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悬崖诀别

我用手背狠狠抹了下眼睛,挡在沈默前面看向草丛。一只手分开人高的草丛,一袭银白袍子的下摆露了出来。我绷紧身体,做出防御的动作,难道冥玦教的人追上来了?那人走出来,目光和我对视,“是你?”我们同声道。来人原来是楚皓月。

他狐疑地看看我,看向我身后。我忽然想起来他的武功也很高,说不定可以救沈默。“楚皓月,”我冲过去抓住他的手,把他拉到沈默身边,“你快帮我看看,他怎么了?你帮我救救他,好吗?”他先是被我吓了一跳,然后看见昏迷不醒的沈默,脸色一怔。

“快看看,看看他。”我急得恨不得跳起来,催促着说。

“你刚才鬼哭狼嚎的就是为了他?”他似乎不屑地瞥了我一眼。

“哎哟,废话等下再说,你快帮我看看他啊。他一直昏迷不醒。求求你了。”

“本少爷一向懒得多管闲事,不过看在上次你在慕容山庄‘多嘴’的份上,我就帮你看看吧。”他把衣摆一甩,蹲了下去,用手搭在沈默的脉搏上。过了一会,他又用手抵在沈默的后背上。良久他神色凝重地说:“他似乎是服用了某种药物,在短时间内激发出强大的内力,不仅如此,他应该还用了点穴的手法进一步加强内功。这两种方法,其中一种都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的,他居然同时用了两种,真是找死。”

“那同时用了两种会怎么样?有救吗?”我抓紧楚皓月的胳膊问道。

“他的身体只能承受一定的内力,而现在却有高于他几倍的内力从内而生,他没有当场经脉爆裂而死已经是奇迹了。”楚皓月冲我摇摇头,“现在只有大罗神仙才能救他了。我看你还是……”

“你救不了?那谁能救?你说啊。”

“这世上能救他的屈指可数,要么是内力深厚整个武林数一数二的人,要么就是医仙了。”

“医仙?”我可以去找医仙啊,我看到了希望,“啊,对了,我身上带了很多医仙给的药,你帮我看看,哪些可以给他吃吃。”我伸手拉开腰带,打开外衣。楚皓月惊得挑起双眉,将脸侧向一边:“你干什么?你莫不是疯了?”我解开中衣的带子,将中衣外衣一起脱下,“快来帮我看看,这个是,‘圣元丸’,有用吗?‘梅香清毒丸’、‘大力响’、‘罗金丹’……到底应该给他吃什么?”我着急地在一个个口袋中翻着,“姓楚的,来帮忙找啊,纸包上面都写着名字。”

“你给他吃一颗‘圣元丸’,这个是固本培源的,他现在元气大伤。再吃一颗‘罗金丹’,这个是续命之用,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种药,真的是医仙给你的?莫不是你偷的吧?”

我瞪他一眼,从马背上取下水壶,给沈默服了这两颗药。“‘九转回魂丹’?这也是医仙给的?”楚皓月拿着一颗药丸吃惊地说,“你偷了医仙这么名贵的药,他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药一听名字就好!”我赶紧从他手上抢过来,又给沈默服下。刚才那两颗药丸比较小,虽然他昏迷不醒,我还是硬灌下去了。可是这颗‘九转回魂丹’实在太大,他怎么也咽不下去。于是我喝了一口水,用手微微捏住他的下颚,将水渡进他的嘴巴,用舌头将药丸顶下去。

“你?你?”楚皓月大惊,“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轻轻擦去沈默嘴边的水,头也不回:“大惊小怪,这是救人还计较那么多干嘛?”

我把衣服穿上,对楚皓月说:“帮我把他扶上马。”他皱皱眉头,勉为其难地将沈默放到马上。我拈去沈默身上沾上的杂草,握握他的手,发现他的手有一点暖和了,脸色也微微有了点血色。看来这些药还真管用,我松了口气。剩下的药不多了,我要尽快赶去落雁山凌霄谷,找医仙帮我救治沈默。

我翻身上马,用腰带将沈默和我绑在一起。“你打算去哪?”楚皓月朗目看着我。

“楚皓月,今天谢谢你了!我们要走了,我要去找人救他。”我正欲打马离开,他忽然说:“等等,本公子的马车停在那边。要不你们和我一起走?”

