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山中历险

按esc取消音乐我和沈默慢慢下山去。“沈大哥,柏大哥还好吗?你们是怎样跑出来的?”我问。

“他没事。说也奇怪,当时我们正和慕容青云打斗,形势并不是太好。慕容青云忽然停住不打了,像是看见了什么,带着手下就跑了。”

“哦?他看见什么了呢?”

“不清楚。不过,合我们二人之力都不能克制住慕容青云,他的武功实在是太深不可测了。”沈默眉头微锁。

“那有什么人可以打败他呢?”

“当今武林,据我所知,或许少林的释证大师、五年前退隐江湖的缥缈上人可以与他一敌。也许……”

“也许什么?”

“也许姬昱焰也可以和他拼上一拼。”沈默道。

“唉,可惜现在他们都进不了无忧山。我看只有我们从秘道出去再说了。”

“无忧山有秘道?”沈默很吃惊。

我点点头:“嗯,是司徒靖告诉我的。我们先出去找点人手进来帮忙吧。”

层峦叠嶂云雾缥缈的无忧山已经成了一片“烽火”之地,那深深的密林,表面看上去很宁静,也许其中正发生着一场场血战。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无忧山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和秘道所在的地方居然隔了两个山头。走了许久,肚子有点饿。我一跃而起,从树上摘下几个青果。用衣服擦干净,递给沈默:“沈大哥,饿不饿?先吃几个青果垫垫肚子。”

他咬了一口,“咯嘣”一声,他扬眉道:“好脆!”那样子竟有一点像孩童,让我忍不住从心底觉得他可爱。不禁笑道:“是啊,这是无忧山特有的青果,还有去毒的作用哦。”

“哦?如此神奇?看来你们逍遥派和无忧宫果然是有渊源啊。你懂的真不少。”

我微微一笑:“沈大哥,你听说过司徒炽和秦零的故事吗?”

“当然听过。他们二人是武林中的一大传奇,是武林人士非常崇敬的先辈。传说他们分别是紫微星和文曲星下凡。”

我偷笑,古代人就是迷信。出现了什么奇人伟人,就说是神仙下凡来的。

“沈大哥,你……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他一怔,看了我一眼,半晌才说:“如今大仇得报,我又被赶出了冥玦教,没有了必须要做的事情,必须要待的地方。我还真不知道该去哪里。也许……带着我的剑,随处走走吧。”

“你是说鲜衣怒马,仗剑天涯?妙哉妙哉!吃遍天下美食,喝遍天下美酒,还能看一看各地的美人。沈大哥,你这日子将会过得很潇洒啊!”我粲然笑道。

他微微一愣,继而也笑了,笑容越来越明亮,是我好久不见的春风化冰雪:“哈哈哈,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以后的日子会很快活呢!”

其实我听出了他之前话中的苦涩和孤独,才故意这么劝慰他的。沈默又看了我一眼,我还以为他有话要说,谁知他顿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秦姑娘。”

“嗯?”

“如果……”

“什么?”

“呃,没什么,没什么。”

没头没脑地说了这几句话,我正要追问。他忽然压低嗓音说:“小心,有人。”他敏锐地盯着前方。我顺着他看的方向望去,透过树枝的缝隙,隐约看见几个黑色的影子。我忙施展龟息功,屏住呼吸,悄悄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那几个黑衣人从离我们几米远的地方走了过去。他们边走还边用树枝抽打着两旁的草丛。

其中一人没好气地说:“在这山里头都转了好几天了。这个山头今天转了两次,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另一人道:“是啊。你说我们哥儿几个,就算碰到什么沈默穆剑亭那样的人物又怎么样,能打得过吗?更何谈把他们抓起来?”

第三人冷冷道:“拼死放个信号弹罢了。”

“住嘴!服从主上的命令就可以了,唠唠叨叨些什么?!”这队黑衣人的头儿吼道。其余几人不甘心地闭上了嘴。看来慕容青云的手下也不是百分百甘愿为他效命的嘛。

那个头儿见其余人都不说话了,放缓语气说:“大家打起精神来。连无忧公子都能被主上抓到,其他那些人又何足挂齿?等我们抓到逍遥派的圣女,立了大功,大家不仅能休息,还能拿到大笔赏金。不好吗?”

