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被困

一场准备丰盛的寿宴草草收场,突遭此变,众人心绪难平,一时间慕容山庄人心惶惶。

我们三人回到我的房间,沈默双手抵住我的后背,替我运行了三个周天。体内如一片暖玉拂过,令人四肢放松,通体舒泰。“子惜,你武功弱又不会运气,这反而是件好事。你的这个毒性很轻,不会有事的。”沈默轻轻对我说。

卫青平在一旁蹙眉:“是什么人,闹这么大,只为要盟主休妻呢?真是荒唐!”

“这毒仙子的名号,我倒是耳闻过,不过关于她的消息一向都很少。还真不清楚她到底是何门派,此番到底又是意欲何为。”沈默道。

“女人嘛,最记仇了。一定是盟主夫人曾经得罪过她。而且一定是羞辱过她。不然她何不干脆毒死曲云裳算了,反而搞这么复杂?她啊就是想当众羞辱她。不过也不排除是盟主得罪了她,她是用这个方法既羞辱盟主又让他不好跟武林同道交待。”

“不错,子惜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只是这盟主或盟主夫人到底得罪过什么人呢?”卫青平言。

“常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总归是得罪过谁呗。”

“子惜,等一下我们去找司徒靖吧。”沈默说。

“啊?”我嗫喏着说,“我,我不去。”我哪还有脸去找他给我解毒啊。之前把他整成那样,又在若离面前夸口说对他毫无兴趣、不是来找他的云云,我怎么好意思去求他呢?

“子惜!”

“我不去。我们还是找医仙算了。司徒靖他肯定不会同意给我解毒的。何必自取其辱呢?”

沈默正待劝我,“嗒嗒”有人敲门。一个婢女走进来:“沈公子,卫公子,盟主有请。请你们到大厅商谈。”

“子惜,等我们回来。”沈默对我说,“不要乱跑。”我点点头。

久等他们不归,我又难以入睡,索性出去走走。廊子、过门、小桥……信步走了许久,到了一个小池塘边,四周草木丛深。我找了个石凳子,将头偏伏在双膝上,看着天上的月亮。远处大厅那边灯火通明,隐隐传来人声。时值冬季,冷月清寒,但天空的星子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在幽蓝的天空中闪烁。我看着星河,心想:此刻,我的家人朋友们与我看的是否是同一片星空呢?爸爸在看电视,妈妈在织毛衣吗?苏凌、老妖在准备期末考试而进行考前疯狂复习吗?未薇是否还在电脑前做网虫呢?

我正痴痴遐想,忽然听见有低低的说话声飘了过来。一个男人道:“雪妹,今日我没有取胜,实在无颜再见你。本打算这次赢了比武,就向你爹提亲,可是……”一个轻柔的女声打断他的话:“齐哥,这不怪你。那个清灵子武功那么高,也非你我能预料。再说我爹也不会把我许配个一个道士的。你放心,咱们的事慢慢计议,来日方长。”“不,雪妹,我恨不得立刻娶你过门,怎耐得慢慢计议呢?”“齐哥……”一阵亲昵之声响起。

我身上不禁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不好,人家男女幽会被我给碰到了。万一被发现的话,估计就惨了。这古代人最看重什么名誉了,这可不是21世纪大街上可以无视众人目光抱着iss的年代。我暗自祈祷,让他们快走吧,千万别发现我。

“齐哥,你怎么没有去大厅?”“我娘身体不舒服,我爹让我去照顾她。现在我趁她睡着了,就来找你。”“齐哥,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万一你爹回来了就不好了。”“雪妹,我们好久没有单独见面了。你就当心疼我,不要赶我走。”男人软言轻语。“齐哥……”又是娇羞的女声。“雪妹,我待你的心意你也知道。你一定要安心等我,我会尽快让我爹来提亲的。”那二人似依偎了一会,我呆着大气不敢出一声,腿都麻木了。

“雪妹,天色不早了。你回去歇息吧。我明日得空再来找你。”“好,齐哥,我等你。”我心里松了口气,终于要走了。听见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我正准备等他们走远了就悄悄离开,突然那男人喝道:“什么人?”原来他还没走。我心头一惊,暗道:惨了。

我正要硬着头皮走出来,一个女人冷冷道:“是我。怎么了?我自家的院子不能走吗?”我赶紧往阴影里又藏了藏,原来说的不是我。

“啊?雪妹!是你?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好多时日不见,你还好吗?”那个男人亲切地说。我一听,呆了,他的雪妹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来一个?

