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水与火的爱恋(上)

如今我是楚府最得宠的楚三少爷身边最贴身的小厮,日子过得那是相当的滋润啊。府中管事丫鬟小厮杂役通通都对我笑脸相迎,时不时还用点小恩小惠讨好我。就连楚家大小姐楚丝叶也对我说:“伺书,你现在是三哥哥身边最贴身的人,你可得帮我把他看好了。如果有什么女人想接近他或者打他的主意,你都要告诉我。”并赏赐我一锭银子以示拉拢。哈哈,不管是小恩小惠还是银子,我都来者不拒。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咱只能靠人吃人啦。嘿嘿,狞笑。

我以为楚皓月会立刻展开花天酒地的生活,我顺便也能观摩一下古代的腐败生活,哪知他只是每天老老实实的上班,平平静静的下班。偶尔还跟我谈论一下诗词。我给他背了一些名作,他总是狐疑地说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我就说是从某本失传古书上看到的啊,或者假托是家乡无名的秀才写的啊等等,蒙混过去。

楚皓月去司部衙门上班的时候,我就去大街上溜达,专进“秦记”铺子。可惜我使出无数花招见到或打听到的老板都不是莫言。我不免有些失望。不过京城很大,我还有希望。

这天刚遛达回府,楚丝叶身边的丫鬟来说小姐找我。我过去一看,楚丝叶正陪着一个小姐闲坐喝茶。那位小姐低眉敛目,娴静似水。抬起头来看人,却又似春风一样令人舒服。她微笑着对我说:“你就是楚大哥的书僮伺书?”我点头答是。她于是要求我讲一讲我们一路上发生的故事。美人相央,岂有不应之理。

我便将我们与黑衣人一战讲与他们听。“那天是昏黄昏黄的,那地是崎岖不平的,那贼人是凶狠歹毒的……”我讲得那是激动人心扣人心悬啊,比如楚公子如何躲过背后一刀接着飞身砍倒两人紧接着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落地时正好一脚踩到一个黑衣人身上,比如伺剑是如何的忠心护主可惜技不如人反倒要主子帮忙最后被扔上了马车,比如司空大人是如何的潇洒以至于抖开的剑花都划成了一朵牡丹顺便刺瞎了两人……我讲得实在是太精彩了,不仅小姐们听呆了,连周围的丫鬟小厮们都围聚了过来。正当我吐沫横飞正待形容一下领头黑衣人的邪恶容貌之时,不知哪个听故事听得忘记了规矩的小厮不识时务地插嘴道:“那当时你在干嘛?”

“我……”我结舌。

“他当时趴在马车下面!”一个男人高声道。众人哄笑。

我正待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识好歹揭我老底的人,回头一看,原来是楚皓月。我收起脸上的恼怒,恭敬地说:“今个儿公子怎么提早自己回了?”

“是你讲故事讲得忘记了本公子。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不是赵大去接我,公子我要走回来了。”

我还没答话,那位小姐柔声开口了:“对不起了楚大哥,是我不好,我让伺书讲故事,一入迷就忘记了时间。”

楚皓月笑笑:“无妨,我不过是挤兑他两句。倩瑶妹妹不要多心。适才母亲与我说你要在家里住几天?”

倩瑶羞答答地说:“是,打扰你们了。”我看见楚丝叶偷偷瘪了瘪嘴巴。

楚皓月说:“哪里。这也好,让叶儿跟你好好学学,别成天介姑娘不像姑娘家的。”

楚丝叶终于忍不住了:“哥,说了半天提到我还不是好话。哼,你,你过分。我不理你们了。”说完,脚一跺,跑出了房间。

我瞧无人再关注我,偷偷退出门,打算去找点吃的喝的。做下人就是命苦,讲故事讲得口渴了,也没人给杯水喝。

路过花园的时候,却发现楚丝叶一个人揪着花花草草生闷气。我正要缩头缩脑地躲过去,谁知她喊道:“伺书,你过来。”没办法,我只好走过去听她发牢骚。

“你说月哥哥他怎么回事嘛。这个乔倩瑶有什么好的,成天扭扭捏捏拿腔作势的,我看她就是装柔弱,要月哥哥可怜她。哼,自从月哥哥救了她以后,成天跟个苍蝇似的,老往我们家跑。偏偏母亲还很喜欢她,真是的!她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有个尚书爹爹嘛。我爹爹是当今翰林院第一大学士,也不比她家差。”她一个人唠唠叨叨一大堆,看来是在心里埋怨很久了。我暗暗摇头,这学士比尚书还是差远了的啊。

“伺书,伺书。”

“嗯?”

