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真相?假相?

“是谁?”柯奕风和穆剑亭齐声道。我和柏汐云也紧张地看着吕施施。

“曲长空!”吕施施道。

“为何是他?”柯奕风问道,似乎很不理解。

“曲长空是什么人?”我悄声问柏汐云。他低声告诉我:“是曲家刚刚去世的大当家曲溯浵的长子,曲云裳和曲飞扬的哥哥。”

“曲家虽然和沈大哥夫妇没有恩怨,但是曲长空的妻子周之芜跟他们有仇啊。曲长空的妻弟周之熵因欺凌百姓被沈大哥教训了一顿,谁知他非但没有痛改前非反而纠集一帮人去杀沈大哥,并且胆大包天敢调戏梅姐姐。沈大哥一怒之下将其重伤,后来没过多久就死了。听说那周之熵是周家的独子,周之芜非常宠爱她这个弟弟。”吕施施说道。

柯奕风恍然大悟:“原来周之熵是曲家的亲戚!这件事情我也听说过。那个周之熵死的也不算冤枉,死在他手下的平民百姓恐怕就有上十人,完全是横行乡里的一方恶霸。”

我不解道:“曲家不是武林世家,很有地位的吗?怎么他家的亲戚如此不堪?”

柏汐云道:“周家以前也算是江湖一个大家,只是近十几年来有些没落。那个周之熵是独子,家中亲人过于娇纵,是以品行不端。”

吕施施点头道:“曲长空非常爱他的妻子,也许二十年前的事情就是他策划的,为给他的妻子出气报仇。而且二十年前在沈大哥他们回中原以前,他去过西域,此事千真万确。并且我记得沈大哥曾经跟我说过,要我不要和曲家的人太接近。这话当时我没放心上,后来才知是大错。”说到这里她瞟了一眼柯奕风,后者全无反应,于是继续说道,“因为周之熵的死,周之芜非常恨沈大哥,也很恨梅姐姐。这就可以解释为何梅姐姐被人划花了脸。而且说不定当时在一旁旁观的人就是周之芜。”

穆剑亭眼神一凛:“以那个旁观者的身形,也不无可能是一个女人。那么难道那个武功极高的人是曲长空?”他看向柏汐云。

柏汐云摇摇头:“未曾听闻过曲长空有如此高的武功修为。”

穆剑亭思索片刻,断然道:“我们从现在开始集中注意力彻查曲家。一,我们要搞清楚曲飞扬到底死了没有。二,要试探一下曲长空的武功。”

“此事要通知沈默吗?”吕施施问。

穆剑亭摇摇头:“暂时不用,以免打草惊蛇。等需要他的时候再告诉他。”

密室会谈终于结束了。一直以来横亘在大家眼前的迷雾渐渐稀薄,真相似乎就在前方路的尽头。取得了如此进展,所有人心中都变得畅快起来,做起事情来劲头十足。我在心中暗暗说道,沈默啊,我能为你做的,也许就只有这些了。

穆剑亭亲自带人去曲家所在地调查去了。我在白鹤镇似乎变得没什么事情做。这一天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我面前。

“姬……教主。”我嘴角有点抽搐。

他目光有些茫然地看看我,还是那样妖惑,只是眉目间多了几分忧郁。就连狂放的长发似乎都变得落寞,在他脸颊边静静垂着一缕。“把无棉还给我。”他喃喃说道。

“什么?”

“你们到底把无棉藏到哪里去了?!还有孩子们。你们快还给我!”他眼中忽然杀气大盛,恶狠狠地抓住我的双臂。

“他们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啊!”

“你胡说!快还给我!”他摇得我的头都晕了。

“他们在逍遥谷。”柏汐云忽然出现。

姬昱焰放开我:“当真?”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哼,如果你骗我,我就掀翻你逍遥谷!”话音未落,人已不见。

我摇头叹息:“何苦来哉?当初不信任人家,现在想弥补,弥补得了吗?这十几年不是一条小沟脚一跨就过去了的。”

刚一说完,姬昱焰又站在了我的面前。我吓得咽下还没拖完的话音,惊恐地看着他。他眉头微皱:“萱儿,你说的很对。这世上不是所有的伤害都能去弥补的。后悔也无济于事。但是昨日之日不可追,今生所剩无多,难道我还要去浪费吗?”我愣住了。

他接着转头问柏汐云:“逍遥谷怎么走?”

姬昱焰走后,柏汐云问我:“你说他们会在一起吗?”

