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传说

第一章:英雄悲歌

连绵的虬莽山脉中,有一处奇峰异石林立,腾腾云雾缭绕在石峰之间,徐徐山风吹来,云腾雾走,吞吐起伏,宛若仙境.

然而此处仙境如今充满了血腥,山谷中尸横遍野,不少石峰倒塌其中,天空中下着的大雨无情的冲刷着尸体,血水混着雨水在山涧间静静的流淌,树木在风雨中战栗,山风的呼啸声回荡在山谷,仿佛在颂唱一曲曲悲歌。

山顶一处悬崖边,数百白袍人被团团围住,白袍均被鲜血染红,即使大雨也一时冲不去血迹。阵前一中年人长发批肩,英俊坚毅的面容有些苍白,嘴角挂着血丝,手中金色长剑斜指地面,鲜血顺着剑尖一点点滴落地面,白袍紧贴身躯,健壮身材一览无余,一双布满血丝的眼中流露出一股鄙夷天下的气势。

“剑无锋,你已无路可逃了,乖乖弃剑受死吧,今日这静水崖便是你的葬身之地。”正面围住的青袍人中,一高大青袍男子走前一步道,此人方口阔面,左脸上一道寸长刀疤更添彪捍,手中长刀漆黑,浑身充满一股霸气。

“嘿嘿,剑无锋,枉本尊平日与你称兄道弟,想不到你竟然做出这种有违天理之事,今日不杀你,何以向天下修武之人交代?”

“剑无锋,老子平生最狠忤逆犯上之徒,今日老子定让你死无全尸。”

两侧围着的灰,红袍人中,各有一人走上前来,左侧灰袍人身材皙长,相貌异常俊秀,脸上似笑非笑,眼中闪过一丝阴狠,手中长枪当空一圈,背于身后。

右侧红袍人虬髯血红,双手握拳,虎目圆睁,浑身散发一股暴戾之气。

“哈哈哈。”被称为剑无锋的白袍男子仰天大笑。“青光裂空霸天地的刀霸天,闪电银雷绝苍穹的枪千绝,烈日追风震乾坤的拳烈风,都是鼎鼎有名之辈,竟然相信小人谗言,欲将我圣剑城赶尽杀绝,本尊一向光明磊落,所做之事何曾有违天理,何曾忤逆犯上,你等不分青红枣白,滥杀无辜,与鼠辈何异?本尊羞与你等齐名。”

“本尊的性命也不是你们想拿就拿的”。剑无锋咬牙,眼中闪过精芒,平白遭此冤屈心中愤恨不已,苦心经营的圣剑城被夷为平地,门下弟子死伤无算,如今本已受伤,面对的又是当今天下与自己齐名的三大高手,只怕是难以善后了,但愿朗叔能带若雪和天儿逃过此劫,尽量给他们争取时间吧!

“妈的,废话真多,先吃老子两拳。”拳烈风脾气火暴,率先出手。

一片火红照亮天空,一个巨大的火红拳头带着几欲砸碎天地的力量由上而下击向剑无锋。还没近前就感到一股异常压抑的炙热,余劲将崖顶的石头震得粉碎,众人四散飞开,刀霸天和枪千绝兀自屹立不动。

无边的剑意布满整个静水崖的空间,剑无峰长发飞扬,身上雨水瞬间被蒸干,长剑上撩,一道金色光亮划破天空,巨大的火红色拳头被劈成两半,转眼消失不见。金色光亮余势不衰,直向拳烈风斩去。

一道耀眼的银光冲天而起,撞上了金色光亮,“叮……”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两道光亮如烟花般绽开,点点飘落。

“诛杀逆贼,本尊当仁不让,剑无锋,本尊很想见识下你的无相剑境。”枪千绝出手拦下了剑无锋的一剑,他是存了心思的,若他杀了剑无锋,那他将得到众多修武之人的支持,离天下共主又近一步,如此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哼,听说无相剑境极为霸道,老子也想领教领教。”拳烈风狠狠的盯了枪千绝一眼,枪千绝的心思他自然知道了,何况他也存了同样的心思,别看他外表粗犷,其实心思极为慎密,若单打独斗三人都难以杀得了剑无锋,如今剑无锋受了重伤,他便想占此头功。

刀霸天脸色冰冷,重重的哼了下,看了看剑无锋便不再说话,手中漆黑长刀横在了胸前,显然他也不会让拳烈风和枪千绝枪了先。

“哈哈哈,无耻之极啊,既然如此,你们一起上吧。”剑无锋气极而笑,反正已经走脱不得,索性豁出性命了,咬破舌尖,周身剑元大涨,双手半抱胸前,长剑悬空于双手之间“嗡,嗡”做响,四周空气像被突然抽空一般,天地元气被引向手中长剑,“吟”长剑发出一声快乐的清吟,一道道剑影笼罩当世四大高手,瞬间四人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杀……”崖顶众人又撕杀起来,一时间血肉横飞,喊杀声震彻山谷,大雨依然未停。

