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传说

第二十七章:疯狂杀戮

武元东北部,连绵的赤丹山脉群峰起伏,一座座山峰高耸入云,时至隆冬,天空中吹来冰冷刺骨的寒风,雪花随风飘落,群山被点缀成一片冰雪世界,巍巍壮观。

远处飞来一处黑点,在这片白雪世界里显得特别的耀眼,黑点在群山中穿梭自如,化为一道黑影转眼便没入群山之中消失不见。

一座浑身漆黑的山峰矗立在群山之中,山峰顶上一个数十丈宽的圆形口子不停的向外喷着腾腾热气,这座山峰上空见不到半点雪花,一道黑影在圆形口中处一闪,便钻了进去。

山峰地底深处,这里遍布岩浆,岩浆赤红发亮,不停的翻滚咆哮,腾起浓浓的炙热之气,一座雄伟的宫殿便悬于岩浆上空十米处,被岩浆印得意片火红,宫殿正门上雕刻着一个大型的火焰图腾,宫殿周围黑雾弥漫,氤氲缭绕,不时有闪电在黑雾中显现,“噼啪”作响,火红与黑雾缠绕扭动,显得阴森恐怖,黑影在黑雾中闪了出来,落在宫殿门外,阴森冰冷的声音随之响起,“门主还没出关?”

“回副门主,门主正在闭关当中,门主吩咐过,如果没特别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扰他了。”一个黑衣武者跪在地上沉声回道。

“哼,知道了!”黑影转过身来,赫然是屈无邪,冰冷的眼神回望了一眼宫殿,心中不禁生出一丝寒意,掉头匆匆离去。

宫殿中一处密室中,一个面色红润的黑袍中年人盘腿悬空坐着,双眼紧闭,下方便是那炙热难当的岩浆,整个人就像是在火中烘烤,但黑袍没有烧毁分毫,腾腾热气被吸入体内,化为精纯的刀气在经脉之中运行,大股黑色雾气在周身吞吐不定,黑雾与炙热在体内忽分忽合,一丝丝非常缓慢的融合着。

密室中突然出现一大团黑雾,黑雾中迷迷蒙蒙有个人影,一道精光从黑雾中穿出,直射向中年人,将他那周身吞吐不定的黑雾射得四散逃去。

中年人紧闭的双眼猛的一睁,一见黑雾忙跪倒在地,黑雾中那无形的威压让他全身止不住哆嗦。

“哼,这个时候还只顾自己的修为,老夫叫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黑雾中传出冰冷的声音,完全不带一丝人类感情。

“回尊上,属下已交屈无邪去办了,以他的能力想必事情办的很不错了,属下苦苦修练也是为了以后能更好的为尊上效力啊!”中年人语气恭谨,声音有些颤抖。

“哼,真的很不错了?你躲在这里自顾修练,全然没将老夫的话放在心上,你要清楚一件事,没有老夫,你还是当初那个小小的一门之主,一个不入流的尊境修者,老夫既然能把你变强,也能瞬间让你变得连个废人都不如,既然屈无邪办事得力,那你这位置就让他来坐好了,留你有何用?”黑雾中声音陡然变得凶狠起来,黑雾也随之变得张牙舞爪起来。

“尊上……尊上饶命啊,属下知罪了,属下这就去为尊上竭尽全力办事,还请尊上饶恕属下啊!”中年人脸色变得一片死灰,带着哭腔,不停的磕着头。

“哼,老夫就暂且留你性命,若再不尽心,就别怪老夫无情!老夫命你不择手段,杀戮武元修武者。”黑雾中的声音变得异常尖锐,黑雾腾腾而起,瞬间便消失在密室之中。

“到时候武元还是你的天下,你要记住了!”尖锐冰冷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是,属下遵命!”中年人感到那股威压终于消失,禁不住又四下看了看,长长的吐了口气,这才哆嗦着立起身来,抬手抹了抹额头上冷汗,背后黑袍已经被汗水湿透。

定了定神,中年人走出密室,换了身黑袍,气势一变,在宫殿正中的火红大椅上坐定,“速传屈无邪和尊境各部下来见本尊!”洪亮的声音在宫殿中响起,震得整个大殿一阵颤抖。

“遵命!”数十黑衣武者闪电般向宫殿外射去。

数千黑衣武者在空中急速飞行,行色匆匆,突然最前一人在空中停了下来,双眼直视前方,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后面的黑衣武者见他停下来,便纷纷跟着停住身形,“尊上,怎么了,我们还得赶着回去见门主呢。”其中一名黑衣武者沉声问道。

“哼,本尊知道。”黑衣人冷哼了声,双眼依然盯着前方,之见前方一道白影由远而近,一个头发有些散乱的少年急速飞来,少年俊秀的脸上泪痕斑斑。

“让开,不想死就让开!”少年正是剑傲天,他正漫无目的的向前急飞,父亲之死的真相让他已经有些疯狂,眼见前面有人挡路,不禁心中烦躁,体内剑元蠢蠢欲动。

“哈哈哈,小小年纪就狂的很啊,本尊还没见过你这么狂的,原来还真是个修剑者,武元修剑者都是些不入流的,尤其是那个自称剑尊的剑无锋,可惜他死的太早,不然本尊就要叫他后悔修剑!”黑衣人老远便感觉前面元气波动,像是剑修者,这时见剑傲天体内剑元的涌动,看来刚才的元气波动就是这少年了,隐隐感觉少年修为不低,但离火门横行霸道惯了,何况他也是尊境高手,与离火门作对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

