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地宫(二)

“柏大哥,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看着那四条路问道。

柏汐云伸出右手掐指一算,那模样还真像一个仙风道骨之人,自信而优雅。“第一条和第四条都是死门,第二条有七成机会,第三条有三成机会。”

“那我们走第二条吧。”

柏汐云郑重道:“第二条路虽然出去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不代表它没有危险,反而可能更危险。”我点点头。董新和方乾坤道:“一切由公子作主。”于是我们选择了第二条路。

我从身上拿出天下第一铁匠钟启打给我的那把银光闪闪的匕首,在第二条路的墙壁上刻了一个箭头。“柏大哥,我在我们经过的分叉路口都标一个记号,这样万一又转回来了,就可以选择其它的路。”柏汐云含笑赞许地点点头。

我仔细看了看墙壁上那些亮晶晶的东西,原来是一些嵌在泥土里的石头。不知是不是为了令这些秘道更结实。司徒炽为了他的宝物而建造了这个地宫,极尽奇思,难道那些宝物真的是非比寻常?

我正边走边看边思索,突然脚下一空,刚来的及尖叫一声,就掉入了一个滑道,头顶上的一小片光亮迅速的合拢,眼前一片漆黑。

极度的恐惧中不知向下滑了多久,身体忽然重重地跌落在地面上。痛得我骨头像散了架一样,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才支撑着爬起来。

“有人吗?有没有人啊?”黑暗中我试着呼喊。眼前一片漆黑,应该没有人曾经过这里,不然墙壁上会有油灯亮起来。我靠着墙壁,摸索着前进。

假如这个迷宫非常复杂,会不会我再也走不出去?会不会没有人能找到我?越想心越慌,我不顾一切地奔跑起来,大声地呼喊。脚步声在通道里回响,仿佛有谁在身后追赶。脑海中不由自主地蹦出一些鬼啊幽灵之类的念头,使我的心越跳越快,几乎要蹦出胸膛。一不小心脚下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整个人向前跌倒。柏大哥现在一定很担心我,沈默、皓月……大家都还好吗?

“谁?”一团光亮忽然在前方不远处出现。我努力眨眨眼睛,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乍一看见光芒,有些眼花。“是芷萱吗?”声音忽然变得关切,光团迅速地向我靠拢。

“沈默?沈默!我,我,呜呜呜……” 沈默将火把交给身后的人,上前扶起我。看见他,我像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忍不住哭起来。

“月翡!”春雨从沈默身后走出来。

“春雨!”我抱住她,哭得更大声了。她轻轻拍着我,低声安慰。忽然感觉有两道寒光看向我,我抬头一看,是慕容雪丹,她身后还有一个黑衣人。

“柏汐云呢?我看见你和他进了同一道门。”沈默问道。春雨帮我擦拭身上的泥土。

“我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秘道,滑了下来。柏大哥来不及救我。”

“所幸你平安无事。”他关切地说,对我轻轻一笑,仿佛是在安慰我。“你随我到前面去,那里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跟着他们向前走了数十米,到了一个小房间。这个房间很小,但是也是一个正八边形,每面墙上都有一道门。

沈默举起火把,靠近其中一面墙壁。一幅雕刻的图案出现在我们眼前。墙壁上凸起三个大小不一的球体,其中最大的球体被固定,另外两个球体则可以滑动,墙壁上设计了不少圆形、椭圆形或曲线段的轨道。球体旁用篆书刻着《诗经》中的句子: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食之。

“月翡,你看那些门上面都刻了数字,是不是这句话里隐含着真正的出路?”春雨指着连通房间的几道门说。从壹到捌,这里共有八扇门。

“那些圆球又是什么意思呢?我试了一下,有两个是可以动的。莫非是什么机关?”沈默道。

“朔日就是初一,这些门里面又没有拾号,自然就应该走壹号。”慕容雪丹冷冷道。

“那辛卯也有数字含义啊。”春雨不服气地说。

“一甲子六十年,辛卯是第二十八年。有贰和捌。”沈默道。

“或者说,是这些数字之间有什么联系?”春雨眉头微皱。

“沈大哥,‘日有食之’的意思是说日食吗?”我问。

“不错。”他点点头。

我看向那三个球体,恍然大悟,同时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啊?!”不禁惊呼一声。众人都看向我。

我伸手将两个球体在墙壁上滑动。将最小的球体放在两个大球之间。咦?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如果那句诗是指日食。那么这墙上的三个球体很明显,就是指太阳、地球和月球。我将它们摆成日食时的运行情况,为何没有反应呢?

