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下药

“柏大哥,你懂得真多。”我崇拜地说,迟疑一下问道,“那你知不知道虚瑀神功?”

柏汐云看了我一眼:“你说的可是姬昱焰曾经练过的那种功夫?”

“不错,正是。”

“这种武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提高人的内力,可以说对练功者的武功修为大有好处。可是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是一种邪功。因为练了这种武功,人的脾气性格会发生变化,会越来越狂躁。随着武功的加深,这种变化越明显,直到最后会变得凶残成性,可以说是堕入了魔道。”

我身上一阵发寒:“这种武功真是邪功?为什么还有人要去练这种武功呢?”

他用手指点点额头,略一思索道:“有一种说法是,这个武功在传承的过程中被人修改过,这种修改虽然提高了它的威力,但也带来了负面影响。另一种说法是,能够掌控这种武功,压制住它的邪性的人,必须是在武功修为上大有成就之人。一般人练习,都只能被它反噬。可是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它绝对是一个很大的诱惑,所以总会有人去练这种武功的。”

我急切地问:“那如果练了这种武功,是不是停止了就不会伤害身体?”

“看你这么着急,有谁练了这功夫?”

“呃……”我犹豫了一下,决定如实相告,“没错,是沈默。我想让他不要练这个武功了。”

他用一种了然的目光看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嗫喏着说:“我不过是受人之托,来劝劝他罢了。”

他沉思一下说:“据我所知,这种武功一旦开始练就很难停止下来。一旦强行停止,练武之人的武功将比以前更低,而且会有一段时间身体会很痛苦。”

“那就没有办法了吗?”我担心地问。

“你知道姬昱焰为何没能练下去?”

嗯?我似乎听说过哦。我仔细想了想:“啊我想起来了,是秦无棉趁姬昱焰练功的时候,在他的香炉里面放了幽冥散。姬昱焰就散功了。”

“对,练虚瑀神功的时候如果吸入了幽冥散就会散功。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再练。只要练功者下定决心,过了这段时间后不再练习,那么就能停止。当然这段时间会过得很痛苦。”

“那如果过了那段时间,还继续练呢?”

“那以后就更难停止了。因为人的身体会对虚瑀神功产生依赖性。”

“哪里能弄到幽冥散?”

柏汐云深深看我一眼:“我们逍遥派就有。”

我下定决心:“你给我一点。”

他点点头:“我等会儿让她们替你准备。”

“谢谢你。”

“芷萱,如果练功之人心中有欲望,那么他是停不下来的。”柏汐云的眼睛如深邃的潭水。我的心中有一丝不安。

锣声响起,下午的比赛开始了。

等我们到达的时候,沈默已经站在了擂台上。他双手抱在胸前,闭着眼睛,一袭青衣,身姿挺拔。背后的小丫头秋芹说:“咦?这是哪位少侠?”春雨取笑道:“怎么?感兴趣了?”秋芹说:“不要乱讲啦。只是……眼生,所以随便问问。”夏荷吃吃笑道:“眼生?之前那么多公子咱们都眼生,怎么没听你问?”冬雪说:“你们不要取笑秋芹了。我告诉你们,这位是沈默少侠,是替慕容盟主办事的。”秋芹忙说:“冬雪,你怎么知道?”冬雪吞吞吐吐地说:“昨个儿瞧见了,眼生,所以……”夏荷和春雨一起故意叹道:“哦~~眼生所以去打听的,对不对?”四个丫头笑成一团。又引得周围的几个年轻小伙子眼睛发直。

“有请无门无派卓碧璇姑娘~~”擂台宣判喊道。

众人都盯着擂台,等了一会,卓姑娘没有出现。宣判又喊了一遍:“有请卓碧璇姑娘~~”众人中心急的都开始议论起来。又等了半刻钟,宣判喊了第三遍,沈默亦睁开了眼睛,卓碧璇仍然没有出现。

宣判只得道:“卓碧璇姑娘未到。请问沈公子是否继续比武?”

