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神秘女子

比武大会的这天,我刚一出门,就看见司徒靖在院子里。他对我说:“早,今天一起去看比武大赛好吗?”我正欲回答,看见柏汐云在院子外等我,于是冲他笑着摇摇手,跑出去和柏汐云一起走了。

走了一段路,我舒了一口气:“好了,不用装哑巴了。”下意识回头一看,司徒靖还站在院子里。四个丫鬟春雨、夏荷、秋芹、冬雪跟在我们身后,不时说说笑笑,引得路上不少少侠对我们注目。这几个丫头,也太引人注目了。谁让她们的容貌、打扮、气质一点也不输于那些掌门小姐教主夫人之类的呢。

“你还没对司徒靖挑明?”柏汐云问我。

“等等再说吧,免得多个麻烦。”其实我心里有点犹豫,毕竟司徒靖对我“哑姑”这个身份还是很好的,万一知道我骗他,不是又连朋友也做不成了么。

一路上没什么人过来寒暄,我很奇怪,问道:“柏汐云,咱们逍遥派这么不出名吗?怎么都没人来跟你打招呼啊?”

他笑笑:“因为我很少在江湖露面啊,几乎都没什么人认识我。”

“啊?如此低调啊?”

“我们逍遥派的人天性懒散,对于一些礼教规矩觉得拘束,对于那些江湖麻烦更没什么兴趣。所以我们很少理会江湖人事。”

“是这样啊?”

“是啊。我们教内的人做什么的都有,农渔樵书商,大家平时都有自己的事情,过着自己的日子。多数时候,有什么事情都是书信往来。彼此很少干预其他人的生活。”

我一听觉得很新鲜:“这样他们不是很自由么?那么如果他们做了坏事怎么办呢?”

他微微一笑,似乎在说我总算对逍遥派有点兴趣了。他说:“我们教内划分了几个分舵,每个分舵都有负责的人。如果教徒做了违背教规的事情,每个分舵要调查处理,然后将结果报于上级,最后报到我这里,由我和圣女裁决。”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就是给大家最大的自由度,但是又必须遵守必要的规则。”

他赞许地点点头。我想了想,说:“我喜欢。这种方式很合我的胃口。”他趁机说道:“所以你最适合做我们的圣女啊。”

忽然觉得后背麻麻的,回头一看,沈默和慕容雪丹正看着我。因为知道了沈默的身世,看到他我的心中好像多了一处柔软的地方。他打量了一下柏汐云。看到他看向我的眼神,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跟他解释一下。他却漠然地走开了。慕容雪丹紧跟他身后,看向我的眼神带着幸灾乐祸和鄙夷。我心中一下子火大:沈默你有什么了不起?你身边不是也跟着一个慕容雪丹吗?凭什么用那种我背叛了你的眼神看我?真是!

我气鼓鼓地拉着柏汐云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柏汐云沉默一会儿问:“是他?”

“他?什么他?”

“就是让慕容雪丹为之吃醋的人啊。”

我叹口气:“哎,不提了。”

他看看我,轻轻拍拍我的肩膀:“走吧。”

比武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柏汐云带着我们向前派走去。围绕擂台有四五圈凳子,那里的位置是分给来参加武林大会的门派掌门的。正在人群中挤着,我忽然看见了何奇石。这两天倒是没看见他。我对柏汐云说:“你们先过去,我去去就来。”说完就向何奇石那边走过去。

我好不容易才挤到他身边,喊道:“何奇石。”他看看我说:“姑娘,你找我?你是……”我轻声说:“信儿还好吗?”他震惊,左右看看,连忙把我拉到一边:“你到底是谁?”

“你别管,你只须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好不好?你打算怎么对待他们母子?”

“姑娘,如果你是为了芸娘而来,我可以告诉你,为了他们母子好,你就不要泄露半句这件事情,更不要插手。”

“你……”我话还没说完,只听有一个女人喊道:“奇石。”我们扭头一看,原来是慕容雪朱,她身边还跟着齐祖豪。慕容雪朱面带微笑,特意瞟了我一眼。齐祖豪则满脸不快。何奇石连忙说:“大小姐,您找我有事?”慕容雪朱道:“没事就不能喊你吗?我是想找你跟我们一起去看比武大赛。”何奇石说:“好,我们一起过去吧。”说完也不理我,就跟他们一起走了。

我暗暗纳闷,看他们三人的眼神和神色,似乎彼此之间有点什么哦。莫非又是一趟三人行?

我正看着他们的背影发呆,忽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回头一看,是两个不认识的男人。

“瞧你那傻样!是我们哪。”

“吕姐?柯前辈?”我有点吃惊,他们这不是自投罗网么?

“嘘——你看见我们那侄子了么?”