如果坐马车,对于沈默来说会舒服一些,我有些犹豫。“快点考虑,本公子过时不候。”

我沉吟一下,毅然道:“多谢楚公子的好意。他现在情况危急,我们要尽快赶路。骑马虽然颠簸一些,但是速度会更快。而且实不相瞒,我们二人正被人追杀。如果与你在一起,恐怕会连累你!那个人实在太厉害,我不想牵连无辜。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希望楚公子不要将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多谢了!再见!”说完我就赶快打马离开了。唯恐冥玦教的人追上来,一直跑个不停。

天色渐渐暗下来,沈默忽然在我背后动了一下,他低低地说:“芷、芷萱。”“沈默!你醒啦?!”我惊喜地说,“你不要担心,我已经给你吃过药了,那些药都是医仙给的,很有效的。你再忍一忍,我现在带你去找医仙。他一定会治好你的。”

“不……不要,不要改变路线,去、去西域。”他喘着气说,“往中原走,太危、危险。”

“不,你别说了沈默,我一定要请医仙救你。驾!”我策马狂奔。

“咳咳”他咳嗽一声,我的背上一热。“你怎么了?又吐血了吗?”

“不要紧,是、瘀血,”他喘了几口气,“对、不起,弄脏、你的、衣服了。”

“这个时候了,你还说这些?”我有些生气他如此见外。

忽然背后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声音越来越大。“是马蹄声,”沈默着急地说,“很多人,萱,你快走,咳咳,放我下去。”

“你说什么?”

“你先走,让我下去。”

“放你下去干嘛?送死啊?”我怒极,大声吼起来。用力抽着手中的鞭子,“驾,快跑,驾!”

身后的马蹄越来越急,我回头一看,一队人马向我们冲来,还有人举着火把。我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他们抓住!我暗暗握住藏在衣服里的匕首。这时一个人骑马冲到我们旁边,他侧头看了我们一眼,对后面的人喊到:“不是他们!”我心中一愣,他们不是冥玦教的?心里一宽,不免放慢了速度。后面又一个人打马上来:“他们刚才跑得那么急,一定是做贼心虚。说不定跟那人是一伙的。”

借着月光,我认出第一个说话的人:“慕容冰枫?”他一愣,“你认识我?你是谁?”

“慕容公子,我们曾经到慕容山庄给盟主拜过寿。我是……”我忽然顿住,我差点忘记了,我被人陷害在慕容山庄杀过人,还被他们追缉过。我背后冒出冷汗。“慕容公子。”沈默忽然开口吃力地喊道。我忙道:“这位是沈默,他身受重伤,我要带他去找医师,所以才会跑得那么快。你们这是在找什么人吗?”

“原来是沈公子!”慕容冰枫道,“不知姑娘方才可见到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从此经过?”

“未曾见过一人。”

慕容冰枫皱起眉头:“姑娘,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告辞了。”他策马跑出两步,忽然放慢速度,丢给我一个瓶子。我接住一看,原来是一瓶药。“他伤得不轻,你快去找人帮忙吧。”说完他带领人马而去。尘土飞扬,转眼就不见踪影。看来慕容山庄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默,要不要休息一下?”我想把慕容冰枫给的药也给他服下。正说着,□的马突然一低,我和沈默都差点滑下去,原来马儿跪下了。怎么回事?我解开腰带,下马一看,这匹马不停地喷着粗气,眼神黯淡无光,身上被我鞭打的鞭痕处都冒着血丝。啊?看来我是过于紧张,策马的时候打得太厉害了,而且马负重我们两个,一定很累。“马儿啊,对不起,让你受累了。”我摸着它的头说。

