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迷雾重重

我回到房里发呆,思索着我中毒一事。是什么人如此狠毒,居然要下重手伤害烟萝?还是原本就打算害我?不,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烟萝也有嫌疑。可是我对烟萝或者是这里的任何一人都没有仇怨啊。估计着还是应该原本有人打算害烟萝。正考虑要不要立刻去通知烟萝小心一点,忽然有人“嗒嗒”地敲门。

“谁啊?”我去开门。“红,红琴?”门外站的似乎是一个叫海棠的女人的丫鬟。

“进来讲话。有什么事情吗?”

“移光小姐,请你帮帮我。”她忽然“扑通”跪下。

“啊?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我急忙去扶她站起来。

她却执意不肯:“小姐,求你帮我。”

“我不是什么小姐。我能帮你什么呢?你还是站起来讲话吧。”

“求,求小姐也教我唱歌跳舞,求小姐去帮我跟嬷嬷说一声,让我也登台献艺。”她瞪大眼睛看着我,眼睛里充满坚决和期盼。

我大吃一惊:“红琴,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只是一个丫鬟,并不需要……如果你一旦登台,以后就……就要……”

“红琴知道。红琴不会后悔的。”

“不行,我不能害了你。”

“小姐!”她急切地说,“小姐,你以为我现在只是一个丫鬟,媚娘以后就会放过我吗?我总有一天也会被逼接客的,与其等到那天,还不如……”她一咬牙,“还不如一朝成名。”

“你,你现在不是应该想办法不要让媚娘注意你吗?等你年纪大了,自然就不会逼你了。”

“小姐。你看看我,我难道比海棠差很多吗?为什么她能做主子,而我只是一个丫鬟?就算将来媚娘好心打发我出去,我能有什么好归宿?”

我仔细看看她,果然是一个清秀佳人。

“小姐啊,求求你了。只有象烟萝若梅那样红了,我才可能碰到好的归宿啊。”

“红琴,你这是糊涂呢。假如你能清白地出这怡香楼,即便是配一个穷苦小子,但是只要他专心对你,你们真心相爱,也能幸福地过一生啊。虽然成为红牌遇见达官贵人的机会多,但是那些人里哪会有什么真心?就算运气好,赎你回家,也不过是众多妻妾中的一个。何况万一遇不到……昔日的红牌也不是没有晚景凄凉的。”

“小姐,你不用劝我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是再也不想过那种三餐不饱的穷苦日子了。将来如何谁也说不准,但是只要有机会我就一定会抓住。你放心,我不会象海棠那么傻。真心有什么用?”

我叹息,这世上最远的距离是什么?不是生离死别,也不是所谓的“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人的思想啊。天差地别,而且我知道我永远也说服不了她。

“你起来吧。我明天会去找媚娘说,她答不答应我就不知道了。你回去再想想吧。这一步走了,你可回不了头了。”

她给我磕了一个头,起身离去。

我一时心潮起伏,难以入睡。红琴的事梗在我的胸口,让我似乎透不过气来。我出门到院子里走走。

夜已经很深了,怡香楼也安静下来,廊子上点着一些粉红色的灯笼,散发出暧昧的灯光。在假山石上坐了坐,心绪平复了,打算回房休息。突然发现一道身影从若梅的房里闪了出来,他一个飞身飞上了墙头。此时正好月亮从云中探了出来,一道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我的心一跳,“沈……”还没等我喊出来,他就不见了。

沈默?我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他怎么到这怡香楼来了?想不到酷酷的他也会来这种地方,不过作为一个成年男子,这也是正常啊,咳,我在想什么哪。说起来,来了这怡香楼除了第一天,还没发现它有什么不同之处。媚娘平时跟一般的老鸨没什么不一样。如果不是清楚的记得那晚她跟墨兰之间的谈话,我几乎都忘记这里存在一个神秘组织。这怡香楼,到底有什么秘密呢?烟萝真的是清白无辜的吗?若梅怎么也神神秘秘的?难道沈默跟那个神秘组织有什么瓜葛?不,不会的。如果沈默知道我在这里不会不管我的。

你又了解他多少?心里一个冷冷地声音提醒自己。是的,迄今为止,他救过我一次,我们吃过一顿饭,还见过一次面。总共才三面之缘。可是我总觉得他不是一个坏人,他是我的朋友啊。虽然他话少,虽然他清冷,可是我在心里已经把他当成了我的朋友。

沈默,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希望能了解你。

第二天吃过午饭,我正欲去找媚娘,她差绿衣喊我过去。

“移光,从今天开始烟萝和若梅还是要每天练习。另外我找了一个姑娘过来,打算捧她做花魁,你现在就开始帮她想一些歌舞。她最近几日就到。我希望她能在八月十五的花魁大赛上一举获胜。”

“好的,嬷嬷。那,不知这姑娘是你新买的么?”我吞吞吐吐地说,我可不希望因为我说给她捧个花魁她就去买个姑娘来,那不是我害了人家。

“当然是买来的。难不成——还是抢来的?”媚娘故意拖长腔调说。

我心一滞。

“看你脸色白的。”她嗤笑,“移光啊,你还真是个水晶心肝的人儿。你以为没有你我就不买姑娘啦?你以为我不买姑娘,这世上就没人卖姑娘?你以为我这怡香楼关了(全文字手机小说阅读$,尽在.1⑹κ.(1⑥κ..文.学网) ,世上就没有妓女啦?哈哈,真是幼稚!”

“你这是安慰我么?”

“哼,我只是提醒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这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善心可发。”

我刚要开口说红琴的事情,一个打手跑了进来:“翠红院的嬷嬷正在门口跟姑娘们吵架。”

“这个死婆子,最近看我们生意好了,眼红了。哼,我就知道她会来找茬。”

“嬷嬷不去看看吗?”看她坐着不动,我奇怪地问。

“这个婆子骂人忒狠,我正考虑怎么对付她呢。”这个媚娘不是什么“主人”么,怎么平时还真是一个平凡的老鸨?

