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384章 六丁六甲

第384章 六丁六甲

一尘子虽然用撒豆成兵的法术,变幻出了金甲武士,将宋刚施展出来的雷云风暴给破解了,并且之后马上将金甲武士给收了回来,并没有救被困在水雾幻境中的宋刚。

尽管这样做没有阻止比试的继续进行,但是一尘子依然还是破坏了规矩,所以当一尘子将金甲武士收回去之后,徐福就站了起来,先是对在场上比试的大郎示意,让他撤了水雾幻境,将困在里面的宋刚召唤了出来,然后身形闪动之间就来到了一尘子的面前。

“小六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呢?!”徐福向一尘子说道。

尽管再次听到“小六师弟”四个字的时候,依旧是让一尘子怒火直冒,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没有什么好说的,因为他确实是破坏了规友巨,在这一点上他确实是无话可说,而且他的心思也没有在徐福说的话上,因为徐福让那个大郎将水雾幻境给撤除了,露出了被困着的宋刚。

一尘子一闪身便来到了宋刚的身边,发现宋刚只是因为精神耗费太大昏了过去,而且因为施展雷云风暴使得他的全身真元消耗一空,已经虚脱了。一尘子将宋刚抱了起来,虽然宋刚这次没有给他争光,但是毕竟也是尽力了。

一尘子抱起了宋刚,一闪身又活到了昆仑派的阵营中,将昏迷的宋刚交给其他弟子抬下去好生照顾去了,然后转身对徐福说道,“这场比试我们认输了。”

徐福听了一尘子的话后,笑了一下,然后说道,“认输?!我没有听错吧?!小六师弟,堂堂昆仑派居然认输了?!你不觉得丢人吗?!好吧,既然你认输了,把赌注拿出来吧,哈哈,两干多年了,这昆仑山仙境终于是我的了!”

一尘子听着徐福讽刺的话,虽然心中十分的气愤,却也不便发作,因为这确实是他有错在先,不过当听到徐福居然跟他要赌注,而且还是要将昆仑山仙境最为赌注给他,这顿时就让一尘子暴怒了起来。

一尘子立刻指着徐福说道,“我只是说这场比试我们认输了,我们昆仑派还是可以派人上去比试的,胜负并未分出来,你凭什么要赌注?!况且你是昆仑派的叛徒,有什么资格说这昆仑山仙境是你的?!”

其实一尘子最在意的还是徐福最后说的那句话,徐福的意思就是,这昆仑山仙境两千年前就应该是他的,也就是说这昆仑派的掌门本来是他徐福的,如今他只是来拿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这样的话,当然不是一尘子能够忍受的了。

“叛徒?!小六师弟,你是在说我吗?!呵呵,你不明白,你以前不明白,如今还是不明白,我追求的东西不是你能够明白的,昆仑派的道术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唯有这幻术和式神值得我去研究,呵呵,你不会明白的,不会明白的。”徐福像是对一尘子说着,又像是自己在自言自语着。

一尘子听了徐福的话,心里又是一阵的羞恼,徐福说昆仑派的道术对于他来说太简单了,这的确是事实,因为徐福只是不到百年就将整个昆仑派的道术全部都学会了,而他居然学了两干多年了,仍旧是没有将所有的道术学会,在这一点上,一尘子也确实是不得不承认他不如徐福。

但是一尘子在其他方面上却对徐福很不服气,除了在修炼上面,自从他一尘子在当了昆仑派的掌门之后,已经让昆仑派的实力上升了好几个台阶了,无论是门下弟子还是附属门派都是整个修真界中最多的,这样的成绩让一尘子觉得自己是绝对有资格做昆仑派的掌门的。

徐福在刚才像是自言自语的时候。脸上还有些笑容,可是当说完那些话的时候,脸色马上就变了,变得阴沉至极,对着一尘子说道,“小六师弟,既然你说这场比试你们认输了,还要继续派人上来比试,那好,可以继续,不过小六师弟你破坏了规矩,难道就不

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吗?!”

