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木隆山

他们二人一语不发在夜幕下的林间飞驰,我使出踏雪无痕非常吃力的才能勉强跟上他们。两个时辰以后,来到一个峡谷口。

“大哥,这次连累了你。”吕施施道。

大叔挥挥手:“无妨,我也该出去走走了。再说也没损失什么,该收好的东西我都收好了。”

“你有何打算?”

“最近有一点线索,我想出去亲自查一查。”

吕施施激动起来:“是关于大哥大嫂的吗?”

大叔缓缓点点头。“我也要去。”吕施施说。

“不行!”大叔断然说道,“你这次惹的是武林盟主,如果你再在江湖出现,目标太大,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而我们要找的人在暗处,万一打草惊蛇就很难查下去了。何况你身负重伤,一定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不要急于一时。如果我有什么消息或者需要会通知你的。”

吕施施闻言,沉思良久,方道:“大哥说话言之有理,那么施施先回木隆山养伤。如果有什么消息你可一定要通知我!”

大叔点点头,转而看向我:“那她……”

“我带她回木隆山。”

“什么?我不要去什么木隆山!你们放了我吧,让我走。”我急了,苦着脸求他们。

“怎么?要回去找你的小情郎?”吕施施似笑非笑地瞥我一眼。

“什么小情郎?他是我的朋友、救命恩人。为了我他得罪了冥玦教,我必须回去看看他现在怎么样了。”

大叔忽然问:“你是说冥玦教?”

我点点头:“是啊,那个教主很恐怖的,我担心我的朋友。求你们放我回去吧。”

“哦?这么说来你还挺了解冥玦教的。你把你知道的说来听听。你朋友为何得罪了冥玦教也讲一讲。”

“大哥?”吕施施疑惑地看向大叔。大叔冲她点点头。 “这……”这中间关乎姬昱焰的个人隐私,在未确定沈默的状况之前,我不能进一步惹恼他。于是我想了想:“这件事情简单的说,是冥玦教主认错了人,想逼我做一件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我的朋友为了救我打伤了冥玦教主。后来我随吕前辈掉下了悬崖,我就不知道我的朋友是否被冥玦教抓走了,不过估计多半就是。”

大叔道:“依照姬昱焰的为人,你的朋友是活不了了。我看你不用回去了。”

原来他知道冥玦教主是姬昱焰。“不行,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我绝不能放弃他。万一他现在等着我去救他呢?”

“嗤,你有武功能从冥玦教救人?痴人说梦!”吕施施讥讽地笑道。

我心中一痛,的确,我现在要武功没有武功,要权势没有权势,拿什么去救沈默?我想起沈默嘴角滴血却仍对我微笑的样子,眼泪不觉涌上眼眶,他现在到底怎样了呢?“不管用什么方法,哪怕是用我自己去交换,我也一定要救出沈默!”我斩钉截铁地说。

大概是这句话我说得太有气势,一时间那二人倒愣住了。吕施施摇摇头:“你这女娃倒也有情有义。可是世上男人有几个是靠得住的?!”

大叔仔细打量我几眼,忽道:“姑娘,我此次出山便是对付冥玦教。冥玦教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如果你的朋友还活着,我一定救出他。”

“真的?”我简直万分惊喜,天上掉下大馅饼了吗?如果是真的,砸死我也无所谓。

“大哥?”吕施施不解地看着大叔,似责怪他为何告诉我。

大叔继续对我说:“此番就算你回去救你的朋友,也未必救得了他,反而可能是一个累赘。不如你跟吕姑娘去木隆山。我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不,我要去救他!我怎么能不去救他呢?”