沈默道:“不必。”说完飞身下台。

秋芹嘀咕道:“真遗憾。”

卓碧璇这个来历神秘的女子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比武大会共有五天,后面的比赛我都无心观赏。只是考虑如何才能把幽冥散下给沈默。

这天我正在找沈默的练功房,慕容雪丹出现了。

她杏眼微睁,眼波在我身上一溜:“你鬼鬼祟祟地在找什么?找沈大哥?”我摇摇头。她冷笑道:“你到底是何人?”呃?我要告诉她我是秦芷萱吗?我正在考虑,她喝道:“你少给我装哑巴!”我吓了一跳。她凶巴巴地盯着我。

这时一个人忽然把我拉到他身后,挺身说道:“慕容姑娘,不知她如何得罪你了?”我一看,原来是司徒靖。

慕容雪丹一怔,继而失笑:“怎么?又一个?”她瞪我一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整天缠着沈大哥。我们就要成亲了,请你自重。”

“慕容姑娘,请你对这位姑娘尊重一点。说话不要这么难听。”司徒靖道。

“哼!”慕容雪丹转身离去。

“你没事吧?”司徒靖关切地问我。我摇摇头,情绪有点低落。

“你不要介意她说的话。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没必要听她的对不对?”他对我微笑,我勉强笑笑。

“哑姑,以后有谁欺负你,你就告诉我。让我代你跟他们理论,好不好?”从来没有哪一声“哑姑”像现在这样令我心惊。我心头五味陈杂,默默看看司徒靖。他以为我还是因为刚才的事情不开心,走过来,在我手上画了一个笑脸,说:“这是你当初给我的,现在我也还你一个。”他笑眼一弯,令我心头一窒,那一刹那,我仿佛看见苏凌同样地对我微笑。我忽然有了点罪恶感,更加无法将真相说出口了。

比武大赛的第三天,吕施施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她问我:“卓碧璇这两日是否都没出现?你有没有听到关于她的什么消息?沈默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

她一口气问我这么多,我愣了一下,答道:“卓碧璇自从前日午后就没出现过。我听过一些议论,似乎都不知道她的下落。沈默最近只看到过几次,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呀。”

她沉思一会说:“这个卓碧璇有问题。”

“有问题?我听说她有可能跟剑侠有关系哦?”

“谁告诉你的?”

“柏汐云。”

“他是何人?”

“逍遥派的护法。他博学多识,知道很多东西。”

“那你可知道剑侠是何人?”吕施施瞥我一眼。

“听说很了不起呢,叫什么沈思傲。据说还长得英俊潇洒。”

“呵呵,算你有眼识人!沈思傲,字行谦。你可知道他跟沈默是什么关系吗?”

“沈默?行谦?”我脑中一激灵,惊道,“难道说——他是沈默的爹?”

“不错!”

啊?沈默居然有一个这样了不起的父亲?那岂不是说,剑侠已经不在人世了?唉,真是天妒红颜——呃,n,是天妒英才!

“吕姐,你同意沈默他……练虚瑀神功吗?”

吕施施叹了一口气:“上次大哥说起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妥,毕竟这功夫太邪门了。可是大哥那样执着,我也不好说什么。不过你放心,我会让奕风想想办法的。唉,不知道默儿是从何处学来这功夫的。”

“听说是姬昱焰教他的。”

“哦?这个姬昱焰,我说他怎么会放了默儿,原来是没安好心。”

“沈默不是大叔救出来的吗?”我好奇地问。

“穆大哥告诉姬昱焰,沈默是沈思傲的儿子,所以他就放了默儿。谁知,他背后还有如此歹毒的心思。”吕施施咬牙切齿道。

“那我后来怎么又听说是慕容盟主救的呢?”

“这……好像是穆大哥安排的。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将至杀教全部交给了穆大哥,和奕风约定,除了大哥大嫂的仇,我们再也不管江湖之事。”

我笑道:“也好,做一对神仙眷侣比什么都好。不过,柯前辈他放心让你一个人来慕容山庄?”