“嗤!”慕容雪丹嗤之以鼻,“故弄玄虚。”

我仔细一看,原来三个圆球的边缘有三个黑点,我将圆球旋转,使三个黑点在同一条直线上。还是没出现什么变化,我正有点泄气,“轰隆隆”一声,地面上裂开了一个方洞,有台阶通往下面。

我们面面相觑,原来那八道门全是假的,这个地道才是真正的通道。地宫的主人实在是太老谋深算了!

我在地道边缘的地面上画了一个箭头,未免误会,还刻了“下面“二字。

“你这是……”

“做个记号,免得迷路。还能告诉柏大哥我从哪儿走的。”

我们向地道里走去。沈默问我:“芷萱,你是如何得知这机关的开法?”

这个……该叫我如何解释呢?古代人虽然能记录、预测日食,但是不代表他们能正确理解日食的成因。“嗯,我是这样想的。那个最大的球是太阳,最小的球是月亮。日食发生的时候,地面上的人看不到太阳,是因为月亮正好出现在我们头顶上,挡住了太阳。我用第二大的球表示地(我不敢说地球),这样就用图解释了日食发生的原因。”

春雨诧异道:“日食不是天龙吞了太阳吗?”

沈默也斟酌着说:“太阳西落后,月亮从东边升起,为何月亮会挡在太阳前面,同时出现在白天?”

呃,我可不会普及这些21世纪的基本常识啊,照这样解释下去,我还得解释地球引力、牛顿定律……汗。但是我也不想随便编几句糊弄他们。“有一首诗说:山近月远觉月小,便道此山大于月。若人有眼大如天,当见山高月更阔。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不是人眼所见的那么简单。天真的是圆的,地真的是方的吗?太阳落山后是真的掉到海里面去了吗?月亮真的不能挡在太阳前面吗?如果你们想知道,我以后详细地说给你们听。”

沈默先是震惊地盯着我,接着若有所思,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探究地看着我。春雨一脸的担心,欲言又止。慕容雪丹的表情告诉我,她认为我是疯子。至于那个黑衣人则哈哈大笑了一声。

为什么地宫里面会有关于日食的天文图呢?这个司徒炽到底是个怎样的人?或者说这只是一个巧合,那三个球并不代表太阳、地球、月亮?可是这无法解释啊。我懊恼地抓抓自己的头,难道是外星生物留下的智慧,跟金字塔的传说一样?我自嘲地摇摇头,这怎么可能啊。

“月翡,月翡,月翡。”春雨不知喊了我几声,我醒悟过来:“嗯?什么事?”

“你怎么了?没事吧?一个人嘟嘟囔囔的,又是皱眉头又是摇头叹气的。”春雨担忧地说。

“啊……没事没事。”我摆摆手,对她笑笑。

“今天大家都很劳累了,不如就此休息一下。”沈默道。

“不行!我们要抓紧时间,尽快找到墓室。”慕容雪丹冷冷道。

“要走你们自己走。反正我们是要在这里休息了。”春雨瞟了一眼慕容雪丹。看得出她对这个冷面小姐没什么好感。

春雨打扫出一片空地,让我坐下。沈默将火把固定在墙上的石槽中,在离我们不远处双手抱剑而坐。慕容雪丹见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不甘心的和那个黑衣人走开,也找了个地方休息。奇怪啦,她为什么偏偏瞪我呢?