其余几人一听,似乎被赏金给刺激到了,立刻精神百倍地搜山。我心下一沉,他们说无忧公子被抓,到底是指之前,还是说现在呢?

“啪”,说巧不巧,树上掉下一个松果。“什么人?!”一声大吼,糟了,被黑衣人发现了。

他们一看到沈默,立刻紧张地围了过来。其中一人放出了信号弹。沈默对付这几个人当然没问题,问题是,我发觉另外有两队人马正向这边靠近。其中一队是慕容雪朱与她母亲吴氏带领的。沈大哥固然是神功盖世,可是他一个人对付这么多人一定很辛苦。我站在这里也只是他的累赘,不如拼一拼,还能帮他减少一点压力。想到这里,我喊道:“沈大哥,我轻功不错,你放心!”说完,扭头就跑。“不要!”沈默大喝。慕容雪朱一见我,立刻带人追捕。

“站住!”她穷追不舍。我拼命奔跑。不知跑了多久,忽然背后一阵剧痛,我伸手一摸,有黏糊糊的血。看来是中了什么暗器。但愿没毒。正这么想着,脚下一个趔趄。一道白影子闪过,我掉进了一个怀抱。“柏大哥!”我惊喜道。

他微笑着说:“我看见他们的信号弹,知道这边一定有我们的人出现,所以过来看看。你……”他的笑容突然消失,脸色一变,伸出手,看着手上的鲜血,难以置信。他看到我的后背,身子一僵。“月翡,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柏大哥,有你在,我不担心。”

他点了我几个穴道,将我轻轻侧靠在一棵树上。然后冷冷看着赶过来的慕容雪朱。那眼中的神色是我不曾见过的冰冷与愤怒。一贯沉静的他,竟也有这样生气的时候。

“是你放的飞镖?”他说出的每个字都很沉重。

慕容雪朱见到他,先有一点吃惊和迟疑,但是看到跟着她而来的大批黑衣人,心中似乎有了底气。她头一昂:“是我!你能如何?哼!”

“愚蠢的女人。你的今天是你咎由自取。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忍你很久了。就让我们把账清算掉。”柏汐云面无表情。那俊美的脸庞多了几分威严,如天神般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哈哈哈,你武功是很高。可是我们人多,也有高手。”慕容雪朱双手“啪啪”一拍,从她身后跃出来五个人。是我见过的五蝠。

柏汐云抽出剑,浑身杀气大盛。他猛喝一声,杀入人群。剑光飞旋,一袭白衣四下飘忽,伴随着阵阵惨叫。明明看到那么多剑指向他,可是就是挨不到他的身体,反而是那些剑的主人鲜血飞溅。地上不一会就躺了不少尸体和呻吟的人。最后五蝠也都受伤了,柏汐云将剑指到了慕容雪朱的喉间。

慕容雪朱脸色惨白,强作镇定:“你想干什么?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哼!仗势欺人,心思狠毒,死不悔改!你这样的女人留在世上也只是个祸害。”柏汐云盯着她说。

“你,你想杀我?”她的眼神飘忽。

柏汐云举起了剑。“柏大哥,别杀她。”我喊道。

“为什么?”他很吃惊,“这样的人,你不用对她仁慈。你忘记她是怎么陷害你的吗?让你遭受江湖追杀,还差点被若梅刺死?”

“不,她……”我咬牙走到柏汐云身边,低声对他说,“她现在怀有身孕。孩子是无辜的。”

慕容雪朱也听见了,惊愕地看着我,眼中有难以相信的神色。

柏汐云闭目一叹:“好,看在圣女的份上,我这次就饶了你。但是为避免你继续危害武林,我要将你的武功废掉。”

“不!”慕容雪朱惨叫道。受伤的五蝠想冲过来。柏汐云以极快的手法“唰唰唰”,点了她的一些穴道,最后打了她一掌。她身体软软倒地,嘴角流了一点血。

“你只是失去了武功,对身体没有损伤。你好自为之,多积点德。”柏汐云说完,抱着我离开。他白色的衣袍上沾满了鲜血。

“柏大哥。”听见我的喊声,他低头看着我,脸上硬朗的线条渐渐柔和起来。

“怎么了?”

