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元传说

第三十九章:刀狂之败

刀狂默然的看着高开天,双眼微微睁开,只余一丝亮光射出,想杀掉他确实不太容易,他身上的鳞甲异常坚硬,要完全破开得花点时间,而且看他现在的气势,完全不同前段时间,只怕是鳞甲更加坚硬,如果不能尽快解决他,剑傲天他们能不能撑住还不好说,毕竟对方还有八大灵尊中境高手,虽然剑傲天功法神奇,只怕也是不好对付的。

高开天嘿嘿怪笑,全黑的双眼中只有杀戮,背后双翼长达数丈,在空中轻轻舒展着,身上片片鳞甲闪耀着紫黑色的光华,身材没有变大,但气势比变大的高开天还要阴森,还要冰寒,周身缭绕的紫黑色光华如水波般一圈圈荡漾下去,空间被这流转的光华带起一阵阵涟漪。

双翼猛的一展,身形急速而去,一只紫黑的大手猛的向前抓去,长长的指甲上流萤闪动,一股股紫黑色气流蔓延而去,一片片空间被腐蚀成虚无,黑暗充斥在天地间,紫黑色气流如浪潮般一波一波涌起,天上浓云瞬间层层叠起,天雷带着磅礴的能量凶猛的劈下,空间在强大的力量面前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

刀狂脸色肃然,一点银光冲破无尽的黑暗,穿越层层空间飞射而来,一层层空间将他和高开天阻隔开来,银色长刀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劈开层层黑暗,磅礴的刀气纵横在天地之间,长刀转眼便穿过阻隔的层层空间斩向高开天。

黑色眼瞳中闪过丝丝紫黑光华,紫黑大手在空中虚虚一握,一个紫黑的光球出现在空中,光球中无数紫黑长刀飞速旋转,在空中渐渐涨大,挡在了面前。

“哧……”银亮长刀砍在光球上面,光球一阵猛烈的闪动,将长刀裹了进去,紫黑光球中闪起一片耀眼的银光,但光芒却无法射出光球之外,被无数紫黑长刀所挡住,只能在光球内壁游离,光球在空中飞速的旋转着,空间大片大片的塌陷下去,一片片虚无的黑暗将天空吞噬掉,紫黑长刀就像见到了喜爱的猎物般向着银亮长刀猛扑过去,银色光芒顿时被紫黑色光芒遮住,光球又恢复一片紫黑,好象银光从未出现过。

紫黑长刀夹杂着无比威猛的气势砍向银亮长刀,只见光球之中银亮光芒不断的从紫黑光芒中穿刺出来,紫黑光芒又中心将它压了下去,光球中猛的爆发出一阵刺眼的银光,紫黑光芒如浪潮般退开,磅礴的能量震荡使光球一阵阵猛烈的晃动。

“轰……”光球终于经受不住那巨大的能量爆裂开来,强大的冲击力将阻在两人中间的空间击得粉碎,银亮长刀向着高开天猛的斩下。

高开天冷哼一声,双手猛的一抓,“滋滋滋……”长长的指甲在长刀上刮出一阵阵刺耳的声响,紧紧的抓住了长刀,长刀一阵急速旋转,从他手中脱离出来,光芒突起,刀气猛的暴发,“锵锵锵……”无数道刀气猛烈的劈砍在鳞甲上,只留下了一条条浅浅的白痕,高开天身影也被震得一阵晃动。

“哈哈哈……”高开天低头看了看身上的鳞甲,白痕在急速缩小,转眼便消失在紫黑流萤之中,黑色双眼中闪过阴狠,向着刀狂猛的抓去,指甲尖处暴起无数紫黑刀芒,丝丝闪电缭绕其中,磅礴的能量将前面空间撕裂开来,一片片黑暗在周围涌起,层层翻腾。

刀狂心中惊讶,果然,他的鳞甲更加坚硬了,竟然连刀气都无法破开,实在是难以想象,如果破不开他的鳞甲,想杀他那就非常困难了,眼见那紫黑色指甲闪电般抓来,双手在空中平平一抹,一个银白的空间将他笼罩期间,一个个空间虚空而生,指甲便消失在眼前。

