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变态教主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记得当初我告诉沈默我是女人的时候,他说他早就知道了,而我竟没有起疑。再想想他跟卫青平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景,是那么的不自然,而我也没看出半分问题,还只道是他们二人不和。可是后来他为什么又要我提防卫青平呢,难道……难道是他想一个人独自领功?不,不会的,我心里升起一阵烦躁。我不相信沈默是这样的人,可是,看看我如今身在地牢,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哐里哐啷”,牢门上的铁链响起,进来一个人。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卫青平。地牢里灯火摇曳,我目无表情地看了他几秒钟,然后扭回头。我一想,觉得不能让他俯视我,于是我站起身,掸掸衣服,背身去看那窗户。

牢房里又进来几个人,他们将牢房地上清扫了一遍。放进一块床板,铺上了厚厚的棉絮,放上两床干净的被子。拿进来一个矮矮的案几,上面放着茶壶水杯还有一个装食物的木器篮子。并用一块布堵住了飘雪的小窗户。

我想此刻我应该将这些东西都掀出去,指着卫青平的鼻子大骂一场,以说明我的愤怒。可是我只觉得心中空空,身心俱疲,提不起力气和兴致来。

“子惜,我只能做到这些。过几天我会求教主放你出来的。”

“不必了。”

他苦笑一下:“子惜,你恨我吗?”

“恨?”我自嘲地笑笑:“我恨,不过我恨的是我自己。我恨我为什么那么傻,眼睛那么瞎。把别人视为生死之交的好朋友,却不知道最危险的人原来就在我身边。真是被人卖了都还替人数钱呢。你说是不是?”

他沉默片刻:“我们还是朋友。”

我转身面对着他,虽然他站在暗处,仍是被我发现嘴角和眼角隐约有点青肿。我冷哼一声:“不敢当。我没那个福分。”

“子惜,我不后悔。我不后悔我的所作所为,我不后悔认识你这个朋友,虽然我很抱歉。”

“哈哈哈,可惜——我后悔!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认识你们两个混蛋!”我拉开牢门,“请——滚!”

他看看我,眼眸闪亮,似乎有许多话想说,但是最后他叹息一声,道:“不要得罪教主。”然后抬脚走了出去。我把案几上的篮子扔到他身后。他脚步一顿,仍是走了。

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情景,那个侠义少年在红尘中微微一笑,如白莲出水,傲然明媚,吸引了众生的目光。

那一刻的阳光,那一刻的秋风,那一刻的少年,再也不存在了……

饶是我想再表现得有骨气一些,仍是敌不住冬天的寒冷,我想着“不能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于是心安理得地钻进了干净棉被。

不知睡到何时,来了一个黑衣人,说是带我去见教主。我随他走到一个院落外,他将我交予一个丫鬟。丫鬟带我进了院子,我进去一看,里面有一片翠竹,还有两棵掉光了叶子光秃秃的树。一个原木色的木房子窗户大开,竹帘卷起,一个人正倚坐在阑干边。他抬起头看向我,那一瞬间,我忽然觉得他的表情很温柔。我的心不由得一怔。我正兀自发呆,忽然脚下一空,心好像悬空了,才发现那丫鬟带我飞到了木屋的走廊上。我抚抚胸,一个丫鬟都功夫这么好,真是藏龙卧虎。

黑衣教主看看我,眉头一皱:“你怎么都没梳洗一下?”

我气不打一处来:“我是在坐牢啊,坐牢你懂不懂?坐牢你还想怎么着?又不是五星级酒店,还梳洗?!”

他双眼将我冷冷一瞪:“你娘就是这样教你讲话的?吟霜,带她去梳洗一下。”

“是。”带我进来的丫鬟领我进屋洗脸梳头,不过这头自然是她帮我梳的,仍旧是昨天的发式。

“过来,坐。”那个教主指着他对面的位置,中间放着一个棋盘。我犹豫了一下,坐了过去。

“会下棋吗?”

我摇摇头。

他瞟我一眼:“琴呢?”

我摇摇头。我在怡香楼学过一些乐器,但是偏偏没学过古琴。

他面带薄怒:“琴棋书画,你都会点什么?”

