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意外迭生

我知道柏汐云和春雨她们都追了出来,于是躲到路边的草丛中,等他们走远了才出来。因为去找楚皓月也许是一件危险的事情,我不能连累他们。

我刚转身想从另一条路下山,身后忽然有人喊道:“伺书?”

我回头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人,可是他的声音为什么跟楚皓月那么像?“你是谁?”我问。他上下打量了我一下,一抹脸,撕下一块人皮面具。真的是楚皓月。他的身上满是血迹,似乎刚刚大战了一场。难道他还易容成江湖人士的样子混进慕容山庄去杀人?派兵来还不够吗?胸口气闷得发疼,怒从心头起,我冲上去狠狠地甩了他一个耳光。

他震惊地看着我。后面跑过来一个人,立刻喊道:“你干什么?”原来是易容后的司空星。

我气愤悲痛吼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死了这么多人你们就开心了吗?为什么非要剿杀武林人士,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啊?!”

“你认为是我派兵攻打慕容山庄?”楚皓月双眉紧蹙,缓缓道。

“不是你还会是谁?你称心如意了吧?你们还特意易容进去,是想里应外合,还是想趁机多杀几个人?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狠毒的一个人。我看错了你!”胸口闷得好疼。

“伺书……”司空星急切道。

“好!原来我楚皓月在你眼里是这样的一个人。”楚皓月的双目似乎要喷出火来,他紧紧捏住我的胳膊,“那我今天就做小人做到底!”

“你要干什么?”我挣扎着,却挣不脱。

“跟我走你就知道了!”

“我不走!我死也不跟你走。放开我,你这个杀人狂、疯子、神经病!”他的手如钳子一样捏痛了我,令我有些歇斯底里。司空星突然冲了过来,伸手一拍,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暗。司空星坐在桌边正在沉思,桌上放着一盏油灯。一向洒脱戏谑的他一脸的肃容。

“你醒了?”

“这是哪里?”

“在白鹤镇附近。”

我沉默了,他们抓我回来干什么呢?

“皓月他被陈将军找去了,之前他一直坐在这里。”司空星见我不说话,叹口气,“你以为今天的官兵是我们派去的吗?”

“难道不是吗?”

“本来也许会是,但事实上不是。”

“你,什么意思?”我转头看向他,不解其意。

“这次皇上派我们出来,是由陈将军带军,我和皓月都只是副手。陈将军的意思是今日派兵攻上慕容山庄,将那里的江湖人士一网打尽。是皓月费尽心思拦了下来。甚至因为他的阻拦引起了将军的不满。虽然他的身份很尊贵,可是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并不多,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普通将士。”他顿了一下,“你知道他这样做有多难吗?”

“你说的是真的?不,我不相信!你们明明出现在慕容山庄附近,别告诉我你们没去。”我觉得司空星在狡辩,很生气。

“小姐,皓月他知道你肯定会去慕容山庄,出现了这种情况,他还坐得住吗?他不但派人去通知白鹤镇的江湖人,还私自让自己的一些手下化装成江湖人的样子,随白鹤镇的那帮人一起去救你们。不,是去救你。你知不知道这要冒多大的风险?这是违反军纪的!”

我一怔:“你说谎。那你说那些士兵是哪里来的?就连城守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士兵,只可能是你们。”

司空星苦笑一下:“我们接到报告的时候也大吃一惊。好在抓了几条‘舌头’回来。他们是瑞王的手下。”

“瑞王?”这简直太意外了,“这怎么又跟瑞王扯上关系了?”

“我们也不清楚。自皇上登基以来,瑞王他一直称病,从没离开过他的封地。表明上看似老实,其实暗地里有不少动作。我们只能推测,他大概是想利用这次冲突,造成武林与朝廷的反目,他好渔翁得利。”

原来是瑞王的政治阴谋!“他好阴险!”想起那些惨死的人,我咬牙切齿地说。

“伺书,你误会了皓月,他很难过。”

我愣住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司空星说:“他对你怎样,你该知道。你不能总是伤他的心。”他叹口气,“唉,这原本是你们的事情,我不该多管。但是,我实在很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能接受他?”

我沉默片刻,与楚皓月在一起的一些片段在脑海中纷至沓来。那些打打闹闹、生气、感动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微笑,可是沉重的心情却只能使我一声叹息:“皓月他真的很好。如果没有遇到沈默,也许……我会和他在一起。不是他比不上谁,只是心里已经住下了一个人,没有还能容纳的地方。我不能对他好,因为对他越好就越是在害他。时间会治愈伤痛,总有一天他会淡忘我或者忘记我,那样也许他会更开心一些。”

门外忽然有响声,司空星说:“你今晚就在此处歇息吧。明日我们再讨论一下慕容山庄的事情。”

司空星告辞不一会儿,楚皓月就进来了。他看着如豆的油灯说:“就算我会痛苦,我也不会选择遗忘。”

我胸口一跳。他转头看着我说:“休息吧,不要担心。”

“楚皓月。”

他站在门口回头看着我。

“对不起。”我迟疑了一下,只能说出这句话。

他轻笑一声,似乎有一种悲哀的自嘲。我更加难以开口,他大概发现了我的窘迫,低声道:“不必。你永远不必向我道歉。”