“你在想什么嘛?有没有听我说嘛。你说月哥哥会不会喜欢她?”她瞪大眼睛看着我。

“乔小姐温柔贤淑……”她恶狠狠地一瞪,我赶紧说,“好是好,可惜我们公子喜欢的不是这种类型。公子武功盖世,自然要找个活泼一点、能说到一块去的夫人。像乔小姐这样走路都要歇歇的弱女子肯定不适合公子。”

楚丝叶满意地点点头,忽然急道:“不对!按你说,那林敏之不就适合我哥啦?她爹爹原本是个将军,前些年立了军功封为侯爷,哼,她就自持是个侯爷小姐。其实还不是武夫出身。成天舞刀弄枪的,哪里像个姑娘家?老是逼着司空星带她来我家,烦都烦死了。可惜她脸皮太厚,我们不待见她都不知道。”

她转头问我:“你说我哥会喜欢她吗?”

“这个,既然公子那天对她说了那样的话,自然是不喜欢她。”

她转忧为喜,开心地笑了:“是了,我怎么给忘了!”她喜笑颜开地盯了我半天,我正发毛,她说:“伺书,你真好。跟你一聊天,我高兴许多。以后啊,你帮我看好哥哥,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不知道,盯着我哥的人多着呢,只是那些还不像这两位这样离谱。”

她心满意足地走了,我耳根总算清净了。楚皓月啊,你的破事还真不少。一个侯府小姐,热情如火;一个尚书千金,柔情似水。你该如何选择呢?再加上一个恋兄情结极其严重的妹妹,一个不会被世人接受的爱人司空星,你头疼去吧。

我继续调查京城“秦记”或者“秦家”,这一日碰上了一桩恶霸欺压弱小的事情。原来一个穷苦大爷每日勤勤恳恳卖汤圆,打出了名头,生意开始做得顺风顺水。某恶霸开始眼红,硬说大爷摆摊的地方属于他家,不但要老人家离开还要把以前摆摊的时间算租子,交一大笔钱给他。我气愤不已,却苦于没有武功揍他。于是打探到他的住处,趁夜跑去用迷药将他一家迷倒。拿走一些银两送往那位大爷家,留字让他不要声张。但是又担心这恶霸猜出我为何而来,以后去找老人家算账,于是墙上留言:你三年前得罪了我,我暂且留你性命。往后再仗势欺人,丢的就不仅仅是钱财,还有你脖子上的脑袋!写完了得签个大名啊,不如学习佐罗吧,留下一个大大的Y,这是我玉面郎君的标记。

果不其然,这件事第二天就传遍了京城。账房小厮大柱跑过来对众人激动地说:“大家知不知道,我们京城又出了一位大侠。”我混在人群中低调地得意地一笑。他把恶霸家里发生的事情和墙上留言说了一遍,众人忙问:“何人所为啊?想必此人练了三年的功夫,特地来报仇的。”大柱见众人都围着他,觉得特有面子,中气十足地喊出:“这位大侠人称‘京-城-丫-大-侠’!”

我一口气差点噎死,京城丫大侠?!

有人问了:“丫大侠?有何深意?”

大柱:“他单单留了一个大大的‘丫’字为名。不解其意。我猜这大侠没准是个女侠,女人嘛就是丫头啊,所以留个丫字。”我吐血内伤。

天哪!我要一雪羞耻!于是我特地在街上暗暗访查,又找出几件不平之事。依旧用迷药加上我的无敌轻功,居然一一得手。当然钱财都用于济贫了。不过我后来的留言均是:我踏月色而来 玉面朗君。

于是乎,玉面郎君一时成了京都女儿闺梦中的翩翩情人,男儿口中的英雄,卑劣之人的噩梦。顺带连城里保镖护院的工资也上涨了。

这日我舒舒服服的在树荫下小憩片刻,眼睛一睁,楚皓月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他张嘴吐出几个字:“京城丫大侠。”

我sc了!

我装傻:“公子你说什么鸭大侠鸡大侠的?”

楚皓月嘴角勾起:“你别装傻充愣了。谁让你第一次作案就从我房顶上走过呢?后来又每过两三天就在夜里同一时刻从我房顶上走同一路线?”

我呆了,回神后嘟囔着:谁让这条路线出府最近呢。暗自懊恼,我怎么偏偏从他头顶上走过?

他轻声一哼:“你以为你真的每次都顺利得手?”

“这话什么意思?”

“你去城西王大麻子家,人家家里窗户都没关好,你一个劲往里面吹迷药,你迷谁啊?还有城东李大江家的看门狗,你以为它们吃了你包了迷药的包子?”

“啊?”我很意外,“那,那他们怎么都倒了。”

他摇摇头:“是我用石头点的穴啊。”

“是你?”

“反正最近闲着也是闲着,看人穷忙活也挺有意思的。”

我斜斜看他一眼:“你为何揭穿我?有什么目的?”

“我是看你越玩越开心,越玩越大发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楚家的人,我不想你出事连累了楚家。”他淡淡说着,手上甩着一把匕首。

我伸个懒腰:“最近正好玩够了,打算歇一歇。”

“好,丫大侠,我们一言为定。”

我听见这称呼就火大,实在忍不住了:“什么丫大侠?那是Y,你懂不懂?Y!不是丫,你丫才是丫大侠!我是玉面郎君!”

