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烽火

慕容青云冷冷道:“你真不知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那些弟子?”

司徒靖眼中怒火闪烁:“我带你来了本门禁地,你就该信守承诺放了他们!我最后再说一次,这就是全部秘密所在。”

慕容青云回头看了石室一眼:“那好,你什么时候能想起来,或者等我翻遍整个无忧山找到了墓室,你们就可以出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入来时的山洞。快进山洞的时候他丢下一句话:“我会派人守住门口。如果你们想通了,就来敲墙壁。”说完,身影便消失了。

这下子,我和司徒靖等于是被囚禁在了这个悬崖之底、绝壁之间的空地上。我们的身后就是无忧宫停放掌门人棺材的地方。

“啊,这不是比小龙女还惨?”我喃喃道。小龙女在谷底待了十六年,好歹不用跟死人作伴啊。还能养养小蜜峰。这里除了荒草,别无它物。

我忽然听到“砰砰”的声音,回头一看,司徒靖正对着先前摆放灵位的地方磕头:“弟子不孝,愧对先主!所有罪责,一人承担。望先主佑我子弟!”

夜晚来临了,想到石室后面山洞里的东西,我的胆子缩小得只剩十分之一,恨不得跟着司徒靖寸步不离。鉴于我坚决不肯在石室里休息,司徒靖在石室外点燃了一堆火。

“司徒公子,你的伤好点了吗?”

“慕容老贼封了我的内力,今天又将一股真气灌入我的筋脉,如今它在我体内乱蹿,我要想办法压制住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有内力,让我来帮你。”

他看了我一眼,火光映在他的眸中,闪闪绰绰。“不行,你的武功……”

“呃,我的武功确实不怎么样,但是我的内力是沈默教的,多少还有一点用吧?”

他迟疑了一会儿,最后道:“我有办法了。等一会儿我让你点哪个穴位,你就点,动作一定要快,不能出错。”

我挽起衣袖,伸出手指,毅然道:“好!”

“天宗、神堂、悬枢、幽门!”司徒靖依次念到,我耳闻手动,极快地封住了这几个穴位。最后只见司徒靖面色惨白,我心中暗叫不好,正要问他怎么样了,他“啊”地喊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水,正在打坐的身体倒了下来。

“司徒靖、司徒靖、司徒靖……”我几乎吓得魂飞魄散。难道是我点错了穴位,害得他这样?“司徒靖,你怎么了?你醒醒啊?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吓得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

“咳咳,我,我没死也要被你摇死了。”他忽然幽幽说道。虽然面色还是苍白,很虚弱的样子,黑色闪亮的眼中却露出一点笑意。

“你,你没事?”我瞪大眼睛看着他,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他慢慢伸出手,擦掉我脸上的泪痕,语气温柔地说:“谢谢你。”

我连忙将他扶起,他继续打坐运功。半个时辰后,他收势,睁开眼睛,对我一笑。我发现他气息平稳,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刚才在下真是命悬一线,不,命悬一指。”司徒靖微微一笑,“你可知悬枢穴下面是什么穴位?”

我想了想:“好像是……命门。命门?!”

他呵呵一笑:“我也不知那股真气会怎样游走,还好你没把命门当悬枢。”

我悄悄抹了一把汗,天哪,我手指如果低那么半指头,司徒靖的命可就完结在我的手上了。我突然非常感激一个人,我说:“这得感谢一个人,不是他,我不会将这些穴位记得这么清楚。”

“哦?是沈默?”

