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诱饵

如果觉得曲子配的不好请告诉我 我个人很喜欢这曲子 就看放在这里合适吗按Esc取消本页歌曲姬念麟要在山寨当几天老大,我只身返回白鹤镇。本着不给那帮穷山贼增添困难的想法,我挑了一匹最老的马骑回去。

老马在山间的路上慢悠悠地走着,我摘了片超级大的叶子戴在头上。用力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走在浓郁的绿荫下,再听听各种清脆的鸟鸣声,真是十分惬意。背后传来一阵马蹄的声音,还没等我回头,两匹骏马已从我身边冲了过去。一男一女,只看背影就知道不是寻常百姓。那两匹马健壮的后腿强劲有力,一下子就载着人不见了。“唉,鲜衣怒马,俊男美女,这才是江湖啊!”我瞧瞧老马,叹息道。“驾!咱也快马加鞭赶上去!”老马扭扭头,再甩甩尾巴,极不情愿地撒腿跑起来。

晃晃悠悠跑了半天,终于看见前面有一个茶水摊。“好了,咱们休息休息。”我摸摸马儿的头,准备拴马。却看见刚才那两匹马,正巧他们的主人也过来了。

“是你?”一个女人拉长调子说。我抬头一看,心中咯噔一下,原来竟然是慕容雪丹和沈默。慕容雪丹轻轻一笑:“原来刚才在我们前面骑着一匹老马的人,是你呀!”说完故意瞟一眼我身后的马。

我看看沈默,他没什么表情,连眼光也没落在我身上。我的心瑟缩了一下,勉强笑道:“是呀,是我。”

慕容雪丹是一个冷性子的人,但是不知怎的,今天笑得格外灿烂。她不着痕迹地往沈默那边靠靠,对我说:“月裴……圣女,真不好意思,因为我外公去世,没能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定亲仪式。”

我现在只觉得全身上下都烦躁,恨不得立刻从此地消失,可是却又贪婪地想看看他。他……有没有看我一眼?我嗓子干涩地说:“恭喜你们。”眼光瞟过他,却见他也抬眼看了我一眼。我的心顿时停跳了一拍,还没来得及探究那眼神的含义,它就转瞬即逝。

慕容雪丹笑颜如花:“本来我爹说不必定亲,直接等沈大哥提亲后就让我们成亲。可是考虑到刚刚召开过武林大会,不宜这么快又劳动天下英雄,是以先让我们定亲,半年后再成亲。”

我的心像坠入了冰窖,在这酷热的夏天,我忽然全身发冷。整个人似乎游离出了现实。

“月裴圣女?圣女?”在慕容雪丹的叫声中,我回神过来。她明知故问:“你怎么了?”

我用一种连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声音说:“恭喜慕容姑娘和沈公子,我可能到时候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提前恭祝二位白头偕老、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这是我自己的声音吗?我怎么觉得像是别人在我耳边说话?

慕容雪丹稍感意外,随即敷衍地笑笑。倒是沈默终于把视线投向了我。我看向他,毫不躲闪,笑笑,不比慕容雪丹的笑颜如花,也一定够粲然了:“沈公子,恭喜你觅得如此良伴,二位郎才女貌,真是佳偶天成!希望你……能守护她一辈子!”他似乎震了一下。

我强忍着就要冒出眼眶的泪水,用最后一分力量保持镇定,说道:“再会!”利落地转身骑马离开。

再见,争如不见啊。

心中酸涩得发苦。骑着老马颓然的回到了白鹤镇。一见到吕施施我就抱着她痛哭起来。“怎么了芷萱?”她轻轻拍打着我的背,像一个慈爱的长辈,不,像妈妈。

“我,见到沈默了。他和慕容雪丹在一起。”

吕施施叹息一声:“哎,真不知道默儿是着了什么魔了?跟那个穆剑亭一样,想必都有了魔症。他之前明明那么喜欢你,我和奕风也都很喜欢你。只有穆剑亭希望他娶那个什么慕容雪丹。她是曲云裳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真是的!”她倒越说越生气了。

我拭去泪水,问道:“大叔为什么希望他娶慕容雪丹?如果,如果那件事真的跟曲家有关怎么办?”

