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灵山宝刹

第二天秋高气爽,我带上莫言他们四个,一起去雷鸣寺。顺便也算带他们郊游一下。

沈默一大早就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来了。我和阿恒、云筑、筱湄一起坐马车,由王护院赶车。令我想不到的是,莫言也牵了一匹马出来。“你会骑马?”我不相信地看着莫言。他瞪我一眼,轻蔑地一笑:“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似的?”啊呀,这小子,现在搞得他好像老大似的。我也反瞪他一眼,暗下思道,这骑马看来是要赶紧学了,不然不但让这小子瞧不起,以后还不方便闯荡江湖。

我冲沈默微笑挥挥手,他骑在马上点点头。哇,不愧是练武之人,坐在马上腰板那么直,太有型了!称得上是丰神俊朗。再看我们的莫言,上马的动作干净利落,骑在马上的姿势让人感觉宛如大家子弟,颇有一种贵族风采。这孩子,越来越像一个出身世家的公子爷,哪还有半分当年小乞丐的影子。

两大帅哥护法,心情大好。我在马车里喊了一声:“出发!”

于是一行人向灵山而去。

我在马车里教三个小朋友唱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他们学得认真又开心,一路洒下欢快的歌声。

“你又在教他们什么古怪东西?”莫言的声音在车窗旁边响起。我拉开窗帘:“怎么样?好不好听?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唱?”“切,我又不是小孩子。”

虽然戴着面纱他看不见,但是我仍旧冲他做了个鬼脸。我顺便看看外面的风景,却发现路上好多女子都含羞地看着莫言和沈默。唔?这可不行,造福了别人的目光,我在车里却看不见。于是我催促他们快点赶路。

“到了。”

我迫不及待地跳出车外,抬头一看,顿感失望。这就是灵山?我还以为会有多么巍峨,却不过是一座小山。抬眼可见的山顶有一座寺庙。我们沿着山路上山,一路上前去进香的人还不少。

山上树木葱茏,鸟鸣声声,倒也是一个清净的地方。来到寺庙前,与我想象的一样,和楚尧的那个雷鸣寺果然是不一样的。这个雷鸣寺要小得多,建筑方面也更为简朴。

我让护院带着三个孩子四处走走,然后和莫言、沈默一起进到殿内。他们二人并不拜佛。我抬头看看佛像,倒感觉像是看到老熟人了。叹口气,21世纪不拜,现在我倒是要拜你了。

佛祖啊佛祖,上次求你托梦你托了没有呢?不管怎么样,我现在也不怨你了,只希望在这个世界你别耍我了。好好保佑我吧。别再来个什么黑帮啊青楼的了,好事没碰上,坏事倒寻上了。佛祖啊佛祖,保佑我有钱花不玩,美男看不完,美食吃不尽,好运天天来!谢谢谢谢!阿弥陀佛!

上了香,捐了点香火钱,求了六个护身符,我们就出殿了。我不死心,仍在庙里逛来逛去。一是想看看有没有所谓的偏殿,二是想看看这个庙里有没有当初那个有机关的佛像。

偏殿未寻到,我倒是看见和当初那个有机关的佛像一模一样的一个。我大喜过望,赶紧跑上去拉它的胳膊。可是不管我怎么用力就是拉不动。莫言和沈默大吃一惊,正迟疑,几个小和尚跑来了。“施主,施主!”他们着急吃惊,却又不敢拉我。

“你,到底怎么啦?”莫言好奇地问我。

我泄气地放开手,狐疑地盯着佛像:“怎么拉不动呢?”

“这位施主,我们方丈有请,还有这位少侠。”一个身份看来比一般小和尚高的僧人出现了,他对我和沈默施礼并作出请的动作。我跟他们两个对视了一眼,沈默冲我点点头。于是我们跟那僧人走过去。莫言也想跟上来,我想了想,拿出替他和孩子们求的护身符,让他先带孩子们玩一会。“没事的,有沈默在。”我知道他担心我。

该不会是怪我损坏佛像、对佛像无礼吧?我寻思着。

“老衲亦证。施主,请坐。”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到了方丈室,一个白胡子老和尚正对着我们微笑。

他莫约已经六十多岁,精神矍铄,眼睛细长,眉毛也是白色还略有些长。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我就想起了我的爷爷。一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

“方丈爷爷,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我一脸疑问,先装傻好啦。

“请喝茶。”他慈祥地笑笑,却没再说话,而是仔细地打量了我们一番。

“这位少侠,老衲有一言相劝:成佛成魔,一念之间。勿嗔勿妄,迷途得返。”亦证大师目光炯炯地看着沈默。沈默身子一怔,然后我感觉他周身散发出一种凛冽的寒气。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杀气?

亦证大师转而看向我:“施主可是在寺内寻找什么东西?”

我干咳两声:“不错。”

“何物?”

沈默也停止了他的杀气,转头看我。

“我最近偶得一梦。梦见这寺内有一个秘道。”虚虚实实。

“秘道?”

“不错。我梦见拉一下那个佛像的胳膊,秘道就能开。可是我拉了半天都没看见,看来这个梦不准。嗯,失礼了。”我失望地说。

亦证大师看了我一眼,微笑了一下。我突然感觉心虚了。

“那施主梦中的秘道通往哪里呢?或者是有什么玄机呢?”