“沈默?刚才看见了,这会子不知道他在哪里。不过我猜你看到慕容雪丹就能找到他了。”

吕施施听见这话,敏感地看了我一眼,不过她没说什么。我有一点不好意思,刚才那话似乎有点醋意,于是说:“你们二人要小心啊。”

她点点头:“你放心,不会有人注意我们的。”

人多眼杂,不容多说。与他们告别后,我就径直去找柏汐云。

擂台之上是龙争虎斗、刀光剑影,台下各人看得也是目不暇接、惊心动魄。好歹在江湖混了大半年,我也能看出一点门道,比起去年是大有进步。比如台上正恶斗的这两位,白衣人的武功明显高于黑衣人,在他凌厉的攻势下,黑衣人正节节败退,已经到了擂台边缘。黑衣人飞身而起,居高临下想攻击白衣人,似乎是“泰山压顶”之势。白衣人拧身一脚,直中其胸口,黑衣人飞了出去。咦?怎么是往我们这边飞来了?我正惊慌失措,站在身后的两个丫头春雨和夏荷飞了起来,在空中接住黑衣人。她们在空中旋转了两圈,减掉了黑衣人的冲势。底下人群早就退出了一小块空地,她们将他放了下来。而同时秋芹、冬雪两人从袖子里射出两条丝带挡在我和柏汐云的面前,只听“噗”,黑衣人的血落在了上面。白色的丝绸上面红色点点,触目惊心。四个丫头的配合天衣无缝,何况又都是娇俏美女,众人一时看呆了,倒忘了台上的胜利者。

四面八方的眼神聚集过来,我不禁往下缩了缩,掏出把折扇装模作样地扇风,其实是为了遮掩一下。做人要低调嘛,我可不喜欢这么出风头。

比赛继续进行。像这样的武林盛会,几年才出现一次,故而江湖人士都十分重视。有的是为了扬名天下而来,有的是为了观摩武学而来,有的是为了报仇而来,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则掩饰在一派热烈祥和的气氛之下。

这次比武不许用毒和暗器,提倡点到为止,但是一上了擂台,所有人都使出浑身解数,难免出手过重。因此比赛规定,落下擂台者为败,这也是给知道技不如人者一条生路;另外双方立下生死状,无论生死,事后双方及后人不得追究。

柏汐云坐在我身边,时不时给我讲解一下比武人是什么门派有何绰号,以及武功特点等等。这时忽然一个女子从台下翻身飞上擂台,只见她身轻如燕,飘然落于台上的姿势异常优美。再仔细看看,她柳眉弯弯,眼睛明亮,唇红齿白,竟然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这参加比武的女子本来就少,之前有几个,还都是些江湖上有名的比较狠毒的中年女子,甚至有的是婆婆级别。这一下子来了个青春少女,还特别美丽,众人一下子被吸引住了。

“这个姑娘是谁啊?”我用扇子挡着问柏汐云。

他仔细看了看:“暂时还不清楚,我要再看看她的武功。”

“下面是衡山派弟子付萧对……”负责念名字的人顿了一下,“对无门无派卓碧璇。”

“卓碧璇?”柏汐云想了想,“没听说过。”

“啊?这么说是江湖无名之辈咯?那她会不会有危险啊?”我担忧地说。

“看她的轻功,她的武功应该有些基础,你不必担心。”

衡山派善使剑,付萧自然是用剑,恰巧那位姑娘的兵器也是剑,众人得(&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以观赏一场剑术比武。刀光剑影,片片银光飞舞,两把剑如游龙般互相搏杀。渐渐,只见付萧只有招架之力,那女子越逼越近,剑势完全压倒了他。付萧猛喝一声,身势一变,使出一套新的剑法,将那女子逼退了两步。

“落英剑法?”柏汐云道:“这是衡山派的绝学,看来风掌门果然偏爱这个大弟子。”

却见那女子一边退了两步逼开剑锋,一边手腕一抖,也变换了招式。在她轻松自如的招式下,付萧的脸色越来越白。

“冥……冥空剑法?”柏汐云忽然大惊。与此同时有人高声惊呼:“是冥空剑法!”台下上千人顿时轰然。我依稀听到有人说“剑侠”、“游天剑”。就在众人轰动之时,卓碧璇一剑刺中付萧的肩头,染出一朵红晕。付萧执剑拱手示意,黯然下台。我看见一个女孩赶紧上去接应他,原来是付青。众人盯着台上的目光更加热切了。

按照比赛规则,胜利者可以下台休息后再参赛,由大会随机抽选对手,或者直接自行挑战某人,继续比赛。这位姑娘环顾四周,微微一笑,朗声道:“小女子听闻去年慕容山庄的比武中,武当清灵子和沈默少侠剑法精妙。不知可有荣幸与二位一战?”

好大的口气!但是大多数人竟没有表示惊奇,只有一些年轻人发出嗤笑。柏汐云道:“这女子难道真是剑侠传人?”

