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遨游江湖

青山绿水

作者有话要说:当我们从地宫出口出来后,断龙石恰好落下。一阵飞沙走石,我们立刻逃开,地宫的出口被泥土石块掩埋。我们几个拍拍身上的灰尘,往前走了两步,全都愣住了。面前,漫山遍野全是士兵。明晃晃的盔甲和长矛大刀照得我们几乎迷失方向。

我们纳闷地继续向前走,却看见慕容家的人被士兵包围在一个人圈中。另一厢有人遥遥喊道:“楚将军!”我们循声望去,却是司空星。他一身官服,看上去比平时更为庄重。他在看清我们之后,原本紧张不安的脸色一下子神采飞扬、喜气盈盈。而他身边一个穿着深色紫绡衣、白色轻裘的人则向前快速走了两步。楚皓月见状,立刻飞奔过去,跪地参拜。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原来是皇帝!我纳闷了,他怎么会来这里?

正思索间,一个太监模样的人上来宣旨,说皇帝要留我们小住几天。既然是皇命,那我们还是遵守吧。不过我总觉得刚才皇帝向我们这边瞟过来的那一眼,包含着一种阴沉的怒气。我摇摇头,可能是上次见他留下了阴影,多虑了吧。

我以为我们会返回楚庆居住,没想到无忧谷中矗立着几个类似于蒙古包一样的大帐篷。这下正合司徒靖的意,柏汐云帮他解掉慕容青云下的药以后,他开始配合山谷里的温泉恢复功力。随军的御医带了不少珍奇的药材,柏汐云用它们帮沈默压制巫蛊,两天后司徒靖恢复了功力,开始帮沈默祛除血玲珑。

就在他们疗伤的这三天,慕容家的人被关押了起来,还频频被带到那个最大的帐篷里。我寻思着,可能是皇上正在考虑如何处置他们。说起来他们毕竟是皇亲国戚。

我想找楚皓月问问情况,可是这几天几乎看不到他人影,只得瞅了个空子找司空星问问。司空星这人见人总是三分笑意,或儒雅,或含情,或戏谑。今天的他却眉头微皱,表情严肃,只是眼波中有说不清的几许动荡,仔细品味起来……像是想说不能说带有几分同情的意味。让我有一点莫名。从他那里打听来的消息是,皇上正在考虑如何处置他们。慕容青云或者应该说东方启明的子女身上不管怎么说都流着皇族的血,对于东方启明的背叛他们虽然参与了,但毕竟是不知情在先。瑞王东方启明已死,皇帝也不想做得太绝,但又恐留有后患。杀与不杀,均在天子的一念之间。

我肃容道:“请你和楚皓月尽量劝劝皇上,不要取他们的性命。毕竟他们从血缘上来讲也是东方族的人。他们遵循父意,也是无可奈何。其实,慕容冰枫这个人真的还不错,和他母亲姐姐完全不同。”

司空星深深瞥我一眼:“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管别人的闲事!”

呃?他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就飘然离去。

“皇上要召见我?”听完太监宣的口谕,我大愕。

“是,秦小姐,请!”太监前面带路,我有点不安地跟过去。柏汐云他们三个不在,春雨等想跟着我过去。谁知太监身后的两个侍卫拦道:“皇上只召见秦小姐。”我回头对春雨她们点点头:“放心,没事的。”心里却是越发的不安了。

两排士兵执戟肃立在帐篷前面。从他们中间走过,心情变得紧张,皇上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一个小太监高声宣呼后,帮我打起帘子。我走进去,穿着明黄龙袍的皇上正坐在一个大案桌后低头看着什么。旁边一个鹤嘴香炉正烟云袅袅,地上铺着四合如意天华锦纹栽绒毯。

“民女秦芷萱参见皇上。”我跪拜于桌前。

久久无声,我的膝盖都硌疼了。我悄悄抬头一看,一对威严的眸子正冷冷瞪着我。我心中一凛。

“哼!好大的胆子,敢自己抬头?”他缓缓说道,语气不怒而威。

“不知皇上召见民女所为何事?”干脆我就直话直说了。

他瞪我片刻,低头看着手上的奏章说道:“慕容青云真的死了?”

“是。”

“你亲眼所见?”

