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传说

第八章:静水成尊

不对,应该不是从其他金黄色骨架上传来的,如果是从其他金黄色骨架上传来的,又怎么会先在身上闪现呢?身上?脑海中闪过当初在苍云妖界的一幕,那是他被龙行风逼住的时候,曾从怀里掏出一个盒子,散发的是金光,对了,妖尊金鳞?

想到这里剑傲天忙从怀里把那个盒子拿了出来,一打开,里面并没有像在苍云妖界一样有股强劲的元力冲出,金鳞静静的躺在盒子里,当初金光耀眼的金鳞如今已经失去了色彩,剑傲天伸出手将金鳞拿了出来,金鳞在手中变成粉末掉落地上,片刻已化为点点荧光,消失不见。

那气劲应该就是妖尊金鳞所发,剑傲天看着消散的金鳞,心情沉重,毕竟这金鳞是妖尊送给他的,妖尊对他恩重如山,为了替父亲洗刷冤屈,妖尊亲自领兵到武元,现在却音训全无,还有紫瑶姐妹,也不知她们现在怎么样了。叹了一声,“姐姐,那气劲应该就是这金磷所发,这是苍云妖尊之物。”

“哦,苍云妖尊?我听师尊说起过。”见剑傲天神色有些黯然,“弟弟,你和他有什么关系?”

剑傲天如今已当她是自己的亲人一般,所以便将剑无锋被诬陷,惨死静水崖,然后郎爷爷带他远走苍元妖界一一道来,当然偷看紫瑶姐妹水中嬉闹被他隐了过去,虽然他不善言辞,但其中曲折凶险,听得水依柔心惊胆颤,悲壮之处又泪水涟涟,紫瑶公主的活波刁蛮,紫梦公主的天真善良都让她恨不得马上见见两人。

“原来你是剑尊之子,我从翠烟岛来到武元便听说过武元四城,圣剑城城主义薄云天,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可惜啊!弟弟,姐姐愿同你前往查探你爹的冤情。”水依柔轻轻抹去脸上泪痕。

“姐姐,可是我修为尚低,另三城城主修为都已达尊境,我无从查起啊。而且霸刀城现在已有刀狂前辈据守,更是难上加难了。”剑傲天一想到自己修为太浅,不能为父母洗刷冤屈,心中苦闷。

“弟弟,不要灰心,姐姐看你天资聪颍,一定会修为有成的,而且有姐姐帮你呢!”水依柔轻声宽慰道,“弟弟,你说刀狂也出来了?”

“恩”剑傲天感激的看着她,又将在霸刀城之外看到的魔剑灵尊与刀狂一战说给水依柔听。

刀狂出来了,那会不会还有其他老古董也出来了?师尊曾经偶尔提到过武元有过一场惊天之战,那一战中无数尊境,灵尊境高手陨落,很多存活的老古董在那战后陷入了沉睡之中,不过师尊并没有细说,水依柔也不是很清楚,刀狂当时虽然只是尊境,却在那战中意外的存活下来,后来武元共主之争,刀狂也曾现身。

连刀狂这种老古董都出来了,水依柔感到武元局势怕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又联想到灵武尊这个已经是灵尊境的高手竟然被一个尊境高手杀害,这似乎不太可能,其中疑点重重。自己能想到这点,按理说妖尊也能想到的,既然如此,那妖尊应该会先去霸刀城找刀霸天问个明白,毕竟霸刀城离苍云妖界要近点,可傲天到了霸刀城却不见妖尊大军,那妖尊他们到底去哪了呢?她一时也想不清楚,只有见到妖尊才能知道了。

“弟弟,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这其中必定还有其他隐情。”

水依柔把自己的想法跟剑傲天一说,剑傲天也觉得很有道理,自己当时只顾逃亡根本没想那么多,是啊,爹爹的为人他很清楚,怎么可能会杀灵武尊呢?见识过灵尊高手的厉害之后,他就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了,爹爹只是尊境,怎么可能杀得了灵尊境的武尊?这其中莫非真的另有隐情?

“在这里也呆了还几天,先出去吧。”水依柔拉着剑傲天向大厅后面走去。不知什么时候起,这里的杀伐之气对剑傲天已经没多大影响了。

“姐姐,怎么不从来路返回?”剑傲天见她不从来路出去,有些疑惑。

“呵呵,傻弟弟,来路已经被封死了,这地方是姐姐去年无意中发现的,当时我也和你一样的想法,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在进口那下了禁制,姐姐怎么也解不开,所以只好另找其他出路了。”去年她进来的时候也想过从山石那出去,可到了进口那,任凭她如何使力,那块大山石都纹丝不动,仔细摸索才发现被人下了禁制。

剑傲天不再说话跟在她后面向外走去,大厅后面有好多间暗间,里面和大厅一样都是散落的骨架,不过这里面的都是金黄色骨架了,又向前走了一段时间,隐隐有风吹来,渐渐的有水声传进耳来。