“姑娘,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大局为重!你回木隆山照顾吕姑娘,顺便把你知道的冥玦教的情况都告诉她,让她飞鸽传书给我。这也是为救你的朋友出力啊。你想想,吕姑娘的伤好了,我们不就多了一份力量去救你的朋友吗?”这番话后来我想起来,是那么的不合情理,可是当时的我居然傻乎乎地认为很有道理。

“好……那你一定要救出他哦!他叫沈默!本来是冥玦教的左使。你看见他,就说你是秦芷萱的朋友。”我犹豫半晌,勉强答应了。

“沈默?秦芷萱?好,我记住了。那么就此别过,后会有期!”大叔双拳一抱,转身就走。

“一定要救他出来啊!”我挥手喊道。

“大哥,多多保重!”吕施施道。

大叔走后,我忽然觉察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本来认为吕施施是坏人,可是现在我却与她成了一伙。她是坏人吗?好像不是,可是她毕竟在慕容山庄挑起过事端,致死了一些人。曲云裳是好人吗?好像不是,可是比起吕施施害死那么多人来说,她似乎只是因为爱情伤害了一个人而已。……好人,坏人?我真的分辨不清了。我皱起眉头,痛苦地拉着自己的头发。

“哭丧着脸干什么?还不快走?”吕施施喝到。

我白了她一眼,怏怏地跟在她后面。

闷头走了一段路,她忽然说:“你以后千万不要出现在曲云裳的面前。”

“为什么?”我疑惑地问。

“哼,你以为刚才那把火就不包括想杀死你吗?”

“我?”

吕施施显然气急:“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蠢死了!你知道了她的丑事,她当然要杀人灭口啦!”

我一寒,看来我还是不够习惯江湖生活。在这些血雨腥风之中,对人性的认识太不够了!

我叹口气,我当初的理想是成为一个幸福的米虫。可是现在呢?却在江湖飘零。我好想莫言他们,我只想回到一个单纯的环境中,过上简简单单的生活。救出沈默后,我就“退出江湖”吧。

吕施施雇了辆马车,与我装扮成母女,一路西行。十日后平安到达木隆山。

木隆山山清水秀,虽比不上无忧山云雾缭绕、一派仙山模样,但是也算树木灵秀、花草繁盛。

吕施施带我走一条秘道,刚从洞口出来,一个身影飘落在我们面前。“施施!”那身影激动地按住吕施施的双肩。“风哥。”吕施施微微一笑,“总算到家了。”然后晕了过去。

那人扶住她,口中不住的喊:“施施,施施……”此中年男子虽不似慕容青云、姬昱焰那等风神俊朗,却也是一表人才,举手投足之间颇有成熟男人的稳重魅力。

“她被人打伤了。”我插嘴道。他似乎才发觉我的存在,急忙问道:“是谁?”

“慕容青云和一个大叔。”

他听见慕容青云的名字脸色一变,叹口气,抱起吕施施疾驰。我赶忙追了上去。

依山傍水的一个小院子,虽无什么彩砖华瓦装饰,但质朴却不简陋。里面有竹子做的小桥亭子,具有江南庭院的风格。

男人替吕施施疗伤完毕,让我烧来热水帮她清洗伤口、敷药。完毕后,吕施施悠悠醒来,我请他入室。

“风哥。”吕施施气息微弱地说。我没料到她伤得如此重,看来一路上都是硬挺着。

“施施!”男人加重语气,“你这是何苦?上次的伤还没好,你又跑出去……你,你可知道你自己的身子?你这样不爱惜自己,让我……让我的治疗都白费了。”我暗自瘪瘪嘴,这个男人对吕施施的情意连瞎子都看得出来,那最后一句话分明是言不由心。

“风哥,我有大哥大嫂的消息了!”吕施施支撑着坐起来,男人忙给她垫上一个靠枕。

“他们如今身在何处?”男人大吃一惊。

“呜呜呜,他们已经去了!”吕施施哭泣起来。

男人错愕:“这怎么可能?!大哥武功盖世,当日便在武林鲜有敌手,再加上大嫂的奇门(&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遁甲,想取他们二人性命是不可能的!”