我沉吟片刻,决定说出我的推测:“通往无忧山。”

大师抬眉,沈默眼皮一动。这无忧山真的这么骇人听闻吗?

“哈哈哈。施主,你可知这雷鸣寺到那无忧山有多远?这世上有什么人可能挖出这样的秘道?”

的确,马车都要跑2个时辰,这样的距离恐怕不该叫秘道而是地道了。而这样的工程,恐怕是要费掉大量的人力财力才可能办到。而且若要人不知,那真是难上加难,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雷鸣寺非彼雷鸣寺啊。我叹息一声,又一个小小的希望破灭了。

“呵呵,一个梦而已,只是梦境太真实了,所以我才忍不住来看看的。”我笑道。

“施主,最近可有身体不适?”

我戴着面纱他都能看到吗?一般寺庙的方丈不都是高(&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人的吗?也许他能有什么消息。想到这里,我拉下面纱:“大师如何得知?”

“火蝴蝶?”

“不错。大师您知道?”

“我只是看施主气色不太好,最近思虑过重。没想到原来是中毒。此毒虽然暂无性命危险,但是……”

“但是如何?”咦,美人没跟我说过但是啊。

“但是每三个月会发作一次。每发作一次,红色斑痕就会扩大一些。当全身都为红色时,恐怕……”

“会如何?”沈默也会着急吗?

“那时,整个人都会失去知觉,即便是活着,也如同行尸走肉。”

啊??!是谁这么狠心,下这么厉害的毒给我。我的心似被重锤敲打了一样,身上凉飕飕的,出了一身冷汗。

“这,这可怎么办?”我恍惚自语。

“姑娘,不用着急。老衲与那医仙诸葛兰陵有几分交情。此毒他可解。只是现在他行踪不定,无法联系到他。我会派人打听,一有消息,便会通知姑娘。”

“多谢方丈!您真是菩萨心肠。”我感觉希望来了,跳起来双手抱拳给他施礼。

“施主不必多礼。恕老衲无礼,施主何方人氏?”大师看着我,不动声色。

“我来自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和这里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大师看着我,点点头。

告别大师,我和沈默去找莫言他们。

“为什么高僧讲话总是不把话说清楚呢?”我们站在山坡上,看见小妹他们在峡谷里嬉戏。

沈默不语。我歪头看他:“是不是这样,才能显得他们高深莫测啊?”

他仍旧不语。我的心突然烦躁起来。这样的沈默虽然就在我的身边,可是我觉得他离我好远好远。

“沈默。”我坐到草地上,拉拉他的手,他坐到了我的旁边,把剑挽在臂内。清风吹拂着他的黑发,他凝视前方的眼神穿越了山,穿越了云,那一刻,他显得那么那么的落寞。我的心有一点微疼。我希望他快乐,不愿意看到他的眉宇间尽是冷漠。其实我明白,他的酒,他的冷漠,只是因为他的心是哀伤的孤独的。

除了那四个孩子,他是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朋友。莫名我就信赖他,莫名我就当他是最好的朋友。为什么现在明明关心他,却问不出口,却不能了解他?

“沈默。我来自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我的家人朋友也都在那里。我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再见到他们。但是我很想念他们。”我看着天空,似乎看见了父母的笑容,吐出一口气。

我看看他,他也收回了目光,正侧头看着我。

“除了莫言他们,你是我来到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我真的很希望你也能把我当好朋友。有什么不快乐,你可以跟我说,不要总是一个人去承担。我不希望总是看到你这么忧郁。好吗?”他的眼睛闪过一道光芒。

“你知道我是怎么来楚庆的吗?”

“怎么来的?”

“我在我家乡的一个寺庙掉进了一个秘道,然后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到了无忧山。”

“你,你去过无忧山?”饶是冷静如沈默也有震惊的时候。

“是的,我走了七八天才出来。”沈默啊沈默,不管你信不信,不管你是什么人,我已经把我的秘密告诉你了。

“安然无恙?”

“安然无恙。”

“等等,你家乡不是很远吗?秘道怎么会到这里?”

“我下面说的话不管你信不信,但是是事实。我来自另外一个时空。就是说是另外一个世界,也许那个秘道是连接我们那个世界和你们这个世界的一个通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明白。”

“唉,我就知道你不明白。宇宙之大,之奇妙,不是你我能想象。反正我是人不是鬼更不是神仙。呵呵。还有,这件事情只有你知道。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不希望别人把我当成什么妖怪。”我诚恳地说。

“好!”

”你相信我吗?”

”相信!“他眼神灼灼,我却感觉他似乎放心了什么事情。

“沈默,我们是朋友吗?”

“当然是。”

我笑了。

”我叫秦-芷-萱。”我用树枝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给他看。他认真地看着。

“对了,帮你求的护身符。保佑你平安的。”我放下树枝,拍拍手,掏出平安符,递给他。

他一愣,然后接过去,仔细看了看,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

然后,我们就一起静静地坐在山坡上,看着云,听着风。虽然无语,我却在宁静中感受到一份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