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风起云涌

向春雨询问后得知,今日我晕倒之时,夏荷和冬雪正好带了一众弟子赶到,赶走了何奇石那帮人。我们现在是在逍遥派的分舵中。我强打起精神,让春雨带我去见分舵的弟子。我感谢了他们的救助,听分舵舵主汇报了一下分舵的情况,然后安排他们给每个分舵飞鸽传书,让大家近期要小心一点、加强防范,特别是对于慕容山庄的人。

结束会议以后,春雨眼睛闪亮地看着我。我奇怪地问:“怎么啦?”

她抿嘴一笑,发自内心地说:“如果让护法看见圣女刚才的样子,一定会很开心。”

我莞尔:“恐怕如果他知道了昨天和今天的事情,首先应该是生气吧。”

她摇摇头:“不会的,他一定是会很担心很自责。”

我微讶。她微微一笑:“我们四个从小就生活在逍遥派,护法他并不是我们的师父,但是他时常指点我们武功。对于我们四个来说,他是师父也是亲人。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他。他对圣女你真的是十分关心。”

我点点头,突然想知道更多关于柏汐云的事情。我问:“柏大哥也是从小就在逍遥派长大吗?”

她眼眸微睐,想了想说:“好像是这样的。我听说在他很小的时候,上上任的圣女将他带回逍遥谷,并传授他武功,将他抚养大。”

“你是说是秦无棉的母亲带他回逍遥派的?”

“是的,是月蘅圣女。月蘅圣女去世的时候,月冕已经失去了圣女的资格,所以月衡圣女封柏大哥为护法。据说他是我们逍遥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护法。”

“那众位长老弟子服他吗?”

“开始的时候当然有人不服啦。于是护法就举办了一个比武大会,凡是对他不服的人都可以向他挑战,如果他败了就辞去护法一职。”

“啊?”我惊呼。

春雨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结果没有一个人能打败柏大哥!而且他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懂得奇门遁甲五行八卦,更厉害的是他的医术还很高明。并且他处理教中的事务也尽心尽责,让所有人都心悦诚服。于是啊,大家渐渐就都接受他,到现在则是非常敬重他了。”

“哦!原来他这般厉害啊。”平时真看不出来呢,实在是太低调了。

“月翡!”秋芹急冲冲地跑过来。

“什么事情?”

“我听说最近有很多江湖人士往慕容山庄而去。”

夏荷也紧随其后,她笑道:“你不会是担心沈少侠吧?”

秋芹白了她一眼,嘟囔着:“我哪有?”

夏荷道:“月翡,楚公子和司空公子刚才不辞而别了。”

啊?我还没跟他们谈清楚朝廷与武林的事情呢。如果朝廷旨在借这场风波扫平武林,那么他们一定也会去慕容山庄。不仅是沈默,恐怕那里所有的人都会有危险。不行,我得去通知他们。

“我们即刻动身去白鹤镇。春雨你去挑几个武功不错的弟子跟我们一起去。临行前,飞鸽传书通知莫言和护法,特别要告诉护法小心朝廷的人。”我果断吩咐道。

她们三人稍感意外,但立刻同声回答:“是!”分头去行事。

离开分舵前,我在楚皓月的房门外驻足片刻,心头涌起一片茫然。冬雪不知何时悄悄走过来,忽然说:“司空公子说,那样的哭声怎会是无情?”

我一怔,她立刻咬着嘴唇说:“对不起月翡,我,我僭越了。”

我摇摇头:“但是我始终还是……给不了他想要的。”

秋芹站在不远处看着我们,说:“月翡,可以出发了。”

我回头最后看了一眼房间,跟她们一起离开。

分舵的弟子熟悉地形,带我们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小径。加之我们倍加小心,因此一路上没再遇到过何奇石那帮人,非常顺利地抵达了白鹤镇。

我立刻去找吕施施,派春雨她们去找柏汐云。等人到齐了,我就把从楚皓月处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大家。

吕施施一拍桌子:“管他朝廷不朝廷的,大哥大嫂的仇是一定要报的!”

柯奕风安抚她:“施施,别激动。大哥大嫂的仇当然要报,但是我们不能白白牺牲在朝廷手中,更不能无视整个武林遭此劫难。”

柏汐云眉头微锁:“武林与朝廷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即便是为了某些危害百姓的江湖败类,朝廷也不至于要剿灭整个武林吧?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原因呢?”

