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不能说的秘密

过了两天,伺剑和赵二奎回来了。伺剑已经完全养好了伤。他见楚府第一小厮的地位已经被我夺得,非常地不满。一回来就开始收复失地,把伺候楚皓月的事情都抢光了。我暗暗高兴。

楚皓月从司部衙门回来,伺剑跟在他身后。他看见我,脸色一沉:“伺书!”我正和府里的一群小厮侃大山侃得正开心,眉飞色舞讲得那是津津有味。闻言只得恋恋不舍地停下,极不情愿地走到他跟前:“公子有何吩咐?”

他道:“你是我的书僮,正经事情不做,整日不是和丫鬟厮混,就是和这些小厮磨牙闲扯。你成何体统?”

我撇撇嘴巴,上次和几个丫鬟交流护肤经验被你看见,训斥了一顿,再也不让丫鬟们接近我。这次你又不让我跟小厮们聊天。你难道就是想闷死我?我拖着声音说:“公子教训的是。我再也不敢了。”他狠狠瞪了我一眼。伺剑暗暗得意地笑了。

伺剑虽然抢了很多事情做,但是我毕竟是楚皓月的书僮。楚皓月在书房的时候,我就必须去伺候着。以前他在书桌前写字看书,我就在门口站着候着。现在我就在书房里坐着,自己弄杯茶喝着。他也没说我。可是依旧很无聊。于是就从书架上找几本书,一边喝茶一边翻看。某次伺剑看见了,大吃一惊。我才不管呢,反正已经闹开了,看我不顺眼赶我走是最好。

一天,楚皓月写字,忽然喊道:“磨墨。”我抬头看看,确信除了他只有我在,就起身去给他磨墨。一不小心放多了水,将墨汁溅道了楚皓月和我自己的身上。他瞅瞅我,瞧瞧身上:“你这个月的工钱用来赔这身衣裳。”我怒,我的钱被他拿走了,后门的兼职被他禁止了,现在连每个月才几钱银子的工钱也被他剥削了。我真是身无分文了。

突然有一天,整个楚府一下子闹哄哄起来。仆役们穿来穿去,个个都慌慌张张却又喜气洋洋。我抓住一个人问什么事情,原来是朝廷要派人来宣读圣旨了。

这个场面我倒没见识过,要不要去看看呢。可是转念一想,去了得下跪啊。于是躲在书房看书。看着看着,居然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日薄西山。我伸个懒腰,抹去嘴角的口水,忽然吓了一跳。原来昏暗的书房里还站着一个人。暮色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说:“明天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是,公子。”他半天没动也没作声。我从椅子上站起来,看见一道黄色的圣旨被随意丢在书桌上。我问:“公子,今天皇上给你下什么圣旨了?”

他说:“皇上说我对于凤城一案有功,升了我的官,赏赐了一些东西。”

“恭喜恭喜。不知凤城一事如何解决的,朝廷赈灾了吗?老百姓现在情况如何了呢?”

他深深看了我一眼,说:“凤城城守刘志隐瞒灾情不报,斩!西北粮仓严重亏空,经查仓吏渎职,斩!其下其他官吏论罪处罚。朝廷早就开仓放粮,凤城一带基本安定下来,百姓还在领粮。”

我点点头:“积于不涸之仓,藏于不竭之府。民以食为天,这粮库是国之根本。硕鼠硕鼠,无食我黍。此硕鼠不除,不足以平民愤。”

他道:“看来多让你读几本书,果然有用。只是,这硕鼠并未除啊。”

我一愣:“不是仓吏么?”

他摇摇头:“他不过是只替罪羊而已。”

看来这朝廷的事情也挺复杂的,我随口说道:“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国家这么大,各地捐点税款出来,国库再拨一点,凤城的灾后工作也不难办。”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暮色中,只看得见他的眼眸闪闪。

“是啊,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洪水无情,人有情。众志成城,抗击非典……呃?啊那个这个,我乱说的。”

“哧哧。”他居然笑了。

第二天他回府对我说:“我把皇上赏给我的东西都捐出去了。皇上大为赞赏。其他官员只好纷纷效仿。这次,倒是你立功了。”我一想,嘿,此人还真是会讨皇上喜欢。

这天原来是端午节。京郊的玉水河要举行赛龙舟。楚皓月带着我、伺剑和几个随从一起前去观赏。原本我们是坐在一个临水的酒家的二楼,视野颇好。可惜不知何人喊了一声:“花魁来了。”突然涌上来许多人,将二楼的窗户都占据了,还有不少人往前挤。