懒得跟她计较,我还在想着墙上雕刻的东西。忽听春雨似乎叹息了一声。“春雨,怎么了?是在担心夏荷她们吗?”我轻声问她。

“唉,我是在想,护法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子了呢?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很难过。”她靠近我,低声说道。

我一怔,是啊,柏汐云并不知道我平安无事,一定非常担心我,恐怕还会很自责。

“月翡。”

“嗯?”我应了一声,她却久久不语。幽暗的火光中,只见她的明眸闪闪,耳旁传来她幽幽的叹息声。

“护法他,自幼被月蘅圣主带回本派,由圣主亲自教授武功。不少人羡慕他嫉妒他。圣主对他要求严格,他总是不停地在学习,学武功学天文地理、奇门遁甲、五行八卦。待他长大以后,月冕离开了逍遥派,月蘅圣主很生气,对他也更为严格。几年后,圣主去世前,要他做护法。当时几乎所有的长老们都反对,因为他实在太年轻。可是他自己一个人解决了所有的问题,抵挡住了所有的疑问。这些年来,他更是尽心尽力,将逍遥派打理得仅仅有条。大家都尊敬他,爱戴他,可是他依然……很孤独。”

“你们大家不都很关心他吗?”我讶然,柏汐云总是面带微笑,仿佛这世上没有任何值得让他发愁的事情一样,为何他很孤独呢?

“从来没有人真正走近过他。大家已经习惯将他看得高高在上,纵然他对我们都很和气,可是在我们的心中,他是神。他的悲伤、痛苦、软弱,从来不会被我们知道,我们纵使关心他,又能为他做什么呢?”

我愣住了,仔细回想一番,从来都是他为我们做些什么,而我确实没能为他做过什么。他是否因为什么而难过伤心,我几乎不可得知。因为像他这样一个完美的人,大家自然而然就认为没有什么可以令他烦恼痛苦的。我忽然心中很愧疚:“这些日子来,一直都是他照顾我。我实在是太自私了,竟,竟从来没想到过他是不是也会有烦恼。”

“其实,自从你来了逍遥派,护法他已经变得有‘人气’多了。”春雨不由得微微一笑,“这段时间,我看到了他更多的喜怒哀乐。”

“喜怒哀乐?”我正要仔细问问,却听见沈默那边有一声响动。似乎是他受惊,把剑弄出了声音。我连忙走过去:“沈默,你怎么了?”

沈默的表情有一点茫然,接着眼睛恢复清明,立刻说:“没事,做了一个噩梦。”他的额头上全是汗水。

“你真的没事?”

他苦笑一下:“这个噩梦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了。”

“哦?是什么样的?能说来听听吗?”我在他身旁坐下。

“我总是梦见自己在一片树林中行走,走着走着,眼前忽然一亮。天空中有一轮圆圆的月亮,洒下明亮的光辉,眼前不再有树木,而是一个宽阔的平地。当我慢慢向前走去的时候,平地边出现了一个悬崖。月光照在悬崖对面的绝壁上,反射出刺眼苍白的光芒。而两个绝壁之间则是黝黑不见底的深渊,令人不寒而栗。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心脏就会剧烈的疼痛,一种绝望恐惧的情绪会从心底升起,心头似乎要炸裂开。那种恐惧哪怕是我在面对最强劲的敌人时都不曾有过的。”沈默捂着胸口说,脸色还有点苍白,显然刚才他很难受。莫非他有心脏病?

“你还记得昨晚我与你在山洞前重逢吗?”他看着我,问道。我点点头,想了想,诧异道:“你当时似乎胸口也有不适。”

“不错,因为那一刹那,我忽然觉得当时的场景和我梦中所见有些相似,特别是当我看见月光下,对面山头的悬崖绝壁,心口仿佛就抽搐起来。”他凝视我,眼睛里有些道不明的情绪,有犹疑有探究,“当时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许多的片段。我,我似乎看到了你。”

“我?”我吃惊地说。

“所以我想,也许关于这个噩梦,你知道点什么。”

悬崖?啊!我知道了。我心中一窒,当时的情景竟给他带来了如此的伤害吗?可是,他不是喝了忘情水么,怎么可能还记得呢?对了,这件事情他是记得的,他亲口对我说,我落崖获救后没有找他,故而他一气之下喝了忘情水。“沈默,关于悬崖我倒是知道一点。那就是……我们当初是在悬崖边分开的,我,我掉下了悬崖。”