“我不知道,问他,他怎么也不说。”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万事小心,暂且一切按计划行事。看看情况再说。”穆剑亭道,“这几天江湖人士越聚越多,恐怕不日就要上慕容山庄去讨个说法,大家要做好准备。”

“朝廷想对这件事情推波助澜以达到他们的目的,我看报仇这件事情不如我们不要闹得太大,只要对付曲云裳和曲飞扬就好了,这样朝廷就不能利用这件事情了。”我有点怵穆剑亭,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

果然他冷哼道:“你以为我怕朝廷那帮走狗吗?我要你们谨慎行事并不是怕他们,而是不想打乱了计划。慕容青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无语地看了看柏汐云,他悄悄对我摇摇头。于是我没再说什么。

终于可以单独和柏汐云谈话了,我赶紧问他:“沈默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点点头。我惊喜地说:“完全解除了吗?”

“是,完全解除了。他已经清醒了,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是吗?真好……谢谢你,柏大哥。”

“你怎么好似不太精神,这不是一件好事吗?”柏汐云微微抬眉,如玉的眼眸里露出惊讶。

“我是真的替他高兴。我总算也为他做了一件事情。”我沉默一会儿,“可是我不知道他是否还需要我……为他做什么。”

“你不要勉强自己。”

我摇摇头:“不是勉强。算了,不想这些。这几天还有什么消息吗?”

“镇上来的那些江湖人士,有的是沈思傲当年的好友,有的是对慕容青云心怀不轨,有的纯粹是来凑热闹。我估计明后天他们就会去慕容山庄。”

“曲云裳会那么轻易承认吗?我真担心。”我沉思着。

第二日与柏汐云上街喝茶,顺便打听一下江湖人士对此事的议论。茶馆里面异常热闹,有的在讲剑侠以前的光辉事迹,有的在吹嘘自己认识的某人告诉过他当年悬崖一战的情况,有的说无忧宫的宝物已经被曲云裳给得到了,有的则表示坚决不相信传言……各种说法都有。

忽然街道上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接着又传来马的嘶鸣声,众人一看,一个年轻人正抱着一个孩子闪到路边。骑马的看上去也是一个江湖人,立刻下马拱手致歉。年轻人淡淡说:“以后请勿鲁莽,镇上人多不该奔马。”骑马人说:“实在对不住,在下过于心急,孩子没事吧?”年轻人放下孩子,拍拍他的头,对骑马人说:“没事。你赶路去吧,我送他回去。”骑马人感激地离去。

茶馆里一片安静,过了一会儿,立刻更加喧闹起来。原来大多数人已经认出了,那个年轻人就是慕容冰枫。

我想起慕容冰枫曾经相助沈默的事情,看着他抱着孩子远去的身影,心中一片感慨。他看上去是一个心地单纯善良的人,却有着那样的母亲和姐姐。现在慕容山庄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慕容家的一分子,不知此事对他会不会有什么影响。我忽然联想到,如果沈默杀了曲云裳,慕容家是否要替她报仇呢?那这样岂不是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突然萌生出作为一个现代人的想法:应当将凶手绳之以法,而不是将仇恨延续!

我猛地抬头看着柏汐云,他见我异样,着急担忧地问:“你怎么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他听见这句话,显然很诧异。“没什么。”我苦笑一下,难道要沈默将曲云裳姐弟抓起来送到官府指证他们?江湖人都会觉得他疯了吧?恐怕他知道我这样想也会觉得我疯了。我叹了口气,将视线投到窗外,发觉街角处有一个戴着斗笠的人似乎正看着我。虽然斗笠挡住了他的脸,我却觉得他望向这个人多嘈杂的茶馆,看着的人是我。我也紧紧盯着他,他将斗笠微微上扬,楚皓月?我站了起来,冲出茶馆。可是等我跑到街角,却发现空无一人。我四下张望,寻找着,楚皓月你为什么不愿意见我?是真的讨厌我了吗?

“怎么了?”柏汐云匆匆跟来。

“是楚皓月。刚才他就站在这里看着我,可是,他不见了,他不愿意见我。”

“他不见你,也许是有些事情不方便说吧。可能,朝廷真的要动手了。”

我点点头:“通知大家做好准备吧。”

卫青平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小卫?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无奈地一笑:“教主不在,没什么事情我就来看看沈默。万一他有什么需要我也帮得上忙。”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由衷地说。

“对了,你最近小心点教主,他可能要找你。”

“什么?那个老怪还要找我?他不是去找秦无棉了吗?”

他摸摸鼻子:“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要回慕容山庄了,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

“你躲在慕容山庄?”

他点点头,忽然说:“对了,慕容家跟齐家闹翻了,这些江湖人聚集据说就是齐家煽风点火的。”

“齐家?他们插手干什么?”