“民女并未亲眼所见。但是据当时的情形来看,慕容雪朱没必要骗我们。更重要的是,慕容青云进入的那个房间内有……剧毒,没有穿特殊衣服的人进去必死无疑。而且,那个房间最后沉入地底《1/6\K小说网手机访问 $ :////.1@6@.c@n》,整个地宫也被完全封闭。所以我想,就算慕容青云没有被毒死,也不可能活着出来了。”

他冷笑一声:“是谁同意你们把宝物毁掉的?你可知道那是我玉德国的国宝?”

“回禀皇上,如果不毁掉宝物,我们大家都不可能从地宫内出来。我想人命应该重于身外之物吧。”

“住口!”他“砰”地将奏章往桌上一扔,“如果不是你,月屺就不会进地宫。如果不是他进了地宫,你们这些人就算死一万次也比不过国宝!”

我咬咬嘴唇没有说话。他却似乎越说越生气:“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迷惑他!他居然敢为了你炸我们玉德国的龙脉!”他浓眉紧皱,气得用手直拍桌子。

我吓得一抖:“呃,龙脉?没有啊,他就是在山边炸了一个缺口。”

“哼!他明知道无忧山是我们东方家江山的龙脉所在,居然还敢乱来。”他的目光中有震怒有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所谓的宝物和龙脉都只是传说。皇上勤政爱民,自然江山万万年。”我认真地说。

“朕不听你说这些!看在你曾经揭穿瑞王阴谋的份上,朕饶过你们这几个人。但是你必须永远不得进入京城,再也不许和月屺见面。”

我怔了怔,看向皇帝。他五官深邃,眉目俊朗,和楚皓月有几分相似。眼睛里却是比楚皓月深沉数倍,冷淡数倍。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他以为我不愿意,冷哼一声:“你不要以为仗着他喜欢你,你就可以要求他向朕提出退婚。朕告诉你,就算他退婚,朕也不会让他娶你。你就死了这份心。”

“退婚?”我一愣。

“你不知情?”看见我的神情,皇上问道。我摇摇头。

片刻后,他叹息一声,语气有所缓和:“朕那弟弟对你用情甚深。可是朕不能让他娶你。他今天可以为你炸龙脉,不知明日还会为你做出什么。”

“皇上,他不是不在乎东方家的江山。他一直在努力,为的就是能好好帮助您守护国家啊。”我急急说道。

“朕知道。”他的嘴角忽然浮现一个微笑,几乎微不可见。接着他又肃然说道:“月屺的母妃曾经是朕父王最爱的妃子。”

“嗯?”突然转换的话题令我有点错愕。

“但同时也是父王最恨的女人。所以他将这份恨转移到了月屺的身上。自从箫妃走后,父王一天比一天冷漠,渐渐的连国事也不理了。朕是担心,月屺他和父王一样,将一颗心放在一个女人身上,这是危险的!朕不能让月屺重蹈覆辙。所以,你对于他越重要,朕越是不能让你们在一起。”

楚皓月的母亲居然会是先帝最爱的妃子?我还没想明白,帐篷外忽然传出一阵喧闹的声音。我听见楚皓月在喊:“让我进去!”似乎是有很多侍卫在阻拦他。皇上也听见了,他却一动不动。

“皇上!”楚皓月一把掀开帘子,冲了进来。后面的侍卫欲冲进来,皇上看了一眼一个老太监,那个太监就对侍卫们挥挥手,让他们出去了。

“芷萱,你有没有事?”他一看见我,立刻冲过来。一脸的担心。他向我伸出手,急急忙忙上上下下地看了我几眼,扶我起来。跪得时间太长,我的腿已经麻了。还没站起来,就跌倒了,他一把将我抱在怀中。“芷萱!”他焦急地喊道。

皇上将一本奏折“啪”地一摔:“她能有什么事?你就这样信不过朕?”

我忙道:“我没事,就是跪久了腿麻了。”

楚皓月松口气:“皇……皇上,臣不是这个意思。可是你把我支开来找她,我是有一点担心。”他低头看看我,“皇上,秦姑娘现在不舒服,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吧。”

皇上瞪着他,挥挥手:“都下去吧。”

“是!”楚皓月抱起我离开,我欲推开他自己走,可是他却紧紧不放。

我以为他会送我回我的帐篷,谁知他却将我抱入他自己的帐篷。“哎,送我回我的帐篷吧,我真的没事。”刚才被他抱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羞得无脸见人了。

他将我放在一张卧椅上,替我轻轻捏着小腿。已经麻木没有感觉的腿渐渐刺痛起来。我不禁呲牙咧嘴地呼痛。“现在已近冬日,地上寒气重,我帮你把寒气推出来,晚上再让御医给你准备两帖药。”

“不用,我哪有那么娇贵呀。”

“皇兄他……跟你说什么了?”