眼泪从吕施施的眼中不断落下,打湿了面纱,她可怖的容貌透过面纱显露出来。男人拿着帕子温柔地替她擦去泪水:“别哭,慢慢说,你是如何得知的?也许消息并不确切呢?”。吕施施接过帕子,边擦拭边说:“我本来也不信,可是你想想为什么他们二十年来杳无音讯?有人说他们拿了无忧宫的至宝躲起来了,这鬼话在二十年前我就不信!以他们的人品心性怎么可能贪图一个传说中的宝贝?更何况是无忧宫的东西!这次我落下悬崖……”

“施施?!”男人惊得站起身来。

“我这不是没事嘛。”吕施施嗔怪地说。

男人眉头紧锁:“你总是这么任性,万一你……”

“你听我说!这次我落下悬崖遇见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男人扬眉。

“梅姐姐的师兄!”

“你确定?”

“不错,我确定。我问了很多关于梅姐姐的事情他都知道。他还会无忧宫的武功。”

“是他告诉你……”

“正是。他亲眼看见大哥大嫂被一群人围攻而死。大嫂的坟头我去拜祭了,但是他说,没有找到大哥的尸身。”

“究竟是何人所为?”

“据他说是由一个神秘人牵头,招揽了一批武林高手,其中一人武功极高,是当世绝顶高手,他却从未见过、听过此人的武功。当时所有人都蒙着面。他至今也不知道由哪些人所为,但是他说最近得到一点线索,要去查探。”

“他是如何幸免于难的呢?”

“他跟那群人是一伙的。”

“什么?”男人大惊,我也听懵了。

吕施施顿了顿,叹息道:“风哥,你还记得起大哥大嫂的样子吗?”

“我怎么会忘记!大哥他年纪轻轻就以一剑名震江湖,大家都说他日后的成就必会超过剑仙。他不但武功高强,还义薄云天,那样风采卓绝、气度非凡的男子真是当世少有。”

“的确,大哥他当年可是引得许多江湖女子一见倾心、再见失魂。”吕施施微笑,“还有大嫂,她是这世上最让我钦佩的女子。她明明美得像天上的彩云,她却从不在意自己的容貌。她洒脱、见识广博、有胆有识……全天下只有她这样的奇女子才配得上我大哥,不,应该说他们二人最相配。”

“神仙眷侣啊!”男人说着,眼睛大有深意地看向吕施施。吕施施仍沉浸在回忆中:“大哥他生平淡薄名利,可是那一年却参加了华家堡的比赛。他力拼众人、连过三关,最后却只要求得到一株天山紫雪莲。他把那世间罕有的雪莲送给了梅姐姐,啊……那一次可是把整个武林中的女子都嫉妒坏了。”吕施施莞尔一笑,居然像年轻了好多岁,脸上的疤痕看上去也没那么丑陋了:“包括我呢。我虽然被人称为‘武林第一美女’,可是看到梅姐姐,我就知道了,一个人的魅力不是依靠着美貌。可是话说回来,她又偏偏生得那么美。那一年的华家堡,我真的好怀念。”

他们二人似乎都陷入了回忆之中,忽然男人说道:“那他们的孩儿呢,二十年前他们失踪的时候不是刚生下一个女儿不久吗?”

“也死了。”吕施施深深地叹口气。他们都沉默了。

良久,我按耐不住好奇,问道:“那山谷的那个大叔为什么要参加围杀他们呢?”

男人也疑惑地看向吕施施。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哼哼。梅姐姐的师兄告诉我,他被那神秘人利用了。神秘人答应他,只是要夺取大哥大嫂手中的宝贝,并杀死大哥报仇。事成之后就让他带走梅姐姐。他因为一直爱慕着梅姐姐,一时心魔缠身,糊涂中答应了那人。等到行动那日,他却发现神秘人并不放过梅姐姐,于是他拼命去保护她,但是最后寡不敌众,反而是被梅姐姐将他挂于悬崖下面,侥幸逃过一劫。但是大哥大嫂却都牺牲了。”

