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催眠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一大段注意单引号哦,容易看糊涂

唉 我容易吗我 N年前的伏笔总算快要用到了按Esc取消本页歌曲“啊?什么?催眠?”我大吃一惊。

“迷迭香一般是在催眠的时候用。因为你睡眠不好,我减量给你稍微点一点,这是可行的。如果按照正常剂量,人就不是自然睡眠,而是昏睡。”他眼中闪烁着疑惑,“你还能想得起来是什么时候闻过这种味道吗?”

我仔细想了想,摇摇头:“完全没有印象。”

他沉思片刻说道:“如果你对我放心的话,愿不愿意让我将你催眠,探查出事情的真相?”

我点头:“当然对你放心啦。要我怎么做?”

他又加了一点迷迭香到香炉里,让我闭上眼睛躺在一张躺椅上。

他声音轻柔地说:“我不想对你硬性使用‘牵魂术’,因此就让我慢慢引导你进入那段消失的记忆。好,现在你就想象自己置身于凌霄谷,太阳暖洋洋地照耀在你身上,微风吹来花的清香,你忽然很想在草地上好好躺一躺。……现在你躺在了草地上,能闻到青草的味道,你看着天空,很蓝很蓝……”

我似乎真的看见了蓝天,渐渐沉浸在了那片蓝色之中,眼睛慢慢不想睁开。

“好的,芷萱,你现在忽然闻到了一阵迷迭香的味道。你睁开眼睛,看看自己是在哪里?”

“我……在房间里,是白鹤镇我住的房间。”我喃喃地说。

“好,你现在还看到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

“我、我……”

“你怎么了芷萱?不要激动,慢慢告诉我,不要担心。”

“我心里好难受。刚才他那样说我,我的心好痛。不行,我要去找他说清楚,我要痛骂他一顿。”

“好,芷萱,不要哭。你现在就出门去找他……你发现什么了吗?”

“有人?他们在吵架。”

“你现在慢慢地走过去,你看到什么了?”

“穆剑亭和沈默,在讲话,很激动。我,我还闻到了迷迭香的味道。”

“他们在说什么?”

“沈默说:‘黑衣骑的事情我都弄清楚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仇人是谁,就该堂堂正正地站出来,和他们作战。’

‘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把黑衣骑做过的事情宣布出去,那些江湖中人就会对付慕容青云?你必须留在慕容山庄,此事我们要从长计议,以免有失。’

‘那我干脆就在慕容山庄杀了曲云裳。’

‘胡闹!哪能那么便宜那个女人?哼,我要让她尝尝家破人亡、名誉扫地的滋味。’

‘我不想虚伪地面对他们。’

‘你且忍忍。等你娶了慕容雪丹,再休了她,你就可以离开慕容家了。’

‘什么?你还要我娶慕容雪丹?绝对不行!’

‘默儿!’

‘我不会再听你的了。我已经为你做的够多的了。真正想要报仇的人是你,不是我!我只能答应你杀了曲云裳和曲飞扬,报答你的养育之恩,别的我一概不会再做,以后我也不再欠你的。’

啊,穆剑亭打了沈默一巴掌。沈默想走,穆剑亭喝道:‘你去哪里?’

‘我去杀了曲云裳,什么事情就都了结了。’

‘沈默!看着我!’

啊?!”

“芷萱,怎么了?你看到什么了?”

“穆大叔的眼睛好恐怖,沈默他似乎头很疼,他在叫。穆剑亭在对他做什么?不行,我要去阻止他!……放开他!放开沈默!”

“芷萱,把你听到的都念出来。”

“‘哼!你怎么来了?我本来想再利用利用你,谁知道默儿他非要赶你走。既然如此你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现在你看到这一切算你倒霉。受死吧。’

‘不!不许伤……害她,芷、芷萱你快走!’

‘沈默,他对你怎么啦?’

‘你……快走!’

‘别想走!’

‘义父!你放、过她,不要杀她!我、听你的。’

啊,别抓着我,好疼,疼!

‘秦芷萱,看我!’

啊——”

“芷萱,醒过来!”我听见柏汐云发出了“啪”的一声。

我大口大口地喘气,像是从噩梦中惊醒。

“芷萱,芷萱,别怕,别怕。”柏汐云轻轻拍着我的背。

我抓住他的手:“好可怕,我,我看见穆剑亭的眼睛是红色的。”

“来,喝口水。”他递给我一杯茶,我咕嘟咕嘟喝下去。他看着我喝完水,然后说:“现在我们弄清楚了,原来是穆剑亭对你用了牵魂术,将你的那段记忆隐藏了。”

我立刻什么都想起来了:“他对沈默用的也是牵魂术!他好卑鄙!”我心急如焚,“怎么办?怎么办?沈默他很难受!”