“唉,他现在哪还管那么多?一切以报仇为重!他不过是希望沈默能利用盟主的权势来调查这件事罢了。”

我一愣,想了一下,无奈道:“算了,这件事情是他自己做的决定,别人逼是逼不了的。”我想起假面的事情,对吕施施讲了两次看到他们的情景,以及杨吉榆告诉我的相关信息。“吕姐,我在想,这个面具人和他的手下,会不会是从去年开始冒充冥玦教到处行凶的人?”

吕施施迟疑一下说:“其实那个假面人……”门外忽然传来敲门声。吕施施开门出去了一会儿。等她回来我急着问:“其实假面人什么?”她说:“其实那个假面人我也听说过。但是目前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闲事,专心调查那件事情才是正经。”我失望地点点头。

我去找柏汐云。他正在看书,看见我,放下书,微笑着说:“你回来了?山贼的寨子好玩吗?”

“原来你知道我去了那里啊?我还怕你担心呢。”

“怕我担心?”他微微挑眉,“那还不留只字片语就悄悄跑了?”

我攀住他的胳膊:“柏大哥,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他扶我坐下,自己坐在桌边,抚平书,说:“说吧,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呃……你怎么……知道?”我眨眨眼睛。

“你笑得那么贼,认错态度又那么爽快。我还猜不出来?”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能帮我查一下假面人的来历吗?”

“假面人?”

看来他还不知道,我又把知道的情况对他说了一遍。最后补充道:“他们经常从山贼寨子下的那条山路经过。”

他用手指点点头:“听你说这些人还真不简单!江湖上居然都没有传闻,实在隐蔽得太好了。你放心,我马上就去查。”

我高兴的猛点头,给他灌糖浆:“柏大哥出马,一定成功!”

他拍拍我的头:“还跟个孩子似的。”

第二天晚上,他忽然来找我:“快,跟我来!”我们施展轻功,向镇外跑去。“我们这是去哪里?”我问。“不要说话,跟着我就是。”

当我们赶到一片树林的时候,一场打斗正接近尾声。一方是假面人领导的黑衣人,一方是一群江湖人。整个场地中,只有假面人一个人骑在马上冷冷地看着众人。

这时两个江湖人忽然大吼一声,提刀向假面人飞来,还没等到他的跟前,就被人用投掷过来的刀穿透身体,倒在马前。又有一人忽然从上往下向假面人袭去,只见他用一只手飞快地在空中挡了几掌,接着便一下子将那人击飞。我暗暗吐舌,哇,好厉害!

“报告,全部清理完毕。”一个黑衣人向假面人报告。

“撤!”

“是!”报告的黑衣人打了个唿哨,他们将受伤的同伴扶上马,骑马离去。

假面人却留了下来。直到听不到马蹄声了,他才掉转马头,向另外一个地方慢慢走去。唯恐他发现,我和柏汐云非常轻且相隔较远地跟着他。等到了另外一片林子,有一个人正背对着所有人。

假面人看了那人一眼,慢慢伸手去摘面具。一道银光闪过,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啊?!我看着熟悉的面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中被巨大的惊澜淹没!月光下,眉目俊朗的男人正是——沈默!怎么会是他?为什么?怎么可能?!

背对着我们的人也缓缓转身过来,原来是穆剑亭。我已经听不到(&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他们在讲什么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沈默是假面劫匪?慕容山庄的人怎么会成为劫匪?还是说是穆剑亭让他这么做的?我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柏汐云用胳膊轻轻碰碰我,我收敛心神,开始认真听他们二人讲话。唯恐他们发现,还用了司徒靖当初教我的龟息功。

只听见穆剑亭说:“我已经查到了,曲家后院秘密囚禁着一个人,这件事情就连曲家也只有几个人知道。我怀疑,那个人就是曲飞扬。”

沈默诧异道:“他没死?”

穆剑亭说:“十之八九就是他。”

沈默道:“这么看来,那个用我爹的功夫与他对打的人就是曲飞扬?那么那个在一旁旁观的人是周之芜?”

穆剑亭恨恨道:“这二十年来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那件事情我已经布置好了。就在这几天内行动!你这边有没有问题?”

沈默冷笑一声:“这件事情终于要了结了?看来你的梦想终于要实现了?

“这不也是你的梦想吗?”