我点点头。

司徒靖往火堆中添了一些柴禾。“我父亲在世时,常常念叨起我的小姑姑。说她是如何的秀外慧中,玲珑剔透。在他的描述中,我想天下没有比我姑姑更完美的女人。据说我爷爷很疼爱这个小女儿,只可惜白发人送黑发人。在我姑姑去世不久,他大病一场,带着遗憾也离开了人世。我父亲最大的心愿可以说,就是替他的妹妹报仇,以慰我爷爷我姑姑姑父的在天之灵。”

我抱着膝盖,歪着头,听他静静讲述。

“我爹也会提到姑姑的孩子,他说那个男孩如果尚在人间,他一定要将他培养**。让他接任无忧宫。”

“什么?”我很吃惊。再怎么说,司徒靖才是无忧宫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啊。

司徒靖苦涩地一笑:“我从小体弱多病,许多人甚至预言我会活不过十八岁。”他凝视着黑夜的深处,“所以父亲并没有将继承无忧宫的希望放在我身上。而我很小的时候就常常来无忧山。吃这里的青果,泡这里的温泉。小时候是父亲带我来,大一些就是一个人来。因为这里是圣地,不允许其他人过来。”

我的心微微一抖:“那你,不是很孤单吗?”

他点点头:“是很孤独。一个人听着山谷的风声,一个人看着日升日落。寂寞的时候喊一声,只有无穷的回声。”

“司徒靖。”我还以为像他这样的世家大公子,一定是掌心上的明珠,过得十分幸福呢。

“但是后来习惯了。一个人漫山遍野抓野猪逮兔子,进入大大小小的山洞探险,冬天的时候滑雪……很多有趣的事情,也就不觉得寂寞了。”

“听上去很好玩啊。”

“是啊,下次带你去抓兔子吧。”

“好!不,野猪吧。”

“没有问题。”司徒靖的声音好温柔。我对他粲然一笑。他说:“你总是大呼小叫的,一点都不像个淑女。哪比得上做哑姑的时候温柔?”呃?莫非是嫌我太吵了?难道我只能是个哑巴的时候才可爱?“不过呢,我现在发现,不管什么时候,你都是一个温柔的女孩子。”

“我?温柔?”我有点吃惊。在大学的时候,与苏凌老妖称兄道弟,他们总是痛心疾首地说:“芷萱,你什么时候能变得温柔一点?”

司徒靖微笑着说:“是啊,你的温柔只有懂的人才明白。”

我的心忽然有些感动。以前的我曾经问过自己:是不是只有斯斯文文的女孩儿、像水做的女孩儿才是温柔的?是不是“像男孩子一样的”我永远与温柔无关?可是我那一颗心,面对苏凌的时候,真的是很柔软,为他所做的一切却要被我掩饰在“兄弟”的做派下。是不是这样的温柔永远不会被他明白?

“苏……”

“嗯?”

“呃,谢谢你。”看着和苏凌一样容貌的司徒靖,我还是恍惚了一下。也许经过某些世事以后,总有一天,那个叫苏凌的家伙会懂得我的温柔吧?不知那时的他,还能记起我的容颜否?

互道晚安后,我们都睡下了。聆听了片刻虫鸣,我轻声说道:“沈默他,小时候也很孤独呢。”司徒靖没有作声,但我听见他加重了一下呼吸。我希望这对表兄弟的感情能深厚一些。因为我希望他们的人生中,能多一些温暖。

第二天早上,我们俩在震耳欲聋的炮声中苏醒。地动山摇,碎石泥土从山崖上纷纷落下。我们俩赶紧躲进石室。炮声响了三下,停止了。我和司徒靖面面相觑。

“难道那老匹夫用火炮炸无忧山?”司徒靖愤怒道。

“不会吧?如果真有什么墓室,不是也被他炸烂了?”我倍感疑惑。

“不行,我要出去看看!”司徒靖说完就向通往外界的山洞跑去。我们来到挨着木屋墙壁的洞口,可是不管我们怎么敲都无人应答。

“机关呢?打开机关啊。”我急道。

司徒靖摇摇头:“他从里面落锁了。没想到他对机关也很通晓。”

我讶道:“那我们不是永远被困到这里了?对了,我们把墙壁凿穿!”

“这墙其实是一道铁壁,伪装成木头做的。”

“啊!”