柏汐云沉默一会儿说:“这个牵魂术虽然我也会,但是如果是替不是由我施术的人解,恐怕有些困难。因为每个施术者的手法都有不同。”

“柏大哥,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拉着他的胳膊着急地问。

“这样吧,让我去看看他,看能否找到解决的方法。”

“你是说……”

“我去白鹤镇找他。试着帮他解一下。”

“谢谢你柏大哥!”我高兴地跳起来。他微微一笑,不知怎的,我却觉得那笑容有些勉强和失落。“柏大哥,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我有点不好意思。

“不会的。只是我很担心我不在的时候你的安全。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让那四个丫头离开你。”

“哦,你找她们来,是为了保护我啊?”我瞪大了眼睛。

“傻丫头!”他宠溺地摸摸我的头,“你现在已经在曲云裳面前暴露身份了,他们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你要万事小心。”

“嗯!”我乖乖地点点头。

“如果是在京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去找楚皓月,他会帮你的。当然,我也会派一些逍遥派的人过来暗中保护你。”

“他?他现在一定恨死我了,怎么会帮我?”

“你相信我,万一实在有困难,一定要记住去找他。”

“好的。”我勉强答应道。

柏汐云带了几个逍遥派弟子一起去了白鹤镇,我让他顺便把姬念麟从贼窝里带出来。

自从想起那一晚的事情,我的心变得平静多了,夜晚不会再烦躁得睡不着。那些悔恨、懊恼、失望、痛心不再像毒蛇一样吞噬着我的心,让我不得安宁。那几声关切之语,已将我从黑暗中带了出来。因为我知道了,沈默他还关心着我!在他的心中还有我!

他并非对我绝情,只要知道这一点就够了。这足以让我得到宽慰。

这一天,家里忽然来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人——无双。

“无双?你怎么来了?”我不敢置信。

她明眸一闪,笑容缱绻:“怎么?不欢迎吗?”

“哪里哪里。高兴还来不及呢。我们好久不见了。”我忙请她入座。

她掩嘴一笑,小女生般的动作她做来是一派天真:“前几天不是还见了的吗?”

“哦,你是说在街上的时候啊。”

“是啊,我见到了你,就跟楚公子说,你是我的朋友,想跟你聊几句。谁知他说会把你的地址告诉我的,不用停车了,让我改天来拜访你。”她端起茶杯,微微翘起兰花指。

“哦,是这样啊。”

“是啊,楚公子说他也认识你。后来我一打听,原来你就是传说中当初差点被皇上赐婚给他的人,真没想到呢。难怪他总是问我关于你的事情。”她语笑晏晏。

“呃……你们还好吗?你,烟萝和媚娘。”

“我?不是陪人游玩吃饭,就是唱歌跳舞弹琴,就是这样的生活。烟萝已经被人赎身了,虽然只是侧室,但毕竟是大户人家。原本媚娘不同意让她赎身的,但是那个大人她惹不起,只好答应了。”她轻轻甩起衣袖,玉葱般的手指拂过纱笼。

“真的?太好了!”我由衷地替烟萝高兴。

“其实,”她忽然顿住不语,继而笑道,“她不同意也不行啊,她的事情都已经被人发现了,放走一个算积德一件。”

“她的事情?”

她无奈地一笑,目光有些凄迷:“我被那个人收养了十几年,他请人教我琴棋书画,给我最好的东西。我一直幻想这辈子都要陪在他的身边,感激他报答他。谁知……他却要我去怡香楼,去做花魁,做一名名妓来报答他。”

“无双……”

“无双,无双。他一开始就想让我成为天下无双的……呵呵。只可惜时至今日我再也帮不了他了。楚皓月他已经调查出了一切,连媚娘也没办法了。不过我想她是不会供出他的。”她自嘲似地笑笑。

“你呢?”

“我?我并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但如果要我当面指证,我也一定不会承认。”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不怕我告诉楚皓月吗?”

她眼中光华流转,抿嘴一笑:“楚公子他知道,但是他不会逼我的。他是一个好人。他告诉我,你跟他说要他放过我们,移光,你也是一个好人。”

我窘迫地摇摇头:“我也没能为你们做什么。”

“哈哈,善恶终有报。移光你不必放在心上。何况楚公子对我还不错。”

“那……若梅呢?”

“我跟她虽然同在彩衣坊却没什么往来,她的性子越发冷淡了,连媚娘都摸不透她。只知道她因为一个男人伤透了心。日益消沉。”

莫非是因为沈默?