“你有司徒靖的消息吗?”

他摇摇头:“没有。你别说话了。我找个地方给你包扎伤口。”

唉,司徒靖啊,难道你又遭不测?

“柏大哥,沈默不会有事吧?我刚才跟他在一起,看见围过来的黑衣人很多。”我担忧地看向我们分开的地方。

“慕容青云出现了吗?”

“没有。”

“那就毋庸担心。你为何会与他分散了呢?以他的武功,再多的黑衣人也拿他没办法。难道,你是故意跑开的?”他讶道。

“嗯……嗯。可是,他受伤了,左肩。”

“只要他的右手还能动,那些人谁会是他的对手?”

“真的?”我仍是不放心。

柏汐云没再说什么,将我抱入一个山洞。这个山洞十分空旷,千奇百怪的钟乳石正滴答着滴水。

“我要将飞镖拔出来,会很疼。”他明亮的眸子盯着我,令我感到安心。我微微一笑:“我不怕。”

我往嘴里塞了块布,柏汐云笑道:“没有那么夸张吧,想一想关公当年是如何刮骨的。”

“什么嘛,关公……”我话还没说完,他“嗤”的一下就将飞镖拔出来了。我背后一凉,接着一热,我才反应过来。此时他已经点了我的穴道,洒下了金创药。等我“啊”的喊出来,他已经迅速包扎好了伤口。

“疼吗?”他的眼睛里有一些氤氲的雾气。

我吸了口气:“柏大哥,你故意分散我的注意力,我还没感觉到疼,你就处理好了。”

他看看手上的飞镖,忽然用力将手向石壁上一捶,那把飞镖竟然被他没入了石壁中,只剩下镖尾露在外面。

“柏大哥,别生气。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是不是?受过伤才说明我闯荡过江湖啊,这可是英雄的象征。哎,我唱首歌给你听啊:我心难以平静,四月天空妖娆。唯见烟雨缥缈,长叹一声:罢了。多少烦扰,让它空随江涛。看凡人在江湖漂,难免会爱上钢刀。有一朝钢刀在手,雄心万丈高。看凡人在江湖漂,难免都失手挨刀。刀剑一声休,庸人多自扰。”

柏汐云静静坐下来,扶着我靠着他。他疼惜地说:“你的嘴唇都白了,还唱歌安慰我。”

“柏大哥,谢谢你。好像无论我遇到什么事情,有你在,我就觉得很安心。你就像我的家人一样,是我最后最温暖的港湾。你原本应该在青山绿水间过着洒逸的生活,可是我却常常害得你沾惹这些凡尘间的俗事。对不起……”我喃喃说着,直到声音越来越小,睡着了。

“月翡,月翡。”有声音在我耳边轻轻呼唤。我迷迷糊糊地醒来。面前燃着一个火堆,柏汐云正在喊我。

“什么事,柏大哥?”我睡眼惺忪。

他看着我,沉默了几秒钟,他背对着火光,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我完全清醒过来,正要问怎么回事,他扶我坐起来,轻轻拍了拍我身上的灰尘,说:“好像有人在叫你。”

“叫我?”我觉得很奇怪,起身走到山洞口。这才发现原来已经到了晚上。我侧耳倾听,只有如合唱般的虫鸣声。我回头看看,柏汐云静静地望着我。我又仔细去听,果然听见几声微弱的喊声:“秦姑娘,秦芷萱……”是沈默!我回头笑道:“原来是沈大哥!”然后拨开洞口的杂草跑了出去。

“沈默,沈默!”我向他跑去,不敢太大声,唯恐引来了敌人。

“芷萱!”沈默返身回来。恰好这时乌云离开了月亮,明亮的月光倾洒下来。

“你没事?!”他有些激动,伸手,握住我的双肩。“地上那么多血,是怎么回事?”