今晚天空如墨,夜空中看不见月亮和星星。听的见风摇曳树枝的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大概是卫兵在值夜吧。在这寂静的夜晚,我的心却无法平静。我想起大学里的那两排梧桐树,在春天的时候,从浓密的树枝间洒下闪亮的阳光。老妖大笑着,将一本书砸向我,我对他晃着拳头嚷嚷着,而苏凌则在一旁微笑。我不太敢看苏凌,却感受着他的眼光。我不确定在我匆匆一瞥中,所看到的他的眼神里,是否别有含义,或者只是我所希望而造成的错觉。那小小心思里的猜测,既烦恼又甜蜜。阳光温柔地洒落在我们身上,一切美好得让我想哭。忽然之间,我好想念他们,好怀念那充满欢笑的纯真时光。

清晨,天色幽蓝的时候,我忽然听见有人在轻声的喊着:“移光,移光。”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见一个士兵站在我床边。我吓得一下子就坐了起来,心怦怦直跳。“别怕,是我,烟萝。”那个士兵说道。

我压住狂跳的心,在微弱的晨光中仔细辨别,果然是烟萝。“烟萝,你怎么在这里?”

“嘘——小点声音。说来话长,我现在是陈将军的侧室,我知道他这次是来对付慕容青云的,所以偷偷跟来,混进了兵营之中。”

我愕然:“你跟来干什么?”

她脸上浮现出微笑:“虽然他是将军有人保护,但是慕容青云武功那么高,我还是不放心。所以想跟过来,看有什么可以帮他的。”

“这么说来,陈将军一定对你很好啦。”烟萝能获得幸福,我真是替她开心。她羞涩地笑了。忽然我想起来:“你会武功?”她点点头。我暗暗咂舌,又一个深藏不露的。

“好了,不多说了,你快跟我走吧。”

“为什么?”我有些奇怪。

“将军他们这次来,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我摇摇头。她说:“皇上派他们来,是为了无忧宫的宝物。皇上还得知,有一部分宝物在你们逍遥派的手上。所以你和无忧公子都是他们志在必得的人物。陈将军知道你在营中,不会再放你走了。”

我大惊,皇上也对宝物有兴趣?“可是逍遥派的宝物早就不见了呀。”秦零离开无忧宫的时候带走了部分宝物,这个消息并没什么人知道。江湖人都只知道宝物在无忧宫。皇上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不见了?”烟萝一怔,“可能皇上不知道吧?但是无论你怎么说他们也不会相信的。陈将军这个人我很了解,他对皇上很忠心,他是不会放走你的。你还是现在快随我悄悄离开吧。”

“好。谢谢你了烟萝。”

烟萝拿出一套士兵的衣服,将我带出了营区。与她分别以后,我就去白鹤镇找柏汐云。

快到白鹤镇的时候,一群黑衣蒙面人围住了我。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救命啊——”我只能(&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大叫着,施展轻功向白鹤镇里面冲去。只有进了镇子,我才可能得救。

喊声果真喊来了一个救兵。他招式凌厉迅猛,三下两下就打跑了那群人。可是实在不知道被他救了是好还是不好。

他斜斜看我一眼,长发被风吹得游动。“萱儿,我来得可巧?”

“呃,巧,实在是太巧了。多谢教主相救。”我硬着头皮说。

“哈哈哈。”他放声大笑,“既然我救了你的命,那你就以身相许吧。”

“啊?”我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把脸凑到我跟前,凤眼斜飞:“怎么?你不愿意?”

“那,那个,秦无棉是不会,同、同意你娶小老婆的。”我结结巴巴地说。

“哈哈哈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要你做我的儿媳妇。我两个儿子都是人中龙凤,人才出众,随便你选一个,如何?我待你不薄吧?”

我黑线,一个道士,一个小皮猴,还算待我不薄?“呃,我一直拿他们当弟弟看。我看,这样不太好吧。我、我实在配不上他们。”

“废话少说,跟我走吧!”他伸手就想来抓我。

“啊?救命啊——”

挣扎间,忽然有一群骑马的人向我们跑过来。

“秦姐姐!爹?”来的正是姬念麟。

姬昱焰放开我,温和地说:“念麟,你怎么在这里?”一副慈父的样子。我赶紧躲到姬念麟的身旁。

姬念麟眼睛闪闪发光,脸上露出一股认真劲:“我听说昨天有官府的人围攻慕容山庄,特地带着兄弟们来帮忙。”

我向他身后望望,果然他几乎把所有的山贼都带来了。这个家伙还真打算经营他的山贼事业啊?杨吉榆看见我,拱手道:“秦姑娘,别来无恙?”

“哦,还好还好。”我还礼说。

“多谢秦姑娘上次的指教啊,兄弟们最近混得确实不错。所以一听姑娘你有难,大家都抢着要来帮忙。”他笑道。

不知是哪个莽夫喊道:“是啊是啊,寨主夫人有难,兄弟们能不来吗?”