刀霸天等感觉眼前景观一变,这是一个浩瀚的长形空间,无尽的剑意充斥其间,三人能明显的感到剑意的压力。无数个剑无锋夹杂着漫天剑气向着三人直冲而来,每个剑无锋都带着凌厉剑气,难分真假,空间金光闪烁。

刀霸天身子一沉,漆黑长刀自上而下一斩,空间突然一暗,一片乌云笼罩着空间,乌云之中隐隐可见片片刀茫,磅礴之力直欲破碎空间。

无数道耀眼的银光像闪电般划破天际,紧接着无数的枪头夹杂着雷霆般的声响从四面八方涌现,又如条条银亮毒蛇游离在整个空间。

空间掀起一个巨大的旋涡,两个巨轮般的手掌飞速旋转,气流被带得“啪,啪”做响。

“叮,叮,叮……”

“砰,砰,砰……”

无数个剑无锋被震散,又有无数个剑无锋重新冲了过来,仿佛无穷无尽。

“他已与剑融为一体,我们在他的剑中,只有打碎这个剑之空间,才能杀得到他。”刀霸天已然醒悟过来,对枪千绝二人传音道。

空间开始出现裂痕,渐渐的越来越大,“砰……”终于,空间完全裂开。

无相剑境被三人硬生生轰开,当剑气消失的时候,四人出现在空中,“哇”剑无锋以手捂胸,撒下满天血雨,一头栽倒下来,一道白影冲天而起,接住了他,“尊王,你……”

剑无锋勉强站了起来,摇了摇头,一声苦笑,刚才强运真气发动无相剑境,却被刀霸天三人破去,剑丹已然破碎。

想不到无相剑境霸道若斯,刀霸天三人心中惊愕,体内真元一阵紊乱,忙暗暗调息下来。

“若在天为鸟

愿与君比翼双飞

若在地为枝

愿与君连理同归

日落散枝头

华辉满天伴君回

篝火妆对镜

妾自待君征袍褪

湍湍溪水流

洗静君郎万千愁

君若征战卧沙场

妾整悲伤与君随……”

忧伤而柔美的歌声传来,众人竟然止住了撕杀,齐齐看去,一道曼妙的身影由远而近飞射而下。剑无锋浑身一震,转过身来,只见面前立着一位手握长剑的蓝衣美妇,罗裳已多处破碎,露出如雪肌肤,妙目中满是泪水,满含深情的望着他。

“尊后……”白袍众人单膝跪地。

“若雪……”

剑无锋一阵头晕目眩“若雪,你何苦回来呢?”

若雪轻轻扶住剑无锋,神视传音道:“无锋,天儿已经安全了。”若雪轻轻撩了下额头秀发,嫣然一笑

“若雪不求与你共生,只求与你同死,你曾说过我们死后要葬一处好地,我看这静水崖很不错的,清净幽雅,我很喜欢。”

“哈哈哈,好,既然你喜欢,那我们以后就长眠在此好了,有你作陪,我死而无憾。”剑无锋长叹一声。

“尊王,不可啊,只要您还在,尊王终有沉冤得雪之日,我圣剑城才有再现武元之日啊……”白袍众人仰头悲呼。

“我意已绝,你们无需多说。”剑无锋看了看这群属下,叹了口气,扭头对刀霸天道:“刀兄,剑某死不足惜,剑某生平不曾求人,此次杀孽已造太多,但请刀兄能看在同为修武之人份上,放我门下诸人一条生路。”

“尊王,我等誓死追随尊王……”

“尊王顶天立地,何苦委屈求人啊……”

白袍众人尽皆跪倒地上,雨水和泪水混在一起流下。

“刀兄,剑某临死前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剑无锋抬**断众人哭喊,幽幽的对刀霸天道。拳烈风和枪千绝同时看向刀霸天。

“好,本尊可以答应你的请求,但你全家本尊不会放过一人。”刀霸天看了看两人狠声道。

“哈哈哈,如此剑某谢过刀兄了。”剑无锋揽住若雪向崖边走去,剑光闪动,两道身影在风雨中飘飘摇摇落下悬崖。

“尊王,尊后含冤而死,我等生有何意?”

“尊王,属下来侍奉您了……”

数百道剑光闪过,白袍众人无一生还。

“哼,便宜了他,不好,还有个小兔崽子呢?老子怎么忘记了?”

“嘿嘿,跑不了,本尊早已派人暗中过去劫杀了。”

武元纪354年,霸刀城城主刀霸天,绝枪城城主枪千绝,烈拳城城主拳烈风联名昭告天下:武元四城之圣剑城城主剑无锋密谋杀害武元共主灵武尊,吾等三人率众将逆贼剑无锋夫妇击毙于虬莽山之静水崖,武元从此再无圣剑城。

天下无共主,各种神秘势力涌现武元,从此武元大乱!

/game.do?method=gameIndex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