我想想说:“只要还有爱,就会有希望。”

柏汐云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片刻,微微一笑。他说:“无忧宫的宝物我以前对你提起过,但是没有仔细说。这次你可要听好了,对于这个宝物到底是什么,本教典籍上面只留下了一句话: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生死相依,庄生晓蝶。”

我迷惑地说:“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东东?”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咬咬手指:“那么司徒靖一定知道啦?”

“也许。”

“那为何没有人去无忧宫抢宝物?”

柏汐云无奈地摇摇头:“那也要你能抢得到啊。无忧宫江湖地位崇高不说,无忧宫之人武功高强不说,那宝物据说在无忧山里面,谁能进去抢呢?”

我哑口无言。无忧山?哼,迟早我要再进去溜达溜达。

说曹操,曹操到。夏夜的天空蓝得幽静,比大海更深沉。司徒靖的人在小巷子里拦住我:“无忧公子有请。”

司徒靖在河边的亭子里等着我。他准备了一壶茶和糕点。他为我倒茶,在沸水的冲击下,几朵白菊花不停翻滚,最后慢慢浮上来,在水中缓缓绽开。他殷勤地指向碟子说:“这有桂花糕,我记得你很喜欢吃的。”我们不约而同地想起那一次我给他下药的事情,颇有默契地相视一笑。他打趣道:“你放心,绝无添加其它成分。”我嘿嘿笑起来。

“那一次我可真是马有失蹄啊,没想到栽在你这个连江湖都没闯过的小丫头手上。真是失策失策!”他故意摇头叹息。

“哈哈,被我纯善无害的外表给骗了吧?”

“你还纯善无害?一见面就嚷嚷着要我脱衣服!还好我是无忧公子,如果是普通男子早就被你吓跑了。”

“哈哈哈哈……”那时的我确实很猛啊。谁让苏凌老在我面前脱衣服呢——打球的时候脱外套,他穿背心的时候就能看见那个“祥云”胎记。

“芷萱,我……害你受苦了!”司徒靖忽然收敛笑容,垂下眼睛说。灯光下的他,真是一个如玉青年。

“是啊,你害得我被人四处追杀且不说,还被颜若离的姐姐给捅了一刀。真是倒霉!”说起来我就有火。

他震惊地抬起头:“你伤到哪里了?”

我指指肚子:“还好没捅我心脏,不然就救不活了。”

看着他惨白的脸,不知说什么的表情,我忽然有点不忍心:“好啦好啦,大人不计小人过。看在你们无忧宫和我们逍遥派几百年前是一家的份上,我也不找你讨要医药费了。对了,这么说你相信我?”

他点点头:“我已经得知真相了。真没想到慕容盟主的妻儿竟然如此心机恶毒。”

“你怎么知道的?拿剑架在她们的脖子上?”我好奇地问。

“那岂不是丢我们无忧宫的面子?我用的是‘摄魂术’。”他瞥我一眼。

“啥玩意儿啊?”

他瞪我一眼:“开什么玩笑?你们逍遥派不也有这功夫吗?就是控制对方的心神,可以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哦!催眠术啊!”

“不止那么简单,这武功还能控制对方的思想和行为,不仅仅是一时迷神。”

“哇塞!好牛啊!那不是傀儡术么?”

司徒靖嘴角轻勾:“你怎么满嘴怪词!”说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我,“这是给你的。”

我打开一看:“咦?你送我竹筒干嘛?”

“竹筒?”他哑然失笑。

“给我做笔筒?我跟你说我不怎么写毛笔字的哦。”

“哈哈哈哈,你想把天工老人给气得活过来啊?这是梨花瀑布!”他朗声大笑。

“呃?切,我不认识有什么奇怪的嘛。笑那么大声!”我拿起梨花瀑布左右翻看,这就是江湖人都想得到的暗器?

“哎哟,大小姐,你别乱动!”司徒靖拿过去,对准一棵大树,按下一个按钮。只听“嗖”地一声,树干上竟然被射上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钢针。

“哇——暗器耶!”我兴奋大叫,还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机械式的暗器。

他无奈地说:“你不要告诉我你从来没见过暗器。”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梨花瀑布:“里面还有针吗?”