我沉默数秒:“其实,也没说什么。就问了一下慕容青云的事情。”

“哦。”

“那个,皓月,你知道自己母亲的事情吗?”

他手上停了一下,继续替我揉着,说:“以前不知道,现在了解了一些。”他苦笑一下:“其实小时候的事情,我依稀记得一点,只记得父皇和母妃的笑脸。可是后来父皇那般待我,我以为那些只不过是我的想象。没想到,父皇他曾经是真的很宠爱母妃。而且会爱到生恨。”他深吸一口气:“我的母亲是一个江湖女子。据说当年她抛弃了父皇和我,离开了皇宫。”

啊?我剧震。楚皓月的母亲居然是一个江湖人。这恐怕也是皇上不允许他娶一个江湖女子的原因吧。

“芷萱,我真高兴,你还戴着玉环。”他看着我腰间的雪花玉,嘴角泛起笑容,带着一丝孩子气的自得。

看着他的笑容,我的心竟然莫名地**了一下,心头似乎压了一块大石头。

回到帐篷,柏汐云、司徒靖和沈默已经回来了。沈默的血玲珑已经被逼出体外,他只需休息两天就能恢复功力。我们大家都非常高兴。他们问我皇上找我干什么,我只说是问一下慕容青云和宝物的事情。

四个丫头和我在一间帐篷休息,晚上睡觉的时候,春雨问我:“月翡,离开无忧山,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自然是先回家看看孩子们啦。哎呀,皇上不是说(&m;手 机&m;阅 读&m; 1 6 . c n&m;)不让我进京城吗,真是麻烦啊。我正摸着下巴琢磨怎么办,冬雪喜滋滋地说:“我今天看到楚将军抱着月翡进了他的帐篷。月翡,你是不是打算和楚将军在一起了。”

“诶?”其余三人诧异得大叫起来。

“啊?误会误会,我腿麻了不能走路,所以他才抱我的。”不知怎的,我有一点心虚。

“不是吧月翡,那沈少侠怎么办啊?”秋芹睁大眼睛说。

“你们两个都乱讲,月翡自然是要跟我们一起回逍遥谷的。”春雨不高兴地说。

“我倒没打算先回逍遥谷……”我话还没说完,春雨急忙道,“那护法怎么办?”

“诶~~?”另三人又大叫起来。春雨自知失言,赶紧低头不说话。

夏荷将她们三人一一打量一番:“哼,好啊你们三个。话说女生外向,果然如此。你们三个要把我们圣女推给男人啊?哼!我说,怎么你们都有支持的人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既然如此,我就……我就支持司徒靖!”

“啊?”大家又是一愣。

“月翡,司徒公子不错的,无忧宫如果和我们逍遥派重新结为一家,也是一段佳话啊!”夏荷的眼睛闪闪发亮,似乎为这个主意感到很兴奋。

“月翡,还是楚将军好!”

“不,沈公子好!”

“……”

任她们吵成一团,我将被子捂住耳朵,翻身睡了。

一夜无梦。第二天很早的时候我就醒了。我没有惊动她们,一个人悄悄出去走走。心中有一些迷茫,心情有一点低落。不知不觉,沿着山路走到了山顶。清晨的山林中,偶有鸟儿清脆的鸣叫,除此外看着天空的疏朗的星星,连空气似乎都很宁静。

我站在山顶,眼前一片开阔。越过青山绿水,极目远方,天地交接处,隐有城楼飞瓦。那就是楚庆城。我不禁回想起当初从无忧山到楚庆的日子,眼前闪过一幕幕往事。就在我沉浸于回忆中时,身子忽然向前一倾,整个人从山顶飞了出去。

呼呼的风声从我耳边吹过,身体一直下坠。第一个念头闪入脑海:有人推我!就在我手足无措,心慌跳不已、绝望的时候,身体忽然停止了下落。我怯怯地睁开眼睛,一双笑眼正看着我:“不用担心。”

“沈默!”