我奋力挤到窗户边,想看看花魁是何种风采。只见一艘彩船飘然而过,船头站着一位白衣翩翩的女子,那迎风而立的身姿,绝代风华。我只觉有点眼熟,想再靠近看看她的样子。不觉将手搭在了前面的人的肩膀上。那人猛然一回头,差点撞到我的鼻子。我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却发现是楚皓月。晦气,我瘪嘴换了个窗户,仔细一看,那人们口中的花魁居然就是无双!我打听到她在一个叫“彩衣坊”的青楼任头牌。不过并不打算去找她。

司空星不知从哪钻了出来,悄悄问我:“他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我摇摇头,楚皓月最近既没参加什么聚会,又没去什么娱乐场所,司空星根本不必担心。

他纳闷地说:“那他为何今日要捐东西?害得我也捐了一大笔银子。我还以为他受什么刺激了呢!还说什么‘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嗐!”

“人人都在看龙舟比赛,为何二位要找僻静之处密谈啊?难道在说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楚皓月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慢悠悠地说。

司空星干笑一声:“小月。”

我知趣告退,以免某人乱吃醋伤到无辜。

过了几日,大管家忽然亲自捧了几套衣服给我。说是公子吩咐特地给我新做的。我打开一看,居然都是上等的面料,式样也颇为时新。这孔雀还非得别人陪他一起孔雀?

晚上,楚皓月通知我换上新衣陪他出门。路上与司空星会合。司空星不时瞟瞟楚皓月,几次欲言又止。他打马故意落到我身边,偷偷对我说:“你还说他没受刺激?那他为何要去清风轩?”

“清风轩?吃饭的还是听曲的地方?”

司空星差点气闷得从马上掉下来:“是去找小倌的地方啊。他以前去过的,结果把人家头牌打得半个月没起床。你说他还去干嘛?是不是想去打架啊?”

“你们俩又在嘀咕什么?还不快走?”楚皓月回头喝道。我们只得打马跟上。

我一路上寻思着,想必是这楚皓月要求太高,那头牌服侍不周,或者是因为司空星来这种地方而吃醋。

清风轩到了。楚皓月让司空星先行,带着我和伺剑紧随其后。

一个看似“老鸨”角色的男人一见司空星,眼睛一亮,亲热地上来挽着他的手。待他仔细看清后面的楚皓月,脸上一惊,言语神情间有些不安起来。大概是得到了小厮们的通传,几个小倌从楼上下来了。其中一人眉目如画,眼角眉梢都似带着春风,他先是含笑看向司空星,等楚皓月一出现,他立刻脸色刷白。其他小倌也都面面相觑。

司空、楚二人落座。当家的紫衣男人让小倌们排成一行,让他们挑选。我逐一打量,看完一个概叹一次:如此美男子,随便哪个都可以在现代社会当个明星啊。有的身材健硕颇有男人味,有的容貌俊朗风度翩翩,有的姿容媚惑竟比女人还娇俏,有的容颜尚嫩恰似美少年……我暗暗流口水,今天真是大饱眼福。

楚皓月点了两人陪他喝酒,司空星也挑了两个。楚皓月身边的一个就是那个清丽的头牌,另一个年纪较轻活泼讨喜。司空星不放心地看了楚皓月半天,见他没什么举动,放心下来,逗弄着身边的小倌。我暗暗纳闷,这二人唱的是哪出戏啊?

觥筹交错,丝乐靡靡。不知楚皓月是不是喝多了,竟然给(&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我和伺剑都赐坐了,还允许我们各自挑一个小倌。伺剑脸儿一红,飞快地跑了出去,嚷嚷着到外面去等公子。我则毫不客气地坐下,挑了半天,挑了一个比金城武还帅的美男子。

酒被一瓶瓶的往那两桌上端,没多时,司空、楚二人及身边的小倌都喝得醉醺醺的,眼色迷离。我身边这美男子不仅人帅,还很懂音乐。我们聊着玉德国的乐器,谈论一些曲目,十分投机。

忽然我感觉周围异常的寂静,抬头一看,众人都小心翼翼地看向一个地方。我扭头一看,楚皓月正捏着那个清丽头牌的下颌,一点点靠近他。司空星惊吓得下巴都快掉了,他身边的两个人一个把酒倒洒了一地还不知,一个夹菜的筷子悬在半空中。

那个头牌明明心中害怕,却很敬业地作出羞涩之态,闭上了眼睛。就在楚皓月快要碰到他的时候,却停了下来,看了他一眼,猛的将他一把推开。那人慌忙逃走。接着楚皓月转向另一边,这次他倒没有停顿,一下子亲向那个年轻的小倌。那孩子对他露出幸福的微笑,他却一跃而起,踢翻了案几,冲出清风轩,一个人打马离去。

司空星苦笑:“我该怎么办,怎么办?”说完立刻追去。

这二人到底怎么了?闹别扭了?