“不,这从来就不是我的梦想。这只是我还给你们的债!我也不跟你多说了,什么时候行动你再通知我,我要走了。”沈默说完,骑马离开。穆剑亭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怔了许久,最后才离开。

我和柏汐云从草丛中站起来,对视了一眼。剑侠夫妇之死果然与曲家有关?他们所说的行动又是什么呢?

三日之后,江湖上开始流传一个传说,武林大会上出现的卓碧璇是剑侠的后人。她手上有无忧宫的宝物,并且正在调查她父母的死因。

我去找吕施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说:“这是穆大哥设下的一个局,引蛇出洞。”

“那卓姑娘到底是谁?

“我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她是穆大哥收养的。”

“我知道你们有行动,可不可以带我去?”

“你?”吕施施迟疑地说,“可是……”

“没有关系,我会照顾好芷萱的。”柏汐云说。

吕施施看看我们,我恳求地看着她,她点点头:“也好。”

剑侠住过的悬崖之上,早已按照他们当年住的小屋又建了一座新的房子。四周亦按照当年的样子布好了阵。至杀教和一些逍遥派的人埋伏在稍远的地方。我们几个人则藏在屋中的密室里。

开始几日有一些江湖人士过来,估计目的是为了宝物,但是他们连屋前的阵法都过不了,根本不用搭理他们。偶尔有过得了阵法的,由卓碧璇出马就能搞定。至于周围埋伏的那些人,早就吩咐过不看到信号绝对不许动。所以虽然有不相干的人来骚扰,但所有的人都没有暴露。

“他们会来吗?”我问吕施施。

吕施施看了一眼穆剑亭,说:“当然会来!”

穆剑亭没有作声,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我知道,他在全身心地等待。

“小心,有人来了!”柏汐云忽然说。大家立刻屏息静气。

透过密室的方空,我看见阵外隐约有两个人影。一高一矮。矮的在前面走,高的跟在后面,一边走还一边四处张望。

“怎么才两个人?难道又是不相干的人?”我疑惑道。

只见矮个子拉住高个子,左挪右闪,居然非常熟练地过了几个阵法。“很有可能是他们!大家小心!”穆剑亭警示道。

“哐当”大门被人踢开。来人胆子不小啊!起码是没把卓碧璇放在眼里。

密室里可以看到每个房间的情况,我们悄悄挪到靠近大门的小孔附近。门外的月光照进屋里,随着幽蓝的光线,两个黑影慢慢走进屋。他们抬头看向客厅的供桌,上面供着剑侠夫妇的灵牌。

“哼!”只听矮个子人从鼻孔里冷哼一声,开口喊道:“卓碧璇,你给我出来!”声音分明是一个女人。我感觉身旁的吕施施忽然身子一抖。卓碧璇负剑从里屋出来,盯着那两个蒙面人道:“两位也是为了宝物而来?”

“哈哈哈,”矮个子女人笑道,“你姓卓?他们是你什么人?”她用手指指灵牌。

卓碧璇道:“其实你不妨称我沈碧璇。卓姓不过是行走江湖所用,为了查出杀害我父母的仇人,不得已而为之。”

“哦?仇人?那你查到是何人了吗?”

“自然就是你们两位!”卓碧璇用剑指着他们道。

“哈哈,好!孩子,不如你就下去问问你爹娘,看你说的对不对?啊,不对,是去问问你娘。”女人幽幽说道。

“你什么意思?”卓碧璇一愣。

女人手一伸,桌上一块灵牌飞到她的手上。她端详一下:“故显妣沈门梅氏婉华之灵位?哼!”她用力一捏,灵牌被她捏碎。

“你干什么?”卓碧璇怒道,拔出剑来。

“这个女人我看见她就烦!她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沈大哥列在一起?哼,你瞧你的样子,跟她一个德性。比武大会那天你是不是很神气?跟她一样,装样!”

“不许你说我娘坏话!”

“哈哈哈我就要说,你能奈我何?”

卓碧璇眼眸一闪,忽然冷笑道:“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嫉妒我娘。是不是她比你美貌?比你能干?比你……得我爹的欢心?”