“这怎么办?”我急得没有办法,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只听到阵阵震动声。“有没有人啊?放我们出去!”我大声呼喊。

司徒靖抬头看看,问道:“你身上可带着逍遥派的信号弹?”

我伸手一摸,喜道:“有!他们没有搜走。”连忙拿出来递给他。我们仰头看去,山洞和墙壁之间有一条半根指头宽的缝隙。“我喊‘起’,你就用内力拍我的肩。”他说。“好。”我点头。

“起!”我立刻用内力拍他的肩膀,只见他中指轻动,信号弹从缝隙中飞上了天空,在空中炸开。我瞠目道:“好厉害!”

我们还剩下三个信号弹,每隔半个时辰就发射一颗。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见,但总要试一试。

时间一点点流逝,就在我有一点绝望的时候,一阵微弱的呼喊声传入我的耳朵。“月翡,月翡。你在吗?”

我赶紧敲击墙壁:“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呼喊的声音渐渐变大,接近了墙壁,原来是柏汐云。

“柏大哥,我在这里,在墙壁后面。”

“东南角向东三步……”司徒靖的话还没有说完,墙壁上的暗门就开了。

“月翡!”柏汐云用力拉我进去,仔细打量了我一番。他的神情竟是我从未见过的紧张。

“柏大哥,你怎么来了?”虽然内心充满了喜悦,我还是忍不住道出疑问。

“楚皓月用火炮在山边炸开了一个缺口,我们才得以进来。”

司徒靖一愣,惊奇地说:“你们不怕无忧山的毒瘴吗?”

柏汐云道:“我们知道毒瘴的厉害,所以每次只通过一人,从缺口的最中间走。虽说并不保险,但是别无他法。”

正说着,打斗声从前厅传来。“我们快走,此地不宜久留。”柏汐云道。

“等一下,柏大哥,司徒公子的内力被慕容青云封住了,你能帮他解开吗?”

柏汐云伸手一探,眉头微皱:“他用了很独特的手法,我一时解不开。”

司徒靖道:“不妨事,我们离开再说。”

我们刚从内室出来,一把大刀从我们头上落下。柏汐云用剑挡开。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慕容青云的人。那些人看见我们三个,立刻包围过来。柏汐云掩护着我们边打边退。

这时慕容青云突然出现,他扫了我和司徒靖一眼:“你们居然出来了?”接着对柏汐云说:“就让我来会一会所谓的逍遥派第一高手。”

慕容青云将衣摆一拂,伸出一只手,凝神运气,与柏汐云拼起拳脚功夫。只见他们二人,如一条青龙与白龙,遨游于天地,光影纷繁间,我只能看见两道影子。司徒靖皱眉道:“当今武林,慕容青云算是绝顶高手,天下能与之匹敌的不超过三人。柏兄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比起慕容青云毕竟相差二十多年的功力。恐怕……”

我心头一颤,紧紧盯着他们二人。没过多久,他们在空中用力拼了一掌,慕容青云飘身落下,柏汐云落下后则后退了两步。慕容青云盯着柏汐云,哈哈一笑:“好!不错!年纪轻轻居然能有如此修为,也不枉月冕选你当护法。只可惜,你今天遇到的是我。”

我紧张得心怦怦跳,担忧极了。柏汐云对我说:“快走!你们快走!”

“不!要走一起走!”

柏汐云看了我一眼,不过短短的几秒钟,我却觉得他的眼睛里饱含了太多的讯息,让我来不及一一体会。他转头对司徒靖说:“司徒公子,你快带她走。拜托!”司徒靖目光复杂,看看我,看看慕容青云,缓缓点头。

“不……”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觉得身体腾空而起。等我站稳后才发现,我和司徒靖被人带着飞到了人圈外。

“沈默?!”一袭蓝衣的他,背负流采剑,神情沉静。

“这里有我,你们先走!”他目光坚定地对我们点点头,返身回去,与四周的黑衣人打斗起来。

司徒靖握紧拳头,狠狠地捶到旁边的树干上。 他向柏汐云和沈默的方向张望片刻,最后对我说:“走吧!”