他一只手拿着剑,剑插入山石中,另一只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腰。“抓紧我。”

我将手环住他的脖子,他用力一蹬,我们便向上面飞去。我看着他,胳膊更加用力拥住他。如今的我,也只能在这个时候与他如此的接近。或许是刚才回想了很多在楚庆的事情,他放下我的时候,我仍有些怔怔的,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芷萱,芷萱。你是不是受惊了?”他探寻地看着我。

“嗯?哦,我、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早上起来练功,看见你在这边,想过来找你。谁知刚上来,就看见一个人将你推下山。”他脸色一沉,握紧流采剑。

“那个人呢?你看清是谁了吗?”

他摇摇头:“我要跳下去救你来不及抓他,他跑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办法找到他的。”

我将目光投向山谷。皇帝他们通过挖地道进的无忧山,进山后就将慕容青云剩余的部下全抓了起来。如今这山中想要我命的,还能是谁呢?我盯住那个最大的帐篷。他终究还是对我放心不下吗?

“算了,追究也无意义。我们坐下来说说话吧。”我和他坐在山坡上,看着朝阳渐渐升起。

“芷萱,没有了那个宝物,你就回不了家是不是?”他忽然问我。

“是。”我缓缓点头。

“那你是不是很难过?”

“不能再与父母相见,的确令我很难过。可是……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的可以回去的话,我又该如何选择。”因为对这个世界,我的心中也有牵挂啊。我看着他,他也侧过脸看着我。我们的视线就这样相遇,安静地交织在一起。不,沈默,不要那样看着我。我会沉溺在这一刹那的温柔中。误将你的同情以为是感情。

“沈默,离开无忧山之后你会去哪里?”

他微微一怔,眼睛里光华一闪,慢慢说道:“要去一个地方,找一个人,办一件事。”

“哦,然后呢?回不回冥玦教?还是去找穆剑亭?”

他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自由不好吗?你不是曾经对若梅说过‘为自己而活’吗?”

我点头:“对,为自己而活!”

“至于穆剑亭,”他苦笑一下,“我都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

“你是在计较他当初想杀你父亲的事情吗?”

“不!”他摇摇头,“我在意的是,他居然为了报仇而对我施用牵魂术,让我……”他瞟了我一眼,顿住不语。是啊,穆剑亭对报仇执着到了鬼迷心窍的地地步。不论是哪一个人,都不能忍受别人用这种方式来控制自己。

“那,卓姑娘怎么办?”鬼使神差,我竟然问出了这句话。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太唐突了。他定定看了我一眼,眼睛清亮。我被这一眼看得不好意思起来,觉得似乎被他看见了心底的小心思,脸上一热。我连忙说:“呃,因为我上次听穆大叔说要将卓姑娘许配给你,而你现在大仇已报,所以……”

“所以我就该去和她成亲是吗?”不知为何,他的眼底有一些怒气。

“卓姑娘,人、人很不错,漂亮聪明,落落大方。”我是真的很欣赏这个女子。

他叹口气:“她虽然是穆剑亭的义女,但其实我和她并不熟悉。这些年她为了帮助穆剑亭追查我父母的事情出了不少力,我很感激她。但是……”他转头看看我,“但是我现在……”他忽然喃喃道,“不一样了,不一样了。”

我虽然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可是感受得出他的语气很惆怅,一时间也触动了自己的心思,不免也有点情绪低落。眼前的这个人,终是要离开我了。我侧脸看着他,高挺的鼻梁,眉目英俊。熟悉的容颜就在我面前,可是……我突然觉得很心酸,失去了父母朋友,连他,我也要失去了。离开无忧山之后,他就会云游四海去了吧。我和他,终于要像两条交叉线那样,渐行渐远了么?不,我好不甘心啊。一时冲动,我脱口而出:“让我抱抱你好吗?”

他身子一凛,安静的眸子变成一泓深潭,让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他慢慢向我伸出双手,我靠近他,紧紧抱住他。他亦抱紧我的肩头。我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感觉很安心,闻到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心中一片温暖。再见了沈默,就让我最后一次拥抱你吧。

忽然一双银丝蟠龙靴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心头一凛,却没有动,片刻后,那人转身离去。风轻轻吹动我身上的配饰,玉环叮当微响。

山下传来一阵悠扬婉转的笛声,我们沐浴在晴空下的晨光中,微风送来淡淡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