“看来我们也只能休息一下了。”我苦笑一下,扶起沈默,到路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我掏出药瓶,“这是刚才慕容冰枫给的,不知道是什么药。”沈默无力地靠在树上,我放到他面前,他看了看,闻了一下:“玉露丸。”“你能吃吗?”他点点头。我赶紧拿水让他服下。

“之前我们碰到楚皓月了。他说要找内力深厚的人或者是医仙来替你疗伤。”我也咕咚咕咚喝上一口水。沈默担忧地看着我,我赶紧摇摇头:“他没有为难我,还帮我找出了几种对你有用的药,我给你服了‘圣元丸’、‘罗金丹’、‘九转回魂丹’。”想起我给他服用九转回魂丹的情景,我不免脸上一热,幸好他不知道。

“芷萱,”沈默用力开口,想说话。“别说话,你好好休息。”我阻止他。

他微微摇摇头,手慢慢抬起来。我赶忙抓住他的手。他说:“你……快走!他们、要来了。”

“沈默!你以后再也不许说这样的话。你为了我受伤,我怎么可以丢下你不管?你要陷我于不仁不义吗?你再说我可就要生气了、翻脸了!”我狠狠地说。

沈默目不转睛地看着我,那眼神温柔如水,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我握紧他的手,传递着彼此的温度。在他的注视下,我的心渐渐被融化,柔软无比。松涛,明月,清风,我只觉得苍穹星幕之下,茫茫大地之上,宇宙洪荒之中,只剩下我们两个静静对望。前尘往事、时间空间,一切都似乎不存在。我穿越千年,跨越时空的鸿沟,经历这颠沛流离,难道说——都是为了与他相遇?

我微讶,摇摇头,放下脑中突然蹦出的想法。“你不要再胡思乱想,相同的情况下,你会丢下我吗?”我问他,他坚定地摇摇头,我对他微笑,“我也是啊。你死我绝不独活。”他一怔,眼神灼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眼角流出一滴泪。我有些心酸,替他擦去泪水,灼热的泪水烫到了我的手也烫到了我的心里。我心情复杂,我知道沈默已经抱着求死的信念,他不想拖累我。可是我要他活下去,我要激起他求生的意志。对他说“你死我绝不独活”,我不知道做的对不对。说一句残忍的话,如果他真的死了,虽然我会很痛心很痛心,但是我不会随他而去。可是如果说我完全是在骗他,也不是那么一回事。连我自己都不能分辨,里面的真有多少,假有多少。我并不是一个喜欢与人暧昧的人,在感情上面我总是果断处理。从高中到大学,我从来不会故意跟男生说一些意味深长暗藏玄机故意将感情模式变质的话,也不会把两个人的关系定位在可进可退的位置上。喜欢一个人就是喜欢,不喜欢的人要么是哥们要么什么都不是。即便是对于我暗恋的苏凌,我也从来没有玩过小心思故意说一些让人觉得似是而非的话。或许在他看来,我就是一个爽朗得不像女生的女生,这大概就是他喜欢温柔可人的欧阳念晴的原因吧。未薇曾经说过,也许就是因为我不懂暧昧所以才缺乏女人味。她说,与多人暧昧当然是无聊的,对于许多人来说,那简直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那称之为手段;但是与一个自己喜欢并且可以去喜欢的人暧(&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昧,却是一种情调;而与一个不能去喜欢的人暧昧,则是玩火。我当时有一种顿悟的感觉。未薇说,不要过于克制你的情感,当你想说一句情感丰富的话的时候,不要觉得羞耻。而我,却始终做不到。

“芷萱?”沈默见我沉默了半天,担心地说。

“其实我刚才说‘你死我绝不独活’,是骗你的。”我迟疑着说。他目光一闪,慢慢沉了下去。“因为,”我说,“因为我刚才想了一下,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忘记我好好活下去,我希望你娶妻生子,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要你替我呼吸清新的空气,代我看看春天的鲜花,帮我感受阳光的美好,替我走完一生!”