我想,那一定是一场非同寻常而又异常惨烈的生死之战。看过那幅母子图,我能感受得出作画者对于画中人深厚的感情。这对恩爱夫妻一定会生死相随。

美好的东西注定不能长久吗?这对夫妻的遭遇让我很惆怅。

待在木隆山的第十天,吕施施收到大叔的飞鸽传书,告知我沈默被救出来了。我惊喜交加:“他还活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不会死!怎么救出来的?大叔怎么这么厉害?姬昱焰可不是一般人啊!难道说大叔比姬昱焰还厉害?可是他是一个人啊!……”

“停!你的问题真多。你别管那么多,反正你的小情郎平安了,你可以放心了。”吕施施打趣我。

我红了脸:“我们不是……”

“好啦,不用解释了。他现在很安全,但是怕冥玦教再找到他,所以你现在还不能去找他,以免引起冥玦教的注意。”

我点点头。于是我继续留在木隆山。

这天,那男人经过我身边——他似乎总是看不见我,忽然道:“你是来找我治毒的吧?”

我虽然感叹他总算对我聚焦了,可是却很奇怪:“找你?治毒?”

“你不是中了火蝴蝶吗?”

“是啊。”

“那不是想找我治吗?”

“你是……”

“柯奕风。”

“你就是柯奕风?!”我的眼睛瞪得如铜铃。

柯奕风不是失踪二十年了么?等等,难道……“难道你这二十年都跟吕施施隐居在这里?!”我惊问。

“是。施施她中毒很深而且中了几种相生相克的毒,这些年来我一直不停的治疗她。我真惭愧,愧对‘解毒圣手’这个称号。”他目光黯然。

“吕前辈她……她的毒还没治好?”

他摇摇头:“我希望她安心养病,没想到她居然还是放不下过去。”

“这样啊,我看她‘毒仙子’当得很神气,还以为她身上的毒都解了呢。对了,她的那个教派叫什么名字啊?”

“教派?毒仙子?”柯奕风诧异地看着我。

糟了!难道说他还不知道?

“啊,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我溜出两步,回头又道:“改天给我解毒啊。”

“施施,你居然瞒着我?!”木头房子实在不够隔音,不是我想偷听哦。哎,都怪我多嘴,看来这场争吵是我引起的。

“我不过是怕你担心嘛。”

“你不是答应我忘记过去的吗?为什么还要去对他纠缠不清?”

吕施施似乎听到这话怒了:“什么叫‘对他纠缠不清’?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施施,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他当年对你那样无情无义,你为何还要一直想着他?这么多年了,你就……你就不能忘记他吗?”

“我要报复的人是曲云裳,你扯上他干什么?”

“施施你不要骗我了,你也不要骗自己。你出山去,说是报仇,不过是因为不甘心,还惦记着他。”

“你!柯奕风,你不要管得太宽。我就是惦记着他,我就是想去看他,与你何干?”我偷偷扒在窗户上,看见吕施施狠狠瞪了一眼柯奕风,有些恼羞成怒。

柯奕风脸色惨白:“这么多年来……你终究,终究还是……哈哈哈,我,我又算什么东西,可以去管你?是我唐突逾越了!”

吕施施咬紧嘴唇,身子似乎抖了一下。柯奕风那两句话语气凄厉,声音都变了。

“你多多保重吧。”柯奕风颓然道,转身而去。

吕施施愣了一下,却并没有喊住他。

哎,这两个人啊。柯奕风明明喜欢吕施施,但是居然二十年都没攻下美人心!吕施施心中其实也有柯奕风,可是自己却偏偏不知道。他们同甘共苦的情义如此难得,难道就这么散了?

“吕前辈,这,这件事情都怪我,是我,多嘴了。”我进屋吞吞吐吐地说。

“哎,此事也怪不得你。你又没有说假话,是我对不起他。不该瞒着他。”

我心中暗道,这话刚刚你怎么不说出来呢,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吕前辈……”

“别前辈前辈的,想提醒我很老了吗?”她瞪我一眼,显然心情不好,手中狠狠抓着一块桌布。

“呃,哪里哪里,前……吕姐您当然不老,反而是魅力无穷呢!您看像柯奕风这样气质不凡的男人能陪您待在这深山二十年,还尽心尽力不求回报,您说您是不是魅力很大?”