“住嘴!住嘴!你胡说!”女人显然情绪狂乱,“那个女人不守妇道,被司徒家赶出家门,连姓氏都被改掉。这种女人她算什么?她又是什么身份能和我比?她那种模样也配说比我美貌?沈大哥是一时糊涂被她给迷住了,沈大哥其实是不会喜欢她、不会喜欢她的!世上只有我才配站在沈大哥的身边,只有我!不是那个狐狸精!”

我极度震惊,这个女人明显的就是痴狂地爱着沈思傲,同样程度地痛恨梅婉华,会是她主使的当年之事吗?

卓碧璇忽然一手拿剑,另一只手拿出一支簪子,将头发极快地挽起,侧身看着那女人。那女人忽然后退一步,继而怒喊道:“不要像那个样子看着我!你给我滚开!我已经划烂了你的脸,就算是沈大哥也不会认识你了,哈哈哈哈!而且你们死不能葬一起,我告诉你,最后陪着沈大哥的人会是我!”女人疯狂的笑声充满了房间,让人心悸,甚至恐惧。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围住了我。原来这个女人真的参与了当年的事件。

“这么说,他们的死是你一手造成的?”卓碧璇问道。

“哼!二十年前漏掉了你,今天你就没这么好运了。我会让你死得明白的,不错,当年的事情是我策划的。谁让你娘那么招人恨?谁让你爹那么糊涂,一次次拒绝我,就为了那个贱女人!甚至不惜为了她弄伤了我!哈哈哈,我要他后悔,为娶了那个女人而后悔。我得不到的,任何人都休想得到!”

“你、你既然喜欢我爹,为什么要杀了他,你不怕无颜下去见他吗?”

“我没有杀他!是那些人杀了他。我已经把他们通通杀掉了!哈哈哈,沈大哥,我替你报仇了!”

“你究竟是谁?”

“下地狱去问吧!”那个女人拔剑和卓碧璇厮打起来。那个一直未做声的高个子则在一旁静静观看。

“我们要不要去帮卓姑娘?”我小声问道。

“暂且别动!碧璇应付得了这个女人。”穆剑亭说。

卓碧璇和那个女人打到了屋外,我们不太方便观看了。忽然我看见高个子黑影似有所动,忙喊道:“不好!那个高个子冲上去了。”

穆剑亭闻言,立刻出了密室,我们也紧跟其后。当我们出现在院子中的时候,黑衣高个子正和卓碧璇用剑打斗。

“冥空剑法?”穆剑亭道。

“他怎么会冥空剑法?”柯奕风震惊。

“就是他们!上!”穆剑亭一声令下,几个人全冲了上去。吕施施和柯奕风对付那个女人,穆剑亭、柏汐云和卓碧璇对付黑衣高手。

我只听见吕施施喊道:“是你!我知道是你!你为什么这么狠?”

“你居然没死?哈哈哈哈,也好,今日就做个了断!”

“为什么?为什么?”吕施施伤心欲绝痛声质问。

“施施,我对不起你也是为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我为了他可以做任何事情!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梅婉华那个贱女人!”

我琢磨着,原来这个人还是吕施施的熟人啊。她对沈思傲的爱还真是执着,虽然深情,却是到了入魔的程度。

我大喊道:“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他,那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根本不爱他,你爱的是你自己!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是会为了他的快乐而快乐,会希望他得到真正的幸福。可是你,因为得不到他,你就要毁灭他。所以说你根本不爱他,你自私,你无情!你这种歹毒的女人是不会有人爱你的。沈思傲就算死了再投胎也不会爱你!他生生世世都不会爱你,只会爱梅婉华!”

“啊——啊——”那个女人忽然发出痛苦撕裂的喊声,撕心裂肺。她心神大乱,手上的武功已全无章法。

吕施施和柯奕风对视一眼,正要将她捉住。一个黑衣人从天而降,他身法极快,瞬间就出手两掌,将吕。柯二人击退。他抓起那个女人飞到黑衣高手那边,手脚并用、逼退柏、穆、卓三人,顺势再将黑衣人一拉,飞出一丈远。众人正要追上去,他扔出一颗火弹,轰然之中众人止步,再看时已无他们的踪影。

“啊!”穆剑亭一手打断一棵树。树枝崩飞。

吕施施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她跑不了!”

“是谁?”穆剑亭急切地问。

吕施施一字一句地吐出三个字:“曲、云、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