“雪妹?哼,你喊的是哪一个雪妹啊?”

“雪妹!你别这么说。我这些日子可是很挂记你的。你就是我心中唯一的雪妹啊。”我一阵恶寒,我已经明白了,这个男人就像现代的花心男人,把所有的情人都喊为宝贝,这样不容易穿帮,也使自己更方便。看来这花心男人古今还没啥大的分别。

“那我姐姐呢?她不也是你的雪妹吗?”

“咳咳,那是她要求我那样喊她的,我也没办法。她始终是你的姐姐,我对她也不能太冷淡了。”男人陪笑着说,“雪妹,你上次送我的荷包很好看。你看,我一直带在身上呢。”

“我这里有一些上等的沉木香,你且把荷包给我,我明日装一些来给你。”

“雪妹,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好。”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爹那边也该议完事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女人语气淡淡地说。

“雪妹,我发现你有一点不一样了。是不是嫌我最近冷落了你?其实自从你告诉我有这个比武后,我一直在做准备。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啊。”

“好了,我知道了。早点歇息去吧。”

“那好。明儿见。”

脚步声远去。这下我该可以走了吧。“出来吧。”那个女人说道。我坐着不敢动。

“你,不管你是叫子惜还是小丸子,出来吧。”啊?说我呢?

我从石凳上站起来,发现脚麻得都不能走路了,赶紧跳起来。我一蹦一跳地跳到廊子边,看见慕容雪丹正看着我。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偷听的。”我抱歉地说。

廊子灯光下的她,身穿一条粉色纱裙,头上仍旧插着她的金钗。她不语看着我打量了半天,我不解其意,也从头到脚把自己看了一遍。衣服很正常,身上没戴什么首饰,很一般啊。“你,你的朋友为什么都参加比武?”“嗯,年轻人嘛,争强好胜。”既然不能向盟主提要求,我还是不要到处宣扬我中毒的这件事情了。“他,他们……”她似乎有话要说。我等着她说完,岂知她复言:“你,走吧。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许泄漏出去!”呃?那我还是赶紧走吧。“你放心,我有间歇性失忆症,不该记得的一定会忘记。”

我走了两步,回头看她。她还站在池塘边发呆,月色照在她脸上,显得清冷寂寞。我忽然心下不忍,转头走回去说:“嗯,这个虽然不关我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想跟你说一声。那个齐哥不是一个好人。你,你还是小心为妙,不要上当了。”

她有些吃惊地看着我,转而恨恨一笑:“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说完拿出一把匕首。“啊?”月光下匕首闪现寒光,她要干什么?难道要杀我灭口?她拿起匕首将手上的一个荷包划了个稀巴烂,然后用力扔进池塘。那池水一点点浸晕荷包,最后水波一荡将它完全吞没,水面重复平静。她盯着水面说:“不过,现在他不关我的事情了。”我暗自咋舌,还是赶紧回去比较安全。“那我走啦。”

“慢着。”她喊住我,踌躇一下毅然问道:“你跟沈公子是什么关系?”

“轰”这个问题还真是令我头脑一下没反应过来。“沈默?朋友啊。”

“你们仅仅是朋友吗?”

“是啊。”

“他可曾娶亲?”

“没有。”

“那好。”她莞尔一笑,“我可跟你讲清楚了。他会是属于我的人。”

属于她的人?这话什么意思?天哪,我到底是不是在古代啊?“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他会是我未来的夫婿。”

夫婿?难怪我路上就觉得她对沈默有点怪怪的,原来是早就喜欢上他了啊。“不行!”

“为何?难道你喜欢他?”

“不,不是,因为,因为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希望沈默跟她在一起。我要帮若梅看住他。

“哦?是谁?”

“一个很美貌的女子。不管是谁,反正你别打他主意。”

“若我说,我是要定了呢?”她傲然的笑容中透出妩媚,这还是那个冷冰冰的慕容雪丹吗?

“他不会同意的。哼。”丢下这句话我就跑掉了。她自信满满的笑容在我的眼(&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中是那么的刺眼。慕容雪丹——武林盟主的女儿,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何况她还那么美艳,沈默他……他会拒绝吗?

回到房间,沈默和卫青平正在等我。

“你去哪里了?”

我似乎有点失魂落魄。“子惜?”

“沈默。如果武林盟主的女儿说要嫁给你,你会娶她吗?”

他皱皱眉头:“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你说啊。会不会?”

“当然不会!”

