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秋意浓,心纷扰

孟锦心在城守府见到我自是十分欣喜,拉着我的手逛遍了整个府邸。将我介绍给她的父母兄弟,为我安排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她感概地对我说:“还记得你扮作楚公子小厮的时候吗?得知你因为我而被他打了一顿,我不知道有多讨厌他。这次他来府里,我开始的时候都不理他呢。可是后来爹爹跟我说,楚公子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身份尊贵却不怕吃苦,和将士们同吃同住,打起仗来比所有人都拼命。前些日子,他还从阵前救回了我哥哥!我这才对他改变了看法。姐姐你知道吗,爹爹还说,以前传闻都说楚公子是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可是事实上他比他见过的所有年轻人都能干。不仅武功好,谋略也出众。这一次的仗能这么快打完,他的功劳不小。”

“真的?”我打心眼里替楚皓月高兴。楚庆城守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能得到他的赏识,说明楚皓月做的真的很不错。“对了,身份尊贵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的真实身份已经公开了?

“应该是说他是世家公子,而且现在已经是卫将军了。我哥哥说,等战事结束了,他一定会被封为车骑将军,说不准还可能会是骠骑将军。”

“是吗?真没想到他居然如此厉害!”听见“将军”二字,我也很兴奋。

“我爹爹说,好男儿当如是!”孟锦心一脸崇拜地说。

我正准备打趣她说莫言可不会打仗,话到嘴边又咽下了。莫言和锦心都已经长大了,纵然我心中多么喜欢这对小儿女,可是感情的事情旁人调笑多了也不妥。就让他们自己去顺其自然地发展吧。

回到住处,睡不着,便起身在院子里走走。弯月如钩,星如雨。院子里的桂花开了,飘来阵阵清香。这花香令我想起大学里桂花飘香的日子,走在校园里连空气都是甜的。曾经我偷偷摘下学校里的桂花,用寝室里偷藏的电饭煲,给苏凌和老妖做了几块桂花糕。惊得他们大叫:“芷萱,你终于像个女生啦!”

我轻轻笑起来,不防一件披风披到了我身上。“秋夜风大露深,小心着凉。”我惊讶地回头,看见一身便服的楚皓月。

“事情很多,我刚刚忙完。原以为你已经睡了,没想到你一个人在这里傻笑。”楚皓月看着我说。眼神依然明亮,却多了几分让我不习惯的温柔。

“嗯,想起一些旧事一些老朋友。”

“那你以后想起我的时候,也会是刚才那样的表情吗?想起,一个老朋友?”他微微挑眉,嘴角淡淡含笑。

“呃?”我微微一愣。

“他想起你来没有?”他转过头去,看着月亮说。

“还没有。”

“那你打算怎么办?”

“顺其自然吧。就让他重新认识我。”

“可是他未必会重新爱上你。”

“嗯,我知道。不过我已经想通了。只要他觉得幸福,就算将来陪伴在他身边的那个人不是我,我也会替他高兴。虽然他忘记了,可是我没有,我们相处的那段日子会是我美好的回忆。安慰自己说: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呵呵。”我灿烂地笑道。

“你真的不在乎天长地久?”他冷冷道,“你不必在我面前假装快乐。”

“皓月,我怎么会不在乎?可是我不想为了自己的执念而令他不开心。沈默爱芷萱已经是过去的一件事情。未来会怎样,就交给未来吧。”

楚皓月瞪大眼睛看了我许久,最后才说:“你不是很疯狂的吗?”

“你也不差啊?”我莞尔一笑。

他一怔,佯怒,却微笑起来。沁人心脾的清香若有似无地游动,我们并肩站了许久。

“皓月,打仗辛苦吗?你受过伤没有?”我看着他额角的伤痕问道。

“我很好,跟着陈将军学到不少东西。以前看的都是些纸上谈兵的东西,现在却是真枪实刀地去打仗,感觉非常不同!男人受点伤怕什么,只要能保得国泰民安,无论什么样的牺牲都是值得的。这一次南下带兵,我体会到了很多。就算没有战争,许多百姓的生活也很艰苦。我看着衣衫褴褛家徒四壁的他们,常常想,为什么他们会有这样的苦难,而我又可以为他们做什么?”楚皓月语气沉稳慢慢道来,说到最后却叹了一口气。

“楚皓月?这,这还是我认识的楚三公子吗?”我瞪大眼睛,“诧异”道。

“哈哈哈,楚三公子还是楚三公子。不过是让你认识得更全面而已。”

我笑道:“说真的,还真是从没看见过你的这一面呢。”

他点点头:“这几年我隐藏身份,帮皇兄办了一些案子。但是国家大事却并未接触过。这次出兵临行前皇兄对我说:‘希望你这次出征能凯旋归来!同时明白‘责任’的意义。’”

“责任?”