“萱儿!”他激动起来,又咳嗽两声。

“反之亦然,如果你死了,我就会忘记你!沈默,不要让我忘记你。我们一起活下去吧。”

“一起……活下去?”

“嗯!”我用力点点头,“一起!”

他凝视我,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笑容。忽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他猛然变色:“他们来了!”

“谁?”

“冥玦教。”

我看向那匹马,它的腿还在哆嗦。我用力把它拉进树林绑在一个隐蔽的树丛中。我去扶沈默:“啊!”左肩一阵钻心的痛,我忘记左肩被姬昱焰打伤了。

“怎么了?”他急切地问。

“没事儿!”我咬咬牙,换了个方向,将沈默靠在我的右肩上向密林深处跑去。

我施展踏雪无痕带着沈默一起向前跑,不多时就气喘吁吁。“芷萱,休息。内力……”沈默道。的确,我已经感到我的内力快跟不上了,双腿越来越沉。“你的那种药呢?给我吃一颗。”我想起他那激发内力的药。“你?我……死也、不给!”我无语,你不要命的一次吃两颗,却死也不肯让我吃。

忽然我感觉肩头一沉,侧头一看,沈默又昏迷了。他本来就深受重伤,又颠簸了一天,现在还要跟着我跑,一定是身体不支了。我用力背起他,双腿直打哆嗦。等我走了十多米,眼前忽然豁然开朗,明亮的月光从天空倾泻下来。我们居然走出了这片树林,而前方——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

我思索着,如果冥玦教的人从林子里追过来了,我往回走就是送死。倘若他们没有发现我们在这里,可能会从林子前面过去,而我贸然往回走,说不定会引起他们的警觉。左思右想,还是留在这边比较保险。

一阵风起,传来衣裾翻飞的声音。我循声望去,一个人正站立在一棵树的枝头上。风起,挡住他脸的长发飞扬,他的衣袍在空中浮动,整个人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姬-昱-焰!

“原来,你们在这里。”他的眸子里射出一道光芒,比月光还清寒。

我拖起沈默快速地退到悬崖边,我喊道:“你别过来。你过来我就跳下去。”用自己的命来威胁别人是一件很傻的事情,因为这种威胁只是亲者痛仇者快。可是我赌“秦无棉的女儿”的命对于姬昱焰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暂时不能放弃的事。

“哈哈哈。”他的狂笑在空谷回荡。他跳下树枝,一步一步向我们走过来。“你别过来!”我的心越来越慌乱。

沈默忽然动了动,他睁开眼睛,一看到姬昱焰,他赶紧护在我身前。“哦?你还没有死?真是命大。”姬昱焰瞥了一眼沈默,“追风,你可真让我失望。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而叛教,这么多年来的教导算是白费了。”

“咳咳,情之所钟,身不由己。”沈默道,“教主,属……下、任凭、你处置,请……放过、芷萱。”

“不,姬昱焰,求你救救他。我答应跟你走,我答应跟你成亲,我什么都答应。”

姬昱焰正欲说话,卫青平忽然带着一帮人从树林里跃了出来。“小卫,小卫,请你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求求教主,让他救救沈默吧。”我喊道。

卫青平看看沈默,又看看姬昱焰,再看看沈默,踌躇片刻,一咬牙跪下:“求教主开恩!”

“啪”姬昱焰挥袖打了卫青平一嘴巴。卫青平低头不语。

姬昱焰抬眼看我,那眼光令我打了个寒颤,我看看身后的悬崖,黑幽幽的令人胆寒。我扶着沈默,让他靠着岩石而坐,等待着姬昱焰上来抓我们。

“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忽然一个狂乱的声音喊起,同时一道身影往悬崖上飞来。突如其来的惊变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那人转头看向我,眼中的凶光使我不由得抱紧沈默紧贴在岩石上。

这个人是一个中年女人,她的面容被一块面纱遮了起来,手里抓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那孩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充满着恐惧。