沈默一震。我奇怪地说:“可是这事儿你知道的呀。”

“我知道?我并不记得此事啊。”他似乎很惊讶。

呃?莫非忘情水的作用还在继续深化?“当初在白鹤镇,我问你为何要喝忘情水,你说因为我落崖获救后没有去找你,还跟别人在一起,所以你就选择将我忘掉。照你的说法,你应该知道我落下悬崖的事情。”

沈默扬眉:“我真这么说过?”他思索片刻,“奇怪。我竟然完全不记得。”

我心中一沉,完了,沈默变得更加“遗忘”了。医仙啊医仙,你做出来的药,果然品质优良。

我心情沉重地回到春雨身边。春雨踌躇了一会儿,问道:“月翡,(&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你是怎么认识沈公子的?”

“我初来玉德国的时候,一个人流落到了楚庆。人生地不熟又没钱,路上还被花花公子给欺负。是沈大哥出面救了我。”

“哦,英雄救美啊。”

“很老土是不是?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当时可是女扮男装。他不过是路见不平罢了。”

“也许他早就看出你是女儿身了呀。说实话呢,真没想到传说中的追风左使竟然是沈公子这样的。”

我好奇极了:“那么传说中的追风左使是怎样的呢?”

“据说只要是他要杀的人,无论躲到天涯海角都会被他找到。他的剑只要一出鞘,就不会留下活口。从来没有人能从他的剑下逃走。据说他能日行千里,有时候一天之内居然能在相隔千里的地方杀死两个人。还说他面目丑陋不能见人,杀人时戴着一个恐怖的面具……”

“啊?冷血杀手?”

“呵,其实都是传说罢了,谁让他们冥玦教那么神秘呢?说起来,我倒没听说过他杀了什么不该杀的人。反而很多都是穷凶极恶之人。如果不是因为姬昱焰行事古怪邪气,追风左使所做的事情在江湖中定会被众人赞赏,会称他为大侠。”

“哼,姬昱焰那个家伙才不会那么好心做什么侠士呢,他一定是收了别人的钱财,才派人去杀人的。”

“那也得要他不做不该做的生意呀。我看啊,这个姬昱焰有点像你那天讲的故事里的‘东邪’,为人很邪气但是不代表是个坏人。”春雨中肯地说。难得她没有偏见。

我点点头:“那倒是。”复而摇摇头:“难说。”这个变态大叔当初可没少整我。

“月翡,因为他救了你,所以你就喜欢上了他?”

“呃?”

“啊,对不起,我冒昧了。”春雨轻轻拉拉我的胳膊。

我朝沈默的方向看了一眼,昏暗中只依稀看到一个沉静的轮廓。“我来玉德的时候是十七岁,在你们看来应该年纪不小了吧。但是在我自己来说,内心其实还只是个孩子。我身无长物,没本事没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想,自己会在这滚滚红尘之中,勉力去挣扎,也许最后会被无情地吞没。而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出现在你身边,他无私地帮助你,为你分担烦恼、忧愁和痛苦,借给你最温暖的怀抱,你有什么理由不感激不感动呢?更何况,他还很可爱。”

“可爱?”春雨喃喃道。

“他出现后,我的心就踏实了很多。或许人和人之间是有磁场、眼缘的吧,在我们还不算很熟悉的时候,我就义无反顾地信任他。真的很奇怪,平常的我不愿欠人一分一毫,可是对于他的人情我欠的却是心安理得。”我沉浸在回忆中:“他为我付出了很多,但是我并不是因为他愿意为我流血为我舍弃生命才喜欢他。我喜欢,我回头的时候,他就会那么温暖地对我微笑,眼睛里满是对我的怜爱和宠溺。无论前方发生什么,我知道我的身后都会有一个人坚定地守护我。”

“可是柏大哥……还有那个楚公子对你也很好啊。”春雨急急地说。

“是,他们都对我很好,可是……至少柏大哥是不一样的,他对我好,对你们也好啊,何况我是圣女嘛。至于楚皓月……他也很好。但是,但是我的心中已经有了沈大哥啊。”