“这个暗器每次只能发射三次。用完以后就必须再(&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装钢针进去。你放心,只要你不打开前面这个搭扣,就算不小心按了按钮钢针也不会射出来。”

我放心下来,原来还有保险拴啊。

“嗯,那我就不客气啦。这个暗器就当你的赔礼好了。”我腆着脸皮,收好梨花瀑布。

司徒靖看着我哧哧一笑:“你果然还是云来客栈里的那个秦芷萱。”

“我本来就是我啊!我跟从前当然是一样的。”我迟疑一下,看着眼前的玉水河说:“你还怪我用哑姑的名字隐瞒身份吗?”

他的笑容忽然有些缥缈:“哑姑?不一样啊……”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也不想再说下去,以免引得他真的生气。我们俩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河水,水面上萤光飞舞,温柔点点。我想起那首苏凌之歌,轻声哼起来:“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谢绝了司徒靖要送我的好意——毕竟我住的地方是至杀教的秘密分舵,我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明月将清辉照在石板路上,被岁月打磨光滑的石板反射出幽弱的光。忽然我听见身后似有衣带拂动之声,我暗暗紧张,握紧了手中的梨花瀑布。如果这个人妄图对我不利,我就将他射成刺猬。

就在我思索是否要回头的时候,一个人忽然从天而降落到我的面前。“啊——”我大叫起来,“啊——”那人也大叫起来。

我缓过神来,定睛一看:“小猴子?你搞什么搞嘛,吓死我了。我差点把你射成刺猬,知不知道!”

他嘻嘻一笑:“你的胆子还那么小!”

“切!你胆子大?那你还跟着我叫?说,你怎么来啦?这会子应该是你们全家团圆,上演骨肉亲情大戏的时候啊。”

他摸摸鼻子:“山谷里无聊死了,我娘先是天天抱着我哥哭,害得哥也不能陪我玩。后来那老头子去了,我娘又开始摆她的阵,天天摆,老头子就天天闯。我娘还拉着我哥学那些阵法,让他看老头子怎么破阵。你说我还呆那里干嘛?还不如出来找你们玩。再说了,我那帮兄弟们想我了,要我去看看他们。”

呃?姬昱焰跟秦无棉……无语。

“你哪帮兄弟啊?”

“绿林兄弟呀。他们说最近有伙人老从他们地盘上过,有时候还抢他们的生意,我得去替他们做主。”

“小猴子,别乱来,他们不过是利用你罢了。你少掺和这些破事。”我郑重地教训他。

他挠挠头:“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去看看再说吧。我只是想会会那个面具人,看他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武功高强。”

“面具人?”我脑海中闪过一片银光,“我也要去!”

半夜三更我和姬念麟摸到了白鹤镇郊外的山林。当他在山贼们的寨子里敲响震天的锣鼓的时候,那些人个个都在睡梦之中。他们听到锣鼓声全都慌忙冲到大厅之中,有些甚至衣冠不整。

喊打喊杀之中有人点燃了灯火,那些人大眼瞪小眼全都愣住了。“寨主!”众人七嘴八舌地喊起来。“寨主,你终于回来了!”他们看上去都很兴奋。还有人喊道:“寨主您把夫人也带来啦!”这一句刚喊完,紧接着许多人都喊起来:“寨主夫人来了,寨主肯定不走啦!”我昏迷,推了一把姬念麟。

他咳嗽一声,一个貌似领头的人出来,抱拳行礼说:“寨主,您半夜前来,有何吩咐?”

姬念麟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于是瞟瞟我。我看着眼前这群东倒西歪的人,摇摇头说:“看在你们是他的兄弟的份上,我也不说你们是什么乌合之众这种话了。但是你们看看自己,假如现在摸到寨子里来的是你们的敌人,你们现在一个个脑袋还在脖子上吗?”

山贼们听了我的话反应各异,有的摸摸自己的脖子,有的一脸讥诮地看着我,还有的打着呵欠表情显示很无聊……只有那个领头模样的人说:“姑娘教训的是。在下杨吉榆,以后一定严格管教他们。”有人嗤笑道:“一个娘们懂什么?”

我悄悄打开藏在袖子里的梨花瀑布,对准一个门板,按动机关,“噔”门板上立着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钢针。这种钢针可不是绣花针,要长一些粗一些。四周顿时安静下来,有人倒吸凉气,有人低声道:“好厉害的手法!”