“哈哈,还不是齐老头想做盟主。可毁了他儿子的一门婚事哟。”卫青平闪身而去。

名利与权利真像一双无形的手,拉入更多的人卷入这个漩涡,并将事情推动发展。不知还会牵扯到多少人,是否会发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呢?

翌日,一大群江湖人前往慕容山庄,其他人看见了相继加入这个队伍,于是人数越来越多。我与柏汐云易容后也混在了人群中。

到了慕容山庄的门口,慕容山庄的管家已经站在了门口。只听他说:“各位不如里面请,有什么事情大家坐着好好相谈。”

只听一个高声喊道:“有什么事情还是这里说了好,进去了谁知道还出不出得来!”哄笑、喝彩声四起。

管家无奈看了那人一眼道:“众位过虑了,盟主知道大家要来,已经备好香茶等待大家了。”

“备了也不敢喝!”又有人喊道。江湖人本来就是没什么纪律而言的,嚷嚷声不绝。

管家无法,只得吩咐了一个管事几句,自己匆匆进去。不一会儿,慕容青云就亲自出来了,曲云裳、二夫人、慕容冰枫、慕容雪丹跟在他身后也都出来了。慕容青云朗声笑道:“各位江湖好友,到了家门口为何不进去坐坐呢?”他的卓然风姿显得正气、大气,怎么看也不该和曲云裳的事情有牵连。

“坐坐就不必了,还是请盟主澄清一下近来江湖上传闻的那桩事情。”

“哈哈哈,诸位指的是关于内子的事情吗?”他倒是毫不避讳,直接就说到了主题。这慕容青云果然不是一般人呢。我看看曲云裳,她忧伤无奈地笑了笑,真是我见犹怜。真会装哪。我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这件事情,我可以很明白地告诉大家,是有人想对付我们慕容家故意造谣生事!”慕容青云忽然异常严肃地说。切,早就会料到他这样说。不过以他的威严,他说出这句话来,倒的确令不少人产生了疑惑。“大家都知道至杀教,去年在我寿辰的时候围攻我们慕容山庄,害死了不少武林同道。他们手法狠毒令人不耻!后来还掳走我的孩儿,如若不是我们相救及时,恐怕松儿也要遭遇不测。这个谣言就是他们的教主毒仙子散播出来的。”

“毒仙子不是已经烧死了吗?”有人问道。

“不错,我们之前都以为她烧死了,谁知不久前有人发现她又在江湖出现,所以当时她可能是侥幸逃走了。”

“原来是这样。”不少人显然很相信这个回答,议论纷纷。不行,这样下去,恐怕众人就要都相信他了。我正在着急,忽然又有人说:“那不知毒仙子和慕容家有何仇怨?为什么偏偏要将谣言牵扯到一个二十年前死去的人身上呢?”此人的问题实在是太到点子上了,我简直就怀疑是穆剑亭安排的人问的。

曲云裳的脸庞闪过一丝不易让人觉察的阴云,慕容青云稍一停顿,立刻笑道:“魔教人行事哪是我们可以猜测的?也许她就是拿我这个武林盟主当靶子,想对付我们武林正道,或者是想在武林掀起一场风波,她好渔翁得利。”

此番话说得是合情合理,我简直就要为他鼓掌了,穆剑亭说得没错,慕容青云是没那么好对付的。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说道:“此事不是盟主你一两句话就可以推挡过去的。我还听说你的夫人在那件事情过后,将当年所有参与的人都陆陆续续杀害了。”众人一听,登时像炸开了锅似的。

慕容青云眼眸中精光一闪,他冷笑道:“原来是栾萧逸,你与沈思傲是好朋友,不免有些过于心急,所以我不怪你说出那样的话来。但是,你不要上了邪教的当。说话总得拿出证据来。”

栾萧逸一时语塞,的确,此事若要讲人证,只剩下穆剑亭和曲飞扬了。曲飞扬自然不会作证,那么穆剑亭呢?今天这样的时机他为何不出现?而且,沈默也没有出现。

忽然又有人说:“那为何盟主你要派人追杀逍遥派的圣女呢?我听说慕容夫人曾经当着几个人的面亲口承认了那件事情,逍遥派圣女就是其中之一。盟主你是否是为了杀人灭口呢?”这个人居然知道得这么清楚,一定是穆剑亭派来的。昨天我才将此事告诉他们。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是谁说的?是逍遥派的圣女说的吗?你们可以找她来对质。”慕容青云道。

“哼,我劝你们大家,就算她来了,她说的话你们也不要相信!”慕容雪丹冷冷道。

“那是为何?”