“哈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告诉你,一个人当他真正获得了幸福,心中就会变得安宁祥和,那些仇恨自然就会减少甚至消失。”吕施施笑道,虽然隔着面纱,我也能感觉到她幸福的微笑。

爱情的伤痛,大概能被真爱救赎吧。

到了第四天,我还没有找到给沈默下幽冥散的地方。卫青平从天而降。我大喜:“小卫,你来得正好。快帮我找找沈默练功的地方。”他二话不说,立刻消失。

傍晚时分他来找我,告诉我已经找到了。于是我们(&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二人偷偷溜了进去。我四处寻找香炉,却一无所获。卫青平问我:“你在找什么?”

“香炉啊。我要把幽冥散下在里面。”

“但是这里似乎没有香炉。”卫青平环视一番说。

“那我们拿一个香炉来好不好?”

卫青平感到好笑:“你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我想想也是,那可怎么办呢?真是有力使不出。卫青平说:“幽冥散除了可以下到香炉中,还能下到食物和水中。只是它并非无色无味,故而下到香炉中比较不容易被发现。”

我正冥思苦想下药的好办法,和小卫一起看到,慕容家的二夫人和她的女儿慕容雪朱一起进了一个院子。

“小卫,我们过去听听她们说什么。去年咱们不是听过一场好戏的么?”

“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我们还是飞到去年的那棵树上。可是房间的窗户都关着,我有点失望。忽然窗户开了。

卫青平道:“好了,她们一定是要讲机密的事情了。”

我迷惑不解道:“机密的事情不应该是关起门窗说的吗?”

“你哪里知道。她们就是怕人偷听,所以才开的窗户。这样一有人经过或是有人躲在窗下,她们就发觉了。不过她们没料到还有人会我这样的本事,哈哈。”说完,他开始给我现场直播。

我看见慕容雪朱似乎很生气地在讲话,卫青平道:“爹爹近日越发信任那个沈默了。看到齐祖豪,都不怎么跟他讲话。”

慕容二夫人说道:“那还不是因为齐祖豪有个好父亲!居然痴心妄想想当武林盟主,真是害人害己。”

慕容雪朱怒道:“这些天看着慕容雪丹神气活现的样子我就生气!”

二夫人道:“那个何奇石,你跟他怎么样?”

慕容雪朱哼道:“他自然对我言听计从。”

二夫人道:“现在也只有他还能跟沈默比一比。不过听说他娶过老婆。”

慕容雪朱道:“他哪里比得上沈默?哼!这个沈默,去年我就看出他不一般,奈何他假清高,愣是不理我。害得我们忙活一场,最后还是便宜了那妮子!”

二夫人道:“他深得你爹的欢心,却不能为我们所用,反而是那边的,自然就是我们的敌人。只是去年那事,你太任性了。万一被人知道了怎么办?他现在地位可不比当初。”

慕容雪朱道:“娘,你怎么又说我?那主意最后还不是您拿的。您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她能比得上我吗?凭什么沈默会跟她在一起却不理我?再说了,我们当时也是一箭双雕啊,既陷害了那个傻女人,又赶走了沈默,哼!”

二夫人道:“听说那个女人死了。看最近的情势,恐怕沈默是要和那个死丫头成亲了。这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们要万万小心,千万不能让他们知道无忧宫的那个丫头是我们杀的。”

卫青平念到这里,无比震惊地看了我一眼。我也被他嘴里吐出的话惊呆了。原来当初陷害我的人是这母女俩。我招他们惹他们了?我无比愤怒,就要冲下去找她们算账。卫青平一把拉住我:“子惜,冷静点!我们现在没有证据,不会有人相信我们的。切勿打草惊蛇啊。”

我冷静下来,狠狠地瞪了那母女一眼。卫青平忽然又说道:“这事你弟弟知道吗?”这是二夫人在问慕容雪朱。慕容雪朱回答:“当然不知道。”二夫人点点头:“这件事情不能让他知道。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不能让他知道。他是我们最后最大的希望。”

然后她们母女关上了窗户。我跟卫青平心情极不平静地离开了。

“小卫,你跟我去见一个人。”不由分说,我就拉着卫青平去找柏汐云。

我只互相介绍了一下他们的名字,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告诉柏汐云,当初害我的人原来是慕容二夫人和慕容大小姐。他面色一沉,脸上隐隐现出怒气:“想不到慕容家竟然会有这样的人!真是岂有此理!此事我们不可善罢甘休。”

我用拳头打了一下手心,恨道:“她们害得我差点把命丢掉。我当然不能轻易放过她们。只可惜我们没有真凭实据。”

卫青平嘴角一挑:“管他有没有证据,直接把她们干掉替你报仇算了。”

呃,我的思维果然还不够江湖。“那你刚才干嘛不让我去找她们?”