“是柏大哥救了我。”

“太好了!”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牵扯到我的伤口,我忍不住“啊”了一声。“怎么了?”他吃了一惊。

“没事没事,受了点小伤,柏大哥已经帮我处理好了。皮肉伤而已。对了,柏大哥把慕容雪朱的武功废了。”

“只是废了她的武功?哼,她这样阴毒的女人!”

“你忘了吗?她有孕在身啊,所以我让柏大哥饶她一命。”

沈默一怔,凝视着我。银色的月光披洒在他身上,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温柔的光芒。他俊朗的面孔似乎也变得温柔。在他的凝视下,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庞渐渐发热。我不敢看着他,移开目光说:“沈大哥,你要不要去那边的山洞休息一下?柏大哥也在。”

“嗯?”他立刻回答我,“哦,好,好。”

我们向山洞走去,这个时候,月光更明亮了,对面山头的绝壁映衬着月光发出幽幽白光。忽然他停住脚步,我回头一看,他痛苦地捂住了胸口。“沈大哥!”我惊呼。他抬起头,目光里有些迷乱,眉头紧紧地皱起。过了一会儿眼中的迷雾散去,他对我点点头:“不碍事。”

我有些担心,边走边看他,他似乎有什么心事,不时也探究地看看我。

回到山洞,看到春雨和夏荷。柏汐云说,他之前与春雨她们约好了,白天分散找我,每晚在这个山洞碰头。估计秋芹和冬雪也是时候该来了。不一会儿山洞口传来脚步声,柏汐云忽然将手按在剑上。我望过去,果然是秋芹和冬雪,不过她们身后似乎还有其他人。我仔细一看,竟然是楚皓月和几个他的手下。

“月翡!”秋芹和冬雪高兴地叫道,正要围过来。忽然一道身影闪过,楚皓月将我拥到了怀中。他紧紧地抱着我,我知晓他的心情,可是委实觉得太尴尬,慢慢用力推开他。满脸通红。他一怔:“对不起。”不知怎的,我忽然觉得很难过,于是拍拍他的肩膀:“大将军,你怎么也来了?”

柏汐云道:“幸亏楚兄炸开了一个缺口,我们这些人才能进山。”

我双拳一抱:“多谢!”

楚皓月扫了一眼众人,什么也没说,淡淡一笑,吩咐他的手下去拾点柴禾并到洞口警卫。

刚才的拥抱太尴尬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头看看大家。春雨四个丫头本来都呆住了,连忙回过神,在地上铺着草和一些衣物。秋芹偷偷抬头冲我挤挤眼睛,特意向沈默呶呶嘴。沈默正坐在地上打坐,闭着眼睛,不知他看见刚才的一幕没有。柏汐云正慢慢擦拭着他的玉笛,似乎注意到我在看他,抬头对我微微一笑。我走到他身边,说:“柏大哥,你好久没吹笛子了。”

他爱惜地用手抚摸着笛子:“是啊,你很久没有听我吹笛子了。”

“那你现在吹奏一曲好吗?”

春雨忙道:“不可,万一把慕容青云的人引来了怎么办?”

“没关系没关系,山洞这么大,洞口又小,传不到外面去的。”夏荷高兴地说。柏汐云的笛子吹奏得很好,逍遥派的弟子都是十分喜欢听的。只是能听到的人不多。

“是啊是啊,护法,你就吹一个吧。”秋芹道。

“那就吹一曲月翡你教我的曲子吧。”柏汐云拿起笛子。

“我教的?”我迷惑了。

“碧海潮生曲。”柏汐云说完,一串悠扬的笛声从他唇间倾泻出来。时而高昂,时而婉约,恍如大海的潮水,时而拍起千尺浪,时而轻柔地刷洗着沙滩。桃花怒放,海潮迭起,浪花直飞蓝天。随着笛声,我想起了《九阴真经》中黄药师和冯蘅浪漫凄美的爱情故事。他们之间的波折如同这曲子起伏不平,但能突破重重阻扰,携手相伴,忠贞不渝。或许是最近太累,感情变得脆弱,或许是这笛声引发了我的乡愁,我的泪水静静地流下。

一曲终,余音袅袅。凝神倾听的人们渐渐收回心神。秋芹最先讶道:“月翡,你怎么哭了?”