沈默边打变向柏汐云靠近,几个黑衣人悄悄向我和司徒靖靠来。我深深吸口气,施展踏雪无痕带着司徒靖向人少的地方跑去。

“司徒靖,我们从秘道出去好不好?”

他点点头:“秘道只有你我知道,出去后我带人进来。”

我们向秘道的方向跑去。幸好我的轻功不错,司徒靖虽然内力全无,但也会借力跳跃,我们二人携手,居然逃出了大部分黑衣人的追赶,只剩下一个人紧跟着我们。我的力气渐渐不够,眼看那人越追越近,就在他举剑挥下的紧急时刻,我忽然摸到了怀中的梨花瀑布。我来不及多想,立刻掏出来,转身便发射。

“啊!”一声惨叫后,那个黑衣人竟被射得后退了几步倒下。他胸前插满了钢针,眼睛瞪得很大,似乎没有料到自己竟这样死去。

看见那人死去,我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握着梨花瀑布的手不住地发抖。司徒靖掰开我僵硬的手,从我手中拿走梨花瀑布,叹息一声,扶住我发抖的身体。他轻声道:“没事了,别怕,不要看。”说完,拉着我离开。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心中一直想着这句话,茫然无措。一个生命因为我而消失?胸口一阵气血翻涌,我跑到一旁“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芷萱。”司徒靖担忧地说。

我勉强对他一笑:“我没事,不用担心。”这个时候,个人的感觉已经不重要,我需要坚强,我要出去,找更多的人来救柏大哥和沈默!

可是,就在我们离秘道不远的地方,慕容雪丹带着一帮人出现了。为了不让他们发现秘道的秘密,我们只得转换方向跑开。恰好这时穆剑亭、吕施施和柯奕风带人赶到。

“快,快去救沈默和柏大哥!”我指向他们二人所在的方向。穆剑(&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亭带了一部分人赶过去。吕施施柯奕风等人则与慕容雪丹那帮人混战在一起。

“小心!”一阵剧痛从颈上袭来,晕倒的瞬间,我看见司徒靖惊恐地看着我的背后。

脖子上一阵酸痛,像压了一块巨石。我从昏迷中渐渐醒来,气愤至极,心头骂道:MD,我都被这样弄晕过好几次了!这些人都什么毛病啊?

我挣扎着抬起头,发现离我几步远的树桩上坐着一个人。仔细一看,原来是曲云裳。她闭着双眼,语气平淡地问:“你醒了?”

我没理她,我自然不会傻到问她抓我来干什么。我向四周看了看,貌似自己现在是在一个山坡上。四周静悄悄的,看不到其他人。司徒靖他们去哪了呢?我费力张望着。

“不要指望有人来救你,他们都自身难保。至于大炮轰出来的缺口早就被滑石掩埋了。你还是乖乖地在这里等着吧。”

“等?等什么?”难道是等死?

她闭着眼睛,不再理我。

风吹响了树林,她慢慢睁开眼睛,笑道:“还真有人来救你了。”眼睛中却无半分笑意。

我被她点了穴,暂时提不起气,不能施展轻功。我向山下张望,看见一个蓝衣人正在与一群黑衣人打斗。只见黑色的人群中,一抹蓝色加一道眩光,从山下不停地向山上移动。

“冥空剑法?!”她讶异道,露出复杂的神色。

我一怔,真的是沈默!他从慕容青云的手中逃出来了,那么柏大哥也应该没事吧。看着他,就这么如入无人之境,用精妙的剑法,不断打翻围攻他的人,还一边潇洒地前行,我实在是太佩服了!这家伙,居然这么酷。

“站住!”就在他离我们只有十几米远的距离,曲云裳将剑搁在了我的脖子上。唉,为什么做人质的是我是我总是我?