“好了,我该走了。”无双起身告辞。我连忙留她。她轻轻摇摇头:“能出来见你这一次,我已经很高兴了。只是,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你不要嫌我多管闲事。”

“你说。”

她叹口气,眼中有一丝氤氲:“楚公子他心里很苦。你别看他最近看上去很胡闹,其实他只是用那些热闹来掩饰内心的寂寞。你们的事情我虽然不清楚,可是他听见我谈起你的事情,眼睛闪闪发光,甚至会不由自主地微笑。移光,你,好好珍惜他。这世上,有什么比一个真心人更珍贵?”

无双走后,我的心一直很沉重。我也不想这样啊。害怕欠下情债,所以逃避。可是最后发现,无论怎样逃,逃不开宿命,逃不开感情的纠缠。这不是谁能控制的,更加无法逃离。于我,于沈默,于楚皓月。

一天夜晚,我梦见自己在一座深山中转悠,我背着背包,斜挎着一个包,在山谷中不停地走。等我醒来以后,仔细一想,那不是我到达无忧山时的情景吗?接下来的两天我都做了同样的梦,而且更加清晰地梦到了青果树、成片的鸢尾花、烟水蒙蒙的温泉溪水。

我觉得很怪异,为什么一连三天都做类似的梦呢?难道是神在指引我去泡温泉?

第四天的晚上我又梦见自己站在无忧山的峡谷中,甚至清晰地感受到了手捧温泉的感觉。我实在忍不住了,把这几天的梦告诉了莫言。我纠结地说:“我觉得这个梦很奇怪,我总觉得无忧山与我一定有着莫大的关系。我想去看看。”

莫言惊讶地扬眉:“你要去无忧山?”

我点点头,摸摸胸前的十字项链:“我现在有辟邪珠,不怕毒瘴。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那我陪你去。”

“不行。我担心……其实呢,有她们四个丫头照顾我,你不必担心。万一路上发生什么事情,她们还要抽出手来照顾你,嗯,这就不方便啦。”

他脸一沉:“我知道你一定是又在外面惹祸了,怕连累我。”

我吐吐舌:“总之你放心啦。而且我有预感,我现在做这个梦,说不定有什么机缘能化解我现在的麻烦。”

我让莫言把我当初的包包找出来,他身体一僵,垂下眼睛说:“你是不是打算不回了?”

我一愣:“怎么会?只是做梦梦到了,干脆就背着它们去。”『“一定会回来?”

“当然。”

“好,”他露出笑容,“那我吩咐人将红豆居打扫干净,你们回去后就住那里吧。”

“好呀!”我雀跃着去找四个丫头,跑了几步回头一看,却看见莫言忧伤的表情。我又返身回去,用手抚平他皱起的眉头,看着他的眼睛说:“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地回家。”

他抱着我:“我的心忽然好慌,我觉得这一次你似乎就不会回来了。就像仙女拿走了自己的羽衣,飞到了天上,再也不回来了。”

我心中酸酸的,莫言他实在太没有安全感了。我说:“那我留下一个包,只背一个走,好不好?”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相信你。”

就这样,我带着四个丫头踏上了去楚庆的路途。为防万一,我们坐的是马车,悄悄出城,一路上尽量不惹人注意。居然非常顺利的到了楚庆。

莫言果然已经派人将红豆居收拾好了,跟以前一模一样。甚至连看门的老张和吴妈也都找回来了。我环顾这所房子,一时感慨万千。走到花园,摸摸石桌,想起沈默第一次拜访我的情景。那一天我被他的承影剑割伤了手,顺走了他的良药,还劝他不要喝太多的酒。我不禁微笑,一切似乎就在昨天。

院中的红豆树已开始结果,我从地上拾起一颗,尚未成熟的红豆宛如一滴血泪。而当这滴泪长大以后,就是一颗心。

我决定先去雷鸣寺拜访一下亦证大师。自从上次一别以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小僧帮我进去通报,不一会儿亦证大师亲自出来了。他略有惊喜地说:“果然是你!”

我双手合十,低头,让手指触到眉心:“大师。”

他微微一笑:“快快请坐。我听说你的毒早就被诸葛给治好了。”

“这也多亏当初大师替我向医仙求医。晚辈感激不尽。”我诚心诚意地说。

“自上次一别,我们已有一年未见。这一年中想必发生了许多事情吧。”大师目光炯炯地看向我,眼神充满睿智。

我点点头:“不错。这一年发生的事情,不仅仅是跌宕起伏、生死攸关、爱恨情仇这几个词能概括的。不过一年未见,大师还是这般精神矍铄。”

他爽朗地大笑:“你倒是变了许多啊。”

“我?”