“她剑术是不是很好?”我看了看四周,许多人正用一种非常复杂的目光盯着她。

他点点头:“不是很好,是非常好。不会输于清灵子和沈默。”

啊?那如果沈默上去应战岂不是会有危险?我用眼睛四处搜寻他。我看见沈默一撩衣摆,似乎准备上台,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刚才那女子可只用了几分钟就把衡山派大弟子打败了。离他不远处,我看见了吕施施和柯奕风装扮的两人,他们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都呆呆地望着台上。我眯了眯眼睛,这卓碧璇到底是何来头,看似很不简单啊。

沈默还没来得及登台,清灵子已经缓缓走上了擂台。台下一片鼓掌叫好。清灵子头上只挽了一个道士髻,身着灰色道袍,宽宽的袖子显得他仙风道骨。他双手合十一礼:“请姑娘赐教。”

这二人的比试比刚才那场更为激烈,二人是你来我往,时而这个逼前,时而那个略占上风。剑光闪烁,几乎看不清他们的身形。忽然只见卓碧璇一跃而起,在空中旋转了360度,飞身一剑刺向清灵子。

“回旋剑?果然……这怎么可能?”柏汐云目不转睛地看着卓碧璇。

说话间,清灵子横剑挡住了那刺来的一剑,谁知卓碧璇那一剑冲力极强,清灵子后退几步不说,卓碧璇的剑架在他剑上向一边一滑,险些割到他的手。清灵子将剑一斜,避开她的招式,反手将她的剑压住。卓碧璇同样去压他的剑。就这样两把剑交织在一起,二人不断翻身,同时旋转手腕。一时之间,台上衣裾翻飞,二人身姿飘逸优美。

在他们比试了几十招之后,胜负揭晓,卓碧璇获胜。清灵子败得并不狼狈,他赞赏又认真地对卓碧璇施礼。卓碧璇还礼道:“承让承让。”她的态度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看上去极为舒服。

这场比试的结果让很多人吃惊。需知清灵子仍是新一辈江湖子弟中天资最高、大家公认武功最厉害的年轻人。没想到居然被一个籍籍无名的年青女子打败。

午饭时间到了,比赛暂时中止。一吃完饭,我就迫不及待地拉柏汐云回屋,向他打听事情。

“柏汐云,你快告诉我,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据她的武功看来,她很有可能与剑侠有一些渊源。”

“剑侠是什么人?”

“剑侠于二十多年前扬名江湖,冥空剑法就是他的成名剑法,在江湖上鲜有敌手。而方才卓碧璇使出的‘回旋剑’则是他自创的一个招式,江湖人中除了他自己,没有其他人会。我看过一些武林记录以及听一些前辈讲过,剑侠在二十多年前突然出现在江湖,来历、师承都颇为神秘。他因为剑法高超,又爱行侠仗义打抱不平,故而江湖人送他一个‘剑侠’的称号。只是二十年前他忽然失踪,成为了江湖上的一个谜案。而今天突然出现了会他武功的人,难怪知情的人都会惊奇。”柏汐云娓娓道来。

“他大概是隐居江湖了吧。这个卓碧璇可能就是他的弟子。”我说。

柏汐云摇摇头:“据江湖传闻,他可能已经被仇家杀死,不在人世。”

“啊?”

“而且以卓碧璇的年纪,不可能是他二十年前就教过的徒弟。所以这也是令人迷惑不解的地方。”柏汐云眼睛微睐,一贯表情平静的他,竟然有一点可爱的感觉。我一下子看呆了。虽然经常看见美人能产生一定的免疫力,但是美人毕竟就是美人,没有人可以抵挡他的魅力。就连这不经意的小动作,都能让人头晕目眩。

“芷萱?你怎么啦?发什么呆?”

“嗯?呃,我是在想,这个卓碧璇还真的挺神秘的。”

柏汐云点点头:“你为何对她如此感兴趣?”

“因为她很有型啊。人长得漂亮,武功好,又不傲气。我很喜欢她。”

柏汐云笑笑:“你也很有型啊。”

“真的?”惊喜中。

“是啊,傻得有型。”

啊?柏汐云也会开玩笑啊。我假装生气,他拍拍我的脑袋,我就绷不住笑了。

玩笑过后,他又说:“这个卓碧璇或许真与剑侠有什么关系。我希望有关剑侠的传闻是错误的,但愿他还活在人间。”

“为什么呢?”

他微微一笑:“因为我很崇拜他啊。看过、听过他的故事之后,我就特别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出生二十年。这样就有机会一睹他的风采。可惜啊。”

“能让你崇拜的人一定很了不起啦!”

“是啊,你不知道如今江湖中有很多人都受过他的恩惠,愿意誓死追随他的人不少。他不但武功高强,更难得的是人品高洁,义薄云天。只可惜他淡泊名利,没有利用自己的威名开创一番事业。据说当年他跟慕容盟主在江湖齐名,人称南北双雄。”柏汐云的眼睛闪闪发亮。

“这么厉害?”我惊叹,“慕容盟主可是人中龙凤呢。那剑侠与慕容青云相比,哪个更帅?”我花痴道。

“呵呵。江湖记录里说他是:目如朗星,身材修长,器宇轩昂,若着华服如天神一般令人难以逼视。”

“,超级极品大帅哥!”我大大地流口水,“对了,剑侠叫什么名字?”

“沈思傲。”

“好名字!一听就是帅哥!”

柏汐云看着我彻底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