这时一批人马举着火炬从林子的另外一边跑了出来,向悬崖边围过来。“爹——娘——”孩童凄惨地叫着。

姬昱焰移步向我们走来,那女人“唰”甩出一手暗器打向他:“我说过,谁都不许靠近!”姬昱焰翻身一躲,冷道:“好狠的毒!”女人看看他又看看我们:“你们的恩怨我不管,但是你暂时不许动。不然我就干脆毒死他们两个。”

“我的人谁也不许动!”姬昱焰道,他看看围过来的人马,冷冷一笑,“好,我就先不动。我先看一出好戏。”

“爹爹——娘——大哥——”孩子拼命地叫着,我借着火光一看,原来是慕容青云、曲云裳、慕容冰枫带着慕容山庄的人。这么说来,这个孩童就是慕容冰松了?

“魔女,快放了我孩儿!”慕容青云义正言辞地说。

“松儿!”曲云裳关切地喊着,想冲过来。

“站住!你再走一步,我就把你儿子扔下去。”那个女人喝道。

“不!不不,我不过去,你不要为难松儿。”做母亲的忧心如焚,看着自己的孩子却帮不了他。

“魔女,我们慕容家到底与你有何仇怨?你三番四次的害我们?”慕容冰枫怒道。

“哈哈哈哈,那就要问问这位慕容夫人了。”她大有恨意。曲云裳闻言,惊奇地抬起头。

“曲云裳,你要么在我面前自裁,要么让我把你儿子扔下去。你自己选吧,哈哈哈!”

曲云裳脸色发白,她看看挣扎的儿子,缓缓抽出了自己的宝剑。“云裳!”慕容青云一把打掉她的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也不会让松儿有事。”

“慕容青云!你知道你的夫人是什么人吗?她蛇蝎心肠为人歹毒,你还护着她?”女人气极。

“你胡说,我夫人心地善良,是一个好母亲好妻子。你这毒妇休得胡言乱语。”

“毒妇?你喊我毒妇?哈哈哈哈。”女人笑声凄惨,“好,好你个慕容青云!”她将慕容冰松放到悬崖之外,孩子高声尖叫,双腿不停地踢着,一些小石子哗哗地滚下去,更加让人胆战心惊。

“曲云裳,你怎么还不去死?曲云裳……”那个女人疯狂的喊着,胳膊不停地动着,慕容冰松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面无血色,一双原本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他的大眼睛让我想起了云筑。我看着他,于心不忍,稚子何其无辜!曲云裳神色绝望,慕容青云和慕容冰枫神情担忧。我心中忽然迸发出冲动,我想救下那孩子。也许下一刻我和沈默都不会活下去,那么就让我临死前救下这个可怜的孩子吧,更何况慕容冰枫刚才还对我们无私地施以援手。我施展出踏雪无痕,出其不意地跃到那女人身边,一把夺过孩子。她的神志似乎有些狂乱,正全身心看着曲云裳,是以我的突袭获得了成功。我抱起孩子向慕容青云他们飞去。

“贱人!”我的身体忽然在空中定住不动了,原来那女人甩出一条丝带缠住了我。这时慕容青云已经跳了过来,那女人用力将我们向后一拉,自己也飞身过来抢孩子。孩子和我都被丝带缠住了,我无法将他甩出去。电光火石之间那女人已经飞了过来,慕容青云见无法抢到孩子,就顺势一掌向她劈过去。那女人似乎没有预料到,居然生生受了一掌,我看见她喷出一口血水,眼光中露出恨意、哀怨、难以置信。

“慕容青云,你好狠……”这一掌威力实在巨大,女人飞了出去,向悬崖外落去。而被她的丝带缠绕着的我和孩子,也被带着一起飞了出去。

“啊——”

“芷萱!!!——”我只听见一声凄厉的喊声从上空传来。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咱也来了把俗滴,搞了个落下悬崖~

某人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完结文。。。他说帮我完结掉:主人公一不小心掉下悬崖——挂了!全剧终!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