吕施施呆了半晌,苦笑道:“何况是面对我这样容貌丑陋的女人,他都不嫌弃是不是?”

我的小心脏一抖:“不不,俗话说的好,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要柯前辈觉得你美,你就是世上最美的人。”

吕施施似乎笑了一下:“鬼灵精的丫头,你想说什么?”

我咳嗽一下:“有句话说‘失去后才知道珍贵’,我真的希望吕姐你不要因为念念不忘‘得不到’而忽视了身边最最珍贵的。柯前辈对你的感情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感人的爱情!所谓‘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人’。换成是你一直想念的那个人,你觉得他对你会像柯奕风这样对你吗?世间有几人能做到像柯前辈这样的?这样的情深意重,你果真是铁石心肠、不曾感动过?”

吕施施沉默不语。我退出去,走到房门的时候补充了一句:“人生有多少个二十年?”

柯奕风两天都没有回小院。吕施施装作看风景,张望了几次。第三天她终于忍不住出门去找他,当然是我猜的。而她走后,恰巧柯奕风回来了。

柯奕风交给我几个大包和一张纸条:“上面都写清楚了,你要照顾好施施服药,她总是小孩子脾气,不喜欢喝药。你记得一定要拿醉红枣哄她。她想必是生我的气了,我且出去采几天药,让她消消火。”

他犹要絮絮叨叨地嘱咐我,我给他倒了杯水。哎,这两个人哪!

吕施施回来了。我指了指桌上的药:“他丢下这些药就走了。”

她一怔:“他回来过?怎么不等我?他还说什么了吗?”

“他说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也该出去走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还回不回来。”

“他,他真这么说?”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啊!想不到我看错了人。我还当他是个重情重义的汉子,没想到吵了两句就跑了。吕姐啊,我看你讨厌他是对的。这种人长得又不好看,又没什么权势,除了会解解毒,一无是处!”

“你闭嘴!不许你这样说他!奕风他是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我不信他会丢下我。”

“不信?人都不辞而别了,你还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应该为谁付出的。他做到今天这步也不容易了。我看他是受不了了。不过无所谓啦,反正你又不喜欢他。你再找几个佣人来服侍你算了。”

“谁说我不喜欢他?”此话脱口而出,我愣了,吕施施自己也愣了。

“你喜欢他?你不是喜欢慕容青云吗?柯奕风哪比得上慕容青云?”

“住嘴!柯奕风他用不着和任何人相比,他就是他!世界上没有人能取代他。”吕施施脸都气红了。

“施施!”一个激动的颤音出现了。柯奕风颤巍巍地从房里挣扎着跑出来,一把抱住吕施施。嘿嘿,看来我的软骨散加哑药放的份量正好。如果我会点穴多简单?害得我只能选择下药,幸亏当时柯奕风心不在焉没有发现。好啦,功成身退,我还是很识趣的。我正要退出门,只见柯奕风一脸幸福地对吕施施说:“跟我去紫竹林!”吕施施从吃惊中已经缓过来了,在脸上闪过恼怒、羞涩、幸福种种情绪后,轻轻点点头。然后我就看见他们携手从我眼前“嗖”地飞走了。

多么完美的结局啊!我成全了一段伟大的爱情!

可是!

可是为什么他们一走半个月都没回?紫竹林是什么地方?我还等着柯奕风给我解毒呢!老天啊,早知道等我解完了毒再成全他们好了。这一对沉浸在幸福中的人啊,完全将本人遗忘了,我每日守望在门口望眼欲穿,都快成望夫石了我。

看着屋里的粮食越来越少,我决定离开木隆山。因为医仙给我压制毒性的药已经不多了,我还是去找医仙解毒算了。热恋中的人太不靠谱了,我可不想在木隆山毒发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