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生死两茫茫

“原来是你?你怎么在这里?”我愕然。

沈默背负双手,仰头看着我,“你先下来再说。”我跳下墙头,他准备扶我一把,我赶紧退后一步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今天羽夫人碰到我,跟我聊了两句,还特意告诉我她要去藤萝院找你,然后再来镇上。我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想看看能不能趁机把你救出来。岂知你自己就逃了出来。我就一路跟了过来。”

“原来是这样。那你就当没看见过我。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无期。”我向他拱拱手。

“芷萱。”他拦住我,“我们一起走。”还没等我开口拒绝,他又道:“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带你到安全的地方去。我只是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与任何人无关。所以你不必感谢我,何况是我带你来的冥玦教,我也有责任带你离开。”

“可是,姬昱焰不会放过你的。”

“等你安全了,我自然会回来向教主请罪。”

“什么?你还要回来?”我大惊,回来不是送死么。

“教主待沈默不薄,我不会离开冥玦教的。”

“那你何苦……”

“这是两回事。君子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不敢再跟他磨叽下去,我久不出衣铺恐怕已经引起丫鬟和黑衣卫的怀疑,而此地还是冥玦教的势力范围。“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后不后悔?”我咬牙问道。

“我不后悔。”

“好,随便你。反正这是你自己要跟我走的,与我无关。”

沈默黯然道:“与你无关。”

我心中感受复杂,抱歉了,我就是这么一个自私没有担当的人。我不敢欠你的情,因为我怕你要的我给不起。

骑着沈默准备的两匹马,我们俩向西奔去。“为何要向西?”“我们要到西域去暂避一段时间。只有那里,冥玦教才不容易找到我们。”

自从姬昱焰宣布要娶我以后,沈默就开始部署救我以及以后躲避他们追捕的事情。这一路上,我们去了几处他安排的地方,平安地过了三天。

这天我们正欲上路,一个青色的身影一晃,如风一样飘过,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来是卫青平。我有一点紧张,因为我知道卫青平是不愿意沈默带我走的。

“你还是带她走了。”卫青平语气淡淡地说。

“你知道我决定的事情是很难改变的。”沈默道。

“教主震怒。”

沈默沉默片刻;“我日后自当向教主请罪。”

“哈哈哈哈。”卫青平忽然放声狂笑,然后恨恨道,“你没听说过秦无棉的事情吗?你不知道教主最忌恨的是什么事情吗?请罪?你还会有命向他请罪吗?”

我的心如铁锤猛击一记,秦无棉和姬昱焰的伺卫……我和沈默?我眼前似乎出现了姬昱焰狂怒的面容,一阵凉意从心里透了出来。

“你还是不悔?”卫青平看着沈默说。沈默摇摇头。

“好,你们好自为之。下一次见面,我们就是敌人了。教主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你们快走吧。”

“小卫你……你放我们走?不要紧吗?”我问道,沈默也投以询问的目光。

“呵呵,子惜,你不知道我并不愿意沈默带你走吗?你为何还要关心我?”他嘴角弯起,眼睛却全无笑意。

“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不错……作为朋友我能做的也仅如此了。子惜,你一路保重!你们快走吧。”他略一顿,“那日我讲的话,并非完全是假话。”他看向我的眼神带着一丝歉意。

小卫!谢谢你。

“告辞!”沈默与我骑马离去,我转头看着小卫越来越远。

因为得知姬昱焰已经追来了,我们几乎日夜不停地赶路,实在疲倦了就随地休息一下。

暮色降临,天空幽蓝幽蓝的,我们在微微的月光下赶路。忽然前方几只鸟雀飞起,沈默低声道:“小心。”林子里格外静谧,只听见马蹄的嗒嗒声,宁静得让人心里发慌。

“哈——嘿!”随着一声喝呼,几个人影从前方林子里翻身跃了出来。清冷的月光下,我看见五个人立在我们面前。

“五鬼参见左使!”那五人向沈默行礼。

“原来是你们。”沈默道,“动手吧。”

那五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冲了上来。“芷萱,退后。”沈默从马上跃下,抽出承影剑,剑身将月光反射成道道寒光。瞬间那五人就将沈默围在了中间,刀光剑影,人影交错。四周的树木也摇曳不止。马儿有一点受惊,不安地刨着蹄子,向后退去。我拉紧缰绳着急地张望。只见沈默飞起两脚,踢出了两个人。那二人跌跌撞撞几步,捂住胸口,正欲重新回到打斗中,看见了我,改向我奔来。我见势不妙,赶紧一拉缰绳调转马头,向前跑去。

