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地宫之墓室(一)

按esc取消音乐我在门口刻好箭头,也闪身进去。生门在我们身后落下,沈默点燃了里面的油灯。我们还没走几步,身后一阵响动。我回头一看,墙壁居然在自行移动,挡住了我们进来的门。“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迷墙’。可以利用它来扰乱路线,这就是为什么说‘进则无法退’。”沈默道。

乖乖,这个司徒炽还真是个人精啊。我暗暗咂舌。

片刻之后,我们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大厅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个大厅仿佛是一个议事堂。大厅中央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长约数十米,旁边围放着板凳,最上方是一张垫着虎皮的椅子。房间里挂着长长的布幔,墙壁上挂着一些兵器。房间两边,靠墙站有一些石雕的人像,穿着相同的服饰,像是一群卫兵。桌子前面对墙壁上刻着:忠义堂。在灼灼跳动的火光下,大厅显示出一派威严肃穆的气派。

“哇,这就是当年名震江湖的忠义堂的样子吗?”春雨睁大了眼睛。

“忠义堂?”我没听说过。

“忠义堂是当年司徒炽带领江湖人议事的地方。他在江湖一呼百应,深得江湖同道的爱戴。不少重要的决策就是在忠义堂决定的。”沈默解释说。他仔细打量着房间,眼睛中闪动光华。

“忠义堂是江湖人心目中的圣地。但是江湖浩劫平息以后,司徒炽就解散了它。好多传说中很厉害的江湖前辈都曾经在那里待过呢。比如少林寺的玄空大师,蓬莱教的凤烟大师,武当的清眉道长……”春雨一脸的崇敬。

“诶,那边有一道门。”沈默和春雨还在仔细观摩,我看到角落边有一个门,就跑了过去。

门边的墙壁上有十块刻着数字的方块,从零到玖。数字下有一个长方形的槽。那些数字方块都可以移动到槽中,但是很明显只能选择六个数字。哈,密码器?太有意思了。不过这里到底应该填什么数字呢?

我把数字方块的作用告诉他们,春雨就开始一块块的试,沈默则用手托着下巴仔细思索。按照通常情况来说,密码都会用生日什么的。可是我不知道司徒炽的生日啊。想着想着,我忽然想起了生门上的三角形和人面狮身旋钮。“春雨,试试壹、肆、贰、捌、伍、柒。”

门,打开了。“这是你们逍遥派的记载?”沈默疑惑地说。春雨惊喜地看着我。我诧异道:“开了?真是这个数字?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难道他们也是穿越来的?或者说是外星人?”这个数字,是存在于埃及金字塔里面的数字啊。

“月翡,你在嘀咕些什么?快进来。”

里面有一个高台,上面摆放着一个棺椁。四周放着一些柜子桌椅,如同是一个书房。

“来,找找找找,看有什么宝贝。”我打开抽屉、柜子。春雨也开始找。沈默则在墙壁四周观察着什么。只见他手一推,整个人忽然不见了,接着又出现在我们眼前,原来有道可以旋转的密门。

“有人来了。”沈默忽然道。

“啊?会不会是柏大哥他们?”我高兴地说。

“等等,看看再说。”沈默打开密门,我们三个一起进去。我将耳朵贴在墙上,起初一片宁静,过了一会儿有一个声音惊喜地说:“在这里!”

“奇怪,为什么没人?”一个女人说。这两个人是谁?声音很熟啊。沈默仿佛猜到我在想什么,在我耳边轻声说:“何奇石,慕容雪朱。”

啊?我大惊。这两个人不是明明吵翻了么?而且当初入地宫的时候,没看到他们两个啊。

“哈哈哈哈哈……”何奇石一阵狂笑。

“奇石,你怎么了?”慕容雪朱怯怯地问。

“我们运气真是好啊,无意中发现的箭头,没想到竟然是入墓室的正确路线。哈哈哈,这真是天助我也!”

他们居然是跟着我的箭头来的,真是白捡了大便宜啊。我撇撇嘴巴。

“开棺!”一阵轰隆隆的声音过后,只听何奇石吃惊地说:“为何里面还有一个骨灰坛?”