“沈默,盟主他赏识你,丹儿钟情于你,可是没想到你却是只白眼狼。哼!你对得起他们吗?”曲云裳双目射出冰冷的眼光。

“哈哈哈,”沈默仰天大笑,他冷冷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有资格对我说这些吗?”

“哼!我说你们姓沈的都不是好东西。眼光拙劣,不识好歹,只会被妖媚迷惑!”曲云裳有一点激动。

沈默将手上的流采剑挥动几下,插入剑鞘:“你到底想怎样?”

我感觉到了身后的人的某种迟疑,她沉默片刻说:“你将冥空剑法中的落英缤纷使出来看看。”

沈默有一点意外,但仍是抽出剑,施展出落英缤纷。流采剑仿佛被赋予了生命,道道亮光闪过,剑光与蓝色的身影相互交融,光彩夺目。剑光使他周围的树叶飞旋飘落,虽然不是鲜花,但也有落英缤纷的感觉,绚烂华美。

我不敢乱动,只是转着眼珠子悄悄看了看曲云裳。她紧紧盯着沈默,脸上有一种奇怪的表情,可以说有一点狂乱。莫非,她以前见过这套剑法?

沈默轻轻一抖,剑尖处的一片细叶缓缓飘下,他将剑反手负在身后,看向我们。我看着他,他微微点点头,几乎不易察觉。似乎在告诉我,要我放心。这样的他,看上去是那样的镇定自若,自信有余。

曲云裳似乎回过神来,语气中有一丝怅然:“你的剑法身姿跟他很像。但是也有不同。他潇洒不羁,剑法更为绚丽飘逸;你心思内敛,剑法也难免收敛含蓄。”

沈默点点,忽道:“放了她!”

曲云裳一愣:“什么?”接着反应过来,冷笑道,“没那么容易!”

沈默一步步向我们走来。曲云裳怒道:“停下!”沈默仍是一步步缓缓走近。曲云裳左手一抖,几只暗器飞了出去。“小心!”我还没喊完,沈默已经挡开了那些飞针。只是曲云裳的暗器功夫不弱,竟然接连发射了几批。最后一道寒光闪过,沈默的发带散了,他的头发全披落下来。

“放下剑!不然我杀了她!”这样的话我已经听得太多。

“别……”话还没说完,我就被点了哑穴。唉,这就是我偷懒不学武功的后果。窝囊,太窝囊了我。

沈默将剑向地下一掷,剑带鞘都插在了地上。我皱着眉头狠狠地看着他。他丢下剑,向我们走来。曲云裳似乎也有点不知所措。我们就这样看着他越来越近,风吹得他的头发飞舞,衣摆浮动。四周一片静谧,我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不断地加快。

曲云裳用力拉我一下,将剑离我更近,她忽然狂笑道:“哈哈哈哈,你们二人,今天要死其中一个。到底是你死还是她活,你们自己选择吧!”好狠毒的女人!

沈默面色无波:“我来。”

“什么?”曲云裳又是一愣。

“让我来替她受你一剑。”不!我内心狂吼着,掀起巨大的波澜。看着他一步步走近,我的心充满了绝望。我想我的眼睛已经告诉了他:不要这样做!可是他依然走到了我们面前。

“你想好了?”曲云裳似乎有些不甘心。

“你要拿就拿我的命,但是……”他眼睛内闪过一道明亮的光芒,“不许动她!”

“哼!”曲云裳非常愤怒地一哼,挥剑刺向他:“去死吧!你去死吧!你这个愚蠢的混蛋!”