第二天听说楚皓月酒醉不醒,在家睡了一天,没有上朝。自从他上次被升官以后,就有资格上朝了。

晚上我溜去书房打算找几本书打发漫漫长夜。却听见有脚步声向书房而来。私自进主人书房,在楚家可是要受罚的。我闪身躲进书房里间的柜子里,为透气留了一条小缝。

似乎有人在外面说了几句,然后就听见一个人跨进了书房。这个人在书房踱来踱去,时不时还叹息一声。又过了一会,门响了,另外一个人进了书房。

只听后来的人扑通跪下,小声喊道:“参见皇上。”皇上?我吃了一惊。

皇上说:“你有没有事?”楚皓月回答:“臣无事,一切安好。”皇上道:“罢罢罢,起来吧。”楚皓月站了起来,一时都没作声。皇上说:“怎么不说话?你看看你,刚升你官没两天,又给朕惹事。出去找小倌倒罢了,还喝醉酒差点撞了宰相的儿子。如果不是司空星,你还能好好地站在这儿?今天上奏要惩办你的折子一大堆,你倒好,喝醉了连朝都不去上。你明知道因为那些案子,忌惮你的人很多……你,你就不能让朕省点心吗?”

“皇……上!臣,知错。”

“唉,”皇上叹息一声,“你去那种地方……不如朕今年就给你安排婚事吧。你那玉环之约恐怕也作不得数了,朕就给你先指一个正……夫人吧。”

“皇上!臣的婚事不要你操心。我自有分寸。何况还有很多事情都没做完,我,不想考虑。”

“可是你……”

“皇上,您出来久了,宫中会不方便。还请您速速回宫。以后请别贸然出宫,不然会有危险。”

“月……”

“皇上!您请回宫!”楚皓月坚持说。

又一声叹息,然后门响了,脚步声远去。我呆了,看这模样,楚皓月和皇上关系非比寻常啊。这,算不算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我还没从皇上夜临楚府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司空星又来找我。戌时,玉水河边。他不言不语盯了我半晌,叹息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司空大人有何心事?”

“麻烦大了,我的麻烦大了啊。”他忧虑道。莫非是他担心皇上责怪他带楚皓月去清风轩?

“伺书,你说一个人如果吃不好睡不香,莫名其妙就高兴,莫名其妙又会难过或者生气。你说他这是怎么了?”

“如果此人不是精神有问题,那么很显然,他就是恋爱了。”

“恋爱了?”

“是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恋爱就是一种精神疾病。”

司空星若有所思:“原来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他忽然醒悟似地说:“你怎么知道?”

我在心中叹口气,暗恋苏凌的那段日子,我就是这样的啊。

我反问道:“难道司空大人没有喜欢过人么?”

司空星慌忙摇头否认:“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司空星是什么人?怎么会没喜欢过人?”

“那你还问我?”

“可是跟我以前的症状不同啊?我不过是相见就甚喜,不见就相思。怎的会有那种‘想捏死他却又怕碰坏他’、‘被气个半死有时候想起来却又会自个儿笑起来’、‘想对他说很多话却又莫名烦躁’这类稀奇古怪的感觉?”他望月摇头。

我被他绕糊涂了:“司空大人?您今天没喝多吧?”

他不回答我,却突然说:“伺书,你想离开楚府吗?何苦做一个下人?”

我怏怏地说:“不是我不想,是被迫留下来了。”

他说:“我帮你离开如何?”

我精神一振:“你有办法?”

“司空星!你管闲事管到我头上来了?”楚皓月忽然现身,那眉峰简直可以砸死人。

司空星脸色一变,忙陪笑:“呵呵,月色迷人啊,小月你还没休息?啊,明个儿还要早朝呢。我、我先休息了。”

“哎……”不等我喊他,他已经飞身离去。

楚皓月看向我,我因与司空星讨论离开的事情而有些心虚,讪讪道:“这么晚了,公子还没休息?”

月光下的楚皓月,长袍泛着柔软的光芒,面若冠玉。看上去比平时多了一份宁静,似乎整个人线条都柔和了一些。可是这绝对是错觉!他犀利地说:“是,很晚了。如此花前月下,不知你跟司空兄在聊什么呢?”

我冤枉啊,我可没勾搭你的小情人,是他来找我的。我委屈地说:“是司空大人找我的,我不敢不来。”

“哼,你是我的书僮,为何要听命于他?我告诉你,你别妄想让司空星帮你离开。想都别想!无论是谁都办不到!”他语气森冷。我暗自叹息,以你跟皇上的交情,区区一个司空星又怎么帮得了我?

“你好自为之吧。”他甩袖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