说,价值不大,根本帮你挣不到几个钱。”

“姑娘谦虚了。虽然你身子单薄,但总算也是一个美人坯子,没准过两年就‘发育’了,哈哈。”

“我会许多别人不会的歌曲。我能帮你调教出楚庆城最红的花魁。”

“好大的口气。会几支小曲有什么了不起!我这里会唱歌的姑娘多的是。”媚娘恼怒地说。

“我会别人不会的曲子。我能帮你的姑娘们编舞。你给我一个机会表现给你看看。”

她眼眸一转:“有意思。我就看看你有什么花样吧。反正最近闲得无聊的很。”

“我就要烟萝。我今天教她,你明天来看。不满意的话,随你处置。”刚才听烟萝的唱腔,似乎音色不错。

“好。那你的条件是什么呢?”

“不知我那所谓的哥嫂卖了我多少钱?”

“五十两。”

“好。如果你满意的话,我保证你怡香楼出一个全城最红的花魁,另外至少三个红牌,帮你把翠红阁比下去。我的要求就是只做教师,不许让我抛头露面,另外我调教好以后,你每夜的收入分我百分之一……”她正欲开口,“哎,你放心,我只是让你记账,等这笔记我头上的钱是你买我的十倍,你让我用这钱赎回我自己。”

“哈哈哈,有意思。好,我答应你。”她看我的眼光就像在看一个可笑的玩具。

“那么明日请嬷嬷指教。”

“明日酉时。来人,带她去找烟萝和乐师。”也许我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了。只许成功,不许失败!Figing,Figing!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现在进入了一个小** 我希望能写得更仔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