“可是沈默已经忘了你。”

“不错。但是他忘记了我不代表我就该忘记他。在我的心中,常常想起他忧伤痛楚的眼神。明天会如何我不知道,但是今天我知道自己还没有彻底放下他。”

春雨叹息一声,想说什么,却只是紧紧地拉住了我的手。

睡了几个时辰之后,春雨给了我一些风干的肉片充饥。我惊喜地叹道:“春雨你实在太聪明了。”沈默也递给我一些,说道:“大家为了来找你,特地做的准备。”我微微一怔,内心充满了感动。来到这个世界,我虽然失去了很多,但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我深深地意识到,我是多么的幸运,有这么多关心我的人在我身边。

我们继续前行,边走边聊。“沈大哥,你从今以后就开始用流采剑了吗?”

“是。流采剑是一把难得的好剑,而且用它使出冥空剑法会有更好的效果。我想将我父亲的剑法流传下去。”他不知不觉握紧了手中的剑。

“那你听说过你父母的事情吗?”

他眉头微微皱起,眼睛里有一些无奈和萧索:“小的时候,义父偶尔会说几句关于我母亲的事,但是关于我父亲他从来不提。待我大一些的时候,他告诉了我父母被杀的事情。我自己开始收集一些关于我父母的信息,但是不能太过张扬,只能收集那个年代的江湖记录来了解。”我同情地看着他。他看了我一眼,淡淡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吕姑姑遇到我之后,给我讲了好多关于我父亲的事情。”他端详着手中的流采剑,“她要我好好继承这把剑,做一个不愧是沈思傲儿子的男子汉。”

沈默……

“哎~~”他忽然伸了个懒腰,将剑横背在肩头,双手放在脑后,这个动作像极了卫青平。“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我好像一下子失去了方向。不再是江湖上的冷面杀手,不再需要为父母报仇,我都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也许像你说的那样,鲜衣怒马,笑傲江湖?”

“想做像你父亲那样的人吗?”我歪头问道,他比我高一个头,实在需要仰视。

他想了想,眨了眨眼睛,摇摇头:“我跟我爹不一样。比起大侠,闲云野鹤似乎更适合我。虽然我不算老,但是已经厌倦了江湖。”

我噗哧一笑:“不会吧,江湖鼎鼎有名的追风左使下岗不干了?那些恶人可该高兴了。”

“下岗?”

“就是不做那个职务了。”

“呵呵。路见不平也许会管管,但是不会多管。”

“这样也好。以前的你太累了。你该开始完全属于自己的生活。”

沈默脚步微微一滞,微笑道:“不知为何,总觉得我们似乎认识很久了。”

我心中一空,喉头像是被哽住了,勉强笑道:“是呀,也许我们上辈子就认识了呀。比如你是棵松树什么的,我就是天天跑去吃松果的松鼠。”

沈默眉头扬起,嘴角漾起笑容:“有趣的说法。”这样的沈默和以前真有一点不一样。我不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看呆了。他现在的状态比以前的他要放松许多。楚庆时候的他,敏锐内敛,非常冷静。眼睛里总是压抑掩饰着对我的感情。那个时候的我,以为他是木纳的,觉得他很有趣。冥玦教中的他,对我一往情深,热烈而宽厚。悬崖一别后的他,因为虚瑀神功和牵魂术的影响,整个人变得冷冷的,对我可谓是铁石心肠。而那样一切一切的他,成为了今天这个真正主宰自我的沈默。我从心底里替他高兴,虽然他忘记了我,但他毕竟获得了许多。沈默,你一定要比我幸福啊!

“哼,哼哼。”身后有人冷哼道。回头一看,慕容雪丹正怨毒地看着我们。我不由得提高了警惕。按说慕容雪丹一定很恨我很沈默,为何她一直隐忍不发?莫非是想利用我们找到墓室?然后再对付我们?