剑刺向他的心脏,他微微一侧,剑没入他的肩头。曲云裳一怔,企图拔剑,这时他一脚踢向她的左肩头,她吃痛地松开了扼在我喉间的左手。沈默顺势将我拉到他的身边,向后跃起。而曲云裳的剑还留在他的肩头。

他解开我的穴道,看着我担忧的神情,安慰道:“不要紧,没刺中要害。一点皮肉伤。”接着一咬牙,用力将剑拔出,伸手点了自己几个穴道,以免大量失血。我的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哽咽着说:“沈大哥,都是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忽然想起来身上还带着医仙给我的金创药,连忙找出来给他洒到伤口上,再撕了块衣摆给他包扎好。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别说傻话了。她的目标是我,是我连累了你。”

“沈大哥!”我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我总是害得他受伤?

曲云裳眼睛里恨不得喷出火来:“住口住口!你们这两个狗男女!”

她怎么如此失态?我有些疑惑。只见她双拳紧握,一会儿看看沈默,一会儿自己念叨着什么。“你,你为什么总是护着她?!”“不许你喊他沈大哥!”她忿忿道。

我明白了!敢情她现在有点神经错乱了?

我一把抱住沈默的胳膊,瞥了一眼曲云裳,她正怒视我。“沈大哥,你快坐下来好好休息。”我故作亲热地扶他坐下。我将头靠在他的身上:“沈大哥,你喜不喜欢我?”沈默一怔,我暗暗掐了他一下,轻声道:“刺激她。”沈默咳嗽一声,说:“喜欢。”刚刚有些苍白的脸上居然有一点泛红。

我跳起来:“沈大哥喜欢我,喜欢我,永远都只喜欢我一个!他会为了我做任何事!”

“住口!你住口!”曲云裳捂住耳朵。

“曲云裳,你好狠心!你为什么要杀沈大哥?!”

她惊慌道:“我,不,不不。”她瞟一眼沈默,惶恐道:“不是我。”

“是你,就是你!你再也没脸见沈大哥了,他永远永远都不会再见你!”我进一步刺激她。

“不,我,我没杀你,没杀沈大哥。”

我用手指抹了点沈默的血,偷偷在脸上画了几道划痕。然后抬起头,幽幽说道:“你杀我便罢,为何还要划烂我的脸?我不会饶过你,我要你跟我一样,我要你像我这个样子,让沈大哥看看。”

“啊——”她瞪大眼睛看着我,惊恐地大叫一声。“你别过来,别过来!”她叫喊着慢慢后退。我也不敢离她太近,只向前走了两步作作样子。

她手足无措,站在山坡边缘。

“娘!——”一声惨叫,撕心裂肺。慕容雪丹正从山脚向上赶来。

曲云裳身子晃了晃,扫了一眼沈默和我,凄然一笑:“我始终不曾得到过他。我这一生,正如他所说,太自私太狠毒!他到死都要爬到她的身边!为什么,为什么!?”说到最后她歇斯底里,双拳用力挥舞。却见她脚下一滑,竟从山崖上倒了下去。

我一惊,正要过去看看,慕容雪丹从我的身边跑过。她叫喊着跑到崖边,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沈默走了过去,我正要过去看看,他止住我,摇摇头:“别过来。不要看,她已经死了。”

啊?曲云裳死了?就这样死了?那算不算沈默大仇得报呢?穆剑亭如果知道了,肯定会生气,因为他不会让她死得那么容易。

沈默凝视远方,很久。风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黑发狂乱地舞动。他肃穆的表情,仿佛在回忆、在述说、在叹息。他拿过流采剑,双手托起慢慢放到崖边,对着西方磕了三个头。

“你,遗憾吗?”我问道。

“遗憾?”

“没有亲手杀了仇人啊。”

“她已经得到了报应。这就够了。”

“哦。”

“走吧。”

“那她呢?”

他看了一眼昏倒的慕容雪丹,将她从悬崖边移到一棵树下。“我们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怎一个乱字了得!情况太乱了。

曲云裳的结局就这样啦,原本打算让她皈依佛门,只可惜罪孽太深,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