“哎呀,奇石,这副遗骸是个女人啊!”女人?我们三人也俱是一惊。

一阵沉默后,何奇石说:“不管她,再找找。”

“奇石,这里刻着一行字。”

何奇石缓缓念到:“棺椁台上的铁环向左旋转,将开启通往存放宝物之处的通道,但地宫内墓室外的部分将完全封闭;若向右旋转,则宝物将被毁灭,地宫内的机关消除,所有通道将通往墓室,并可由此出地宫。”

慕容雪朱道:“这就是说,要么选择宝物,要么选择留在地宫里的人?”片刻后她喊道:“奇石,你想怎么做?”

“废话,当然是拿宝物。”

“不行,我爹娘和弟弟还在墓室外。”

“放手!我哪管得着那么多?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宝物。”

“那我呢?!”慕容雪朱凄厉地说,“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利用我是不是?”

“你发什么疯?松手!”

“不!你来找我是因为你爱我,你说啊。”

“哼!你这个疯女人。我怎么可能会爱你?不错,我就是为了让你带我来,才来找你的。”何奇石不耐烦地说。

“你……那我们的孩子呢?”

“谁知道是不是我的。”

“你!”慕容雪朱气极,“你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哈哈哈,亏我还对你死心塌地,我慕容雪朱真是瞎了眼睛!”

“少罗嗦!”听声音,似乎何奇石点了慕容雪朱的穴道,如今她已经没有武功,肯定无法阻止他。

不行,不能让何奇石得逞,柏汐云他们还在地宫里呢。我正要出去,忽然肩头一沉。扭头一看,沈默靠在了我肩上。我定睛一看,他脸色惨白,眼睛闭着,似乎晕了过去。

“沈默,沈默?”我轻声呼喊他,摇摇他。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春雨仔细查看了一下,替他把把脉,沉重地说:“看来,他的确中了血玲珑。”

“血玲珑是什么东西?”

“是一种巫蛊。这种蛊以人血为生,会沿着筋脉向心脏移动,最后到达心脏后就寄居其中,直到被附蛊的人血尽人亡。”她缓缓说道。

“啊?”我大惊,“那怎么办?”

“只有下蛊的人才能解除,而且必须要快,三天之后恐怕就没救了。”

“沈默!”心如滴血。

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外面的墓室中一阵巨响。只听慕容雪朱惊叫道:“爹!”我心头大惊,糟糕,慕容青云来了。这下子更不能让他发现我们,否则他一定不会放过我们。

听外面的声音,好像是何奇石被制服了。片刻后,慕容青云朗声大笑:“哈哈哈哈,没想到宝物竟被我所得!”

慕容雪朱喊道:“爹,万万不可啊!娘和弟弟还在地宫里面。”

慕容青云沉吟片刻道:“有得必有失。为了家族大业,你娘和你弟弟只好作出牺牲了。”

“不!”慕容雪朱哭泣着惨叫道,“爹!您不看在娘的份上,您也要想想弟弟啊,他可是您的亲骨肉,是您的长子!”

慕容青云叹息一声:“秋千大业,一切尽在今天决定。朱儿,你不要怪爹爹。你要记住,你是东方家的女儿,你应该是玉德国的公主。我们的肩上都有责任!日后,我会封赏你娘和弟弟。”

“爹!”慕容雪朱喊道,声音却戛然而止。

接下来慕容青云道:“好好看着小姐,她等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是!”有几人应到。

一阵砖石移动的声音,应该是慕容青云打开了通往宝物的通道。不好!如果是这样的话,墓室外的人就会全部被困在其中,永远也不能出来。可是现在沈默昏迷了,以我和春雨的武功根本对付不了外面的人,怎么办呢?

沈默微微动了动,睁开眼睛,似乎有点发懵,对着我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恍然清醒,立刻坐起来。

“别乱动。”我急忙道。

“不好意思,我……”他有一点窘迫。

“沈大哥,你的血玲珑是不是只有慕容雪丹才能解?”

“不错,除了她,世上也只有医仙能解了。”

医仙?可不是一时半刻能找到的啊。看来还是只能从慕容雪丹身上着手了。我想着对策,沈默则打坐运功。不一会儿,他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见我关切地看着他,他说:“之前我压制得太厉害了,所以才会被它反噬,不然也不会晕倒。它不发作,我就没事。”

“你是说,你知道自己中了血玲珑,怕我们担心,所以用武功压制它?”我讶然。他沉默一下,微微点头。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春雨眨眨眼睛看看我们,说:“沈公子,刚才你昏迷的时候,慕容青云进了墓室。现在他已经打开通道,去找宝物了。”

“啊?”沈默很吃惊,“外面有几个人?”