他不屑地说:“什么外啊内的,歪啊正的。嗤!总之给我老实点。还有,你现在可是又有把柄在我手上,以后给我乖乖听话。”

我忍,我在脑海中化身为《街霸》游戏中的春丽用她的必杀技百裂腿、鹤踢就、气功拳把他扁了个十遍八遍,打成猪头,然后长舒一口气,压着嗓子说:“是,公子。”

司空星提到的聚会终于来了。晚上,楚皓月收拾打扮一番,穿上一件宝石蓝的云水袍,衣领袖口均为银色,玄色绣丝,腰间再扎一条银光闪闪的腰带。这个老孔雀!头上还戴一条嵌宝石的发带。他看了我一眼,勉为其难地说:“这次倒罢了。赶明个儿让总管给你置几套衣裳。”嘿,敢情这孔雀身边还得弄个亮闪闪的山鸡?

自从回家后,那马车也一改在外的朴素模样,早就换上金光闪闪的缎子和马笼头。今晚也派上了用场。我们一行人就这样拉风的去了聚会地点。

相思楼?我心中一动。进去一看,房子里挂着轻纱幔帘或者珠帘,将空间分隔开,倒有点类似如今讲究情调的酒吧。墙壁上挂着一些诗词书画,清雅不俗,其中就包括王维的那首《相思》。就连悬挂的灯笼也都各式各样,形态不同。

楚皓月等人已经包下了一个包间,但是想换到另外一个雅间去,伙计很为难,于是请来了老板。我有些期待,老板会不会是……?

结果我失望了,不是莫言。老板鞠躬道:“那间雅间已经被人包下了。各位爷不要见怪。其实这间也很不错,正对花园,空气好。”

有人囔囔:“老板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老板哈腰道:“各位各位,我知道诸位爷都是富贵之人。只是这天子脚下非福则贵,无论是哪位小人都得罪不起啊。还请诸位饶了小的,不要为难小的。”

楚皓月说:“也罢,没工夫跟你闲磨牙,快快上好酒好菜!”聚会正式开始。

这些人大多都是世家子弟,基本全在朝廷供职,互相称兄道弟。酒过三巡,不免都有些醉意。其中一个脸颊酡红,双眼迷离地说:“楚、楚兄,那、那是你新收的小厮?不错,来,跟我、喝上一杯。”

司空星闻言,微微笑着却又不言不语地看过来。楚皓月头也不抬:“嗣文兄太看得起他了。可惜他酒量不好,当众丢脸就失礼了。”

那人不悦,却不表露,仍是笑嘻嘻地向我走过来:“来,小兄弟,我们喝一杯。”

我上前一步拿住酒杯一饮而尽:“多谢大人看得起!”

“好!”那人叫好,转头对楚皓月说:“楚兄,这~小厮不错,识~趣。我、喜欢。不如楚兄割、割爱与我?”

楚皓月一笑:“不如你问问他?他愿意就行,反正我们楚家是不会强留不想留下的人。”

我拿眼瞟了一眼楚皓月,他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这位钱大人如今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前途无量。”

钱嗣文故作谦虚却又开心大笑:“哪里哪里,哈哈哈。”

楚皓月趁机在我耳边轻声说:“丫大侠,你知道怎么做了?”

我怒目而视,他戏谑地看着我。我只得故作惶恐:“多谢大人抬爱,但是小的资质平庸,恐怕服侍不好大人。而且,而且楚大人于小人有恩,我已发誓留在公子身边,公子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里,公子说东施好看我就不能说西施最美,公子要天上的星星我就不敢捞水里的月亮。总之,公子在,小的就在,一辈子伺候公子。小的,小的恐怕没有福气跟着钱大人了。”

“好啊。”“妙哉妙哉!”“感人肺腑啊!”众人七嘴八舌。

钱大人摇摇头:“没想到楚家居然能教导出如此家仆,我等自愧不如啊!”

我到花园里透透气。不一会儿楚皓月提着一壶酒出来了。他看看我:“刚才为何要喝那杯酒?”

“不想公子和大人伤了和气。”其实我是怕他们啰嗦半天太麻烦,不就一小杯酒么,一口喝掉多干脆?再说尝尝这上好的古酒也不错。

他顿了一下:“你竟会为我考虑?”

我没有作声,只听月夜下虫鸣声声。他不知怎的拿出了两个杯子,满上酒递给我一杯。他说:“上次,我上次责罚你,你可还怪我?”

我“滋”喝完酒,说:“不记得是不可能的,不过也谈不上恨你。我们不过是观点不同罢了。不过你若歉疚的话,以后补偿我一下好了。”

“你刚才的那番话?”

“随便说说,你可不要当真啊。我还是希望你能放我走的。”其实我现在也不是走不了,只是找到莫言他们之前暂且落个脚而已。

他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你是随便说说,只是不想能说得那样漂亮。”一仰首,也喝完了杯中的酒。与我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