这里是一片陡峭的崖壁,一条只容一个人通过的缝隙就嵌在崖壁上,外面是高达百丈的瀑布,瀑布就像一层层厚厚的窗帘将崖壁包裹住,站在瀑布外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还有一条缝隙在里边。

两人从缝隙中钻了出来,水依柔手一伸,瀑布便像被人操纵的窗帘一样向两边退开,两人飞了出来。只见两面都是高不见顶的崖壁,两边宽度大概十丈左右,瀑布是从北边一块崖壁下方的一处缺口流出的,瀑布撞击崖底那浩大的声势在山谷中久久回荡,水流激荡起数十丈的浪花,如漫天银珠般落入山涧,向东奔流而去。

两人腾空而起,脚下云雾翻腾,如梦似画,呼呼山风在耳边鼓荡,袍角飞扬,水声已渐渐远去,转而消失在耳边,青山连绵渐现眼底,剑傲天感觉眼前有点熟悉。崖顶越来越近,那种熟悉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心忍不住“咚咚”直跳。

“静水崖!!!”这里竟然是静水崖,爹娘的葬身之地。

“郎叔,若雪,趁他们还没赶上,你们快带天儿走,我在这里挡住他们一阵。”

“无锋,我不走,我要和你一起……”

“主人,要走就一起走,老奴死命相随……”

“爹爹,你带我们一起走吧……”

一幕幕在脑海中回荡,剑傲天仰天长恸,周身剑元狂涌而出,如潮的剑气拍打着静水崖上空,无数柄银亮长剑在天空飞旋游走,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瞬间一暗,头顶层层乌云翻滚而来,电闪雷鸣,无数细小闪电交错,渐渐融合成一束束水桶般粗细的天雷,“劈啪”做响,向着剑傲天劈来。

水依柔一看便知这是要达尊境的天劫,为防人打扰忙在周围布置起阵法来,十二面红色小旗飞天而起,瞬间便将天劫所在的空间包围起来,十二道红光一闪,红云升腾,无形的气罩将这片天空盖了个严严实实,气罩外面天空如常,看不出一丝异像。做完这些,水依柔就在一边暗暗戒备着,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她便直接出手。

长发如刚针般根根立起,无数剑气交织成漫天剑网,向着天雷扑去。身在半空的剑傲天双目尽赤,面容有些痛苦,整个人沐浴在剑气与天雷的交融之中,苦苦抵御天雷,一股磅礴的白色元气从体内升腾而起,在天空一个旋转,漫天天雷顿时被吸得个干干净净,天空乌云隐没,恢复如常,就连水依柔布下的阵法也被瞬间破去,然后白色元气有如调皮的孩子一样在空中连翻几个跟斗,没入剑傲天体内元丹中,在元丹中又溜了个圈,缩成一个如蚕豆大小的圆球,在元丹的一处角落呆住不动了。

剑傲天有些吃惊的落下身来,剑元归体,神视一扫体内,体内剑元如潮水般涌向元丹,而后形成一个实质圆球,圆球渐渐变大,当涨大成足球大小时,“啪”的一声碎开,元气化为无数柄如针尖大小的金色小剑,金色小剑穿梭融合,最后汇成一柄实质金剑在元丹处滴溜溜直转,而之前的白色元气不知何时已经缀在剑柄处,如镶了颗宝石般。金剑长约十厘米,在体内穿行一周天后在元丹处停住慢慢转动。

剑傲天感到神清气爽,原本有些稚嫩的脸上多了几分成熟,无形中散发出一种刚猛的气势,双眼中也多了几分凌厉的气息。

“恭喜弟弟成就尊位!”水依柔欣喜的看着他,喜极而泣,刚才她非常担心剑傲天,一般天劫是非常凶险的,尤其冒出那道白色气劲,想来便是剑傲天体内的神秘气劲了,心一下就提到嗓子眼了,生怕它会对剑傲天不利,还好,它不但不利,还帮剑傲天吸纳天劫,看来这气劲暂时是没什么坏处的。

“多谢姐姐为我护法,我才能如此顺利的到达尊境。说来也奇怪,白玉骨架传来的气劲竟然冲出来将天雷吸纳了,要不是它我恐怕还不一定能抵住天雷呢。”剑傲天也感叹颇多,要不是白色气劲帮他将妖尊元气与自身剑元融合,他也不可能这么快修到尊境。当初在地洞剑元比较规矩,没有引发天劫只怕是地洞中的禁制所为了,出来之后,竟然到了静水崖,想起父母身死,内心悲愤之极,剑元不再受到压抑,一喷而发,一举突破练元境,直达尊境。

“爹,娘,天儿不孝,直到现在都还未能替你们洗刷冤屈,天儿一定会手刃无耻小人,为爹娘,为郎叔,为死去的圣剑城众报仇!”拉起水依柔的手两人在崖边静静的站着,任风吹拂。

/game.do?method=game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