“真的吗?”我忽然觉得很开心,“算你有良心,你可不能辜负若梅哦!”

“子惜!”

“哈哈哈哈。”卫青平突然大笑起来,“沈默啊沈默,我不知道该不该替你洒一把同情的泪,哈哈。”

沈默黑着脸:“子惜,我跟若梅什么都没有。我只当她是一个普通朋友。我……”他转头对卫青平说,“卫公子,请回。我送子惜去找司徒靖。”

卫青平说:“我也要去。别老想赶我走。”

“你忘记是谁点了司徒靖的穴?看见你,不是刺激到他了吗?”沈默说。

卫青平不服气地一瞪眼,却又转过头:“子惜,不要担心。没事的。”然后掩门而去。

“沈默,我不去找他。”

“子惜,我们这么辛苦的来找他,不能轻易放弃啊。”我抬头看他,他眼里满是恳切。的确,他和小卫不辞辛苦地陪我跑这么远,又拼命参加比武。我岂能为了自己一时的面子,就这样糟蹋他们的努力呢?沉默良久,我点点头:“你送我到他院子外就可以了。我自己去说。”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事情,如果要受辱就让我一个人承受吧。

路上,我们一直无语。抬眼望去,司徒靖他们单独住的小院子快到了。

“子惜。”沈默忽然对我说:“刚才你为什么那么问?”

“随便问问啦。看看你是不是也想做盟主的乘龙快婿嘛。”

“我沈默岂是那种攀龙附凤之人?再说……”他忽然把我拉住面对着他,他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再说我的心里已经有一个人了。不会再容下他人。你,你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我正想说“想知道”,可是忽然感觉到这个问题和回答都很危险。沈默的眸子里散发出热切的光芒,是那样灼灼令人难以对视。我忽然慌乱起来,赶紧说:“啊,那个,你以后再告诉我好了。我到了,你就在这里等我吧。”说完,也不敢看他的眼睛,赶紧跑开。我听见夜风送来他的一声叹息。

跨进那个小院落,一个人影背对着我,双手负在背后看着天空。看身形颇似司徒靖。“司徒靖。”我喊道。他转过头来。“啊?朗飞。抱歉,我还以为是司徒公子。”我歉意地说。这个朗飞从背后看还真像司徒靖。

“你来找我们公子吗?”

“呃,嗯,那个,是找他有点事情。”那天对若离的一番话想必他也听见了,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我。幸好夜色浓重,我的脸红他看不见。“他在吗?你能帮我通传一下吗?”他点点头,进屋去了。

不一会儿他出来了:“公子有请。”

我推门而入,司徒靖起身相迎:“秦小姐……”他又微微一笑,“还是说小丸子小姐?请坐。”

他的笑容竟像是苏凌偶尔捉弄我时的笑容,促狭中带着顽皮。不过苏凌只是一个平凡的大学生,而他却是江湖中地位崇高的无忧公子,他的笑容不如苏凌亲切活泼,却有着洒逸大气的风采。我一时有些怔住了。

“秦姑娘?”

“嗯,司徒公子,打扰了。你刚议事回来吗?事情怎么样了?”

“盟主做了一些安排,你不用担心。我看你的气色,中毒应该不深。等出去了,按药方服几天药就没事了。”

“司徒公子,其实我中毒很深。只不过是另外一种毒。”我摘下面纱,他的眼眸里出现惊异。“这也是我今天来打扰你的原因。其实我来慕容山庄的目的就是来找无忧公子。没想到,你就是无忧公子。”

“你中毒多久了?”

“三个多月吧,前些日子发作过一次。我听说这火蝴蝶世上只有三个人可解。柯奕风失踪二十年,本来医仙要给我医治的,谁知他在去楚庆的路上失踪了。没办法,只剩下你了。”

“火蝴蝶?”他面露疑色。

“你不知道吗?”

“你且等等。”他出去吩咐朗飞请来伍先生。

不多时,伍先生推门进来。他细长的眼睛往我脸上一扫:“火蝴蝶?”我点点头。这时若离也进来了,她手里端着茶水,走过我身边时看也没看我一眼。

“伍先生,您看这毒可解?”司徒靖问道。

“这火蝴蝶已经在江湖消失了几十年,是何人又将它使了出来?这毒虽然不是很快将人置于死地,但是其毒性顽强,不能轻易解之。”伍先生捋捋他的胡须,沉默一会对司徒靖说:“公子……解之不易啊。”

“什么方法可解。伍先生请说。”

“这,不但需要用风云幻替人打通经脉,还需运功将其毒性逼出体外,另外还要配合……配合灵泉浸泡十日。”

“灵泉?”若离惊呼,“公子,万万不可。”

“公子,如今,也委实不方便,风云幻……”伍先生看我一眼,唆然不语。

“司徒靖,有什么不方便吗?其实我也不是很着急,只是先过来找你确认一下。如果以后方便的话以后再解毒好了。反正我这个毒一时半会要不了命。”

“伍先生,这毒?”