他含笑点头:“去年的你是一个伶俐的小姑娘,而现在的你则成熟了许多。你的气场不同了,看人的眼神不同了,说话也不一样了。”

“真的?我自己没什么感觉啊。”听上去蛮新鲜的哦。

“不过我高兴的是,历练带给你的不是那些负面的东西。比如经历了痛苦,你的眼中不是绝望、憎恶或者厌世,反而是在你以前清澈如水的眼神中增加了一份悲悯。”

“悲悯?”我咀嚼着这个词,回味着它的含义。

他点点头:“佛祖因为体察到了世间人的各种痛苦,才会在菩提树下参悟。正是他心中有对世人的悲悯,才会修行得以大彻大悟,才能引渡我们去极乐世界。”

我似懂非懂点点头。他看着我迷惑的表情说:“人多一份悲悯之心,就是多一份善心,多一份体察他人的同情心,并能在这之上多一份‘悟’。”

我苦笑一下:“确实,以前的我太简单,看人看事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去感受。使得我忽略了很多别人的心情。可是现在的我,学会了去体贴别人的感受,为什么,为什么还是无法避免一些痛苦呢?”

“哈哈哈,参透苦禅即是佛。小施主,人生的苦无法避免,只看你如何去看待它。”

“受教!大师,我想我唯有尽力而为吧,对人对己多一份慈悲。”

“好!姑娘,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他双手合十一礼,继而叹道,“如今江湖又起波澜,恐怕不会太平。一场纷争将避免不了。我只希望它能在最小的范围内平息,不要再牵扯过多的人。”

“您说的是最近江湖上关于盟主的传言吗?”

他神色凝重:“不错。贫僧担心这一场风波不会轻易平息,演变成一场武林浩劫。到了那个时候,会有许多无辜的人牵扯进去,以致生灵涂炭。”

想起沈默、吕施施、柯奕风他们,我心中也很不安,这件事情不是能那么简单解决的吧?他们会有危险吗?

“秦姑娘。”

“嗯?”我从沉思中回过神。

“倘若可以,我希望你能以慈悲为怀,尽量避免更多的伤害。”

“我?那是自然。”我连忙点头。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师笑道,脸上却掩不住忧色。

离开了雷鸣寺我还在想大师的话。以慈悲为怀避免更多的伤害?说的是要我对他人好一些吗?看来我应该找楚皓月好好谈谈。

马车载着我直奔城外的无忧山。到了山脚下,我抬头看看云雾缭绕的山,对四个丫头们说:“我这就进去,你们不必等我。这山中我去过,现在又有辟邪珠护身,不会有问题。万一有什么情况,我会发出逍遥派的信号弹。到时候你们再想办法救我。”

春雨是四个丫头中的老大,她稳重地说:“圣女,我们几个会轮流在这里守着。你就放心进去吧。”

我对她们点点头,背好包包,向山里走去。

“月裴,要小心啊!”

“多保重!”

我回首笑着对她们挥挥手,走进一片迷雾之中。

因为当初曾经顺利地从无忧山中走出来过,所以我不知道是我本身不怕毒瘴还是因为辟邪珠的关系,反正我很顺利的就进了山。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找到了当初我从秘道中掉下来后昏迷的地方,我围着它方圆二十米以内都检查了一遍,根本没发现有什么秘道的出口。我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虽然有些失望,但还不至于悲伤。

我看到了当初留字的树,上面的刻痕已经结疤,“大难不死,必有后福。Y 07.5.2”。我摸一摸,心头涌起一些怅然。

我又花了一天的时间下了山坡,到了当初去过的峡谷。绿茵芳菲,溪水氤氲,遍地的野花恣意开放,真犹如世外桃源。

这两天爬山也够劳累的,看着雾蒙蒙的溪水,我欢呼一声,可以好好泡个温泉了。我翻出衣物,向溪水的源头——泉眼跑去。

刚跑到跟前,忽然一块石壁后面“哗啦啦”一响,居然站起来了一个人!我不由得大叫一声:“啊!”

那是一个男人的后背,麦色的肌肤上面水珠不断地滚下。我正要捂住眼睛,忽然一个东西吸引了我的视线。我心中咯噔一下,连忙定睛细看。那居然是一个胎记,祥云模样的胎记!

我惊讶地张开了嘴巴,正要惊呼,一个声音传入耳朵:“哑姑?呃,秦姑娘!”

我抬头一看,司徒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