“除了何奇石和慕容雪朱,还有两三个慕容青云的手下。”

他将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聆听,片刻后说:“应该还有三个。”他低头思索着,抬头对春雨说:“我们等一下一起出去,我对付那三个人,你去解开何奇石的穴道。”

春雨点头:“是。”

“那我呢?”

“你就留在这里。”

“不行,我要去帮你们。”

沈默顿了一下,道:“现在慕容雪朱应该是昏迷了。(&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你用匕首去胁持她。”

“好!”我激动得摩拳擦掌。

沈默又听了一下墙壁,帮我们指明方位,然后说道:“一,二,三,出!”

我们三人从密室内跃出。沈默直指那三个黑衣人,春雨则跳到何奇石的身边,帮他解穴。慕容雪朱被他们放到一张椅子上,我绕过打斗的人群,偷偷溜到她身旁,拿出一把匕首搁在她脖子上。

“住手!”我大喊一声。

那三个黑衣人一看场中形势:何奇石已经被解开穴道,春雨正拔剑欲上,我将匕首放在慕容大小姐的喉间,于是都停了下来。

“沈大哥,将铁环向右旋转!”我喊道。

“不行!主上在里面,你们谁都不许动。”一个黑衣人说。

“你们不答应,我就杀了她。”我装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将匕首提了提。

“没用了。铁环已经向左,不可能再改变了。”慕容雪朱不知何时醒来,幽幽叹道。

“我不管!”我大喊一声,眼泪差点掉下来,“柏大哥他们不会有事的。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

何奇石左右看看,忽道:“沈兄,不如你我先进去将宝物取出,再试试这铁链是否能右转。”

“恐怕他们三人是不会让我们进去的。”沈默淡淡道。

“凭你我二人之力还杀不了他们吗?”何奇石轻轻一笑。那三人一听,立刻警惕地握紧了武器。

“杀!”何奇石大喊一声,冲向那三人。这下子,沈默也不得不与他们打起来。我担心沈默的身体,一直看着他。眼光无意中瞟到一个开启的石门,隐约见到石门上有一个标记。我定睛一看,是一个如同三片叶子的电风扇。啊?我剧震,这下子不得不承认,司徒炽和秦零很有可能和我一样,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人。

“别打了,住手!”

沈默回头看我:“怎么了?”

“你们打也没有用,谁都不能进那个房间,进去的人都活不了。”

我的话起了作用,场中的人又停下来了。

我指着石门上的标志说:“我说的话你们也许不明白,但是你们要相信我。这个标志的意思是说那里面有‘辐射’。辐射,就是说里面有某种东西,可以使你的身体坏掉。轻则肢体腐坏,重则七窍流血而亡。”古代人是比较忌惮七窍流血而亡的,我就故意说给他们听听,其实辐射对人体的伤害具体情形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会破坏人体细胞,但是这样说他们是肯定不明白的。

“果真?”何奇石不相信地问道。我点点头:“我敢用性命担保!”他失望至极,目光复杂地看向石门。

“爹!”慕容雪朱惨叫一声。那三个黑衣人则面面相觑,似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们三个不进去看看吗?”我揶揄着说。那三个黑衣人踌躇着,却谁也不肯进去。

慕容雪朱推开我,向石门跑去。何奇石一把抓住她。“放开我,爹,爹!”她挣扎着要往里冲,“你放开我,你不是不管我的死活吗?你还拉着我干什么?”

“哼!你白白送死又能如何?”何奇石死死拉住她。

我双手握拳,走到棺材的旁边。“芷萱!”沈默喊道。我闭了会儿眼睛,毅然睁开看向里面。里面果然有一具尸骨,身上的衣服已经腐烂,难以辨认,但从头上的饰品来看,应该是一位女子。她双手紧紧抱着一个骨灰坛,侧卧在棺木之中。我举着火把,仔细照着棺木,看能不能再得到某些提示。果然,被我发现有一行字刻在棺木内侧。待我仔细一看,倒吸一口凉气,那竟然是一行英文:Ling, if yu cme ere, dn&qu; frge ur secre grden.