“是的。皇上决定这次打败瑞王以后,公布我的身份。”他淡淡说。

公布身份?那不就是封王罗?恐怕还会接着举行婚礼吧?

“你知道皇兄为何会将林敏之指给我?”

我一怔,他怎么会主动提及这个问题。

“因为她的父亲是镇国大将军。皇上是为了给我找个好岳丈,让我把握更多的兵权。”

“原来如此。”就玉德国目前阶段来说,找个大将军岳丈自然要比找个尚书岳丈好。难怪林敏之赢了乔倩瑶。

“这一次我是想让皇兄好好看看。就算没有别人的帮助,我也能靠自己取得他想让我拥有的东西!”他看着我,星光映在他的眼眸中,闪闪亮亮。

我的心突突跳了几下,装作不明白,笑道:“说的也是,让你那个皇兄好好看看。楚皓月,加油!figing哦!”我举起拳头向下一拉。

“加油?发停?”他迷惑不解。

“不错,楚皓月加油,楚皓月必胜!必胜!”我慢慢挥手,一本正经地用很抒情的口吻说,“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游历江湖的孤独客,你就是一个驰骋沙场的必胜客!”

“孤独客,必胜客?”他咀嚼着这两个词,然后笑了,似乎有话要说,最后却慢慢淹没在眼眸中。

“月翡,你昨晚喊了一晚的什么必胜客、批萨。是什么人吗?”次日清早,秋芹很奇怪地问我。

呃?就是因为昨晚搞笑地说什么必胜客,害得我一晚上都在做梦,梦到去必胜客吃披萨,还堆了好大一盘水果萨拉呢。我咂咂嘴巴:“不是什么人,是好吃的。唉,我的必胜客,我的肯德基,我的麦当劳!”我哀嚎着。

秋芹和春雨面面相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夏荷提着一个漆器篮子风风火火地跑来了:“月翡,楚公子派人给你送东西过来了。”

春雨帮我把盒子里的东西一个个拿出来。有桂花糕、蛋卷、碧螺春的茶叶以及一些楚庆的特色小吃。春雨笑道:“这楚公子送来的东西真是及时雨。”

我抓起一个蛋卷扔到嘴里:“唔,不错,颇有我们秦记的风味。”

夏荷道:“送来的人说,这蛋卷是楚公子派人找的秦记以前的师傅做的。”

“哦。”我又抓起一块桂花糕,慢慢吃着。

秋芹瞟了我一眼,笑道:“这个楚公子还真是费心了。”

我拍拍手上的糕点粉末,说道:“我带你们逛逛楚庆,这里有不少好吃的哦。”

走街串巷了一天,楚庆城内的街市依旧比较繁华。除了偶尔一队队巡逻的士兵经过,几乎感受不到战争对这里的影响。从百姓的口中也能听得出,楚皓月治军有方,绝不扰民。

走到东大街的时候,我对春雨她们说:“当初,我就是坐着柏大哥的马车到这里的。不过呢,我当时坐了两个时辰的马车,从头到尾就没看到过他一眼。你们说他架子大不大哟?”

夏荷掩嘴笑道:“柏大哥可不敢随便露面。你不知道每年四处打听我们逍遥谷的姑娘有多少。要真被她们找到了,我看我们逍遥谷都住不下了,呵呵呵。”

秋芹插嘴说:“是呀是呀,有一次风掀起车帘子,一个姑娘看了柏大哥一眼,就发了魔似的一直跟着他。闹得沙湖帮差点跟我们打起来。”

“为什么?”