正这么想着,春雨忽道:“有两扇门。”

前面果然出现了两扇石门。门上分别刻着“生”、“死”。墙壁上刻着:此中一门通往墓室,另一门通向死路,进则无法退。

这么说墓室就在这其中一扇门后面?我按奈不住兴奋的心情,说道:“墓室就快到了。”

春雨说:“那到底走哪个门呢?应该不是走‘生门’那么简单吧?”

沈默微微颌首:“这就是虚虚实实,让人无法分辨。”

“门上有字!”黑衣人忽然道。

我们将火把凑近一看,死门上刻着: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这是庄子讲过的一句话。意思是生死相依,是自然的一个变化过程。无需为死而痛苦,因为那代表会是一个生的开始。”沈默解释道。

我心下暗暗佩服,这家伙居然还懂老庄。“这句话刻在死门上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暗示说,死门其实是生门?”

慕容雪丹一听,立刻上前,扭动了死门的机关。谁知却有如蝗虫般的箭雨射了出来。沈默眼疾手快,一把拉回慕容雪丹,将我护在身后,用剑不停地拨开流矢。春雨和黑衣人也都立刻拔剑。

箭雨终于停了。沈默回头看着缩成一团的我,有些好笑,想拉我起身。谁知他却脸色一变,向后退了一步,靠在了墙上。他看向慕容雪丹。慕容雪丹仰天大笑:“哈哈哈,娘,我替你报仇了!”

我大惊,看向沈默,发现他身上插着一把匕首。“沈默!”我扑过去,悲愤地喊道:“你娘不是我们杀的,是她自己掉下了山崖!再说是你娘错在先!冤冤相报何时了?他刚才还救了你!”

“哼!谁要他救?我恨他!不是为了找到墓室,我早就杀了你们!”原本美艳的她,一脸的怨毒,容貌都扭曲了。她举剑向我走来。

沈默将流采剑指向她:“你休想动她。”他瞟了一眼黑衣人,“我已经点了穴,短时间内,你和金龙都不是我的对手。”

黑衣人道:“小姐,大局为重。反正他们又跑不了了。”

“哼!我们走。”慕容雪丹小心翼翼地又扭了一下机关,机关变成了一个石雕的骷髅头,这一次没有箭再射出来,她和黑衣人走向死门。她在门口停了一下:“沈默,你中了我的血玲珑,你就等死吧!”

死门在他们身后轰然关闭。

“沈默,你怎么样?血玲珑是什么东西?是毒吗?”我焦急地问道。

沈默摇摇头,勉力笑笑:“我怎么老是被飞镖啊刀剑给戳到。实在愧对天下第一杀手之名。”

“沈默!”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他用力拔出匕首,轻松地说:“没事的,她不过是骗骗我们。”

“真的没事?”

“我没事。”

我接过春雨递给我的布,替他包扎好伤口。

“我们也要进这个门吗?”我问道。

“我们再看看。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沈默道。

春雨用手擦了擦生门,说道:“这扇门上面也有东西。”我们凑过去一看,竟然是一个三角形,只是刻得极浅,被尘土遮盖了,一时不容易被发现。

这又是什么意思呢?我摸着下巴思索着。“哎呀,想不出了,打开看看。”我伸手扭动机关。

“啊?”他们吓了一跳。

这一次飞出来的是像刺猬一样的小飞镖。沈默和春雨护住我,不一会儿就结束了。我又扭动机关,机关变成了一个石雕,却不是刚才死门的骷髅头,而是一个狮子一样的东西。等等,我仔细一看,竟然是一个人面狮身雕像。“啊?!”我大声惊呼。

“怎么了?怎么了?”他们二人连忙问道。

“我认识这个东西。在我家乡那边,它是守护古代帝王陵墓的。”我指着人面狮身像说。难道说门上的三角形代表金字塔?

“太好了!这么说这个生门才是真正通往墓室的通道!”春雨喜不自胜。

石门已经打开。“进还是不进?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我问他们。

“月翡,一定是这道门。”春雨很有信心。我点点头,内心觉得这个雕像应该是墓主人给的最后的暗示。

“走吧。”沈默率先进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居然到了99章!自己也吓了一跳。大家别慌,没多少了,快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