我摇摇头:“什么都不会。”

“砰”他把桌子一拍:“你娘到底是怎么教你的?什么都不会!还连武功都没教你!”

我一头雾水,想起来他昨天也提过我妈什么的。“哎,我说大叔,你别总是说我娘我娘的,你又不认识她。你说个什么劲?”

“我不认识她?哈哈哈。这么说她没有跟你提起过我?”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见他眼内怒意大盛,居然一手捏碎了一只茶杯。我身上一寒:这个大叔好狂躁。他眸内如有火苗在燃烧,他咬牙道:“好,好好好,无棉,你就如此……”

“哎,我说,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妈……我娘她肯本就不可能认识你!”如果这个教主是认错了人,那么岂不是可以放了我?这么一想,我内心激动起来。

“哼,你知道我是谁吗?”

“冥玦教教主?”既然沈默是追风左使,那么这个狂躁教主就很可能是那个冥玦教主了。

“不错,算你聪明。那么姬昱焰这个名字你可听过?”他眼神灼灼地看着我。

“没有。”我看他脸色一变,急忙又说,“不管你叫什么,我娘都不会认识你,因为她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不认识这里的任何一人。”

“你……你说什么?”

“我说她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她一直都在另外一个世界,她谁都不认识!”

他身形一晃,目光竟然一片茫然:“你是说,你是说她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不是去了,是本来就是。”我忽然顿住不语,原来他竟以为我说我娘死了,啊呸呸呸,阿弥陀佛。

“无棉她到底有没有还活着?你说!”他忽然一把抓起我的衣领。“啊咳咳咳,大叔……大,放开我。”我喘不过气来。他一把丢开我,我跌坐在凳子上直喘气。

“你骗我,无棉她没有死。”他轻蔑地看了我一眼。

这个无棉到底是何人?看来与他颇有瓜葛。“我娘不叫无棉。她叫陈晓燕。”

“陈晓燕?那,你爹呢?”

“秦书歌。”

“胡说,你胡说。你娘是秦无棉,你是秦无棉的女儿!”他将衣袖一拂,宽大的衣袍飘起,眉眼之间邪气横生。我偷偷想,这个大叔如果不是这么坏这么狂躁,还真是很有味道。他有一种魅力:明明知道靠近他就会很有危险,却仍让人不顾一切地想靠近,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他邪,他狂,他傲。

“信不信由你。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娘如果是秦无棉,让我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这个够毒的吧。

他狠狠瞪我一眼,怒极反笑:“好,你说你不是。来人,带她回地牢。把她牢房里的东西全撤了。传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去看她,不许给她任何东西。”

我傻了眼,这个大叔他不是人。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雪花那个飘飘……我脑海里反复唱着《白毛女》里这句凄惨的曲调。在墙角冻得瑟瑟发抖。

冥玦教主的手下办事太有效率了,不仅拿走了所有卫青平送来的东西,连原本的破棉絮也给我拿走了。

我手脚冻得失去了知觉,于是在牢房里蹦达了一夜。边蹦边唱:“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嘻唰唰 1234NO…冷啊冷 …疼啊疼 …哼啊哼 我的心哦…等啊等 …梦啊梦 …疯啊疯 请你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闪闪红星里面的记载 变成此时对白欠了我的给我补回来 偷了我的给我交出来 ”

第二天我又被带去见教主。想起他喜欢看我整整齐齐,我故意把(&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头发扎成一个马尾辫。果然他看到我的头发眉头大皱。我心里暗爽,哼,我让你开心!我就是要故意气你。

他上下打量我一眼:“听说你昨晚唱了一宿?精神不错嘛。看来这地牢待得很舒服?”

“哈哈哈,当然舒服。一个人一个大牢房,想怎么蹦就怎么蹦,想怎么唱就怎么唱。好的很哪。”

他斜睨我一眼:“既然你这么会唱歌,不如现在唱一个?”

我看看他面前案几上的糕点,故意说:“昨晚力气用完了。要我唱,除非补充点力量。”

他哼了一声:“想吃就吃。吃完了快唱。”

地牢里的伙食太差,加上没有心情,我昨天一天没吃饭,早就饿坏了。不免狼吞虎咽,趁他不注意还偷偷往袖子里藏了几块。“咳咳咳。”吃得太快,被呛到了。

“小心噎着。”“咚”他放了一杯水到我手边。我赶紧咕咚咕咚喝下去。心里暗暗不解,怎么一下子又对人这么好?