高开天见攻击被空间所制,浑身紫黑元力猛的大涨,指甲间紫黑光芒猛的暴闪,一股强大的吸力产生,一个个空间被吸入手指间,形成一个个细小的圆球,在指甲间飞速转动着,一个空间产生,便被吸入进去,形成一个圆球流转在指甲间,一股股紫黑气息隐入圆球之中,指甲猛的一挥,这些圆球排成一个圆阵,向刀狂罩去。

无数个紫黑圆球从天而降,刀狂躲无可躲,制造更多的空间只不过是徒添紫黑圆阵的力量,双手虚握,猛的向上一挥,周身闪现出无数柄惊天大刀,惊天大刀冲天而起,劈在了圆阵之上。

“轰轰轰……”无数圆球爆裂开来,将惊天大刀炸得粉碎,无尽的黑暗笼罩下来,无数银光化为星点闪烁着没入黑暗之中。

“噼啪”一道巨大的紫黑闪电穿过黑暗之中,向着刀狂急速劈来,闪电中蕴涵的阴森气息连刀狂也心惊不已,浓浓的黑暗之中闪过那一丝紫色,偏偏这紫色的光芒连黑暗都无法遮住,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这丝紫色显得异常耀眼。

“轰……”刀狂所在的银白空间猛的破碎开来,一双紫黑的指甲刺了过来,阴森的刀气带着强大的力量涌来,银白刀芒猛的射出,与紫黑刀芒撞在了一起。

“剑尊!是剑尊!”无数武者一阵惊讶,旋即振声欢呼起来,谁也想不到他竟然能杀掉对方一名灵尊中境高手,这对霸刀城的武者来说是个非常大的震惊,同样离火门的震惊也不小,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有如此高的剑道修为,这是谁都想不到的,顿时众人战意激昂!

天空异常黑暗,无数闪电在黑暗中穿梭,剑傲天面无表情的站立在空中,一身白袍在黑暗之中特别显眼,银白眼瞳中只有一片冰冷,全身没有一丝元力外泄,但众人却能感觉到那立在空中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剑,一柄锋芒深藏,却能随时爆发,毁天灭地的剑,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众人有点喘不过气来。

屈无邪站在七名黑衣武者身后,脸上有些抽搐,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若不是八大武者及时出手,他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高开天的修为一日千里,他还能忍受,毕竟高开天原本就比他高很多,但剑傲天这个被他杀了几次的小子修为精进得如此之快,这是他不能忍受的。

他是个不甘屈居人下的人,高深的修为是他梦寐以求的,进离火门的时候他还只是尊中境,他苦心积虑的讨好高开天,终于在高开天的帮助下,他成功的踏进了灵尊境,但他不满足,他想要更高,更强大的修为,每次看到高开天修为大涨那副得意忘形的样子,他心里就深深的嫉妒着,现在这个死而复活的剑傲天的修为已经稳稳压过他,他心里很不甘,他紧紧的咬住牙齿,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如果这次能侥幸活下来,他定会让剑傲天后悔的。

刀霸天和枪千绝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听刀狂分析之后,心中后悔当初一时情急屠杀了圣剑城,剑傲天怕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刀霸天为人还是比较豪爽的,何况他欠剑傲天一命,如果剑傲天真要杀他,他也不会缩一下脖子的。

但枪千绝就不一样了,当初攻破圣剑城,是他派人去追杀剑傲天的,剑傲天心中有多恨他,他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也不是那种做错了事就伸着脖子等人来惩罚的人,以前他觉得如果剑傲天要杀他,他也不会坐以待毙,现在看来,剑傲天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

剑傲天虽然受伤,但此刻战意高昂,杀掉了对方一人让他信心倍增,对于神奇身体的运用也纯熟起来,他现在完全有信心将剩下的七人一一杀死,银白眼瞳紧紧的盯住眼前七人,七条火红丝线在这片银白世界中如海水中的水草般漂浮着,没有一丝光芒闪烁,他便消失在黑暗之中,耀眼的银光再次闪现出来,银白长剑将无尽的黑暗划出一道长长的巨大裂痕,磅礴的能量在剑尖呼之欲出。