我想起周星驰在《九品芝麻官》里的表现,计上心头,在媚娘耳边叽哩咕噜一番。

“好,哈哈哈,移光,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一套。”媚娘眯眼笑道。

媚娘吩咐一番,出门去。我紧随其后,嘿嘿,有好戏看嘛。

走到大厅,只见一个白白胖胖四十岁左右的妇女正大大咧咧地站在中央。她满头珠钗,我简直怀疑那是不是一个卖首饰的座垫。

“刘嬷嬷,稀客啊。什么风吹您过街啊?”媚娘皮笑肉不笑地说。

“哼,你们姑娘拉客拉到我家门口来了。你说怎么办?你怎么教育你们姑娘的?你……”

还不等她说完,媚娘拿着一张纸问她:“这是个什么字?”

“醒。”刘嬷嬷愣了愣,还是回答道。

“那这又是一个什么字?”媚娘又拿起一张纸。

“醜。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这是在骂我咯?”刘嬷嬷脸变色了。

咦?这刘嬷嬷还有几把刷子啊。完了,跟剧情不符哦。我紧张地看着媚娘。

岂知媚娘也是一个聪明至极的人,立马当场修改台词:“你还知道这是一个‘丑‘字啊?我当你如今都不知丑了呢?”不等姓刘的开口,媚娘一口气说下去:“你生儿子没□,老爸卖□,你自己烂□,爱吃鸡□。大屁股,你自己没生意,还跑来闹我?”

刘嬷嬷脸都憋红了,一口气闷在嘴边,正要开口,媚娘又打断她:“你是柠檬头,老鼠眼,鹰勾鼻,八字眉,招风耳,大翻嘴,老羌牙,灯芯脖子,高低膊,长短手,鸡胸,狗肚,饭桶腰,我要是你,我早就自尽了!还有脸出门,到我如花似玉的媚娘面前吵架?哼!”

刘嬷嬷一口气终究没吐出来,咣当倒地。翠红院的姑娘们赶紧扑上去“嬷嬷嬷嬷”地叫个不停。

“哈哈哈哈,我终于报仇啦!”媚娘狂笑着进屋而去。我大汗。看来这媚娘以前被姓刘的一定是骂惨了。

“移光,今天多谢你啦!那刘婆子我早就忍她不得了。”媚娘心情大好。

“嗯,哪里,是嬷嬷您聪明,骂的好骂的妙骂的呱呱叫。”

“哈哈,移光,你真的很有趣哦。将来我舍不得放你走怎么办?不如你留下来帮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啊?果然不该多管闲事。只怪我一时好奇,想验证一下周星星电影的威力。“嬷嬷,人各有志,还望嬷嬷将来高抬贵手不要为难我。”

“好个人各有志。”媚娘点点头,“找我有事吗?”

我把昨天红琴的话讲了一遍。

“哼哼,这个丫头我果然没有看错。果然聪明,有野心。”媚娘冷笑,“移光,这样的人才适合青楼,你知道吗?”

“为什么?你真的不会放过她吗?”

“哈哈,如果她没有见过绫罗绸缎、金银珠宝、达官贵人,也许她这辈子愿意做一个平凡的女人。可惜她见识过了,她有欲望有野心。你以为是我不放过她吗?你错了,是她自己不放过自己。”

“可是,你可以不用她啊。她不就不用走这条路了?”

“移光,你怎么还不明白?每个人的路是自己选的,你以为就算我不用她,她就甘心回家嫁给一个平凡男子?她有些资质,我为何不用她?我就给她一个机会。”媚娘看一眼我,“移光,我一向不对别人多说什么。可是我劝你,做人不要太善良。这世上的事你管不完,也管不了。”

我苦笑,是啊,我自己都是一个过江泥菩萨,还能怎么样呢?我已经尽力了。

过了两天,媚娘告诉我她买来的姑娘到了,让我去后厅看看。我还没进门,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声音无比的柔媚却媚而不腻,每个语音语调透着说不出来的舒服劲,好似春风从人的心坎上熨抚而过。光凭着声音就让人浮想联翩,也许仙女就是这样的声音?我不禁对这位美人大感好奇。

进门一看,媚娘坐在上首,一个女子坐在侧边背对着我。我对媚娘施个礼,她冲我点点头。侧首的姑娘缓缓转过身,我不禁屏住了呼吸,不过就是转个身吗,怎么一举一动无不散发出万种风情?等她面对着我,我一呆,真是一个绝色女子啊。在现代社会,从电视电影上我也见过不少美女明星,多少还是眼光很高的,可是此女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美女。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丹唇列素齿,翠彩发蛾眉,灿如春华,皎如秋月。她冲我盈盈一笑,起身施个福。那一笑,让人觉得恍如春天的花都开了,好耀眼。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千金愿买美人一笑,那样的美好令人愿倾其所有,而只为芳华一现。

“姑娘真是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我不禁想起《洛神赋》。

“姑娘过誉了。”她掩唇一笑,“姑娘果然好才华。”

“嬷嬷,这位姑娘还用得着我吗?如此风华绝代,必定是一个花魁。”

“不可大意。无双,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移光学一些歌舞吧。”原来她叫无双。

“是,嬷嬷。”

“最近她们三个怎么样?”

“烟萝和若梅又学了一些歌舞,红琴虽然基础不如她们两个,但是资质也算不凡,学得不错。”

“好,那么花魁大赛前三天,我要她们四个都露面。你再好好谋划谋划。”

“是。”其实我已经想好了一个主意。定会轰动楚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