OMG!穿越,真的是穿越!

我立刻在房间里四处寻找。“你在找什么?”春雨问我。“我不知道,总之应该是一个秘密的地方。这些桌子柜子看样子是司徒炽生前用过的,看看有没有暗格之类的。”春雨听我这么一说,也立刻帮我找起来。

我敲敲打打,果然发现有一个地方是空心的,伸手四下里掰了掰,弹出来一个小柜子。里面有一件衣服,几张画,还有一本书。

画上的女子,长发垂放在左边,微微波浪卷,笔触间显出柔滑的光泽。她眉峰有型,眼睛大而妩媚,笑容自然大方。她的身上赫然是一件紧身衣,身材玲珑有致,如同我在科幻电影里看见的那些女人一样,散发着一种未来世界的感觉。后面的几张画我匆匆一扫,全都是这个女子。我再拿起那间衣服,抖开一看,就是画中的那件紧身衣。摸一摸,很柔软,但却有金属的质感。我再翻开那本书,竟然是司徒炽的日记。我打开第一页:10月21日终于就要出发了,零高兴得整天合不拢嘴。她眼睛里透出无限的向往和兴奋,嚷嚷着:“终于可以知道建文帝到底是烧死了还是跑了。哎,你说他是做道士去了还是跟郑和出国去了呢?对了,朱棣应该是一个很帅的皇帝吧?嘿嘿,我要把他画下来,让琪玉羡慕死我。”

建文帝是哪个,我不太清楚,但是看见零这么开心,我心里也仿佛蘸了蜜糖。我故意恼她:“秦大博士到底是去作研究的呢,还是去参观美男?”

她笑意盛满酒涡:“怎么,吃醋啦?既有美男在侧,我怎么会去看他人呢?好啦好啦,司徒教授,你可别不带我去哦。”

明天将是我研发的“流云一号”正式启用的日子,我和零是第一批正式乘客。拗不过醉心历史研究的她,我只能亲自护送她去公元1403年。

下面一则笔迹非常潦草:10.22虽然经过数十次试验,“流云一号”终究遇上了未知因素,中途仪器紊乱,指针无规则摆动。我和零虽然安全到达,但我唯恐有误。看来要检测流云了。

看到这里我明白了,司徒炽和秦零原本打算去明朝搞历史研究,没想到中途出现故障,来到了两百年前的玉德国。我匆匆翻看下去,一目十行。

看到零失望的眼神,我很难过,更加让我无法启齿的是:我们流落到了一个异次元空间。我们完全不清楚这个空间与我们的世界的位相,回家无路!而通讯系统已经损坏,流云出现了故障。

零生性乐观,她已打算开始考察这个所谓的玉德国。她还劝慰我,让人生换个活法未尝不可。

她说的没错,当我们是神仙的那几个江湖人非常有趣,我打算研究一下武功到底是什么原理。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修好流云,让零回家。

……

流云上面还有一些仪器可以使用,我居然运用它们提高了我自身的身体机能。看见那些人诧异的眼光,我心中很得意,用他们的话来说,我算是天资神奇,现在已经是武林高手。我要让零也试一试。

我们已经无可避免地卷入其中。无论是哪个世界不管是什么时代,我都不能放任如此多无辜的生命白白牺牲。我希望能带给他们和平。

零不愧是历史博士,有了她的帮助加上我们现在的盖世武功,厮杀休止的那天会很快来临。

中间一些记录讲的是两百年前的浩劫,我大略地翻过。翻到他们的两个孩子出生以后,我仔细阅览:孟婕今天对我跪下,求我收她为妾。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我一直当作是妹妹的女子竟然心存这样的念头。我眼前浮现出孟緋的样子,他临终前瞪大眼睛对我说:“帮我……照顾好,我妹妹。”我起誓应他,他才放心闭眼。这个重视我超过他自己生命的人,我不能负他,但是孟婕要的我给不了。今生今世,吾妻只有一人,我的零儿。