“叮叮叮……”一片金铁交割之声传来,狂暴的刀气在虚无的黑暗之中穿梭,一道道光芒将黑暗刺透,无尽的黑暗被切成一片片碎块在空中飘荡,刀狂虽然是天尊境,但对空间规则的领悟不是很深,不能更好的利用空间规则,在高开天那强大的力量面前,这点微弱的空间规则聊得于无,只有凭借天尊的元力与他硬拼。

紫黑的刀气中蕴涵着吞噬的力量,不少银亮刀气被吞噬,高开天凭借坚硬无比的鳞甲全然不顾那刚猛的刀气,任由它劈砍在身上,指甲间紫黑流萤如茧丝般喷吐而出,将刀狂笼罩在里面,口中怪叫连连。双翼飞速的扇动着,在空中留下一串串残影。

“轰轰轰……”一柄柄惊天长刀带起一片片残影斩在紫黑流萤之上,流萤一阵阵闪动,却光华依旧,而长刀之势越来越弱,刀狂越打越心惊,这流萤如鳞甲般坚硬,斩之不断,而且流萤所形成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如果被裹在其中,那后果不堪设想,却偏偏无处躲闪,只能破开茧丝遁走。

周围紫黑长刀越来越凶狠,刀狂浑身银光暴射,一股强劲的刀气涌出,无数银刀在周身凝聚,一柄三尺长的大刀出现在手上,大刀向着空中斜斜一斩,一道银白匹练斩破长空,狂暴的刀气将黑暗吹得向着两旁飞速退去,紫黑刀气被这匹练震得四散射去。

“轰……”匹练斩在流萤的一处,这处光华突的一闪,一道灰色身影急速闪出,又是一道匹练向着身后划过,数尺长的紫黑指甲向着身影猛的一探。

“锵……”匹练斩在鳞甲上,一道深深的白痕显现,无数紫黑之气蔓延过来,将白痕掩盖住。

“滋……”一蓬血雾在空中升腾而起,灰色身影在空中稍稍一顿,闪电般掠下。

天空之中,两道人影闪现出来,尚在震惊之中的众人回过神来,向天空看去,只见刀狂满头银丝散乱,脸色铁青的立在空中,一滴滴的鲜血从背后掉落下来,又被寒风吹散。

高开天狰狞着脸嘿嘿怪笑,抬起长长的指甲,指甲上沾满了鲜血,他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过指甲上的鲜血,紫黑双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嘿嘿黑,刀狂,你以为你阻止得了本尊?”

“哼,高开天,你胜了老夫又如何?老夫是阻止不了你,但不代表武元没人能够阻止你!”刀狂冷眼看着他,脸上已恢复平静。

众人听得又是一惊,想不到上次被刀狂打得落荒而逃的高开天,这次竟然将刀狂打败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吧,一个剑傲天修为之快已经是够吓人的,现在又出现个高开天,修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了?

众人心中一紧,刀狂都败在高开天手上,还有谁能杀得了他?难道霸刀城也要灭亡了么?剑傲天?他正和离火门的七大武者战在一起,在那虚无的黑暗之中还不知道结果如何,虽然他剑道高深只怕也难敌高开天吧。

“嘿嘿……哈哈哈……刀狂,你以为谁能阻止本尊?以本尊现在的修为,放眼武元谁人能敌?你?你们?哈哈哈……”高开天阴声笑道,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啊……”又是一声惨叫传来,高开天的笑声噶然而止,双眼怒视过去,脸色陡然一变,只见空中一具黑衣尸体掉落下来,在半空中如烟花般炸裂开来,六道黑影有些狼狈的从黑暗中穿了出来。

“哼,狂妄自大!”一声冷哼传来,剑傲天从黑暗之中缓缓走了出来,银白眼瞳中闪过丝丝寒芒。

紫黑双眼看了看六个黑衣武者,又转向剑傲天,一触到那银白眼瞳,高开天有些惊讶,怎么会有这样一双眼睛?难道他修炼的和自己是相同的功法?不可能,他身上没有那股阴森冰寒的气息,想不到这个他从未放在心上的年轻人,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杀了他两位得力属下,这是他没有想到的,看来得重新估计这小子的修为了。

/game.do?method=gameInd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