“啊!!!”剑傲天呲牙裂目,仰天大吼,对方是不是离火门他没注意,侮辱修剑者他也没放在心上,但对方竟然侮辱到剑无锋,触及到他心中的痛,顿时处于暴走的边缘,他本心里极不愿想起的,被对方这样一说,心头压抑已久的怒火“砰”的爆发,向着黑衣人疯狂的扑去。

“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黑衣人冷冷的道,将双手背在了背后,双眼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根本没将剑傲天放在眼里,虽然剑傲天那愤怒的神情让他有点心寒,不过对付这么一个少年还不值得他出手。

数个黑衣武者举刀向着剑傲天砍去,数柄森寒长刀飞速的闪过天空,暴戾的刀气在空中汹涌卷起,如潮而去。

空中闪过耀眼的金光,鲜血如喷泉般在空中飞洒,数名黑衣武者连眼睛都没来得及眨下就死在了剑傲天的剑气之下,剑傲天头发如钢针般根根直立,看也没看这个几个还没来得及倒下的黑衣武者,血红的双眼中只余杀气,向着眼前的黑衣武者杀去。

“一起上,杀!!!”数千黑衣武者见他来势凶猛,纷纷出刀,无数柄白炽长刀在空中急速闪过,转眼便形成一柄惊天长刀从空中砍下。

剑元蜂拥而出,如惊天怒涛般冲击着这个空间,无数金色长剑在空中急转,排成一柄数百丈长的金剑,旋转着向长刀迎去。

“叮叮叮……”

刀剑相撞之声不绝入耳,金剑如切豆腐般刺过长刀,长刀“轰……”的一声碎裂,金剑飞速刺入人群之中,挡者四分五裂,鲜血如雨飘飞,转眼间空中飘过众多的断肢残躯,黑衣武者双眼惊骇,纷纷向后退去,这初一交锋,黑衣武者便死伤过半。

“哼,接本尊几招!”黑衣人终于脸色一变,见剑傲天势不可挡,手下这些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忍不住出手了。

天空乌云如潮涌来,闪电齐鸣,巨大的火红长刀将天空照的一片通红,炙热的气息弥漫在空间之中,原本寒冷的空气瞬间变得炙热如火。

金光再次闪耀天空,无数长剑在天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形剑阵,剑傲天站在剑阵之上,白袍飘飘,血红的双目睁得老圆,如杀神般御使剑阵飞速变换着朝黑衣人罩去。

“轰轰轰……”火红长刀连带黑衣人被卷进剑阵之中,无数碎肉伴随着鲜血从剑阵中喷洒出来,黑衣人一个照面便被剑傲天杀了个尸骨无存,剑阵气势不变,闪电般向着惊恐的黑衣武者杀去。

惨叫声响彻天空,“啊……”剑傲天仰天狂吼,满头长发在空中乱舞,剑元在这片天空中尽情的发泄着,片刻间数千武者便成为剑下之魂,无一人逃脱,剑傲天满脸鲜血,面目狰狞,一身白袍也被鲜血染红,剑元依然在空中涌动,却已经失去了目标,只能对着无限的长空嘶吟着。

水依柔在不远的天空处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如刀绞般刺痛,“弟弟,如果这样你心中好过点的话,你就尽情的杀戮一次吧”!泪水迷蒙了双眼。

“啊……”剑傲天再次狂吼,充满杀气的双眼盯着眼前这些尸体碎片,脑中想到的只有杀戮,每杀一人便感觉心中传来一丝舒服的感觉,只是这些人根本不够他发泄,他失去了目标,神识如潮水般探了出去,暮的一转身。

水依柔接触到他那冰冷充满杀戮的眼神,心中一寒,接着又是一痛,弟弟,你还不能清醒过来吗?

杀气疯狂的涌向水依柔,剑傲天闪电般向她射去,剑元一阵欢快的呻吟,化为无数柄金色长剑刺过天空,“吟……”无数长剑组成的圆形剑阵再次出现在天空,剑阵以闪电般的速度变换着轨迹,天空乌云紧随着剑阵翻滚而去,天空中之剩一片炫目的金色。

水依柔依然静静地立在空中,含泪的双眼静静的注视着眼前这个陷入疯狂的弟弟,弟弟,难道这点打击你都受不住吗?

“弟弟,是我啊!你快点清醒过来啊!”水依柔痛声呼道,然而剑傲天根本就没听见般,双眼只有杀戮,剑阵更加急速的向她飞去。

在剑阵将要接触到她的时候,她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一转眼变出现在剑傲天的后方,在那一瞬间她瞥见剑傲天的眼中泛起了一丝黑色,心中莫名的一紧。

剑傲天一见水依柔闪开,头一转,剑阵“嘘”的往后扎去,脸上狞笑不止。

水依柔痛心的看着剑傲天,只见他双眼中那丝黑色慢慢的在增加,虽然速度慢到可以忽略,但她还是能感觉得到它的增长,那眼神不再是那种疯狂的眼神,而是那种完全嗜杀的眼神,变了,弟弟变了,不再是那个天真单纯,朴实无华的弟弟了,眼前这个弟弟就是个杀人狂魔般,已经失去了人性。

不行,不能再让他陷入进去了,那样只会毁了他,一定要阻止他,水依柔眼中坚定无比,眼见剑阵刺来,她脸上凄然一笑,迎着剑阵飞去。

/game.do?method=game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