一时间,所有的眼神都聚集到了我身上。我忙擦擦眼泪:“柏大哥你吹得太好了,把我感动得都哭了。”

他上前一步,却停下脚步:“哪里,是这曲子好。”他伸在空中的手划了个圈落下:“我总觉得这曲子似乎讲述了一个故事。”

沈默默默地注视着我,那眼神不知为何,像是望进了我的心里。现在的他和我并不熟悉,为什么却有着能明白一切的眼神?我仔细回味着,原来那眼神中竟有着一丝悲悯的意味。就像佛祖的眼神一样,带着看透人世的悲悯,所以仿佛能看透每一个人内心的悲苦。

楚皓月也关切地看着我,原本还担心他会说出什么让我不好意思的话来,没想到他只是用眼神表达着他的关心和怜爱。这样的他,终于能考虑到别人的心情了啊。

“是的,这首曲子传说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作的。很久以前,我家乡有五个武功非常厉害的人物。第一高手是一个道士,其余四人分别称为南帝北丐东邪西毒。作曲的人就是人称东邪的黄药师。(全文字手机小说阅读$,尽在.1⑹κ.(1⑥κ..文.学网) 他除了武功卓绝,还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无一不精。只是他生性冷傲,不拘于俗世陈规,在其他人看来,古怪邪气。但是天底下还是有他的知音。他于无意中救下一个女子,那女子原以为他是坏人,很憎恨他。但是他们却在一日日的相处中消除了误会,彼此深深相爱。他们在一个名叫桃花岛的地方,过着与世隔绝的幸福生活。”我娓娓道来。

“好美的故事啊。”冬雪向往般地叹道。

沈默忽然轻轻笑了一下,那笑容带着怅然和一种了然,似乎知道我讲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我继续道:“然而有一天,那女子——冯蘅为了帮助她的丈夫得到一本武林秘籍,伤害了身体,离开了人世。黄药师悲痛万分追悔莫及。他冷冻起女子的尸体,想尝试让她起死回生。但是十六年后他失败了。于是他带着妻子的尸体,乘坐一条漏水的船前往大海深处。”

“啊!”夏荷讶道,“怎地如此悲惨?”

冬雪泪水涟涟:“实在是太悲伤了。”

柏汐云叹息道:“过着那样幸福的生活还不满足吗?纵使武功再高强又怎样?”

春雨冷静地说:“因为人心从来都是贪婪的。”

“我想,如果黄药师知道那本秘籍会害死自己的妻子,他绝对不会要那本书。他宁可失去一切,也不会使自己的妻子受到一点伤害。”沈默道。

“哼!堂堂一个男儿,怎么会让老婆去帮自己弄什么秘籍?有本事自己去!连妻子都保护不了,他还能算是武功盖世?”楚皓月不屑地说。

“想必是做妻子的很想帮丈夫,做丈夫的又不知道会伤害到妻子,所以酿成了这桩悲剧。只能叹造化弄人啊。”秋芹感慨地说。

我点点头:“是的。黄药师的妻子替他背下了整本秘籍,后因秘籍被盗,为了再次回忆出整本书,心力交瘁而死。”

山洞里安静下来,只有火堆烧得噼里剥落的响。

我清清嗓子:“各位,明天我们一起出山好吗?我有办法可以出去。”

“你有办法?”丫头们很诧异,“可是缺口已经被滑石掩埋了啊。”

“你们先走吧。我还要留下。”楚皓月说。

“为什么?”我不解。

“我不能让他得到宝物。如果是那样,整个玉德国又要重燃战火。”

“宝物?”众人都抬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