现世终于安稳,我遥望京都,那个人现在正在实现他的诺言吧。而我终于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流云被我们藏在无忧山。我开始偷偷去修复它,等到修好的那一天我再告诉零,她一定会很惊喜。

我现在确认,我被流云上泄漏的元素辐射了。我不能让零知道,她会担心的。

辐射比我想象的严重,我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异常反应,在零面前撒谎隐瞒已经很难了。我该怎么办?我死了不要紧,可是零她一定会很伤心。她以前就常常说:“我不要你先死,不然留下我会更伤心。如果是那样的话,不如留下痛苦给你承担。我这个人可是很自私的。”

深夜我常常无眠。看见她熟睡的容颜,我心如刀割。零,我怎么会舍得死去?我怎么会狠心离开你。不愿不忍不舍啊!

头发急剧地减少,左手已经有两个手指不能动了。下一步恐怕就是皮肤变得干瘪,未老先衰。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能拖到几时。但是我不能让零看见我这个样子。她会很痛心,而我亦不能留给她这样残忍的回忆。我更怕她会做出傻事。

我只好让孟婕帮我。

戏演得很成功。看见零伤心愤怒的眼神,我心痛得无以复加。震惊过后,她只是冷笑了一下,问我:“说好一生一世对一人,为何而今心与旁人?”我的心犹如滴血,却只是拢好孟婕的衣衫,故作平静地说:“现在婕儿已不算旁人。”

“好,那么我算是旁人罗?真是抱歉,我这个旁人打扰了二位的兴致。司徒炽,二女侍一夫你是万万别想。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要她还是要我?”

我努力平静一下心情,硬起心肠对她漠然道:“这些日子的事情你心里不是不清楚,你不过是装傻罢了。如今事情挑开,我无妨对你说:她,是一定要留下的。你,欲去欲留,悉听尊便。”

零的脸全白了。她最后看了我一眼,那眼睛里有太多太多的东西,却转瞬即逝。她回头便离开了。

我已经不堪重负的身体重重倒下。孟婕扑上来扶住我,她哭着说:“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知道你很难过,秦姐姐也很难过。老天为何不让我替你受苦?”

零,我知道,你已决定离开。或许你会痛恨我的背叛,可是时间终会抚平伤痕。我宁可你恨我,开始新的人生。也不能让你的青春荒芜在我死亡的阴影中。

零,我没想到你竟决绝如此。你带走了佳儿,却没带走半分财产。我开始后悔,我会不会逼你太狠。可是看见我已经无法动弹的右腿,我用易容术也无法掩饰的皱纹,我又倍感庆幸。

零儿,恨我吗?我不知道我做的是对还是错。但是我希望你幸福,你一定要幸福啊……

日记看到这里,我早已泪眼模糊。这样深的爱,这样浓的情,为何只能以恨来结尾?世间爱恋,就不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吗?

“怎么了?芷萱”

“月翡?”沈默和春雨关切地问道。

我摇摇头,说声没事,继续往下看。

我知道零已经创立了逍遥派,我稍感安心。我的事情只有孟婕和大长老知道。我安排好无忧宫内所有的事情,将茴儿托付给大长老。我打算一直在无忧山隐居,尽我最后的能力修好流云,然后,静静地死去。茴儿,佳儿——回家。零,这也许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情。

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写道:零,这个墓室是我按照我们当年设计着玩的图稿修建的。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来。倘若你来了,倘若你见到了这本日记,那么你一定明白了我。

或许你不再恨我,或许你还是会恨我。但无论如何,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这一生娶你为妻是我最幸福的事情!没能和你白头到老是我最遗憾的事情。

此生永远都记得我们相逢的那个夏天,你在紫藤花下回眸一笑,便摄走我的魂魄与相思,一生一世。

这一生情未尽,愿你能许我来世!

爱你的炽,绝笔。

日记本上越往后越是泪痕斑斑,我的眼泪也流个不停,唯恐弄湿了纸张,只得不停地抹眼睛。

却见最后一篇日记后写着:爱你恨你,此生无悔;想你怨你,仍要来生。司徒炽与秦零愿生生世世结为夫妇,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笔迹较之前清秀隽永,想来是秦零写的。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生死相依,庄生晓蝶。”柏汐云曾告诉我,这是宝物的秘密。原来这宝物就是时光机器“流云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