“因为那丫头是沙湖帮帮主的未婚妻呀。啧啧啧。”

“哦!蓝颜祸水啊,哈哈哈。”我笑道。

一路走走看看,时近日落,正好走到了太白楼下,我带她们进去吃饭。“我跟你们说哦,太白楼的水煮鱼味道鲜美,堪称一绝。这些鱼都是从玉水河里当天打捞上来的,可新鲜了呢。”我犹在唠叨这鱼如何鲜美,有人喊道:“子惜!”我循声望去,原来是卫青平,还有沈默。他们坐在临河的窗户边,那不正是我与沈默曾经坐过的位置吗?“子惜,过来。”卫青平热情地招呼,硬是邀我与他们共坐一桌。春雨她们只得坐在我们旁边一桌。

卫青平将沈默对面的位置让给我,自己坐到另一边。我对沈默点点头:“真巧。”他初时有一点吃惊,随即也点头道好。这时小二端上来一碟菜和两壶酒:“客官,您点的白切牛肉,这是烧刀子,这是凤尾酒。”

“子惜,来,你也喝点酒。”卫青平准备替我倒一杯酒,(&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他顺手提起烧刀子。沈默却将凤尾酒放到他面前。卫青平一愣,看看他又看看我。我的确不喜欢喝烧刀子,忙道:“我还是喝凤尾酒吧,免得醉倒在此地。”卫青平提起凤尾酒,给我斟上一杯,慢悠悠地说:“沈默,你怎么知道子惜不喜欢喝烧刀子啊?”沈默一怔,看看两壶酒,似乎自己也不明白。

“子惜,我今天带沈默逛了一天楚庆城,连怡香楼都去了。”卫青平道。

沈默抬眉:“楚庆城还需你带着我逛吗?”

卫青平敲敲额头:“确实确实,我以为你都忘了,没想到你还是熟悉得很。”

我笑道:“他又不是把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忘了,小卫啊,你可别把他当傻子。”

“呵呵,我岂敢哪。我不过是一路上给他讲一些掌故罢了。”卫青平大有深意地说。

沈默挟了一筷子牛肉给他:“吃吃喝喝还堵不上你的嘴。”

“如果这顿是你请,我就多吃一点多喝一点,这样自然能堵住我的嘴啦。”卫青平不怀好意地一笑。

我微笑着看着他们,比起去年在楚庆,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融洽亲密了。沈默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

其实喜欢一个人,真的很简单。只要看见他坐在那里,你的心里自然而然就充满了愉悦。看见他笑,你会情不自禁地微笑;看见他皱眉,你的心中也会难过。

“诶,子惜,你穿白衣服很好看。”卫青平忽然说。

“是吗?”我看看身上的衣服,和柏汐云待久了,我也喜欢穿白衣了。我抬起头笑道:“世上白衣穿得最好看的,自然要算柏大哥了。你们可别笑我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谁敢说子惜的坏话,我第一个不饶他。天下有什么女子穿白衣能比你好看?”卫青平用胳膊推推沈默,“你说是不是?”

沈默定定地看着我,眼睛中光华闪动。“沈默?”卫青平道。沈默看看我,忙将视线投向窗外。我看得见暮色将他的眼睛染成了金色。良久他转回视线,说:“刚才的情景,我觉得似曾相识。”

我的心咯噔一下,慢慢说道:“我们,曾经,在这里吃过饭。就是这个位置,也是一个黄昏。”

沈默没有说话,慢慢饮着手中的酒,最后他放下酒杯,说道:“那个黄昏一定也和现在一样,很美。”

沈默……心弦忽然有些颤抖。

刚出了太白楼,一匹高头白马奔驰而来,上面坐着一个蓝衣公子。楚皓月从马上俯身抓起我:“芷萱,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哎……”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骏马就冲了出去。我回头看见春雨和秋芹着急地追了上来,卫青平和沈默望着我们远去。

“楚皓月,我们这是去哪里?”白马跑到了雷鸣寺所在的灵山附近。

“去山顶。”他翻身下马,扶我下来。栓好马,拉着我直奔山顶。“快点,不然来不及了!”

即便用了轻功,仍是累得我气喘呼呼。快到山顶的时候,楚皓月一把将我拉上去。顿时,我被眼前的景色镇住了。太阳西沉,快要落到山下。夕阳将整个山坳染成了桔黄色,给青青黄黄的树木镀上了一层温柔的色彩。倦鸟正在返巢,或双双对对,或成群结队,从山坳中翩翩飞过。山下不远处的城镇渐渐隐于青烟般的暮色里。玉水河被日落照得闪闪发光,上面的点点白帆在慢慢游弋。一阵清风吹过,树叶哗哗轻响。我如同被美梦迷住般说道:“好美啊!”