我用力策马,但是林子里道路狭窄,树枝横杂,马跑不快。我边打马边回头,那二人施展出轻功越追越近。其中一人用力一跃,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就到了马后,他举刀向我挥来。我赶紧把身子紧紧地贴在马背上,心脏似乎都要跳出胸膛了,跳得胸口发疼。“呛——”我回头一看,沈默飞身架住了刀,脚顺势在空中一踢,将那人踢退了。沈默飞上我的马背,他的马早已经跑到前面去了。我越过沈默的胳膊一看,那两人停住了脚步,没有追上来。

“你受伤了吗?”我闻到血腥味,问沈默。

“没有。他们都是我的部下,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我不得不在他们身上留下伤痕,不然教主是不会相信他们的。”

“沈默。”

“嗯?”他在我耳边低低地答应。

“谢谢你。假如有一天情况危险,你不要管我,你能走就自己走掉。我对于姬昱焰还有利用价值,他不会杀我的。”

“不,如果情况危急,你就自己离开。”

“沈默!虽然我很感激你,我也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可是我……我并不喜欢你。”我感觉他身体一僵,此刻他的心一定很痛,我硬着心肠说下去,“如果我被抓了我会跟教主说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如果我死了,你就带着我的尸体向他请罪,让他放你一条生路吧。”

“你不会死!”他怒喝一声,更紧地圈住我,用力鞭马。

对不起沈默,请原谅我的冷漠。假如我死了,希望你不要太悲伤。我这样说,将来你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五鬼走后的第二天。我和沈默正扬鞭策马在山路上狂奔,忽然一阵狂风迎面卷来,一时间沙石扑面。两匹马受惊高高腾起,沈默跳下马,一手拉住一根缰绳,将两匹马平复下来。我放下挡在脸前的袖子,看见一个黑发飘扬,长袍鼓起的黑衣人正站在我们面前。

姬昱焰?他终于亲自出马了。我头皮发麻,忽然觉得身子发软,差点从马背上滑下来。我强作镇定,死死拉住缰绳。

“教主。”沈默脸上也有些发白。

姬昱焰微微一笑,我打了个哆嗦,他道:“萱儿,你这是要去哪里?我们的婚期已近,你不想回去试试礼服吗?”

我死死瞪住他,一言不发。“萱儿,跟我回家。”他看着我,伸出一只手。“不,那不是我的家。你,放了我吧。”

“放了你?”他冷笑,“永远休想。”我的心像掉进了冰窖,他冷峻的眼神显示他压抑着怒气。

“教主,秦姑娘并非您要找的人。请您放了她。”沈默拱手低头道。

“啪”姬昱焰袖子一挥,沈默被一阵强劲的掌风打了一掌。“沈默!”我担心地喊道。

“追风,你身为左使,意欲何为?叛教?”姬昱焰看向沈默的眼神如刀。

“属下不敢。”沈默低头道。

“不敢?不敢的话你带着我的女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我的女人”?O,my Gd!

“谁是你的女人你找谁去,反正我不是!我不要嫁给你,我不是秦无棉的女儿!”我大喊。

“住嘴!不管你是不是秦无棉的女儿我都要娶你。你还有什么话说?”

“你说娶就娶啊,你是谁啊你?你要娶,我还不嫁呢。你凭什么强迫我?你没有权利!”我一口气吼出来,我真是被这个野蛮人给气死了。

“就凭他保护不了你,就凭你逃不出我的手心!”

“你!?”我气极,恨不得当场吐一口血,“可是我并不喜欢你。”

他沉默了片刻,道:“萱儿,不要再任性了。跟我回家。”

我定定地看着他:“姬教主,我求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吧。你玉树临风风度翩翩武功高强有权有势,我姿色平庸庸脂俗粉身份低微无才无德,配不上教主您啊。您还是高抬贵手饶了我,我下辈子做牛做马结草衔环好好报答您!”