“因为我知道你是想去质问她们啊,这有用吗?反而会打草惊蛇,让她们有所防范。”

“我倒没想杀了她们……”我想了想说,“我只是想让她们的所作所为被大家知道,还我一个清白。同时让她们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柏汐云点点头:“交给我吧。”

我冲他笑笑,忽然想起来沈默的事情还没办法解决,于是问柏汐云有没有什么好办法。他说:“不如将幽冥散下到酒里面。酒的味道比较浓,应该能掩盖住,”

卫青平道:“恐怕难办。他以前酷爱喝酒,一般的酒他都应该能品尝出来。”

“一般的酒?”我琢磨着,“那就找他没喝过的酒。”

柏汐云道:“这个好办,我叫人送点葡萄酿的酒来。”

“葡萄酒?”我吃惊道。

柏汐云点点头:“不错。”

“好,就这么办。”

两个时辰后,柏汐云将一桶葡萄酒和几个杯子送了过来。不知他从哪里弄来的。桶放在一个装满冰块的大缸里面,这可是酷暑啊!

我将准备好的幽冥散化在水中,把一个杯子放在那水里浸泡,再将杯子吹干。然后让卫青平去请沈默。

沈默来了。我取出葡萄酒说:“明天就是武林大会的最后一天了,明日一别,我们三个还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聚。正好我这里有一桶少有的葡萄酒,特地请你们来聚一聚。”沈默和卫青平默默对视一眼,又看看我。安静中带着伤感的气氛。我拿出三个夜光杯,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喝葡萄酒当然要用夜光杯来配啦。”说完斟了三杯酒,给他们二人分别端上,沈默那杯用的自然是浸过药水的。

考虑到浸过药水的杯子含药量不够,我提议将白酒和葡萄酒混着喝,再加上卫青平有意劝酒,沈默渐渐有了醉意。趁他不注意,我在他的酒中放入幽冥散。因为心慌,我的手抖得厉害。假如他发现是我下的药,他会怎么想呢?对不起了沈默,用了幽冥散你就可以暂时脱离虚瑀神功的控制了,起码你要给自己一个再次选择的机会啊。

--首次出现的分割线------

慕容家的女人为什么都这么坏呢 我来揭秘一下: 曲云裳出生于武林世家曲家,曲家在江湖比较有地位。所以当年曲云裳被称为“江湖人最想娶的女人”,不仅是因为她人美,而且家世显赫。这样的娇小姐,在江湖都是人人捧着,必然受不了什么挫折,对于想得到的东西会不择手段。她年轻的时候或许娇蛮一点,但未必是个坏女人。只是后来因为某件事情,对吕施施做出了薄情寡义的事情。

慕容家是个大家族,内部矛盾是肯定会存在的。慕容雪丹是慕容家的二女儿,但是是大夫人所生。身为武林盟主的女儿,自然跟曲云裳年轻时一样,人人捧着。性格可以说有一点刁蛮。加上一个极品二妈和极品姐姐,在斗争的过程中,性格也发生了变化。其实单就为人来讲,她倒不坏,只是性格方面有点骄横。

慕容二夫人,是一个镖师的女儿,身世比不上曲云裳。但是她生了慕容家的长子和长女。她明里比不过曲云裳,但是内心一直都不甘心不平衡。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继承慕容家,可谓是煞费苦心。作为镖师的女儿,从小就开始行走江湖,可以说是颇通人情世故、极有心计。

慕容雪朱,虽然是慕容家的长女,但却是庶出。从小她就嫉妒慕容雪丹,内心跟她妈妈一样,很不平衡。她什么都想和妹妹抢,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成功抢到了齐祖豪。但她并不知道其实是慕容雪丹放弃了齐祖豪,而且也没料到后来齐祖豪会失宠,不得她父亲的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