“这毒第一次发作是中毒后三个月,此后每次发作间隔变短,三次后人就昏迷不醒。此后等红斑遍及全身,就会死去。”

嗯?发作一次后,间隔变短?看来之前亦证大师说的每隔三个月发作一次,不够确切。

“姑娘,我看你不如找医仙诸葛兰陵替你医治。我们公子的确是无能为力。”伍先生目光炯炯地看着我说。

“何况灵泉是我教圣地,你也进不去。”若离快语道。伍先生责怪地看了一眼若离。

而司徒靖则目露为难之色,我冲他笑笑:“司徒公子不必为难。且不说今遭我还有没有命出这慕容山庄,就算出去了我还能找医仙,也并非非要麻烦你。我原本也没想到会这么复杂。那么,感谢各位了,告辞。”我行礼意欲离去。

“且慢!”司徒靖道,“等出了慕容山庄你再来找我。我会一边派人打听医仙的行踪,一边替你治疗。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解毒的时间还不能确定。但是至少我能用药物替你先缓解一下。”

我喜不自胜:“如此,多谢司徒公子了。”

“公子!您真要带她去灵泉吗?万万不可啊,那可是破坏教规!再说这个女子行为不端,也不配您帮她解毒!”若离急切地说,看向我的眼睛都似乎要喷出火来。

“若离,休得胡言。至于入不入灵泉,我们再另行商议。”

若离欲言又止,面带不甘之色。

“秦小姐,这有两个果子,你拿去吃掉它们吧。”司徒靖起身拿了两个青色果子递到我手上。

我接过来一看,如鸡蛋般大小,皮色青翠,不正是当日我吃过的么。“青果?哎呀,你也喜欢吃啊?呵呵,这怎么好意思,你太客气了,还送我水果。”

“你见过这个果子?”司徒靖一愣。伍先生、若离也都看着我。

“是啊,脆脆的,甜甜的,很好吃。”

“你在何处见过这个果子?”

“无……”我忽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一时间脑海里闪过千百个念头,我以前不是就想看看无忧公子和无忧山有没有关系的吗?再说这司徒靖为人大方善良,不但不计前嫌还愿意替我解毒,我不如跟他们讲实话好了。伍先生和司徒靖已经交换过了眼色,我提口气说道:“我在无忧山见过。”

“无忧山?”他们三人显然震惊。

“你如何去的无忧山?你怎么没中瘴气之毒?”伍先生眼光凌冽地盯着我。

“我,我如何去的你就不用问了。总之我从里面走出来,并未中毒。”我看看青果,忽然醒悟,“难道那温水溪流就是从你们说的灵泉流出来的吗?”

“你……你果真去过?”若离不可置信地问。我点点头。“公子!”她喊道,“按教规……”

“秦小姐,请回吧。今日我们之间的对话请勿告诉任何一个人。”司徒靖停顿一下,“包括你的两个朋友。这两个果子可以解些毒性,你拿回去吃掉吧。”

“如此,多谢了!那我过些时日再找你。告辞!”我拱手离开。

出门时,只听若离犹道:“公子,不能放她走!”

出了院门,沈默闪身过来:“还好吗?他答应替你解毒了吗?”

“他说要看情况。等以后再说。”

“也好。等出了慕容山庄再说。子惜,你放心,医仙那边我也会一直打探消息的。”

“谢谢你,沈默!”

夜色深沉,这一天过的可真是不可思议。

“沈默,江湖上对于擅闯什么教派的禁地圣地,都会有什么后果?”

“没有十分特殊的原因,恐怕都会处死。”

我的心一抖,忽然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为什么问这个?”

“啊,我是想多了解一些江湖规矩,以免日后犯错。”

“子惜,你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让你犯这些错误的。”我不敢抬头看他,只好低着头走路。地面上两个人影,一高一矮,默默盖过甬道,铺上台阶。

这夜更冷了啊。可是心中却有一个地方暖暖的,让忐忑的心渐渐平静,让不安远离。我意识到,有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真是让人无所忧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