“秦-芷-萱!”他真的怒了。他对我凌空一抓,我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把我向前拽,我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教主!”沈默冲上去,“得罪了。”姬昱焰睥睨他一眼,轻蔑道:“自不量力!”他们二人交起手来。

沈默腾挪跳转,身姿矫健,相比他的动作,姬昱焰的动作幅度则小多了,我怀疑他只是轻松地挥挥衣袖。不多时,一滴滴汗水从沈默的额头上流下,越来越多,他的背后已经全部湿透了。而姬昱焰还是轻轻松松、游刃有余的样子。只见姬昱焰的招式越来越凌厉,动作越来越快,沈默稍不留神,被他一掌击中,“噗哧”喷出一口血水。“沈默,你怎么样了?你快拔剑、拔剑啊。”我跳下马,向他跑过去。他却大喊一声:“芷萱你快走!”拔出承影剑向姬昱焰冲去。“不,要走一起走!”我说。

姬昱焰闻言大怒:“好个郎情妾意,生死相随!你们一个个都是这样,背叛我!”他眼中凶光大盛,剑眉斜飞,黑发张扬飞舞。他一脚踢向沈默,沈默快速向后跳跃开,姬昱焰同时收手运掌,作势对着沈默拍去,而这片刻之中沈默后退还未站稳。我看到姬昱焰阴沉的脸色,知道这一掌他势必不会留情。“沈默!”我用轻功飞起,挡在沈默的前面。

“芷萱!”沈默大喊。我看见姬昱焰目露惊色,他立刻收势,将手掌偏向一旁。但我仍被掌风扫了一下,肩头被打中,飞了出去。我身边的一棵树则被他偏去的掌力拦腰打断,树枝碎末横飞。

一股血腥味涌上喉头,我忍不住咳出一口血水,左肩一阵剧痛。沈默一手拿剑挡在前方,一手扶起我。“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他急切地问道,眼中满是悔恨和自责。姬昱焰站立未动,眼睛却一直盯着我,他说:“如果你现在跟我回去,我可以饶你不死。”

我挣扎着问一句:“那沈默呢?”

“叛教之人依教规处罚。”

“如何?”

“活剐三天三夜。”

我寒毛直竖,暗自骂道:变态!“我跟你回去,你放他走。”

姬昱焰冷笑一声:“你们都跑不了。沈默,你来试试我的万莲花开!”

沈默凑到我耳边说:“你快上马,我马上就来。”我看看他,点点头,支撑着爬起来,翻身上马。而沈默则从衣服里面陶出两颗药丸一样的东西塞进口中。

“万莲花开。”姬昱焰的手掌翻飞,眼花缭乱中,犹如朵朵莲花盛开。他四周忽起旋风,一股强大的气场逼向沈默。而沈默则站立运气,使出他的内力,双掌推向姬昱焰。“你居然……哼,自作孽不可活。”姬昱焰推动他的气场,红色的莲花逼向什么,沈默猛然加力,然后又点了自己的穴道,“轰然”一声,他们周围五米内草木都向外飞去,形成了一个圆圈。

沈默身体摇晃几下,接着飞身上马,搂住我的腰,我则用力打马,向前拼命跑去。沈默的头搁在我的背后,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不要……担、担心,他受伤了,暂、暂时提不起内力,追不上了。”说完他咳嗽一声,我感觉到背上一热。

“沈默,沈默,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我边策马边问他,可是他一声不响。“沈默,沈默,你说话啊。”我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呼呼的风声从耳畔吹过。他依旧没有回答我,整个身体都靠在我的背上。

我担心沈默,顾不得后面会不会有人追上来,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停下了马。我下马一看,沈默已经昏迷了,他胸前全被鲜血染红了。我知道这些血不是所谓的刀伤流出的血,而是他受了内伤吐出的血。我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止也止不住,我扶他到树下坐好。他脸色惨白,嘴唇发紫,手也冰凉。“沈默,沈默,你醒醒、醒醒啊,都是我害了你,你不要有事,我不许你有事,呜呜呜呜。”

我的胸中似有一把刀搅得我的五脏六腑都碎了,哭泣的我连气都喘不上来。我狂乱无意识地抓着地上的草、地上的石头。“沈默你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你一直都在我身边,你丢下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我痛恨自己一点都不会用内力替人疗伤,“求求你,不要死。你答应我要带我去西域,我们还没有到,你不能不讲信用丢下我。你说过再也不会骗我!”他还是一动不动地靠在树上,面无生气。曾经那样一个风神俊秀的沈默,冰魂雪魄的沈默,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只觉得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这么悲痛过、绝望过。“如果可以,老天,请用我的命换回他的命吧。”

这时草丛悉悉索索地响起来,“谁?”我惊叫着跳起来,心脏怦怦怦狂跳不停。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发现没有,沈默称呼芷萱为“芷萱”,卫青平则喊她“子惜”,貌似我给她取了很多名字,呵呵。

故事终于发展到这一步了,后面还会出现几个主要配角。下一阶段的故事从下一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