“交代?!你要什么交代?!”一尘子听了徐福的话愤怒地问道,虽然他今天是有错在先,但是以昆仑派的地位和实力,即使他违背了规矩,谁敢让他出来给个交代呢?!徐福让他给一个交代,这明显就是让他在修真同道面前丢人,这当然是会让一尘子愤怒了。

徐福听了一尘子的话脸色再次变得有了笑容,他的这个脸色变化之快真的是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天才的想法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而天才心情更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呵呵,小六师弟,我看刚才你用的那个撒豆成兵的法术还不是很熟练嘛,来,把那颗金豆给为兄吧,让为兄给你演示一下真正的撒豆成兵的威力!”徐福向着一尘子说道。

徐福当初可是将昆仑派整个藏经阁的道术都是学会了,并且徐福还是被当做是下任掌门培养的,这些只有掌门人才可以掌握的法术也是没有对他避讳,所以当一尘子用出这个撒豆成兵的法术之后,徐福立即便认出来了。

一尘子听到徐福居然要他的金豆,还说要教他怎么用撒豆成兵的法术,顿时就把一尘子给气的差点没晕过去!一尘子向徐福说道,“哼,想要金豆,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来吧,我来跟你比试一场,如果你赢了,金豆就是你的,如果你输了,就永远的不要让我见到你!”

一尘子是真的被徐福给气得不轻了,按照修真大会的灿巨来看,各派掌门是不能上场比试的,只能派门下弟子上去比试,当然也不是绝对禁止,只是因为一派掌门乃是整个门派的核心,而在比试中刀剑无眼,万一掌门出了意外,那么这个门派就要陷入困境了。

而一尘子身为昆仑派的掌门人居然要上场比试,将昆仑派置于不顾,足见其心中的愤怒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了。

徐福听一尘子要向自己挑战,顿时又是乐了,然后对一尘子说道,“呵呵,好啊,正好也让为兄见识一下小六师弟你能有什么能耐,可以做在昆仑派掌门的位置两干多年!”

徐福这次来参加修真大会就是为了能够向昆仑派证明他当初选择修炼幻术和式神是没有错的,之前的比试虽然让人见识了幻术的一些威力,但是这还不够,他还要让人见识到式神的威力!

一尘子见徐福也答应了,二话没说就向星罗盘的中心走了过去,而徐福也是随后就来到了星罗盘的中心,两人的比试一触即发!

徐福站到星罗盘中心后,面对着一尘子,没有说什么话,却先是向大郎招了一下手,然后众人就看到那个大郎的身体一阵扭曲,变成了人形纸片,之后纸片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粒黄豆大小的纸团后飞到了徐福的手里。

紧接着徐福又向着他带来的那几百个阴阳师一招手,顿时那几百个阴阳师也是身形一阵的扭曲,接着也是变成了一个个黄豆大小的纸团,飞到了徐福的手里,数百个黄豆大小的纸团在徐福的手里一握,张开后就成了六黑和六白,一共十二个指甲盖大小的纸团。

周围的华夏修真者们看到这诡异的画面顿时都呆住了,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神奇的法术啊,只是招一下手,不见任何法力的波动,便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纸片,这样的法术也实在是太恐怖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徐福带来的这些弟子,虽然名义上是他的弟子,但是实际上屈辱是他的式神!徐福已经疯狂到将自己所有的弟子都炼制成式神的地步了!

正是因为徐福将他的弟子都炼制成了他的式神,所以当大郎和宋刚比试的时候一直都是徐福在暗中操纵着的,大郎所施展的一切和攻击手段,都是徐福在操纵着大郎施展,只是因为徐福对于式神的控制,已经到了根本不着痕迹的地步了,一般人是根本就看不出来的。

况且整个修真界就他徐福一人是懂得式神是怎么回事的,其他的人根本就是不懂,而且大郎看起来就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正常人,怎么都不会让人认为他是被人操纵的是式神!

各个门派的修真者对徐福这诡异而又神奇的法术感到了好奇,所以都很期待徐福这个两干多年前昆仑派不世天才与如今昆仑派掌门之间的比试!

一尘子对于徐福所展露的这一手也是惊讶非常,他也是没有感受到徐福使用任何的法力,就把那些他的弟子都变成了一个个的纸团,也是不明白徐福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徐福手中由几百个纸团变成的六个黑色的和六个白色的纸团,一尘子知道那必定是徐福接下来要施展的东西,尽管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却知道,那一定会很有威力的,所以便小心的戒备着

徐福看着戒备的一尘子,笑着说道,“小六师弟,刚才你的那个撒豆成兵的法术的确是不怎么样,来,为兄我给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撒豆成兵,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六丁六甲神将的威力!”

徐福说着便将手里的六个黑色的和六个白色的纸团扔到了空中!