呃?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连忙看向姬昱焰,摇手道:“不是不是,你不要听他们瞎说。”

他双手负在身后,风鼓起他巨大的袖袍,他舒畅地笑道:“原来是这样。好!那我也不用插手了。念麟,你以后可要好好地对秦姑娘。”

姬念麟眼睛眨了眨,点点头:“是,爹。”

姬昱焰忽然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低声说:“萱儿,你可有什么办法让无棉出谷?”

我瞪着他:“你还没破阵?”

“她在无忧山研究了十几年的布阵,我哪能那么快一下子全破了?我可不想再花上几年的时间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我摊摊手:“我也帮不了你啊。”

“那好吧,那我只有把你和麟儿的婚事给办了,这样她说不定会出谷。”

“啊?那你把这块玉佩拿着,说逍遥派有事,让她立刻出谷来帮忙。”我连忙掏出一块逍遥派圣女的信物给他。对不起了,秦无棉,我可不能跟你的儿子结婚哪。

姬昱焰抓过玉佩,呵呵一笑,立刻从我们面前消失了。

“爹!”

“儿子,爹会带着你娘和你哥来找你。”姬昱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哼,这个家伙,这才是他来找我的根本目的吧。

当我们踏入白鹤镇,都惊呆了。眼前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一派繁忙的样子。放眼看去,街上到处都是江湖人士。

“柏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白鹤镇来了这么多人?”

“江湖人都听说了昨日之事,所以来了不少人。他们准备找朝廷讨还公道。”柏汐云脸色有一点沉重,“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柏大哥,我们一定要劝止大家。这都是瑞王的阴谋诡计。我们不能上了他的当。”

“瑞王?这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把司空星发现的事情以及猜测告诉了他。

“这件事情太过棘手。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告诉大家,不然后果将无法想象。”柏汐云异常严肃。我也很紧张,如果事态向不好的方向发展,恐怕就真是一场浩劫了。

“明天,慕容山庄会召开一场会议。我们到时候就说出真相。”

“可是,他们会相信我们吗?”我担忧地说。

“你放心,只要大家按兵不动,可以派人去核实这件事情。除非是皇上要剿灭武林,否则这件事情就没到和朝廷拼个你死我活的地步。”

我的心咯噔一下,皇上要无忧宫的宝物,可是他是否打算剿灭武林呢?前一点是确认了,后面一点还不得而知。可是皇上如果不是要剿灭武林,为什么又要派兵来攻打慕容山庄呢?难道皇上有这个打算?

“不过据我看来,皇上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柏汐云说。

“为什么?”

“皇上刚刚登基不过几年,根基尚不稳。对于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对付武林人士,这对他并没有好处。何况武林与朝廷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他有何必要要惹我们呢?万一真因此而国家大乱,他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眼睛一亮:“对啊对啊,那个皇上我看他也是个明白人,他是不会做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的。”我心中轻松了一些,看来这个谜团还是要去找楚皓月解。只可惜我走得匆忙,没问个清楚。

“关于剑侠的事情,后来他们还有谈吗?”

“八大掌门决定等和官府的这件事情结束后再讨论。”

“哦。”看来围攻这件事情发生得也真巧,能让曲云裳再拖一段时间。

夜晚的时候,楚皓月来找我。“你怎么自己一声不响的就走了?”他很不高兴的样子。

“我不能不走啊,不然陈将军要把我关起来怎么办?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对我,可是我也不想让你为难。”

“你知道什么了?”他一惊。

我撇撇嘴:“不就是皇上要无忧宫和逍遥派的宝物吗?我实话告诉你,我们逍遥派的宝物早就不见了。是和秦零一起消失的,你算算看都有多少年了?再说了,那个宝物据说是一本武功秘籍或者是一把神兵利器,你说皇上他要这个干嘛啊?难道他想成为武林高手?”

“你是如何得知的?”他很诧异。

我想起烟萝跟我说,出兵的军人是不可以带擅自带家属的,否则就是违反军纪。我不能连累了烟萝,于是眼珠一转:“我是偷听到陈将军的话知道的。”

“有我在,你自然不会有事。反而你在军营更加安全。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和那些江湖人混在一起。”

“如果皇上是要宝物,冲我们逍遥派和无忧宫来不就得了。为什么陈将军原本打算围攻慕容山庄呢?”

楚皓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说道:“你明日会去慕容山庄吗?”

“当然!我要把瑞王的阴谋告诉大家。免得引起武林和朝廷的真正冲突。”

“那如果我们出兵围攻慕容山庄,你会怎么办?”他盯着我,脸上看不出表情。

“如果你们要围攻慕容山庄,说明皇上是真的想剿灭武林。那么那个时候,我,自然会和大家站在一起。”我的心一沉,楚皓月,我们终究还是要站在对立面吗?

“你真的要跟我作对?”他隐有怒容。

“应该说是你真的要跟我们作对吗?你为什么不劝劝皇上,劝他打消这个愚蠢的念头。这对他有什么好处?”

“好,我知道了。”他压住怒气,冷笑道。

我们俩不再讲话,他负手望着天边的星辰。我看看他,也抬头仰望繁星。明天,我们就要成为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