哼!我让你们瞧不起女人!杨吉榆高兴地说:“原来寨主夫人的武功也这么厉害!我们不用怕了。您不知道,我们最近,唉,真是惨哪!”说着说着,语气低沉下来。

“我不是什么寨主夫人,我只是你们寨主的朋友。”我扫扫这帮人,无精打采的,一看就像没吃饱饭似的。我问道:“是不是收入不好?”山贼们面面相觑,点头。

我说:“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人吃人。在座的各位都是四肢健全的爷们,如果只知道守株待兔等银子上门,未免太笨太没有骨气!我给大家出点主意,愿不愿意就是你们的事了。首先,这个活计不是每天都有的,不能说没活的时候都一个个在家坐吃山空。”杨吉榆和几个人频频点头,看来当家的才知道柴米油盐贵。

我继续说:“所以,你们得主动干活。这山这么大,你们为什么不靠它?山里有那么多珍禽野兽、菌子蘑菇、药材水果,哪一样不能卖钱?就算是捡柴禾都能卖俩钱啊。你们别嫌弃这些活,做得好比做山贼还挣钱。这属于生产自救,免得你们都饿死了。但不必让所有人每天都去做这些事情,可以分组分批轮流做。第二,你们在这里拦路抢劫,终究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当然你们无所谓,可是这样黑道白道全得罪了,对你们也没好处。我的意见是,你们不做山贼,改做保镖。”四周嗡嗡的议论声更大了。

“这个保镖就是对于经过你们势力地盘的商队或者走镖的,找他们要保护费。只要他们付了钱,你们就保证他们的货在你们的地盘内绝对安全。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他们的货被其他人劫了,你们会负责替他们抢回来。这就是保护费的作用。这个钱注意一定不能收太多,不然等于是杀鸡取卵,将以后的生意断了;并且一定要有信誉,不然也等于是毁了招牌。只要你们做的好,还怕不财源广进?而且那些受保护的人还会感激你们,何乐而不为呢?”

杨吉榆呆了半天,说道:“姑娘说的极有道理。做山贼虽然如果抢一单可能会抢到许多钱,但是渐渐的,那些走货的都不打我们这里经过了,生意一日不如一日,兄弟们都过的很苦。还要提防那些官兵,唉……”

我笑道:“所以说你们要养下蛋的鸡而不是杀鸡。好好干吧,这里是连接南北商道最方便的路段,做得好,迟早能发财。”

杨吉榆满面笑容:“小的这几日便和大伙商量商量,还请姑娘和寨主多多指教。”

姬念麟胡乱点点头:“好好,好说好说。”

我点头微笑:“没有问题。我只有个要求,帮我打听一下面具人的消息。”

“姑娘不说我们也要调查他们。一有消息,马上就通知您。”

“好!”

三日后,杨吉榆告诉我,傍晚会有一个从京城回乡的大官路过此地。以面具人的作风,应该会来截住他们。

我找了个位置绝佳的山坡,趴在上面等待两队人马的相遇。

随着缓慢而低沉的马车声响起,一队车队从远处过来。一个京官回乡竟然有数十辆马车拉着箱子,看样子还很吃重。果然是一个有钱的大官。车队里有不少劲装打扮、拿着兵器的人,看来是主人家请的保镖。

一声唿哨响起,夹道两旁的草丛中飞出不少蒙面黑衣人,他们一下子就和保镖们撕杀起来。大官从马车中探出头来,见势不好,立刻让他的仆从将第一辆马车往前赶,这样后面的马车都会跟着向前跑。

马车队行了数十米,忽然出现了十来个骑马的黑衣人,拦住了车队。领头之人赫然戴着一个银色的面具,遮住了脸的上半部,只露出嘴巴。只见他手一挥,后面的黑衣人立刻下马,将自己的马套在马车上,这样一马马车变成了双头车,再拿出黑布罩在马车之上。此时,之前的黑衣人也完全解决了那些保镖。这群人坐上马车,驾车而去,速度极快。可谓是训练有素。

我想站起来将面具人看清楚一点,谁知刚一移动,他就抬头看了一眼我所在的方向。我立刻吓得不敢动了。只能眼睁睁地看他拍马离去。

“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我问杨吉榆。

“这群人行动诡秘,总是来去匆匆。我们这片山林比较隐秘,他们时常从这里经过,是以我们才知道他们。但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只是最近一有富商贪官路过,他们就会拦截。一般不伤人性命,只求钱财。我们与他们为了抢生意交手过两次,可是完全不是他们的对手。”杨吉榆沮丧地说,“他们确实很厉害,不光是武功厉害。他们行动起来,非常迅速,甚至都没人讲话。一看就比我们这群山贼厉害多了。”

我摸摸下巴,的确呢,那帮人简直太有纪律性了。与这群乌合之众相比,他们都能称得上是特种部队了。

这个假面抢匪到底是什么帮派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