吃饱喝足,精神好了,难免心气儿又恢复了。想起昨晚的一番折磨,心道,你无非就是想看我怎么狼狈嘛,我越痛苦你就越开心,我就偏偏不顺你的意。我想了想,眼珠一转,开始唱花儿的《穷开心》,一边唱还一边摇头晃脑:“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我是谁家那小谁 身强赛过活李逵 貌俊赛过猛张飞 赶沾发型亮又黑 是走南闯过北 气质出众又拔萃 长江黄河喝过水 和鞭炮地雷亲过嘴 您面容很憔悴 是满脸的欠人捶 您是西山挖过煤 还是东山见过鬼 这人生苦短累 今朝有酒今朝醉 为了不哭大声笑 为了不烦大声呸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她是谁家那小谁 身材赛过杨贵妃 貌美赛过七仙妹 婀娜多姿如翡翠 是红男绿女配 都是二十锒铛岁 纯洁幸福勇敢追 挨打挨K绝不气馁 可她很自卑 是满脸的认倒霉 您是白天抹过黑 还是夜里做过贼 这人生苦短累 今朝有酒今朝醉 为了不哭大声笑 为了不烦大声呸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为了不输大声擂 为了不服大声吹 为了不哭大声笑 为了不烦大声呸……”

“您面容很憔悴,是满脸的欠人捶;您是西山挖过煤,还是东山见过鬼?”这两句我唱得格外响亮。眼看狂躁大叔渐渐黑掉的脸色,我越唱越起劲,内心豪气顿生:你可以囚禁我,但是囚禁不了我的灵魂。还让我特别高兴的是,今天他并不是单独见我,周围还有几个黑衣人和丫鬟。那几个人听见歌声,想笑又不敢笑,忍得都快面瘫了。我知道这个冥玦教主无非是想用恶劣的条件打击我,或者让我唱歌也是为了当众羞辱我,哼,我才不让他得逞。

等我唱完了,他闷哼一声:“精神不错,照我看连每天的伙食都可以省了,再回去待着吧。”

我呆若木鸡。“你这个变态大叔!虐待狂!”我被黑衣人拉走了,边走边骂。早知道我就把昨天的牢饭给藏起来了,早知道刚才就多偷几块糕点了。呜呜呜,这个死变态教主!

这个人果然说到做到,我两天没吃饭,又冷又饿,终于眼睛一黑倒在了牢房里。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爸爸妈妈坐在我的身边,慈爱地看着我。妈妈拥抱着我说:“萱儿,你受苦了。”我忍不住哭起来:“爸爸,妈妈,爸爸,妈妈……萱儿好想好想你们。”妈妈用力抱抱我:“萱儿,你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家里好温暖好暖和啊,全身都暖洋洋的。

就在我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叹了一口气:“无棉,她跟你的性子一样,这么倔,我……我是不是又做错了。”

待我睁开眼睛,姬昱焰正盯着我,他眼波一闪,复又恢复冷漠:“三天后你再不站起来,我就把你扔进水牢。”说完便走了。

“你,咳咳咳,你个变态!”我挣扎着说出这句话。

三天后,我又换了一套丫鬟送来的衣服,并被她们打扮了一番。

吟霜跟上次一样,带我飞到了木屋的走廊上。姬昱焰斜眉飞入髻,目如寒星,身着黑色袍子玄丝绣边,金丝绕领。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长袍上。他怔怔看了我一下,可我感觉他看的并非是我。“坐。尝尝去年梅花雪煮的茶。”他坐在一个黑色的毛皮垫上,让我坐到一块白色的毛皮上。我暗自伸手摸了摸,软软的很暖和。案几旁边有一个小炉正煮着茶,四周还放着几个炭火笼,一个白鹤香炉的鹤嘴正吐着袅袅青烟。呃,这个狂躁病人还这么雅致?