楚皓月将宽大的衣袖在岩石上一拂,让我坐下。他说:“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认识你以后,每当我看到这样的美景,总希望你能在我身边,与我一起分享。”我微微一怔。“你去过璀瑗峰没有?”我摇摇头:“没有。”“那里有世上最美的日落,你一定要去看看。前几个月我带兵在那里待过一阵子。当我第一次攀上峰顶看见那儿的日落时,被深深地感动。同时也发现自己心中在疯狂地思念一个人。”他没有看我,眼睛仍是望着前面的远方:“那种刻骨铭心的思念,汹涌而来,让我无法再欺骗自己。芷萱,我……我很想你。”

我抓紧手指,看着天空的晚霞,没有出声。

“那一日我在京城外看着你远去,我对自己说:放手吧,这已经是最后的结局。可是,当你为我哭泣的时候,我心中却产生了一线希望。因为你并非对我无情,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是不是?”

“我……”

“你不必回答我。我不再追逐着要你一个答案。我会打好这一仗,让皇兄看到我的实力。告诉他,我不需要他给我安排的保护。芷萱,我会处理好我的事情。只希望你能有一天发现,发现你爱上了我。”他转过头,凝视着我。黑色的眸子仿佛有一种吸引力,让人无法躲避。他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环,替我结在衣服上。

“皓月!”

“你不用担心。这块玉环并不代表什么。我只是希望它能陪着你,这样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想起我。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想念着你,你不会是一个孤独客。”

“皓月……”眼中的泪水就要漫过眼眶,我抬头看向天空,睁大眼睛。

雷鸣寺的晚钟响起,悠扬肃穆的钟声在黄昏中飘荡。

“芷萱,你爱我,只是你没有发现。”他轻轻的呢喃在风中飘散。

“月翡,你去哪里了?”

“月翡,冬雪回来了。”

刚一回到城守府,几个丫头就冲上来叽叽喳喳地说。“冬雪回来了?太好了!她人呢?”我忙问道。

春雨说:“是司空公子送她过来的。他们在林子外边发现了她。护法给她服了点安神的药,她睡着了。”

“她受伤了吗?”

“有一点剑伤,但是没什么大碍。护法说不要紧。”

“那就好。”我放下心来。

“月翡,你没事吧?”柏汐云走过来问我。

我摇摇头。他的视线在我的玉环上停了一会儿,立刻移开。“时候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这是本派的密卷,你要好好保管。”他递给我一本册子。

不知为何我想解释一下玉环的事情,可是又觉得无从说起。“嗯,好,我会好好保管的。”

灯下,我仔细翻看柏汐云给我的密卷。这本书是秦零的弟子对她的事迹的追忆,还有一些后人的考证补充。书里面没有提到她的身世来历,就连她的师承也没有点明。对于她和司徒炽在一起的事情略为带过,只说她为平息江湖劫难做出了很大贡献,主要讲的是她成立逍遥派以后的事情。书很薄,翻完以后,我又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对于秦零这样一个来历不明,后来又神秘失踪的人,我很感兴趣。可惜这两个迷,连本派密卷都没有答案,恐怕真的是不为人知的秘密吧。

忽然有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说的是某年某月,“圣祖因怒”,烧了某一有辱佛门圣名的庵庙。咦,这个秦零身为武林一大圣师,地位崇高,怎么会做出这样冲动的事情呢?我脑海中忽然想起司徒靖说过的话:“我只知道他后来娶的那名女子在他死后遁入了空门”。

难道秦零烧的是司徒炽第二个老婆的尼姑庵?哈哈,大八卦大新闻。我觉得很兴奋。仔细推算了一下时间,这件事情果然发生在司徒炽死后不久。我把册子撑在下巴下面,思道:这个秦零还真有趣。你说她吃醋吧,当初离开司徒炽的时候却那么刚强决绝。为何等司徒炽死了,她却醋意大发了呢?真令人费解啊。

“月翡!”春雨一喊,我吓得手一晃,下巴从书上掉下来。

“这是密卷啊,你可别弄坏了。”她嗔怪地说。

“哦,是是是。”我赶紧把册子抚平,放到被褥底下。

“你今天把我们丢下,一个人跑出去玩。害得我们回来又被护法训了一顿。下次可别再丢下我们啊。”

“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我当时也是身不由己啊。”我可怜兮兮地说。

“噗哧。”她笑道,“你啊,惯会装可怜。我们也是太由着你的性子了。护法说我们不能管着你,要让你随性自由,可是我们又要保护好你。可真是难为我们啊。”

“嘻嘻,谢谢各位好姐姐好妹妹。”

“睡吧。”春雨温柔地一笑,替我掖好被子,吹灭了灯。这一夜的梦中,我仿佛坐在一只大鸟的背上,起起伏伏,风猛烈地吹来,吹得人眼睛发疼,几乎要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