“因为她恨我,恨我们慕容家。她喜欢上了我的未婚夫。”

啊呀呀,气死我了!心中的火直往上蹿。如果不是柏汐云紧紧地拉住我,我就要冲上去打她一巴掌了。就算我喜欢沈默,也不至于要做卑鄙的事情吧?何况我喜欢沈默的时候,他还不是你的什么未婚夫,这与喜欢上你的未婚夫可是有很大差别的。

江湖人看来也爱八卦,一听此话,又是一阵喧哗。慕容青云的脸上仍保持着微笑,但是即便有胡须遮挡,我仍从他的嘴角看出了一丝得意。慕容雪丹更是不用说了,得意洋洋地说:“那个圣女哪是什么圣女,我看她一点都不圣洁,反而是个卑贱的……”她话还没说完,慕容青云忽然在她面前一挥袖,接着抖下一颗石子。慕容雪丹一惊。慕容青云冷冷道:“哪位好汉动手不动口?哼,想在我慕容青云面前捣鬼,我劝你还是要慎重!”咦?是何人替我打抱不平?还是也跟我一样,看见她的张狂样就生气?

柏汐云面色一沉,一贯平静的眼睛里掀起了风暴:“这件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即便是女人,我也不会轻饶。”

“TNND,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我恶狠狠地说。柏汐云一怔,神情有些古怪。我长舒一口气:“骂人果然有用。骂一下心里舒服多了。”柏汐云摸摸我的头,笑了。我们身边的一个人瞟了我们一眼,赶快嫌恶地躲开。原来我和柏汐云现在都是男装打扮,我和他对视一眼,更是笑得快忍不住了。

“诸位,我知道这件事情不给大家一个交待,大家是不会罢休的。我已经通知了八大掌门,他们过几日就会来慕容山庄。到时候我会把这件事情跟他们讲清楚。如果到时候他们都相信我,此事是不是就可以结束呢?”慕容青云大声说道,压下了众人的议论声。

八大掌门在江湖上都是武功和人品一流的人物,有很高的地位,颇得江湖人的信任和尊敬。有人说道:“如果是那样,我们自然没有异议。”

“好!那么请大家再等上几天,我慕容青云保证给大家一个交待!”慕容青云拱手道。

“好!那我们就等你们的结果。”江湖人中还是直爽的占多数,虽然有些人仍是一脸不乐意,但大多数人都选择了等待,于是他们就告辞下山了。

夜晚沈默来找穆剑亭。等他谈完事情,我请他到院中小坐。一段时日不见,他又清减了,身材显得有些瘦削,眼睛却显得更深更大了。比起以前的俊朗多了几分飘逸的韵味。

他说:“那件事情,多谢你。但是暂时不要让义父知道了。”我知道他指的是牵魂术的事情,点点头。看着他熟悉的脸庞,在心中努力刻画下每一根线条。我是那样贪恋看到他的每一眼。

“今天的事情我听说了,你,不要放在心上。”他说,我点点头。

他看我一眼道:“我对你说过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你为什么还要到白鹤镇来?你知道我已经忘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对你没有半分感觉。”

我的心一痛,缓缓说道:“我知道。那么……如果,如果医仙有忘情水的解药,你会服用吗?”

“既然当初选择了遗忘,我何苦还要记起?”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压在我的心头却是千斤重。恍惚间,他已经飘然离去。

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来,他已经忘记了你们之间的一切。”

我清醒过来:“楚皓月?”

“就这样,你还为他心心念念?”

“他忘记了,可是我没有。他这样对我,我不怪他。因为是我不好,他才选择了遗忘。而遗忘了,又怎会有情。

“那你要等一辈子等他想起来吗?”楚皓月忍不住大声说。

“如果他想起了一切,然后决定还是放弃我,那么我不管多遗憾多难过,一定会坚定地转身,去走我该走的路。可是现在他这样,并不是真正的沈默,我不甘心就这样放弃。那样的话,我会抱憾终生。”

“这样的他你还留恋什么?你对他也算仁至义尽了。他现在能为你做什么?他自己大仇未报,非但不能保护你,还害得你被江湖人耻笑。这样的他你还要吗?”楚皓月双手按住我的双肩,面对着我,怒问道。

我艰难地说:“是的,现在的我还要,还不能放弃。”

“哈哈哈哈,”他仰天一阵狂笑,继而冷冷道,“我看他死了你还怎么要!”

“楚皓月!”

他一挥衣袖,转眼就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