“这么近的距离干嘛还飞来飞去的?”我看看那个正悠闲品茶的教主,问道。 “这雪是特地留给你观赏的。”我看了看院子里,果然没有一点踏痕。白色的雪绒绒地铺满了地,四周一片银装素裹。

“你娘最不喜欢别人把雪地践踏得乱七八糟。”他端着茶杯送到嘴边,想起了什么似的,微微一笑。我差点倒吸一口凉气,魅惑啊魅惑,妖孽哇。鬼使神差,我想起了《青蛇》中小青那差点诱惑了法海的笑容。虽然面前这个人是一个男人,可是身带邪惑之气的他,仍有着能让神仙掉下云头的魅力。

阿弥陀佛,他是老男人,变态大叔。我心里默念了几遍,镇定下来。

“姬大叔,我真的不认识秦无棉。”我用这十七年来最纯真无辜的眼神看着他。脑海里想起《怪物史莱克》里面那只会装可怜的大眼睛靴子猫。

“如果你不是秦无棉的女儿,你怎么能安然无恙的从无忧山出来?”他讽刺地看着我。我心一沉,沈默啊,你竟然连我最重要的秘密也出卖了。

“你既然知道我从无忧山出来的,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错,你娘选择了避世,她不想再入红尘。”他神情苦涩。

我要昏厥了:“我是真的不认识她啊。”

他不听我言,看向院边的竹林,口中吟道:“袅袅孤生竹,独立山中雪。苍翠摇动风,婵娟带寒月。狂花不相似,还共凌冬发。”

屋檐下的铜铃叮咚响了几声,我看见风轻拂起他几丝长发,他目光遥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院子里一片宁静,只有火炉微微的炭烧声。

良久,他回过神来:“你会诗词吗?作一首,作得好,你今天就不用回地牢。”他脸上浮出诡异的笑容,“你娘不会是把你当放羊一样养大的吧?什么都不会?”

我抹抹额头,还好我能剽窃,今天不用回去受冻了。我仔细回想了一番,开口道:“山中好,末后称三冬。纸帐蒲团香淡碧,竹炉茶灶火深红。交袖坐和冲。人如梦,百岁等闲中。梅蕊绽时泉脉动,雪花飞处雁书空。一醉待春风。”

“一醉待春风?好,好个一醉待春风。”他舒心大笑,“这才是无棉的女儿啊。”他拿出一个玉壶,给我倒上一杯酒:“这是我新酿的,你给它取个名字吧。”

我端起玉杯,闻了闻,酒香清冽醇厚,喝完一口,我咂咂嘴:“像小溪一样清冽,却又回味甘长,浓郁芳香。”他赞许地点点头。我思索一下:“不如就叫醉春风吧。”

“好!”他将酒一饮而尽,“你再作诗一首,我满意了,你今天会有美酒佳肴。”我心里乐开了花,却面露苦色,皱眉想了半天,故作高兴:“有了!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莫将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我想这下他该满意了吧,岂知他冷冷一笑:“你倒是很逍遥!”我一愣,这个大叔不仅狂躁、变态,还喜怒无常哦!

“你跟沈默学过什么功夫?”

“御宇轻尘。”

“哼。学到现在你连一尺都飞不起来。他怎么教你的?”

“不是他教的不好,是我自己懒……啊不是,是资质不高。”

“你还维护他?踏雪无痕你学不学?”

“嗯?什么?”我没反应过来。

他瞪我一眼:“我的轻功,踏雪无痕比他的御宇轻尘上层多了,你学不学?”

“不学。”我摇摇头,御宇轻尘我都搞不定,更上乘的不就更难了。

“不识好歹。”他一把住着我从院子里踏雪而过,我回头一看,果然雪上无痕。乖乖,我们俩起码有个200来斤啊。不符合力学原理嘛!

“学不学?”

“不学!”我看见院门边的两个黑衣人脸色唰地都白了。

姬昱焰手一抖,好像打了什么东西到我身上。他手一挥:“带她回藤萝院。”

吟霜上前带我回去。走到半路左右无人,她忽然幽幽说了句:“你何苦拂逆他。”我后颈一凉,四下一看才确定她是在跟我讲话。可是无论我怎么问,她再也不开口了。

然后一个时辰后我终于明白她的意思了。我身上有如万只蚂蚁在咬,又痒又疼,如毒噬心。“这个,变,变态!”我的惨叫回旋在冥玦教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